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混世小痞夫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民生药房

时间:2019-05-15作者:陈家有虎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天一早,赵信佳便起床去上班了。

    张青山睡起来的时候,林可心还在睡懒觉,等他洗漱完,林可心醒了过来。

    “要去做正事了吗?”她爬在被子上玩手机,背对着张青山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肌肤。

    “是啊。”张青山回道。

    “嗯,一切顺利。”她轻轻点头道。

    张青山微笑,看得出来,林可心对他所说的想法极为重视,以前的她,这个时候的全部心思肯定都在手机上,根本不可能理会他。

    他正准备穿上外套离开,林可心那边突然传来了手机铃声。

    “是信佳的电话!”林可心说了一声,接起了电话。

    很快,她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神色出现了慌乱。

    随便说了两句,她便立即挂断了电话。

    “什么事?”张青山疑惑问道。

    “信佳出车祸了!”林可心一边快速的往自己身上套衣服,一边焦急说道。

    “怎么可能?”张青山震惊的看着林可心。

    普通人出车祸他还可以理解,赵信佳身为宗师级武者,反应能力根本不是普通人可比,就算真的遇到了那种避无可避的情况,以她的实力,也应该能安全逃出车外才对。

    “车主打来的电话,说是已经送到了医院,正在做检查。”林可心说着,已经从床上跳了下来。

    她虽然拿了两件衣服,匆忙走向门口道:“快,路上再说!”

    张青山回过神来,严肃道:“你把外套穿上,我带你过去。”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她发生车祸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可昨晚,她明显整个人有些不在状态。

    再加上她昨晚应该也没睡好,这种情况下,发生车祸已经不再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应该去送信佳上班的!

    张青山暗骂一声自己太粗心了,连这点都没注意到。

    林可心明白过来,快速将大衣披在身上,而后随便拿了一双鞋。

    张青山见状,拉着她走到阳台,然后抱住她一起跳了下去。

    飞在空中,他不断的提升速度,即便有人注意到了天空的一样,也最多会看到一道影子快速掠过,根本不可能看出来是他。

    即便知道赵信佳身为宗师级武者,不可能在车祸中受到严重的创伤,他还是忍不住担心,用最快的速度向长宁第一医院赶去。

    十分钟后,张青山带着林可心在一个隐蔽的地方落下来。

    林可心穿上鞋,快速向住院楼跑去,张青山紧随其后。

    路过的病人和病人家属皆是一脸异样的看着两人。

    张青山还好,林可心则是大衣包裹着睡衣,而头发极为凌乱。

    两人的样子丝毫不像是病人或者家属,更像是被抓奸在床的情人。

    不过两人并不在意旁人异样的眼光,径直走进了大楼。

    在林可心的带领下,张青山随着她一同走进了病房。

    病房内,赵信佳躺在病床上,在她床边坐着一个长发成熟女人,她有些微胖,张青山和林可心进来的时候,两人正微笑聊着天。

    看到张青山和林可心,赵信佳立即从病床上坐了起来。

    林可心和张青山两人快步走过去。

    “严重吗?”张青山看着她苍白的脸色担心问道。

    赵信佳轻轻摇头,有些尴尬道:“没事,是我自己太不小心了。”

    这时,一旁的女人站起身来客气道:“医生已经检查过了,说没什么问题,观察两天就可以出院了。”

    顿了顿,她继续补充道:“王敏,车祸车主。”

    闻言,不论是张青山还是林可心都重重松了口气。

    虽然知道赵信佳身为武者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可关心则乱,直到确定没事,两人才彻底放下心来。

    两人分别和王敏打了招呼后,看向了赵信佳。

    “没事就好。”林可心坐在病床边,这才有心情收拾自己散乱的头发。

    “怎么回事?”张青山神色凝重的问道。

    赵信佳苦笑,低声回道:“我这几天精神不太好,开车的时候没太注意,撞在路边停着的车上了。”

    张青山愕然,这么说来,这是赵信佳全责了。

    “等我反应过来,已经迟了。我本来不想来医院的,她非说要检查检查才放心,陪我一起来了医院。”赵信佳看向一旁坐着的王敏,眼中尽是感激之色。

    张青山面露诧异,现在世界,拥有这种心肠的人着实太少见了,他自己肯定是做不到。

    看到张青山的目光,王敏露出一个干净的笑容。

    “我爷爷去世前只是摔了一跤,等之后症发送到医院已经太迟了。”她缓缓解释道,眼神有些哀伤。

    “不管怎么说,这件事谢谢你。”张青山客气的说道。

    正如她所说,无论如何还是来医院检查检查比较放心,就算她不送赵信佳过来,他也会主动这么做的。

    “您太客气了,人活着都有需要帮助的时候,更何况,我以前也是名医生。”王敏站起身来,笑着说道,准备离开。

    张青山拦住她,尴尬道:“这件事责任在我们,您看需要赔偿多少?”

    赵信佳也看向王敏,一脸的歉意。

    王敏轻轻摇头:“我车买了全险,不用赔了。”

    说完,她便潇洒的离开了病房,留下张青山怔怔出神。

    这个世界上真有如此善良的陌生人吗?以前他是不信的,但今天,他自己遇到了。

    “你也太不小心了。”等到女人离开后,林可心不禁责怪的看着赵信佳说道。

    一个宗师级武者开车还能撞到人家车上,说出来都觉得匪夷所思。

    赵信佳面露苦笑,她原本不想联系两人的,但王敏执意要求,她才只好联系了林可心。

    “工作的事情先放放吧,你好好休息两天,别把自己累垮了。”张青山看着她心疼道。

    毫无疑问,安置新区这件事已经成了她的心病,否则又怎么可能出车祸。

    赵信佳轻轻点头,她知道就算自己再急也没用。

    想要建设新区,首先要拉动投资资金才行,而如何让那些人觉得这块是值得投资的才是最重要的。

    若是无法在这方面打开缺口,根本不会有人傻到把钱扔进新区里。

    纵然如此,她还是会尽自己的全力。

    不为别的,就是为了还有很多像王敏这样的人。

    这时,林可心抬头看了一眼张青山,低声道:“信佳有我照顾就行了,你赶紧去忙你的事吧。”

    说着,她给张青山使了一个眼色。

    张青山看向两人,迟疑片刻点了点头。

    赵信佳受伤,这个时候他理应陪在身边才对,可他知道,相比这个,他现在要去做的事情对赵信佳的心病更加重要。

    “那好,有什么事随时联系。”张青山低声道。

    赵信佳笑着点头,林可心则是一脸不耐烦,让他快走。

    张青山走出医院,看了一眼时间,赶忙拦了一辆计程车奔向目的地。

    ……

    这个世界,绝大多数行业的规则都是老大吃肉,老二喝汤,剩下的加起来捡骨头吃。

    这一点在医药行业也不例外,民生药房是整个长宁地区第二大的药店连锁品牌,位列第一的则是百姓堂药房。

    两者在长宁地区市场占有率相差不大,可在全国范围内的影响力可谓天差地别。

    百姓堂药房是整个华国最大的药店连锁品牌,其市场份额远超第二。

    在绝大多数地区,百姓堂药房都是一骑绝尘,其他品牌难以望其项背,长宁却是一个例外。

    民生药房身为一个本地品牌,在长宁扎根已经超过百年,据说在上世纪瘟疫频发的时候,民生药房救了成千上万条人命。

    虽然近几年百姓堂药房不断凭借其资本优势扩大市场,但在长宁,它也仅仅是比民生药房强一点罢了。

    如果不是去年民生药房被爆出卖假药一事,导致不少儿童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中毒现象,百姓堂药房根本不可能这么顺利的侵占原本属于民生药房的长宁市场。

    不过现在,伴随着资本的巨大优势,民生药房在长宁的日子已经越来越难过了。

    民生医药集团位于长宁墨阳区北部,是长宁最贵的三大地段之一。

    此时,集团的会议室中,一位头发斑白的老人神色凝重的坐在最中央,在他的左右两侧分别坐着两伙人。

    一伙以一个面貌普通神色桀骜的年轻男人为首,另一伙则是以一位神态平和的中年人为首。

    三人都是当今世界绝对的富豪,左侧的年轻男人名为柳东勇,是百姓堂药房的未来继承人。

    右侧的中年人则是暮成大田,本子国最大的医药生物集团大田生物科技集团的董事长,其近两年开发的多种药物在疗效方面都取得了巨大的突破。

    而坐在最中央的则是王显,民生药房现在的负责人。

    与暮成大田和柳东勇后面的百姓堂相比,他确实要差一些,可相比普通家庭,他富的不是一点半点。

    “不知道我方的提议王老先生考虑的怎么样了?”柳东勇坐在椅子上淡笑着问道。

    即便是医药行业的老大,也不敢丝毫有所松懈。

    行业竞争太过激烈,只有不断的向上,才能保持现有的地位,若是始终停在原地,那无疑是在找死。

    而他现在要做的,便是收购民生药房。

    民生药房在全国的范围不及百姓堂十之一二,可柳成勇明白,百姓堂走到现在,想要更近一步极难,哪怕是仅仅上升几个百分点,对于百姓堂药房这个庞然大物而言,也是一件巨大的成就。

    而只要收购了民生药房,他就有把握彻底占领长宁的市场。

    更重要的是,以民生药房现在的情况,如果他们百姓堂不动手,其他品牌也会想办法收购,一旦收购成功,对百姓堂的威胁便大了一分。

    “对您而言,现在出手无疑是最好的时机,以现在的情况,民生药房走下坡路几乎是必然事件,这一点,王老先生应该比我更懂才对。”柳成勇淡笑着说道。

    他的脸上尽是自信,根据他的调查,收购民生药房这事十拿九稳。

    王显沉默,柳成勇说的没错。

    从去年末到现在,民生药房已经明显出现了下滑。

    他们能屹立于长宁不倒本来靠的就是口碑,可之前的事情口碑一下子倒了,口碑这东西,毁了容易,想重建就太难了。

    再加上资本方面百姓堂本就占据优势,以后被慢慢侵蚀是大概率事件。

    他有心出手,奈何柳成勇给的价实在太低了。

    民生药房是他们王家祖辈的心血,他不可能将心血贱卖了。

    想到这里,他不由看向一旁的暮成大田,却见对方神色平静,不知道在想什么东西,完全没有开口的意思。

    就在这时,会议室的门打开,一个女人跑了进来。

    “爸,你要卖药房?”她神色激动的看着王显问道。

    王显看到来人,神色变了变,低声道:“你不是去铜城玩了吗?”

    女人没有理会王显,目光突然移向了一旁的柳成勇道:“你卖不卖药房我不管,但你不能把药房卖给这个畜生!”

    话音刚落,王显柳成勇两人的脸色顿时变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