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楚王盗汉 第018章 收服甘宁闯乱世

时间:2018-02-20作者:司马小五

    看见甘宁受伤,江河里的船队都炸开了锅。几个身形矫健的汉子大步一跃就跳下船来,向着甘宁冲去。

    这几个汉子一边跑一边大叫着:

    “抢回大哥!”

    “冲啊!”

    “兄弟们跟我上!”

    “干掉那个大个子!”

    冲在最前头的就是那个看着异常稳重的船队管家。

    要是项成醒着非得又吐个槽不可。这人看着稳重得很,但是这动作、这姿势怎么看都感觉有点浮夸。

    项籍就站在甘宁旁边,看着这几个杂鱼冲上来还叫嚣着要干掉自己。项籍双眼一眯,捏了捏手中的楚戟。

    这小动作却被甘宁看到了,甘宁心里一紧,赶忙冲着正在奔来的众人喊叫道:“你们这是要干嘛?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大哥了?”

    前冲中的众人,慢慢的听下了脚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如何是好。

    “阿忠,领着弟兄们回船上去,顺便把那个谁给我拽下来。”甘宁冲着那船队管家说了一句,顺手指了指和项成有过节的那个地痞。

    结果手指所指的地方,却是空空无人。

    这人刚刚一看甘宁不敌,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不过肯定不会走远。

    这叫阿忠的船队管家却是以前甘宁家里的仆人的儿子。姓甘名忠,没有字,毕竟他只是个下人。不过阿忠从小和甘宁一起玩大,两人的感情却几乎没有等级之分。

    甘宁说要组船队,要劫富济贫,阿忠就一直忠心耿耿的跟着甘宁鞍前马后。

    虽然这船队之组了不到半年。

    甘忠一听甘宁的都这么说了,轻叹口气拉着那几个不服气的弟兄就往船上走去。

    一边走还一边大叫:“弟兄们,把大哥要的人给我找出来!”

    甘宁在偷偷的瞄了眼项籍,看到他握着楚戟的手已经缓缓松开,心里不由得长舒了口气。

    “我甘宁说一不二,从今天开始我就解散了这船队,那个泼皮我也交给你,还有...以后...以后你就是我大哥。”甘宁很不情愿的冲着项籍说道。

    虽然不情愿但是甘宁依旧这么做了。

    这个年代的汉子当真是为了一句随口说出的话,能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项籍听完哈哈大笑,笑的是快意爽朗:“甘宁兄弟,你是个爽快人,孤喜欢。你让孤想起了‘季布’兄弟。哈哈哈哈,痛快。”

    “可是那得黄金百斤,不如得季布一诺的季布?”甘宁好奇道。

    项籍问问点头:“正是那季布。”

    说完项籍望着呢大江,江水滚滚。似乎勾起了无限的回忆。

    “这大好的江山,凭什么就姓刘?如今这天下动荡,皆是那刘季小儿子孙无能!”项籍看着江水轻声说道,说着这句回头望着甘宁又说道:“孤要夺了这刘季小儿的天下,兴霸,你可愿意做孤的季布?”

    甘宁看着项籍的背影和面向自己的脸庞,心里泛起一阵阵激动。我甘宁不过一游侠儿,居然在有生之年能参与这么振奋人心的事情,不枉来这世间走上一遭。

    甘宁想也没想,奋力的冲着项籍重重的点了下头。

    项籍笑了,笑的像个孩童般天真,又像太阳般耀眼。

    “大哥,那小子找到了。”远远的一声叫喊,声音正是甘忠发出的。

    说罢,甘忠拖着这人就走了过来,不出片刻就已经立在项籍和甘宁面前了。

    “大哥,大哥!我错了!我不敢骗你,我再也不敢了!真的不敢了!大哥救救我!大哥!”那泼皮跪在地上就是不住的冲甘宁磕头,任凭甘忠怎么拽也拽不起来。

    “兄弟,我能帮你的都帮了,我打不过及宇兄。自当履行诺言,是大哥对不住你。”甘宁一拽那泼皮的衣领说道。

    泼皮听了这话,顿时感觉皮生无望,挡在地上耍起了死狗。

    “阿忠,以后我和及宇兄要闯荡天下,你把锦帆解散了吧。”甘宁接过了瘫在地上像一条死狗一样的无赖有冲着项籍说道:“及宇兄,这人你看着处置吧。”

    说完这话,甘宁拉着甘忠扭头往船那边走了几步,别过脸去不在看这边。毕竟这泼皮再怎么无耻以前也是自家兄弟。

    甘宁走远以后,项籍看了看地上的这泼皮,并没有动手。

    那泼皮似乎觉得还有一线生机,赶忙爬过去抓着项籍的裤腿求饶。

    项籍这个时候也是头疼,想在心里暗骂项成为啥要和一个泼皮一般见识,随后一脚就把这泼皮踢翻在地。

    这泼皮吓的是屎尿横流,项籍是一脸嫌弃。

    刚把泼皮踢开,项籍一阵头晕目眩,眼看着就要摔倒在地。

    而地上的泼皮却以为项籍是要来杀自己才故意弯下身子。吓得泼皮一声尖叫,抓了把泥土就向着项籍脸上丢去。

    结果项籍居然没有躲开。

    泼皮还没来得及高兴,一双大手就抓在了他脖颈间,再然后这泼皮就被提了起来。

    “我晕倒以后,你这泼皮也来辱我!?”说话的声音不在是项籍那种自信而霸气的腔调了,而是一种略带稚嫩不经世事的声音。

    没错,声音的项成的。

    项成醒了......

    再随后,大腿上传来的剧痛,疼的项成呲牙裂嘴,面目狰狞。

    “啊啊啊啊啊啊!我不想死啊!”那泼皮看到项成的表情被吓的差点晕过去,但是看着项成没有在打自己赶忙大叫着。

    甘宁听完这叫声都想打人了:“及宇兄,你给这兄弟一个痛快吧。男子汉何必小肚鸡长折磨他人。”

    项成一脸黑人问号。我啥时候和你甘宁干洗这么好了?

    正在这样想着,脑内传来了一阵不满的情绪:“你咋这么快就醒了?孤还没玩够呢。”

    这是项成才反应过来,感情自己昏迷过去的时候,这霸王貌似和甘宁发生了一些不可名状的感情交流。

    还没等项籍开口,突然一股记忆就传进了项成的脑海中,正是刚刚项籍大战甘宁的画面。

    这大脑似乎有点卡啊,记忆这东西还带延迟的。了不起了不起。

    再用一瞬这些记忆就被项成消化掉了。

    放开拽着泼皮的手,项成在脑子里说了一句:“羽哥!这‘霸王戟法’真牛逼啊!你能不能教教我!?”

    霸王正准备讲述刚刚的时候,结果项成已经知道了。索性也就不浪费口水只是简单的回答了项成的问话。

    “当然可以,后头我教教你。”项籍再不是看项成有使戟的天赋外加和自己一个身躯,霸王才懒得教项籍这些。

    兴奋归兴奋,项成却没有忘了正事。毕竟眼前就趴着一个屎尿横流的东西。

    项成扇了扇鼻子开口说道:“你是想死还是想活?”

    “想活想活!我错了,再也不敢了。饶命啊!”这泼皮一听项籍居然愿意放自己一条生路也是不住的磕头求饶。

    项成不是不想杀这个人,而是上次一杀人的感觉还历历在目,实在是让人犯恶心。

    所以,项成角色给这泼皮一条活路。

    “妇人之仁。”项籍不屑道。

    项成才不管这么多,被霸王吐槽又不是一天两天了,项成已经习惯了。

    “兄长,你且过来一下。”项成冲着马车喊道。

    马车里,孙狗剩听到声音,赶忙下车跑到项成身边。虽然外边发生的事情孙狗剩并不清楚细节,但是一直趴在车窗上的张宁却是不断的进行着实况转播。

    所以孙狗剩知道,是项成赢了。

    “兄长,这人那天辱你,你且还回来,他若不死我就放他一条生路。”项成冲着孙狗剩说道。

    孙狗剩自从上次杀完人之后,心却变狠了。

    听完项成这话还以为项成不屑杀这人要让自己动手。

    “好。”孙狗剩说了一句,双眼盯着那泼皮。

    泼皮把头深深的埋在地上也不敢抬起,孙狗剩一咬牙拿起在一旁放着的楚戟大吼一声:“杀!”

    那楚戟贯穿了泼皮的身躯,死死的将泼皮钉在了地上。

    “啊!言而无......”泼皮话都没喊完,就没了声音。

    孙狗剩放了楚戟倒退两步,大口的喘着粗气。

    “兄弟这人我处理了,咱们把他埋了赶紧赶路吧。”孙狗剩第二次杀人,杀完以后依旧是全身颤抖,额头的汗水也如雨下。

    项成却是惊呆了,狗剩哥啥时候变的这么猛了。难不成也是一个被历史埋没的狠人?

    项成想不通,不过也没有继续想下去的时间。因为甘宁和甘忠已经过来了。

    “及宇兄,这人已经处理了。船队我也解散了。不知道咱们下一站去哪里?”甘宁说完这句有沉思了一会,抬头问道:“阿忠可否一同前去?我与他相交数十载,是个不错的人。”

    项成心里乐啊!不为了别的就为那一句“及宇兄”。

    这个时候霸王的吐槽自然也是跟着来了:“瞧你那点出息!”

    “兴霸,我们现在打算去冀州,不知你可愿和我等一同前往?”项成整理了一下表情和情绪赶忙回答道。

    “去冀州是为何?”甘宁挥了挥手让甘忠先去打发船队的事情,自己和项成一边想马车走去一边聊着。

    “项成是要去巨鹿见我爹。”车里的张宁终于耐不住寂寞冲着两人喊了一句。

    甘宁看了看项成,又望了望张宁,突然一拍脑袋:“及宇兄!恭喜啊!”

    项成在风中凌乱了......

    恭喜?恭喜你妹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