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楚王盗汉 第69章 冲重阵箭啸西风

时间:2018-05-10作者:司马小五

    “兴霸,我兄长他们呢?”项成一路冲杀,这个时候终于抽出时间问了一句。

    甘宁手中也是舞着长刀,听到项成问话这才喘着粗气答道“孙狗剩护着白仁朝北边去了,我们分散的时间长了,具体在哪里我现在也是不清楚。”

    “应该和大部队在一起。”看着项成脸色语法沉重,甘忠赶忙补充道。为的就是让项成先别着急。

    甘宁一刀砍翻在他旁边张牙舞爪的骑兵后,又说道“及宇你先别急,白仁脑子还算好用,想必他们已经安全了。”

    听完甘宁、甘忠的话,项成心里非但没有感到轻松反而是更加紧张。在这紧张感的催动下,项成下手在不留情,这战戟被他舞的就好似一个风车,一环只内再无活人。甘宁看到项成发威,自然是不甘落后,手中长刀连动,死在这刀下的骑兵也是只多不少。

    项成会合了甘宁,只是一阵冲突,这越骑营的防线便溃败不堪,这些人上一刻都是和项成交过手,就算是没有真刀真枪的干在一起,也是看见自己的同袍和项成干过的。在他们眼里项成就仿佛杀神一般,若不是军令在,他们根本就不愿意和项成交手。

    项成并不管这么多,但凡是挡着自己的人,都是一戟下去就给他挑飞出去。这一挑之下非死即伤,搞得这一众骑兵再也没有人赶上去拦截项成。不能说项成是大摇大摆的走出这战阵,但至少现在看来这走的并不狼狈,甚至连勉强都算不上。

    待项成三人冲出战阵,这些个越骑营的骑兵大眼瞪着小眼,不知如何是好。然而这个时候却是已经军号奏响,这些骑兵摇了摇头却是咬在了项成三人屁股后边。

    甘宁的位置距离黄巾的大部队并不远,项成三人连打带走不过一炷香的时间便依稀看见了黄巾骑兵的大部队。但是现在这大部队语气说是部队,不说说是一盘散沙。

    黄巾的骑兵和越骑营的骑兵交叉穿错在一起,若不是因为军服制式不一样,你会完全分不清谁是谁。项成心中焦急,打眼望去这一片骑兵海洋中完全就找不到白仁、孙狗剩和马忠的踪迹。白仁虽然马上功夫不赖,但是这手上的功夫就和一个普通的兵士没什么两样,孙狗剩又是有伤在身,不由得项成不着急。这三人中情况好点的就数马忠了,就算是刚刚的甘宁在这些骑兵的围攻之中都不能说全身而退,马忠就算情况好也好不到哪里去。加之两边的兵士数量本就不对等,这黄巾士兵更是犹如海中泥沙一般难以寻找。

    虽说这些士兵都是黄巾军的重要战力,但是对于项成而言孙狗剩和白仁的命却更值钱一些。人都有私心,项成也不例外。但是现在这情况就算项成有私心都没有办法去满足自己的私心,他只能一个一个的去把人救出来在看看这人是不是孙狗剩,是不是白仁,是不是马忠。总之项成和甘宁是救下来了不少人,但是这马忠、孙狗剩和白仁却是不见踪迹。

    项成知道,时间越久白仁、孙狗剩和马忠三个人遇险的概率就更大。现在虽急但是却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用着最笨的办法来找寻这三人。索性的是项成个甘宁这样连冲带救一通操作下来,跟在他们身后的骑兵已经有四五百骑,总的来说在这混乱不堪的战场上却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

    这些黄巾骑兵在有人带头的情况下各个悍不畏死,跟着项成甘宁是左冲右突。不到两炷香的时间,已经在这六千骑兵中来回冲杀了一轮。从正北杀到正南,依旧没有看到孙狗剩三人,而黄巾的营地却在这战场的北边,项成无奈之下又是调转马头,冲着来路又杀了回去。

    而宗员的将令则在这个时候发了出去,正是那一声号响之音。在这乱战之地黄巾众骑兵自然大多数没有理会这声音,但是项成却知道接下来势必是一番苦战,因为这声音正是他在黄巾大营听到的集结号声。

    “众将士听令,保持阵型小心应战!”项成高举起战戟大声喊道。

    “诺!”

    说完这话项成带头冲进敌阵,虽然这号声刚响,但是越骑营的骑兵反应却是异常迅捷,就好似吃饭呼吸一般正常。项成带着人入尖刀一般刺入敌阵,结果这才行了不到百米就感觉已经力不从心。

    对边的骑兵是迅速收拢,对项成这股人形成了夹击之势,项成甘宁砍道一人后边的骑兵便会迅速补上,再加之四周环绕的全是这越骑营之人,一不注意便会被那些如野狼一般的兵士咬上一口,当真是让人防不胜防。

    项成甘宁是越打越心惊,围着黄巾兵的越骑营是一层一层看不到头,项成也不知道自己杀了多久,只感觉这双手都快要脱力,周围的黄巾兵也是一个接一个的被拉下了战马,细细数来,刚刚还有四五百人的骑兵方阵现在剩下的不过堪堪百人而已。而这一百人也是疲乏不堪,握着兵刃的双臂更是因为脱了力而不停的**着。

    项成这个时候想说点什么却不知道说什么好,索性转过头冲着这些骑兵笑了笑,笑罢举起手中战戟大喊道“死战!”

    这一百人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看着项成高举的战戟,也跟着举起武器大喊“死战!”

    这个一声过后,便又是那无尽的杀戮与被杀戮。

    然而在项成已经做好了死战准备的时候,越骑营的背后却发生一阵骚动,动静不大但也绝对不小。不得不说上帝总是在合适的时候会和你开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只不是这个玩笑却是冲着越骑营开的,对项成等人来说却是一个天大的喜讯。

    “及宇!冲!”这声音很小而且略显稚嫩,而且明显不是由项成身后的这一百骑发出的。

    听到这声音项成却是笑了出来,这声音不是别人,正是白仁。

    项成高呼一声“兄弟们,跟我冲!我们的援兵来了!”

    黄巾众骑一听这话,便如同打了鸡血一般,手中的兵器的舞动也从力不从心渐渐的变成了有张有弛。又是一炷香的时间,在这越骑营的包围下,项成以又交代五十多骑的代价终于冲出了这包围圈。而包围圈外站着的正是白仁、孙狗剩和马忠,他们身后却只有不到七百骑。而这些骑兵的战马尾巴上却是绑着一些枯木杂草,看起来是声势浩大,实际上却是外强中干,但是这七百骑却是成功的吓住了越骑营的六千骑兵。

    这股骑兵自然让宗员看的是双眼发红,讲道理,要不是因为现在夜间几乎没有视线,项成想凭一人之力收拢这些残军几乎是不可能的。更不可能的就是自己的越骑营被白仁的七百黄巾骑兵给打吓的无心作战,当真是屈辱异常。

    宗员这时才狠下心大喊一声“放!”

    他那一百个亲兵纷纷放开了手中握着的弓弦,这箭啸之音便在这夜空中响了起来。

    杂乱的战场上有着分外吵杂的叫喊声,这叫喊声自然是遮住了这箭啸声。孙狗剩突然觉得眼睛一疼,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给闪到了,赶忙身手揉了揉眼睛在向空中望去。一看之下,孙狗剩当即就变了脸色。

    “兄弟小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