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楚王盗汉 第50章 夏侯兄弟走延津

时间:2018-05-10作者:司马小五

    之所以选洛阳北门,是因为项成觉得这边出去的概率最大。为什么呢?因为曹操现在依旧是洛阳北部尉。就从项成逃离洛阳菜市口曹操没有去追捕就能看得出来,曹操这个人这时候也是有一些野心的。野心家的野心一般都藏得很好,那只是因为没有契机,但凡这契机出现在自己面前,成功的野心家都是能把握住的。而曹操正是成功野心家里的翘楚。

    曹操这几天其实吃的也不好,睡的也不好。菜市口事件以后,满朝的大夫将军对着人是弹劾不断,奈何曹操家以前也算是权倾朝野的,这才让灵帝没有罢了他的官,只是罚了三个月的俸禄。当然,不免私下里这些大夫们对曹操在语言上略显轻视,甚至那袁绍都对他有些不满。但是曹操并不在意,坐在这洛阳北部尉的位置上依旧是过着自己的小日子。

    这几天,曹操不定时的就会来着北门巡视一番,为得正是看能不能在见一见项成等人。而项成选的这一天,好巧不巧正是曹操站在门楼子上喝茶的时候。

    项成一行四人顺着这进出洛阳的人群慢慢的走向洛阳北大门,这情景刚刚好让在城门楼上的曹操看了个通透。曹操咧嘴笑了笑,叫上身后两人后生悄悄的就下了城墙。这两人约莫二十三四岁,模样倒是长的有几分相似,不用旁人去说,这两人一看就是亲兄弟。看到曹操招呼,这两人勾肩搭背的跟着曹操就走了下去。

    曹操下城门却不是去为了刁难项成等人,在曹操的授意下,这城门守军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草草的给项成等人放了行。待项成走后这城门校尉才是正儿八经的松了口气,因为真要打起来,自己这边也就不到三十号人,真不够项成甘宁杀上一两个来回的。

    项成、白仁、马忠三人走出了城门松开了怀中紧握着铁刀的手也是松了口气,唯一觉得有点遗憾的可能就是甘宁了,毕竟这个人想用自己的铁刀在洛阳的城门上写下“甘兴霸到此一游”云云。

    出了城门,在马忠这几日的安排下几人又一次来到了那个彻夜长谈的小庙里。庙中也是和前些天一般萧条,一般凌乱,唯一不同的就是这庙内却还拴着四匹马儿。

    “及宇,你说这城门卫兵是真的没有人出你我还是故意的?”甘宁一边解开缰绳一边冲着项成问道。

    项成也是和甘宁一样的动作,解开拴在木桩上的缰绳项成伸手顺了顺这马儿的鬃毛,开口答道“这个我还真说不清楚,许是认出了也可能没认出。”

    这话说的就和没说一样。

    白仁看了看马忠,见马忠没啥想说的以后,这才接过话头“那城门卫兵肯定认出我们了。”说完这句话甘宁却是盯着白仁等待下文,白仁只好又说道“那城门卫兵看到兴霸的时候没多大反应,但是看到及宇的时候眼底子抽了抽,想必已经看出来人是谁了。”

    甘宁一听这话顿时兴趣缺缺,自己好赖也是在那法场“七进七出”的人物,这些个城门卫兵居然没看出来。项成当时的表现还没自己好呢,却被认了出来,甘宁心中大感不快。

    “嘿嘿嘿,兴霸莫恼,若不是我长的高大想必那些卫兵也不一定能认出来。”项成看着甘宁恼怒赶紧安慰了一句。

    不过这话说的相当有含量。第一,告诉甘宁是因为自己身材高大才被认出。第二,也承认了当时甘宁武勇绝对在自己之上。第三,顺便黑了黑汉朝画师的绘画风格,大概是项成又想到了当年被荆州各城通缉时候的那张画像。

    听完项成的话,甘宁却是咧嘴一笑不再恼怒也不说其他了。甘宁当真是好哄的进

    说笑间几人就已经牵好了马儿,在项成的示意下几人冲着北边就奔走而去,目的地正是冀州邺城。这四人翻身上马相视而笑,扬起手中的骑鞭,在准备去洛阳的一众民夫惊异的眼神中扬长而去。

    “兄长,你说咱们在延津真能堵到你说的那两人么?”说话这人正是和曹操一起走下城楼的兄弟中的一个,而所问之人正是在中间骑马奔驰的曹操、曹孟德。

    “妙才,慎言。兄长说能堵到便是能堵到,你问来何用。”曹操还没回话,兄弟中另外一人便是开口回道。

    这两人长的是多有相似,差不多的身高体型,差不多的五官容貌。虽然说不上英俊,但是绝对不是那种看了就让人不舒服的难看长相。唯一不同的就是先开口的那人脸显得稍尖一点,后说话的那人脸盘稍宽一点。

    被后边说话的这人一堵,先说话的汉子却是有点不大乐意,嘴里嘟嘟囔囔的说道“你不是也不知道么,我问问怎么了?成天就是知道拿着兄长架子欺负我。”

    “你!”这要不是在赶路,恐怕后说话的这汉子一定抡起大耳刮子“呼呼呼”地抽那个叫做妙才的汉子。

    “行行行,大哥莫恼,小弟之罪了,嘿嘿。”妙才一看这“兄长”动了火气赶忙赔笑道,但是这道歉却是没有半分诚意。不过后说话的汉子却是不在气了。

    不得不说,任何人交往的时候真的很是奇怪。

    这两人说话却是把曹操逗乐了,但是这个时候却是沉这个脸说道“妙才,元让。让你们在老家多读兵,看来你俩是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了。”

    这二人不是旁人,正是以后大魏的征西将军夏侯渊和大魏大将军夏侯惇二人。

    从刚刚的对话中不难看出,夏侯渊生性冲动,但却明白事理。而夏侯惇生性谨慎,但却略显倨傲。

    听完曹操说话,两人是羞红了脸。夏侯渊嘴上说“兄长我回去就看,回去就看。你切莫生气。”夏侯惇嘴上说“小弟未听兄长教诲,且凭兄长责罚。”

    这两人的性格当真是天南海北,也不知道怎么就做了兄弟。

    曹操也是无法,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延津,乃是司隶和兖州交接的必经之路,而我要带你们去看的两人这时候必定是要赶回冀州去,去冀州必过兖州。所以”

    “我知道,我知道。所以咱们在这里守着一定能堵到他们。”夏侯渊赶紧接了句话。

    曹操笑了一下,接着问道“哦?为何我们能堵到他们?”

    “兄长你刚不是都说了嘛。”夏侯渊刷这话的时候心里有点没底气。

    曹操接着问道“咱们不过前后脚出地洛阳,为什么一定是咱们先到他们后到呢?”

    “这”夏侯渊被问的顿时语塞不知道怎么回答。

    旁边的夏侯惇看着曹操不说话,自己也是不敢说话只好冥思苦想。不过还真让夏侯惇给想到了其中的关键。

    “兄长,咱们胯下的马匹还是朝廷的军马,这马不说日行千里了,但至少也是耐力长久,而他们一定弄不到这么好的战马。故此,咱们一定比他们先到。”夏侯惇这个时候说的是信心满满。旁边的夏侯渊听完之好酸溜溜的看着夏侯惇。

    “哈哈哈,元让当真让人放心。”曹操夸奖一句继续说道“不过,马力只是其一,还有其二。”

    “望兄长提点。”夏侯惇这是真的想不出来了,之好开口求教。

    曹操给了个赞许的眼神接着说道“洛阳的通缉令几天前已经遍布司隶,这几人中想必也有明白事理的人。他们走不得官路,只能走小路。而官路通达,小路多崎岖,这几人到延津的时间怕是要比咱们晚至少半天。”

    曹操解释完了以后,夏侯兄弟也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正如曹操所说,这天入夜十分项成等人刚刚行到那河内郡的密县城下,这城门已关,而城墙上却是灯火通明。项成隐隐觉得这一幕好似有几分熟悉,不等项成开口马忠却是策马而出,不过片刻又回到了几人面前。

    “及宇,这城门外挂着你和兴霸的画像怎么怕是不能走大路了。”马忠面带苦涩缓缓说道。

    项成一拍脑袋,怪不得自己觉得这一幕熟悉呢,这不就是当年荆州时候的翻版么!只不过从荆州搬到了司隶罢了。

    项成叹了口气,带着几人向山林中走去。只有甘宁一人在后边兴奋的马忠自己悬赏了多少钱,感情甘宁这小子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了。

    这官路是走不成了,项成几人在白仁的带领下默默的走着山路,而要去的地方也正如曹操给夏侯兄弟讲的那样正是“延津”。

    这路程虽然艰辛,但是却没有官兵的追捕,走起来也不算困难。第三天晌午十分,项成几人终于到达了这里。

    延津,不大不小,四面环山,属于易守难攻的地方。也正是这样的地方,才能担任州郡之间的关卡。项成几人再想走小路却是不行,这延津是说什么都要闯上一闯了。

    “兄长兄长!你说的那几个人好像来了!”夏侯渊站在城楼上大喊一声。

    曹操起身一看,这混在人群中的大个子可不就是自己要等的项成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