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楚王盗汉 第56章 己心不能比人心

时间:2018-05-10作者:司马小五

    项成说到兵器,在场的诸位却是愣愣的看着他。他并不觉得这样有错,直到他脑中的项籍重重的叹了声气。

    “羽哥,咋了是?你为啥叹气啊?”项成依旧不明所以。

    项籍又是叹了口气,这才说道“孤且问你,倘若有个匪徒冲到你家来绑架了你邻居,而你刚刚好手里有武器,你会把武器交给匪徒么?”

    “可是这安平王是刘宏的亲戚啊。”项成对于安平王比喻成邻居似乎有些不适应。

    项籍传来一阵不满的情绪,说道“你以为刘家的人会和睦一心吗?刘季杀外姓王的事情还是你给我讲的呢。”

    项成听完不再答话。

    其实要是了解项成自然不会觉得项成有错,只不过项成把自己的性格强行的安插在了灵帝刘宏身上,想必也是事出紧急并未作思考。依照项成的性子,倘若自己朋友亲戚被掳,对方提出的要求只要他能做到自然就会答应。只不过这那江山天下作为豪赌的帝王却是绝不存在的。

    项成想明白了这点后,才冲着愣在当场的诸位抱了抱拳,道“却是成鲁莽了,想必刘宏是决计不会答应这一条件的。”在场诸人听完这话又暗自计较起来。

    项成是被臊了个大红脸,结果坐在主位的张角却是捻着胡子点了点头。看着诸位还在思索,索性开口说道“我反倒觉得及宇的想法也是可行。”

    听完张角的话,众人不解的抬起头来看着他。

    张角自然是还有下文的。看着众人不解,张角这才解释道“倘若洛阳那边真的要赎安平王,我们可以先要兵刃,他们若是不允,在要粮草。”

    众人听完若有所思,只有波才一人觉得这事恐怕难成,这时开口说道“倘若洛阳那边不允,直接带兵来打,我们应当如何是好?”

    张角听完却是哈哈一笑,这笑的波才更是迷糊。

    “洛阳那边如是当真要赎安平王,自然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张角耐心解释道“倘若我们直接要粮草想必给我们的也是少之又少,若是我们先要兵刃在要粮草,只要洛阳那边打定主意要赎,粮草自然会多给一些。”

    张角的计较之心,却是大大的出乎项成预料。经过一年接触本以为张角就是个江湖骗子,但是现在看来,若是张角去经商想必也是个出色的商人。正是应了那句话“盛名之下无虚士”,虽然在后世张角的“盛名”更多的是骂名。

    几人略一计较,便定好了这赎人的定策,现在就只等灵帝派人前来。

    散了会,众人依次退去。波才恶狠狠的站在账外,似乎对刚刚甘宁项成羞辱自己的事情还没有介怀。看着甘宁项成除了大帐,波才正想上去理论,结果甘宁和项成两人不知道在聊着什么,自顾自的走了,更是让波才气急。

    “两个黄口小儿,当真欺人太甚!”波才大声吼道。

    这时甘宁项成两人才回过身来。

    甘宁确实是看着这人长相不爽,眼睛一眯就动了怒气“山猿你喊谁?”

    波才道“喊你怎地?!”甘宁这小暴脾气一下就冲上了头,幸亏旁边项成反应够快一把拉住了甘宁,不然波才怕是今天走不出这营地了。

    “波才将军,适才是我二人鲁莽了。”项成拉住了甘宁,这才冲着波才抱拳陪了个不是。

    波才冷哼一声,再看着两人都是年轻力壮之辈,索性也不再多说自顾自的走了。总之也算是找回来了一点面子,波才也不算是那种鲁莽之人。

    “及宇,你拉我作何?这种人就应该给他点教训。”甘宁似乎对项成拉着自己略微不满。

    项成却是叹了口气,道“现在正是用人之际,你切莫由着自己的性子胡来。”

    波才的事情在这里就算是告一段落了。虽然甘宁依旧对这人不爽,但是在项成的开导下也没有做出过分的举动,毕竟这会议开完之后,波才就骑着快马奔着颍川而去。

    十天一晃而过。

    光和七年,二月二十日。

    这天是值得黄巾军庆祝的一天,十几个黄门侍郎在黄巾牙官的带领下,战战兢兢的走进了安平城外的这所大营。帅帐在这大运的正中心,没有比别的营帐大多少,有的只是一杆大旗立于帐外。大旗上“天公”二字,帐内坐的自然就是张角无疑。

    营门到帐门约莫有二三百米,整个营地正正方方长宽各有五六百米。走在这路上四周练兵的萧杀之声,还有那匪徒一般的兵士们,都给这些个小黄门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领头的那个看起来年龄稍长黄门看着这营地略略一算,这营地里怕是至少有七八万人。算完这些以后,那个领头的黄门更是胆颤心惊。

    二三百米走不了多久,不多时这些个黄门宦官便来到大帐前。在给他们带路的那个黄金牙官示意下,这些个宦官咬着牙掀开了帐门。

    “几位来我大营所谓何事?”张角今天穿着一身黄色的长袍,坐在这打仗的首位,说不出的庄重和威严。大帐内左右立着张宝、张梁两兄弟,还有若干黄巾将领。

    那些个小黄门虽然心中惊恐,但是他们可是代表着汉朝廷的颜面。不过项成却在事后说了这么一句“宦官阉党都能代表颜面,看来这颜面也没有几分骨气嘛。”当然,这皆是因为东汉末年宦官外戚专权所致,倒是怪不得汉灵帝。

    “奴婢等人是为安平王而来。”那领头的黄门轻轻欠了欠身子,尖声细语的说道。说话的时候虽然算得上是不卑不亢,但一直微微**的双腿却是完完全全的出卖了这个黄门内心恐惧的想法。

    “哦?灵帝怎么打算?”张角轻笑一声,开口问道。

    那黄门却说“希望将军把安平王交给奴婢,奴婢自然会带他回洛阳。”

    “大胆!”

    “放肆!”

    帐内众将一听这汉朝廷来这还想空手套白狼,当真是恼怒异常。张梁那急性子这会已经拔出了腰间的佩刀,若不是张宝在旁边拦着,想必这几个黄门怕是已经身首异处了。

    这一众黄门虽然吓的腿软,但是反应却不可谓不快,这个时候赶忙冲着张角说道“将军,凡事好商量,倘若将军有要求可以先跟我说,我一定带话给皇帝陛下。”这一声喊的又快又急,外加宦官的声音本就异于常人,这大帐内本来乱糟糟的声音一下就被这一声尖利的叫喊声压了过去。

    张角轻轻把身子向前探了探,刀“那你回去告诉你家皇帝,我要兵戈刀剑五十万,若他愿意给我安平王自然无恙。”

    “将军将军,兵戈朝廷也没有多余的啊,别的东西成不成?”那黄门赶忙说道。

    “我张角自然不比朝廷家底殷实,但是兵戈我还是能拿出来些许。”张角坐直了身子,睥睨而视“你若在说朝廷拿不出来,可别怪我帐下将士无情。”

    那些个小黄门一看周围虎视眈眈的众将士,自然是吓破了胆。因为汉朝对铁器管制极严,那领头的黄门不得不继续开口说道“将军莫要为难奴婢,您若要粮草金银,奴婢还能想办法弄来些许,您若是执意要兵戈刀剑,怕是当今必不会允。再说这安平王放在您这里也是浪费粮食,不如您开口说些金银,奴婢一定帮您凑足。”

    这一来一回,一唱一和。张角的目的达到了,兵器本就不在张角的考虑范围内,若是能弄些粮草自然也是极好的。

    “好,你回去告诉你家皇帝,粮草五十万石,什么时候准备好了,什么时候来领人。”张角说完这话便不再言语,任由黄门万般分说也是不在答话。

    这些个黄门无奈之下只得出了大帐,找来人传话稍信不提。

    其实张角要这五十万石粮食,依现在汉朝廷的腐败程度,自然是拿不出来的。有这些粮食的话不知道灵帝还能找到什么新鲜玩意来玩乐,拿这些粮食赎一个没有的废物王爷,想必灵帝也是不会这么做。

    果不其然,在那传令使者快马加鞭,日夜无眠的情况下,不过五日洛阳那边的消息就传了回来。

    那领头的黄门看着灵帝的手,当真是欲哭无泪。这信上无非就是写了些“要粮没有,要命一条”之类的话,这宦官那这薄纸却犹如拿着万钧巨石。

    来回又是一阵奔波,又是五天过去,灵帝总算是松了口,但是这粮食一时间也凑不足五十万石。这次信上写了,先给二十万石,后边的先欠着云云。

    张角不是一个贪心的人,他自己也知道,这二十万石拿到手以后,剩下的粮草却是根本不可能有的。但是这次灵帝似乎是铁了心之给这么多,无奈之下张角也只得同意。

    光和七年,三月五日。这些个粮草依次运送到了安平城外,张角也是放出了安平王刘续,此次交易算是圆满完成。

    只是张角并不知道,还有一个更大阴谋在等着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