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楚王盗汉 第040章 大闹洛阳行刑场

时间:2018-03-09作者:司马小五

    唐周的这声叫喊很突兀,听地那年轻监斩官一阵腹诽,毕竟在这里他才是“老大”,虽然你唐周现在是宫里的红人,但是你只是个“内管”罢了,法场上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心里这样想着监斩官脸上青红相加,不用看都知道非常的恼怒。但是这监斩官却强行压下了自己的火气,冲着周围的兵士说道“把此人擒下!给我抓活的!”

    这句话算是给了唐周台阶,也给了自己台阶,不可谓不是两全其美。但是唐周转过脸来却恶狠狠的盯着监斩官,两人对视一会唐周却是泄了气。原因无他,就是刚刚所说,这里毕竟是这监斩官的地头。

    看到这监斩官不在看自己,唐周转过头来低哼一声“廷尉大人,好大的威风。”虽然是低哼但是这声音不大不小刚刚好够这监斩官听到,而且“廷尉”两字咬的很重。

    听完这话本来脸色已经恢复正常的监斩官又是一阵青红结交。

    这句话细细琢磨之下有两重意思。其一,这年轻官员的“廷尉”之位怕是还要这唐周帮忙。其二,无非就是唐周对这监斩官的不满。

    故此,两个人好好的合作状态就变成现在这么不尴不尬的样子了。

    不说这两人暗中较劲,且说周围的兵士听完了监斩官的话,冲着项成就一拥而上,少说也有四五十号人。

    项成手里的铁刀还滴着血,就这样背靠人群和这些兵士战了起来。项成首先在体型上相当有优势,身高臂长,这四五十号人手里的兵器也都是铁刀,拿着长兵器的兵士还隔着人群和项成遥遥相望呢。

    项籍的戟法最强,故此项成现在也是戟法最强。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们霸王不会使用别的兵刃,也更不代表项成除了戟法以外一无是处。

    项成手里的刀舞的嗡嗡作响,这刀起刀落必然会带起一片血雾气。这不过三个呼吸的时间,项成边打边退这四周被砍倒的兵士至少有十三四号人。

    但是项成却也挂了彩,在项成努力的压制这前边兵士的时候,穿着便衣的兵士却是从项成的身后摸了上来。若不是霸王提醒的及时,项成这对大腰子可能就要被这便衣兵士给挖了去。

    看着腰间鲜血不停的流出,项成却只是使劲勒了勒衣裳,把那血管死死的压住让它流的慢一点罢了。如果项成在这么继续战斗下去估计不是被兵士砍死,而是失血过多而死。

    旁边的甘宁一看这情况自然是坐不住了,甘宁一踩身边看热闹的人就跃了起来,边跳边喊“及宇!看某助你一臂之力!”

    项成听了这声音却是一口老血,我特么的都把脸蒙上了,你喊我表字是要做死吗!?但是项成却不怪甘宁,说实话,来这洛阳劫法场本来就是九死一生,甚至十死无生的事情。甘宁二话没说就跟着自己来了,在路上项成就被感动的一塌糊涂,所以虽然郁闷但项成却是感激的冲甘宁点了点头。

    甘宁旁边的马忠感觉甘宁有异动,回头一看这甘宁已经跃起是拉都拉不住,无奈之下马忠却是头一底腰身一弯就钻进了人群里,任谁都找不到他。

    这场战斗打的很快,暂且不说猫进人群再也找不到人的马忠,就说着高高跃起的甘宁。

    甘宁跃起以后,从身上摸出藏好的铁刀,一刀“破浪式”横扫而出。这刀法是霸王教的,甘宁确实很有玩刀的天赋,这一刀横斩带着万夫莫敌的气势就把甘宁面前的几个兵士脑袋开了瓢。

    甘宁虽然有的时候看似很鲁莽,但是只要是打架相关的事情,他却很细心。比如这次,被开瓢的兵士手里拿的可都是画戟!

    虽然这兵器是“仪仗队”使用的,但是在怎么说也都是战戟不是。甘宁落下之时,顺手一抄一把画戟就握在了手中。

    旁边的兵士一看这边还有个歹徒,却是也一股脑的涌了过来。甘宁在空中抓着画戟一个接力,又是跃起,这次稳稳当当的站在了一名兵士的肩膀上。

    甘宁的下盘功夫可都是多年在水上练成的,这一起一落却是稳稳当当。再说甘宁脚下这兵士却是面色惊恐,不因其他,只因甘宁站在自己肩头的时候,自家的战友可是长矛短刀的全朝着这里招呼了过来。

    甘宁手上铁刀连舞把这些个兵刃全部带到一旁,却是毫发无损。再接着,甘宁右手持刀,左手拿戟又是几个起落踩着周围的人群就向着项成奔去,边跑还边喊“及宇!接画戟!”

    说罢,甘宁左手发力,这画戟化成一道弧线就稳稳的扎在了项成旁边的地上,没有碰到周遭百姓一根毫毛。

    项成接了画戟弃了铁刀,随即大喝一声。这画戟在项成手里舞了个满圆,接着七声“飒飒”的破空声,这画戟就点在了面前七名兵士的咽喉之上,用的正是“醉花斩”中的“七星探梅”。

    都说剑客飘逸能一剑封喉,但这画戟在项成手上舞的也是飘逸异常,一戟封喉不过如此。

    项成周遭的兵士还没反应过来,项成又是收戟回护,轻巧地挡下了从侧边砍过来的两刀。这两刀拦下,项成倒转画戟,这戟头在下戟身在上,就是上挑。

    这上挑却是也有学问,这招名叫“力破苍穹”,听这名字想必大家也知道这一招正是出自“葬江山”。招式大开大合,这一挑而过,面前三名兵士被挑上了天,离项成最近的那名兵士更是倒霉,一身的甲胄却是被这一戟力破苍穹给挑成个两半,更让人不寒而栗的就是这兵士的腹部也被挑开,热血和内脏从天上撒了下来,就犹如一朵盛开的血肉之花。

    从项成出场到现在也不出是个呼吸,周围的看热闹的人这时候才反应过来,惊叫着推搡着就要逃跑。

    甘宁一看项成那边无碍,却是从高处跳下人群,随着这推搡涌动的人群一瞬间就消失不见了。追着甘宁的那三四十号人就向无头苍蝇一般在人群中到处摸索着。

    项成一看甘宁已经逃离,自己这边也无大碍,这时才冲着法场大吼道“元义兄长莫慌,且看兄弟救你出去!”

    马元义瘫在地上已经是泪流满面。

    想当年,自己待唐周如兄弟,结果这“兄弟”不但杀了自己叔父,现在还搞得良师大事难成。而项成这人,相识不过月余,却是对自己掏心掏肺,如何不让人感动。

    马元义一边流泪一边大喊“及宇兄弟,你且退走!兄长就算死在这里也不能连累了你。若有来世,你我还做兄弟!”

    “兄长你说得甚胡话,我今日来这里便是要带你走。给我死!”项成一边大喊手下的动作却是不见停歇,这喊话的时间又是一戟下去带走了一条人命。

    “项成兄弟小心!用‘虎跃于涧’!”项成准备给马元义说些什么,结果这脑中一声炸响,却是霸王焦急的声音。

    项成不及多想,把这画戟的戟头向着地上一插,整个人借力头下脚上地跃了起来。

    虎者,傲山之巅兮,霸气也。于峰峦之上一啸兮,风卷云也。跃而击之,裂石而碎金也。

    这“虎跃于涧”乃是霸王戟法“化形舞”中的一招,这一式和华佗先生的“五禽戏”有与曲同工之妙,便是模仿那猛禽野兽行径,在对战之时让对方出其不意,防不胜防。

    随着项成跃起,一柄铁剑顺着项成的背后直直的刺了过来,不偏不倚正对着项成的腰盘。

    项成头下脚上还没落地,冲着背后那便衣兵士大喊一句“你特么的还惦记老子的大腰子呢!?”说完这话,项成再一翻身,那画戟画了个满圆冲着那刺客当头劈下。正如那猛虎的尾巴一般凶狠,一般力大无穷,一般锋利无匹。

    这刺客上一刻还觉得自己偷袭定能得手,下一刻却感觉山崩地裂,自己怎么站也站不稳,再然后眼前的世界就黑了。原因无他,刚刚好好的一个人,现在已经变成了两半,在地面上摊了开去。

    这招式用不了一个呼吸,那站在台子上的唐周却是反应了过来。

    项成现在距离这行邢台还有百步的距离,而且两者之间是那层层叠叠的汉军兵士。唐周两眼一转,却是对着那监斩官悄声耳语起来。

    监斩官听完唐周的话,却是笑意浮上了脸颊。

    两人不再理会还在浴血奋战的项成,那监斩官却是笑着坐了下来,一伸手示意唐周也坐。

    唐周拂袖轻捂嘴角“咯咯咯”地笑着坐定以后,那监斩官清了清嗓子。手在桌案上的竹筒里一抓,一枚行刑的令牌就拿在了手上。

    唐周和那监斩官两人轻轻对视,满脸都是笑意。拿监斩官却是把那令牌一抛大喊一声“午时已到,行刑!”

    “小贼尔敢!”吼声是项成发出的,但是他却无力去阻止这下落的令牌。

    只听一声脆响,这竹简做的令牌遍和大地接触上了。旁边的宣告官一举令旗“行~刑~”那五辆大车这个时候就开始准备行进了。

    “啊啊啊!小贼尔敢!吃某一刀!”

    那令旗没有落下,却也落下了。只因这拿着令旗的手被一口大刀斩下。

    来人正是刚刚钻进人群的甘宁。

    “只是这车以动,不知项及宇你可有方法使其停下?”唐周笑眯眯的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