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混世小痞夫 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南澳国议员

时间:2019-05-15作者:陈家有虎

    ,精彩无弹窗免费!

    李子轩一走,赛琳娜的脸色变得很是难看。

    张青山并没有当着众人的面和李子轩说什么,但她很清楚,张青山一定和李子轩达成了某种默契,而这种默契,很有可能是针对自己的。

    此事,众多家长不由这同情看向赛琳娜,两人刚才看赛琳娜的目光明显有些不善,这种情况下,会发生什么大家心中已然有了猜测。

    赛琳娜看着张青山,犹豫片刻走向刘雅道:“刘雅老师,我们同样都报了名,区别对待对贵校的名声不太好吧?”

    她自知仅仅凭借自己已然无法和张青山抗衡,所以希望利用新时代幼儿园的名声施加压力。

    闻言,刘雅一时面露难色。

    她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师,以李子轩的地位,根本不是她能说什么的。

    本来他确实拥有选择这学生的权力,可现在偏偏当着这么多家长的面出现了特权事件,这事要是传出去,对学校名声终归不太好。

    犹豫片刻,她咬牙看向赛琳娜道:“您稍等,我这就去请示校长。”

    这事情,也只有校长才有权力做定夺了。

    赛琳娜见状,得意看向张青山,她好歹也算半个教育行业的从业者,以她对教育行业的了解,名声大过一切,这事要是被校长得知,他一定会向着自己的。

    “走着瞧这!”她冷哼一声,不屑看着张青山道。

    见状,众多家长一个个皆是抱着看戏的态度看着两人,他们对于李子轩使用的特权倒是没什么意见,天罗弟子再加上宗师级的实力,这样的身份他们只要不傻都不会去主动得罪他。

    赛琳娜之所以这么做,也是没得选择,关乎孩子的教育,她不得不拼一把。

    不仅如此,若是现在她服软了,以后卡尔在学校也很可能会受到欺负。

    “会不会太过了?”苏慕清站在张青山身旁有些担心的问道。

    张青山冷笑一声:“她挑拨我们夫妻关系就不过吗?”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我算是明白了,与其担心以后思诺在学校受欺负,还不如一开始就让他们意识到欺负思诺的下场。”

    他本想低调点,但如今的世界,人们一个个都太现实了。

    有他和李子轩这一层关系在,班里孩子恐怕再也没有欺负思诺的心思了。

    小孩子间的事情往往比大人料想的还要复杂一些。

    苏慕清默然,赛琳娜这样的同学,两人以后恐怕也不会走太近,再加上关乎自己的孩子,也没必要理会那几乎不存在的同学情谊了。

    “你说什么了?”欧文看着赛琳娜不由气愤的问道。

    “我就说圈子里有学历水平都很高的青年才俊,可以介绍他们认识认识。”赛琳娜委屈回道。

    “你这张嘴啊!”欧文没好气的看着自己妻子道。

    他很清楚,他其实和妻子是一类人,但他清楚点到为止的重要性,在他看来,张青山对他没什么利用价值,那不结交就完了。

    可他的妻子赛琳娜非要想着在人家头上踩一脚,这人家能忍吗?

    “一个学院学员而已,新时代幼儿园是国外跨国集团旗下的,人家外国人可不怕什么修行学院学生。”赛琳娜冷冷道。

    任何一个跨国集团,背后都拥有常人难以想象的能量,李子轩的身份听起来吓人,在跨国集团面前却显得有些不够看。

    再加上跨国集团极其注重自己的声誉,他们怎么可能容忍这种有损声誉的事情发生。

    欧文叹息一声,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也只能如此了。

    没多久,刘雅跟着一位头发斑白的老人向着众人走了过来,而在两人右侧,还跟着一位身材挺拔看起来很是精神的中年男人。

    “是校长!”看到老人,众多家长的目光一下子被吸引了过去。

    在报名之前,他们早就了解了这所学校的人员构成,所以在校长出现的一刻,大家立刻认了出来。

    刘雅跟在老人身后向着众人走来,而那中年人则是停在了远处,漫无目的的看着的幼儿园的四周。

    刘雅跟着校长一同向着众人走来,赛琳娜看到校长不禁打招呼道:“马尔科校长。”

    马尔科校长看到赛琳娜微笑着点了点头。

    马尔科校长让她毕业于同一所大学,利用这个关系,在开学之前,她便和欧文一起请马尔科校长吃了顿饭。

    “怎么回事?”打过招呼后,马尔科校长站在人群前,神色严厉的问道。

    刘雅只好将刚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马尔科校长。

    听罢,马尔科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混账,这事要传出去我们学校的声誉就完了。”他气愤道。

    “用了特权的是哪位家长?”说完,他继续问道。

    在场的众多家长大多都懂英语,闻言,一个个都看向了张青山一家人。

    “这位先生,你的孩子想在我校上学,我自然欢迎,但你必须遵守我们的规定,否则我们只能收回她的入学机会了!”马尔科冷着脸看向张青山道。

    天罗弟子能吓倒别人可吓不倒他,且不说天罗究竟有多少弟子,就算只有这么一两个弟子,天罗也不可能因为这点小事找上门来,天罗可不是一般的忙。

    在这里,他这个校长才是真正的权威。

    见状,赛琳娜不禁露出嘲弄之色。

    事实上,马尔科的话只是听起来吓人罢了。

    他说要遵守学校的规定,按照规定,申请单交上去之后,李子轩确实拥有选择学生的权力,到那时,思诺依旧会成为他的学生。

    看起来虽然没什么变化,但解气啊,俗话说,人争一口气,马尔科校长此举算是完全压制了张青山的嚣张气焰。

    摆在他面前的就两条路,要么退校,要么怪怪遵守规矩,那样思诺依旧会是李子轩的学生。

    想到这里,赛琳娜看向张青山不禁面露期待之色。

    一个土包子能和天罗弟子扯上关系已经足够让她感动惊讶了,面对校长的权威,他除了乖乖就范以外还能有什么办法?

    这么多人看着,他要是真这么做了,脸就丢大了。

    “慕清,你眼光真不怎么样啊。”赛琳娜淡笑着说道。

    事已至此,她也没有必要继续掩饰下去了,高中那点同学情谊算个屁啊,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面子才是最重要的。

    苏慕清面色平静的看着张青山。

    “退学?”张青山微微皱眉。

    在巴州而言,新时代幼儿园无疑是很好的选择,他还不想就这么放弃。

    不过想让他丢脸,那他们真是想多了。

    他们不怕天罗弟子,那会不会害怕实力胜过天罗的自己呢?

    想到这里,他的嘴角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他正准备有所动作,原本站在不远处的中年男人突然神色一变,大步向着众人所在的方向走了过来。

    “修斯议员。”看到来人,马尔科校长赶忙恭敬道。

    修斯冷漠的点了点头,然后快速走到张青山面前低声问道:“是黑羽界张老板吗?”

    张青山看向中年人,面露疑惑。

    这是一个面容普通的典型西方人,身上的西装看起来就很贵。

    他出现的第一时间张青山就感应到了他身上的灵力波动。

    c级觉醒者!

    不过让他诧异的是,他从没见过眼前的中年人。

    “你是?”张青山笑着问道。

    一个c级修炼者根本不可能威胁到他,即便不知道他的这身份,张青山也可以轻松面对。

    “我叫修斯?比尔森,是南澳国的一名议员。”他客气的看着张青山介绍道。

    议员!

    在场不少家长听到他的话都被吓了一跳。

    南澳国他们这些社会中上层人物自然都知道,位于大洋洲,是一个实力较强的发达国家。

    他们和枫叶国一样,地广人稀,即便如此,他们是发达国家也是不容置疑的事实。

    而在这样的国家中,议员已经是地位非常高的存在。

    马尔科震惊的看着修斯,他可是南澳国的议员啊,怎么会对眼前这个东方年轻人如此客气。

    “找我什么事?”张青山不禁皱眉问道。

    南澳国的事情他之前已经交给方寒段林两人去处理了,难道修斯找到自己和他们有关?

    “可否借一步说话?”修斯恭敬的问道。

    别人不知道,他身为c级修炼者,怎么可能不清楚眼前这位年轻人有多么恐怖的能力。

    斩杀天罗这种事情要是在这里说出来,足以将在场众人活活吓死。

    “没看我正忙着呢吗?”张青山不耐烦道。

    倒不是他不关心方寒段林两人在南澳国的进展,而是他觉得一个议员根本没有什么太有用的信息。

    南澳国的议员足足一百多人,天知道眼前这个议员究竟在什么位置。

    赛琳娜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两人,她在米国留学了好几年,自然知道议员在米国的地位有多高。

    南澳国的制度和米国差不多,议员的地位丝毫不比省级大领导在华国差,可就是这样的大人物竟然在张青山面前一脸的恭敬。

    这个世界是疯了吗?

    一个农民企业家,土包子而已。而另一个却是南澳国高高在上的议员!

    “发生什么事了?”见状,修斯不禁冷声看向马尔科问道。

    马尔科只好恭敬的将刚才一切告诉了修斯。

    听完,修斯冷着脸说道:“我看你真是越老越蠢了!”

    说完,他转身看着张青山面露笑脸:“张老板,不瞒你说,这所学校勉强可以算是我的产业,你所担心的事情我一定会让他们处理好的。”

    “这样啊,那我想开除一个学生行不?”张青山淡笑着问道。

    “当然可以。”修斯立即回道。

    一旁的赛琳娜神色一紧,她的眼中尽是惊骇,这一刻她才明白,她眼中的土包子根本不是她可以惹的存在。

    能被一个议员如此恭敬对待的年轻人会是土包子吗?如果她直到现在还不明白这一点,那她就真成白痴了。

    “这样不会让你们学校的声誉受损吗?”张青山继续问道。

    “自然是会的,不过是张老板的要求,哪怕不要这所学校,我也必须办成。”修斯认真道。

    赛琳娜目瞪口呆,他的能量似乎比她想象的还要恐怖。

    突然,她想明白了什么,用哀求的神色看向苏慕清。

    她错了,错的离谱,她现在只希望张青山不要将怨气撒到自己孩子身上。

    张青山看了一眼赛琳娜,轻轻摆手道:“算了,一个鼠目寸光的女人,没什么意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