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混世小痞夫 第四百五十七章 宋浩的叫嚣

时间:2019-05-15作者:陈家有虎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瞬间,足坛所有人都为这个消息感到亢奋不已,华国足球,实在是弱,即使是那些足球的铁杆粉丝,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别说世界杯,就连亚洲杯,华国足球都不能取得一个好名次。

    恨铁不成钢,所有人都期盼着华国能出现一支强大的球队,重新燃气众人心中的希望。

    而现在,蓝马显然做到了,以前的蓝马就保持在华超联赛前三甲的位置,现在有了宋浩和刘军,如同虎生双翼,恐怕能够稳稳坐在华超联赛第一的位置。

    反观红狮,在高云鹏刚加入的时候,曾经是整个的华超联赛最强的黑马,甚至建立了两连冠的奇迹,可现在,甚至已经沦落成了保级队伍。

    如今,两队的实力将会进一步拉开。

    就在这时,众人发现球星的私人微博发布了一条微博。

    “感谢红狮的不收之恩,你们带给我的屈辱,下次比赛,我会让你们偿还的!”

    一句话后,配着一张他穿着蓝马球队队服的照片,和他站在一起的是蓝马俱乐部的众多球员,众人一看图片,顿时惊了。

    “红狮没要宋浩?疯了吧!”

    “恐怕不仅仅如此,如果真是这样,宋浩至于发这样一条微博吗?我估计他在红狮受了不少屈辱。”

    “公众人物,这么说话不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宋浩也是人,红狮做的有问题还不让人说了?”

    众多粉丝都围在下面热闹的评论着,按道理来说,正常情况下,一个球员是绝对不会这么说的,因为太容易招黑了,宋浩既然这么说,已经足以说明一些问题了。

    “早就听说红狮俱乐部内部排挤新人,没想到是真的。”

    “垃圾俱乐部,一手好牌被打的稀烂!”

    “支持宋浩,下次比赛血虐红狮!”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对于体育竞技同样如此,若干年后,大家只会记住第一,至于第二,谁在乎?

    而现在,蓝马已经拥有了问鼎的实力,再加上刘军和宋浩两人的粉丝本来就多,一下子,众多球员粉丝纷纷站在了蓝马俱乐部这一边。

    对于接下来发生的蓝马和红狮之间的比赛,众人充满了期待。

    崇拜强者,本就是人的天性,现在的他们,只希望能看到蓝马血虐红狮。

    李建东看到网上铺天盖地的言论,甚至有不少粉丝替宋浩辱骂红狮的,不禁叹了口气,如果是他,肯定不会因为一口气而放弃宋浩这个优秀的球员。

    张青山终究是太过年轻气盛,没有宋浩,红狮将会面临降级的风险,一旦降级,红狮功能饮料这个品牌就彻底倒了。

    年轻人,总是要走一些弯路的。

    签好合同之后,张青山开着车来到了长宁市政府外边,现在已经下午五点一十多了,马上下班,他打算给赵信佳一个惊喜。

    将车停在一旁,张青山从车上走下来。

    他刚刚将车停下,一辆黑色奥迪停在了紧接着他的那个车位,车窗打开,一个带着墨镜年轻人哼着歌。

    车内,许石兰的一首《天后》深情动人,听到许石兰的歌,张青山不禁驻足停下来,微微出神。

    据说她现在正在拍戏,距离上次见到这个有酒瘾的女人已经过去相当长的时间了。

    于泽宇看到张青山不禁眼前一亮,打开车门,笑着问道:“兄弟,你也喜欢许天后的歌儿?”

    张青山看了一眼他,头发染成了银灰色,打着耳钉,穿着灰色的卫衣,一副潮男的样子。

    他心不在焉的回道:“还可以吧。”

    “等女朋友?”他看着张青山好奇的问道。

    张青山点头。

    他笑了一声,打开车门,自来熟的打在张青山的肩上道:“有缘分啊,我也在等我女朋友。”

    张青山不动神色的将他搭在自己肩上的手移开,淡淡道:“巧吗?”

    “你想想,世界上七十亿人,只有你我此刻站在这里,同样喜欢许天后,又同样喜欢许石兰,你说巧不巧?”于泽宇笑着说道。

    张青山无语,这简直就是随便扯出来的理由。

    “兄弟,待会有什么计划?”他好奇的看着张青山问道。

    “没什么计划。”张青山笑着摇了摇头。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和他聊天解解闷也不错。

    “城东游乐园新开了一家鬼屋,有没有兴趣去玩玩?”于泽宇眼神飘忽的问道,他似乎有些紧张。

    张青山愕然,鬼屋这种东西,他还真没去过。

    不过真要去的话倒也可以。

    “待会看吧。”张青山笑道,他的心中突然有了一个主意着,赵信佳给他的感觉从来都是从容不迫的,也不知道她会不会怕这种东西。

    于泽宇笑了笑,这时,市政府大院走出来一个高挑的美女,她一看到于泽宇,立刻跑过来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准备好了吗?”美女松开手,一脸期待的看着于泽宇问道。

    “我还有其他的选择吗?”于泽宇一脸的苦涩,张青山好笑的看着他,他该不会是怕去鬼屋所以才要拉着自己一起去的吧。

    “对了,这位兄弟的女朋友和你是同事,一起去吧。”于泽宇用祈求的神色看着张青山。

    他这人没什么缺点,就是胆子小,害怕那些东西。

    “真的吗?”白冰雨兴奋的看着张青山问道。

    如果能几个人一起去玩,那就更好了。

    张青山点头,那就去鬼屋吧,他还来去过呢。

    白冰雨期待的看着门口,好奇张青山的女朋友会是她的哪个同事。

    没过多久,一身职业装的赵信佳走了出来,一同出来的工作人员看到赵信佳都亲切的打着招呼。

    赵信佳原本打算去开自己的车,突然看到不远处正一脸笑意的张青山,脸上露出笑容款款走了过来。

    “你怎么来了?”她走到张青山身边,自然的挽住张青山的胳膊。

    “想见你,所以就来了。”张青山笑道。

    一旁的白冰雨看到赵信佳的样子,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老天,他的女朋友竟然是赵副市长?

    于泽宇看到赵信佳来了,笑道:“既然人来了,那我们就走吧。”

    “行。”张青山点头道。

    赵信佳疑惑的看着张青山,张青山笑了笑神秘道:“饿吗?不饿的话带你去一个地方。”

    赵信佳摇了摇头道:“中午吃了蛮多的,饿倒是不饿。”

    “那就走吧。”张青山给赵信佳打开车门,一行四人立刻坐上了车。

    于泽宇坐上车,不由好奇的看着自己的女朋友:“你怎么不和同事打声招呼?”

    他是自来熟的性格,白冰雨的性格更是活泼,正因为如此,两人才臭味相投,在一起两年了,见面依旧如同热恋期一般。

    以他对白冰雨的了解,遇到同事早就应该打成一片了,可今天的她却出奇的安静。

    “同事?”白冰雨没好气的看了一眼于泽宇。

    自己只是一个入职没多久的科员,赵信佳可是长宁市最年轻的副市长,能算是同事吗?

    “怎么了?”于泽宇疑惑的看着白冰雨。

    “没事,你好好开车,一会别乱说话就行。”白冰雨没好气的说道。

    这么大男人了,居然还怕鬼屋,一点出息都没有。

    于泽宇苦笑一声,他知道自己擅自叫人引起了白冰雨的不满。

    很快,一行四人到了游乐场,下午这个时间点游乐场的人无疑是最多的。

    赵信佳挽住张青山的胳膊,四人排队买好去鬼屋的票,一同走了近去。

    还没见到传说中的鬼,于泽宇的脸已经被下的惨白。

    他紧紧抓着白冰雨的手,手心全是汗。

    白冰雨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却又不好说什么。

    突然,一个打扮的像是棒子国电影中的女鬼在远处出现,于泽宇“哇”的惨叫一声,都快吓哭了。

    而和张青山坐在一起的赵信佳,则是轻轻抿着嘴唇,好笑的看着于泽宇。

    张青山哑然,这种东西果然吓不到赵信佳。

    伴随着每一只鬼出现,于泽宇都会被吓的叫出声。

    白冰雨一脸的尴尬,到了现在,张青山终于知道,他之所以搭讪自己就是为了壮胆。

    到了后面,于泽宇都快哭出来了。

    看着他的样子,就连张青山都不禁笑了。

    原本是想体验鬼屋的乐趣,结果变成了看于泽宇的表演。

    张青山和赵信佳两人脸上尽是笑意,而一旁的白冰雨则是无比尴尬,自己的男朋友真是丢死人了。

    随着不断深入,鬼屋内变得越来越吓人。

    尤其是本子国著名的贞子出现时,于泽宇险些被吓哭,他惊叫连连,像个小孩子似的。

    贞子担心他出事,赶忙走过来关心的问道:“你没事吧?”

    她毕竟只是普通的工作人员,要是把客人吓出事来,她可承担不起。

    于泽宇原本就怕的要死,见贞子站在他面前,顿时被吓的昏了过去。

    “先生!先生!”贞子赶忙焦急的叫道。

    “他没事。”白冰雨没好气的说道。

    等到贞子离开,于泽宇终于醒了过来,除了鬼屋,白冰雨没好气的踢了他一脚,简直丢人丢到家里了。

    于泽宇讪讪笑了笑,他胆子小,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刚出鬼屋不久,于泽宇的手机响了。

    他给张青山一个歉意的眼神,然后过去接电话。

    “怎么会这样?”似乎发生了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于泽宇气愤的吼道。

    很快,他挂掉电话,走了过来。

    “完了,玛德,红狮他吗有病吧,宋浩那么好的球员为什么不要?”于泽宇气愤的喃喃自语道。

    “发生什么事了?”张青山好奇道。

    于泽宇看了一眼周围的众人,犹豫片刻道:“算了,兄弟看你人不错,给你说了也没什么事。”

    “你觉得我是做什么的?”于泽宇笑着问道。

    白冰雨见于泽宇准备坦白,欲言又止。

    张青山摇了摇头,这他哪能猜得到。

    “我是做境外赌球的。”于泽宇淡淡道。

    张青山疑惑,这个他完全不懂。

    “就是用境外的皮做赌球软件,赌国内的球。”于泽宇解释道。

    张青山若有所悟。

    “简单来说,我相当于是庄稼,玩家可以选择压胜负,一般的赌球软件庄家必然是赚的,可我的不一样,我们这里最低赔率是百分之二十五,运营模式和其他赌球一样,不过因为有了最低赔率的限制,玩家更喜欢我们这款软件。与此同时,风险也很大。”于泽宇继续说道。

    张青山大概明白了他的意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