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楚王盗汉 第63章 置之死地而后生

时间:2018-05-10作者:司马小五

    项成现在虽然没有被宗员带来的这些骑兵围合,但是若是等北边的骑兵赶来,项成怕是想走也走不脱了。虽然心中懊恼,但要是莫名其妙的死在这地方,项成却是不肯的。

    使劲一拽缰绳,项成拉着这皮近乎油尽灯枯的瘦马就立了起来。居高临下,项成右手一舞,这战戟带着千钧之力就朝着他面前的一员骑兵劈下。那骑兵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随着这下劈的战戟坠在了地上。项成动作更快,脚上一点自己的马背轻轻一跃,这就换到了被自己劈落下马的那一匹战马之上。

    马这个东西灵性异常,看着自己驮着的主人从自己身上坠下,嘶鸣一声准备去叼起主人。但是却不想这马嘴还没叼住那战甲,一个更孔武有力的身躯就坐在了自己背上。这战马后蹄一抬,就好似要把项成掀翻一般,结果项成却是一巴掌就拍在了这战马的脖子上。战马吃疼瞬间就老实了几分,再也不敢造次,满眼委屈只能任由项成在自己的背上作威作福。

    这动作说起来看似漫长,其实极快。项成从拉缰绳到换马连一个呼吸的时间都不到,周围越骑营的骑兵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

    这匹战马虽然也奔波了一路,但是总的来说没有项成之前骑的那匹劳累。而且这马的成色更是比黄巾军的战马有过之而无不及。

    项成换了新马,拽着缰绳一摆,双足磕在马腹之间,这战马吃疼急忙跃起。这马虽然就是普通的军马,但是这跃起的高度也堪堪达到一人。战马飞跃,项成手下也没闲着,冲着自己面前的几骑就用了一招“七星探梅”。战戟的冷光夹杂着项成的气势,毫不留情的就刺进了面前这几名骑兵的咽喉之中,七朵血花就在这万军从中绽放开来。

    项成手下不停,待这战马踏在地上之后又是一招“横断大江”舞出,不过这时候越骑营的骑兵却是作出了反应。这些骑士勉强后撤了半步举起手中或枪或刀的兵刃,在交代了两条性命的情况下,堪堪夹住项成扫来的战戟。项成手中战戟再是一动,战戟微微一转,这立在戟身两边的戟翼就咬住了这些个兵士手中的长枪大刀,再随着项成分离一扯,这些个兵刃就纷纷脱了手。

    项成打的很急,因为再过片刻这北边的骑兵就要围上来,项成现在只有用雷霆手段破了现在包围自己这一方骑兵的北边,才能在两军汇合之前逃之夭夭。只可惜项成想走,有人却不想让他走。

    “左右两翼合围!雁行冲阵!”藏在这骑兵群里的宗员大喊一声。项成寻声望去,却是根本找不到宗员的人影。

    随着宗员的叫喊,这越骑营也是动了起来,这些个士兵也确实是骑术了得,外加马匹经历充足,只一个呼吸就把围到了项成前头。项成一看这阵势当真是气的牙龈生疼,恨不得冲进人群把宗员揪出来戳上十几个透明窟窿。但是,现在这骑兵在合围项成也是无奈,催马向南怕是死路,催马向北更是死路,一时间项成却是不知道要往何处冲锋。

    “向北冲锋!”就在项成无助到已经打算冲进骑兵群,就算拼死也要把宗员抓出来弄死的时候,项籍说话了。

    项成愣了下神,这北边全是面朝着自己冲来的骑兵,但是霸王却让自己朝北冲?要么就是霸王失心疯了,要么就是北边的骑兵还真的有些蹊跷。

    愣神一瞬即逝,项成在心里冲着霸王说了句“羽哥我听你的。”完事一拽缰绳马头拉到了北边,双足发力一磕马腹,这战马就“唰”的一下窜了出去。

    项成本来就在这雁行冲阵的最北边,虽然刚刚愣了神被左右两边的骑兵超过去了些许。但是随着项籍的话让项成坚定了信念以后,这两边的骑兵也不过超出项成一两个身位罢了,想要形成合围却是有些难度。项成也是闷头前冲,对于两边的骑兵也是不管不顾。

    项成不管这些人,这些人却是要管项成,两边的骑兵抽出自己的武器就向着项成靠拢过来。项成无法,只得挥舞战戟将这些兵刃一一挡开。在想去追击却是不能,之见两边的骑兵一击即回绝不纠缠。毕竟,他们为的只是让项成降下速度,而不是就要在此处击毙项成。

    在两边骑兵的影响下,项成的速度终究是降了下来,再看面前这些完全没有停步打算的骑兵已经就在白丈之外了,项成心中一时敢看万千。看来一个人的力量就算再大也难以逆天,就好比用菜刀砍蚂蚁,就算菜刀再锋利也会被砍的卷了刃。再说,项成还并不是那种逆天级的战将。

    “要来了,项成兄弟,看好戏。”项籍的声音带着调笑声有传了过来。

    项成被这句话说得一头雾水,看好戏?看什么好戏?结果这想法还没想完,项籍说的好戏就出现了。

    一百丈的距离,对骑兵来说不过三四个呼吸的时间,那由北边而来的骑兵就一头扎进了宗员带来的六千骑里。本来大好的形式顺便就变得扑朔迷离,纵使宗员身经百战也看不懂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了。

    “停兵!”宗员骑着马在人群中喊着,结果这一喊那一千骑兵有些停了,有些依旧朝南奔去。宗员无奈之下只得大喊“监军!监军呢!随意冲撞、溃逃者,斩!”

    随后那还在冲撞的士兵身上就迸出血花,这些人没有死在敌人手里,却是死在了自己人手中。

    项成一看后边的骑兵已经栾城一锅粥,趁机纵马向北,左冲右突之下硬生生的冲破了这由一千骑兵组成的洪水猛兽。

    这刚刚冲完这一阵,项成甚是疲惫。值得庆幸的是总算是冲了过来,不用被这些个骑兵包成肉馅。

    然而不等项成高兴,这北边又是传来一阵马蹄声,声音之大不刚刚这一千人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些个骑兵手里的兵器也是奇形怪状,有的手持大刀,有的手持枪矛,还有的手持犁耙和锄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