菠萝网目录

楚王盗汉 第83章 楚王后人项及宇

时间:2018-05-10作者:司马小五

    这长髯汉子手中的大刀力劈而下,光看这劲道没有千钧也有八百,若是不做抵抗势必是被劈成两半的结局。但是甘宁抽刀回防却已为时已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长刀劈下。这一刻甘宁心里也许有万般言语,但是却无法在说一个字。

    “二哥!且慢!”张飞又是一声大喊,原来这长髯汉子不是别人正是二哥关羽、关云长。

    关羽一听张飞呼喊还以为自己斩错了人,这一口长刀猛地收手堪堪停在甘宁面前半寸之间,可见关二爷这一口长刀已经使得是出神入化如指臂使。甘宁侥幸逃过一劫自然是不敢在此多待,从关羽刀下一晃而过策马而逃。

    张飞又喊道“你这厮还没与爷爷分出胜负奈何要逃?”说罢策马追去,手中的铁矛更是朝着甘宁后背心扎去。搞的关羽却是半天不知所措,心里不由想到“莫不是我这兄弟怕我抢他功劳?”索性也不再相帮反而策马站在一边。

    甘宁这次可是留了神,听到后方一阵狂风恶浪便心道不好,身子在马上一侧堪堪避过这刺来的铁矛。张飞一见甘宁避过自己刺出的铁矛,恨的是渣渣直叫,这一边叫喊手下的动作却是不停,一连又是刺出十几下,结果却是被甘宁尽数躲了过去。甘宁就在心里庆幸“这黑厮矛法虽强但是却比不的及宇”,感情甘宁天天和项成对练已经不再惧怕别人使出的这些刺击类的招数了。

    张飞这边一冲一突,甘宁则是一闪再闪,虽然侥幸没有受伤,但是这速度却是降了下来。甘宁被关羽那一刀吓的还惊魂未定,现在又被拖住自然是焦急异常。见甘宁又被围合,张飞这是却是立马驻足,哈哈笑道“哈哈哈哈,你这厮不与爷爷比试,反倒是逃跑,现在已经逃无可逃,不如乖乖站好让爷爷戳你几个透明窟窿。”

    甘宁一看现在已是脱困无望索性回了张飞一个白眼道“你与我比试却找那汉子偷袭于我,算得什么本事。”甘宁说着指了指慢慢跟上来的关羽。

    张飞被这一问呛的说不出话来,支支吾吾半天,随后冲着关羽喊道“二哥误我!”关羽这是轻抚胡须道“战场之上何来偷袭二字,你技不如人反倒在这自说自话,若不是我三弟与你独斗,你早已丧身,不如现在下马受降我可保你个全尸。”

    “我呸,你这小兵倒是口气狂妄,一个袭杀上官,一个还要保我全尸。”甘宁看着关羽身上的衣服不由地轻贱道“你们军营里皆是这种狂妄之辈吗?”说完这话甘宁环视一圈,结果发现这些个幽州军却是发福看白痴一样看他。

    甘宁一阵迷糊,心道“莫不是这幽州军的官员喜欢混在小兵里?”还没等他想完,那边张飞一声爆喝“我二哥说保你全尸便能保你全尸,你这厮不知感恩还信口雌黄!吃爷爷一矛。”说话间这铁矛便递了出来。

    甘宁赶忙回神,手中斩马一回荡开这铁矛,两人一时间又是死死的咬在了一起,这兵戈金鸣之声不绝于耳。

    甘宁不弱,但是张飞似乎更胜一筹,两人交手钱五十合还能石军力敌,五十合一过甘宁就稍显疲态,再过五十合,甘宁周身便已经都是漏洞。旁边的关羽看到这里轻笑着捋了捋胡须转身欲走,因为他知道,甘宁最多再过二十合势必要被张飞斩与马下,所以现在看不看已经无所谓了,还不如去杀点黄巾兵来的实在。

    然而关羽刚刚转身,那边的张飞却是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吼。关羽赶忙转头,却看见张飞左手的虎口崩裂,而甘宁也是口吐鲜血倒飞而出。

    原来甘宁最后一刻眼看着张飞的长矛刺向自己,他也是做不出任何防御,这才将全身气势集中于一刀,这刀又是奔着张飞头颅而去。甘宁强弩之末,张飞自然是不肯和他换命,长矛一架便挡住了这一刀,只是这刀劲之大更胜甘宁体力饱满时三分。一刀斩下却是让这长矛全身震动,张飞本欲用力抵住这矛身,却不想自己还是低估了甘宁。一震之下左手虎口瞬间崩裂,张飞此人粗中有细,赶忙放弃了抵挡,也亏得刚刚长矛已经卸去了这一刀的大半力道,这是他才能从容转身躲开这致命一击,反手就是用长矛一个横扫打在甘宁腰腹之间。

    甘宁此时全身劲力气势全被那一刀抽调,体内空空如也,这长矛席卷而来自然是挡无可挡。一击之下便被张飞送上高空,腹间内脏震动便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张飞忍着疼痛单手持矛,断喝道“你这厮居然戏耍于我!”说完还不等甘宁落地便将这长矛当做暗器一般丢了出去。

    甘宁倒飞在半空无处着力,眼看着长矛飞来也是无可奈何,只恨自己技不如人。此时心间了然大笑三声“哈哈哈,幽州军我笨以为皆是英雄,却不想还有此等击杀上官不顾军令的‘小人’!”

    喊完这句,那边的多张飞是气的须发怒张,而甘宁却是闭上了眼睛等着长矛透体而过。两相比较,虽然甘宁输了阵,但却未曾输人,旁边的关羽也是抚这胡须点头不语。

    “甘兴霸何在!”在夜色之中又是一声呼喝,接着一人一马便冲入这包围之中。本来闭目等死的甘宁却是睁开双眼,脸上一阵欣喜“甘宁在此!”

    刚刚喊完这句,又是一声破空顺着甘宁耳边就穿了过去,和那飞将而来的长矛狠狠的击在一处。长矛没了方向颓然落地,而这飞击长矛的兵刃却是“噗”的一声扎如地上,入土三分。

    紧接着甘宁只觉得一阵风声而过,本应落地的自己却是被人稳稳的接住。

    “来者何人!”关羽这时一惊也不再摸他的胡须,两只丹凤一瞪,冲着来人问道。

    那人先是不理会关羽,犹自拔出扎在地上的兵刃。待那兵刃整支被拔出后,众人才看到乃是一支全用镔铁打造的战戟。拾完了兵刃那人一催胯下通体油黄的战马,这才说道“楚王后人,项成,项及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