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楚王盗汉 第036章 现实梦境两混淆

时间:2018-03-09作者:司马小五

    “白仁?”项成突然就觉得这个名字似乎在哪里听过,但却绝对不是三国历史中。

    项成略带思索,一步一步地朝着白仁那边走去,白仁却是吓的一声惊叫“你别过来,不要杀我。”

    项成这时候在发现,自己手提战戟杀气腾腾,确实有点吓人。

    项成在脸上挤出一个难看的微笑说道“白仁,我想和你单独聊聊。”

    “及宇,小心点。”马忠看着项成大大咧咧的走近白仁,出声提醒了一句。

    马忠是个很小心谨慎的人,大概就是和他早些年一直独自一人抢口人口粮谋生有关吧。

    项成冲着马忠点头示意,表示自己知道了,马忠才不再管这边的事。

    甘宁就不如马忠谨慎,这个时候听到马忠叫喊反倒是无所谓的说了一句“就及宇这身板,这厮还能把及宇如何?你当他是赵子龙呢?”

    马忠没有答话,只是紧了紧手里的长枪,但凡那白仁有丝毫动作,这长枪怕是就要给他扎个透心凉了。

    不说马忠,甘宁二人。项成却是带着胆战心惊的白仁就进了小树林。

    看着项成面容严肃,白仁自然是战战兢兢。还没等项成问话,这就一股脑的把自己的身世抖了出来。

    “壮士,在下姓白名仁,字子符。现在族门没落,但是看我家族谱我却是武安君白起的后人。”白仁小心翼翼的盯着项成的眼睛缓缓说道,看着项成的表情越来越惊喜杀气越来越稀薄这白仁才继续接着说“家中安排自幼习得兵法书文,那先生自称鬼谷子第三十代传人,说我是第三十一代传人。我刚从军不满月余,还请壮士高抬贵手。”

    项成听完这介绍,突然就想起来了“白仁”这个名字是在哪里出现过。

    这特么的不是的网络小说《三国懒人》的主角嘛!完全一毛一样有没有!项成不由得疑惑起来,莫非我穿越到的不是汉末而是小说?

    项成的表情很纠结,对于世界第一次感觉这么陌生。但是项成秉持既来之则安之的原则,还是问出了自己想问的话。

    “白仁,你知道什么叫系统吗?”看了看四周确定无人,项成这才轻声问道。

    白仁却是不明所以的摇了摇头。

    “那你知道什么叫穿越吗?”项成毫不气馁,双眼死死的盯着白仁继续问道。

    白仁更是茫然,这帅气的脸上写着的就是一个“苦”字。

    “穿越都不知道,当真孤陋寡闻。”这声音显得很突兀。说话的不是项籍又是何人“这穿越是穿越时间和空间的简称。通俗的是指某人物因为某原因,经过某过程,从所在时空穿越到另一时空,就如你我。哈哈哈哈,孤说的可正确?”

    项成无力吐槽,这还是自己给霸王说的呢,当然是正确啊。

    给项籍陪了一个笑脸,项籍心满意足的继续看着项成表演。项成却是没有从白仁的表情上看到丝毫的掩饰和做作。

    所以说,这白仁应该就是一个东汉时期的原住民,这个世界应该就是正儿八经的东汉末年而不是小说了。所以说,这个白仁只是个没有系统的帅气书生而已。

    看着项成皱眉思索,白仁之好继续站在一旁。

    项成现在在想什么呢?除了对于世界的探索以外,项成最想知道的就是马元义的下落了。

    “及宇!这车上尽是尸身,你快来看看有没有你元义兄长!”这一惊一乍的声音自然是甘宁的。

    趁着项成带白仁进小树林问话,马忠甘宁二人却是把旁边的大车搜查个遍。甘宁和马忠虽然没有见过马元义,但是却看过马元义的画像。

    不过这么多尸体堆积在车厢中,着实不好排查。

    项成一惊,拉着白仁就奔出树林。开了车厢挨个看去,但是这车内却是没有自家兄长。

    项成也不知是福是祸,毕竟在历史中。马元义被捕抓回洛阳随即就车裂而死,当真是好不凄惨。

    稳定了情绪,项成看着呆站在一旁的白仁这才开口问道“白仁,我且问你,你们这车里拉的尸体都是何人。”

    白仁听完这问话一脸苦闷,但是形式比人强,白仁只好指着车里的尸体开口说道“这个是洛阳一个猎户,名叫周三。那个是洛阳城边的一个佃户,名叫孙五。那个”

    项成头疼啊!这特么的

    “我是问你们为何杀他们不是问你他们姓甚名谁!”项成赶忙打断,不过这只能怪项成问话的方式有点问题,难怪白仁理解错了。

    白仁这是才反应过来,原来不是要自己自己把这些人的名字都一个个的说出来,只是问这些人是什么人而已。白仁这才长出一口气,因为这里边的人他也就认识四五个而已。万一回答不对,这项成打杀了自己,自己都没处说理去。

    “这些人都是受到贼酋马元义蛊惑的民众。”白仁轻声说道。

    谁知项成却是一个箭步就窜到了白仁面前,抓着白仁双肩问道“马元义呢?现在何处!?”

    白仁被这一下吓的不清,颤颤巍巍的说道“被被中郎将带回带回洛洛阳了。已经已经走了走了三四个时辰了。”

    项成听完赶忙放下白仁,接着就翻身上马,冲着甘宁和马忠说了句“我先走,你们带上此人速速跟上!”说完一挥骑鞭,那马儿嘶鸣一声,甩开蹄子就朝着洛阳方向奔去。

    马忠找来了些枯藤麻绳,又解下那拉车的驽马。枯藤麻绳把白仁拴了个结实丢在那驽马上,马忠甘宁两人也是翻身上马带着白仁紧跟项成的脚步,朝着洛阳奔去。

    这两人并没有项成那么急切,虽然在路上奔走,却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及宇当真神机妙算,只可惜还是来迟了一步。”马忠挥舞着皮鞭冲着甘宁说道。

    “可不是么,你说这及宇不但武艺了得。这跟着良师久了居然还能掐会算,真非常人也。”甘宁也是说道。

    至于甘宁和马忠为什么会有这样一段对话,却是要从项成、甘宁、张宁三人从常山回来的时候说起。

    三人从常山归来,已经是光和六年的九月。

    项成每天除了练武就是和张角张宝泡在一起。在旁人看来,项成自然是跟着这兄弟二人学那道法掐算和岐黄之术。岂不知,项成仅仅就是想掩盖自己因为对这段历史的了解而已。

    毕竟如果没有点缘由,项成就随便给别人说“今后天下要三分,那曹孟德,刘玄德,孙仲谋都是要称帝的人”之类的话,不是被人当成神经病就是当成白痴。

    但是你要是和张角学过这些的话,那可就不一样了。

    张角是谁?那可是汉末第一大忽悠!

    项成跟着张角就这样每天都瞎胡转悠,不过别说,张角还是有几分本事。武艺咱们就不拿出来做比较了,就以歧黄之术来说。

    在项成惊讶万分的表情下,张角拿出一株一株的草药给项成讲解着这些植物的药效以及用法。项成听着张角讲课自然是似懂非懂的,毕竟在项成眼中,这些植物长的都一个样子

    而每次项成在这边混日子的时候,项籍都是暴跳如雷。因为在项籍的眼中没有什么是比手中的战戟更加可靠的了。

    但是项成却不认为这战戟比起自己对三国历史的认知更重要。于是为了安抚项籍,每次去张角那里的时候,项成总是喊上张宁。

    张宁可能是这个世界唯一能治项籍暴躁的人了,当然能治张宁的人很多,比如张角,比如项成。

    所以说,得张宁者得霸王?

    项成一度很好奇,万一这张宁被张角许配给了别人,项籍会不会一气之下拆了张角呢?

    这个问题很有深度

    不说这些有的没的,单说项成学医。从无到有,项成多多少少的也学了一些。

    当然,学的这些和我国古典医术没有半毛钱关系。项成学的是怎么把草药制成符水

    制符的步骤,张角教的很细致。

    先把采来的草药分门别类,然后再把草药晒干。待那草药严重脱水的时候,把这脱水的草药再碾碎成粉。最后把这些粉末按照造纸术的方法,掺杂着粗纸的纸浆制成符纸。

    待这纸张成型以后,才是最主要的步骤。张角美其名曰“画符”。其实在项成看来,就是给符纸上做上记号而已,防止自己拿错了药符。

    比如张角在上边写着“太平”的药符,就是治疗风寒的。写着“赦令”的符纸,就是滋阴补阳的。

    和张角就这样一个教一个半混半学,时间就过去了四个月。

    光和六年,腊月。

    项成算是正式出师了,虽然张角对项成的考教的时候十株草药项成只说对了三株。但是按张角的说法,这样基本上就可以行医了,反正剩下的七株草药吃短时间吃也吃不死人。

    这时候大家就会好奇,那答对的那三株草药呢?

    项成答对的那三株草药,都是带有剧毒的见血封喉的那种

    自从项成出师以后,邺城的街坊邻里在张角不在的时候也都会找项成求一求这符箓。项成也是乐在其中,偶尔还兼职给人算算命,就当为以后忽悠人打基础了。

    直到光和七年,元月。

    这天,张角兴奋的推开项成家的大门“及宇!给你带来个好消息。”

    项成放下手中制符的活计问道“什么好消息啊?”

    “你元义大哥马上就要带人来邺城了。”张角说到这里顿了一顿,眯着眼睛微笑着看着项成继续说道“还有,今年可是甲子年。”

    项成听完这话,猛地就站了起来,大喊一声“我特么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说罢不等张角反应,项成夺门而出。喊了甘宁、马忠二人,翻身上马就扬长而去。路上甘、马二人曾问过项成因何如此急切,项成却不愿细说,只说了马元义有难。

    两人再问,项成却只是说天机不可泄露。

    再然后,经过小十天的跋涉,项成就到了这山阳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