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北宋大丈夫 第575章 往死里操练

时间:2019-05-20作者:迪巴拉爵士

    张八年觉得头顶百会穴那里在突突突的跳动,他缓缓说道:“陛下,乡兵们确实是没走。”

    昨晚他们都看到了黄春带人大摇大摆的从侧面出来,那模样就像是从青楼刚出来。

    天可怜见,那里面是凶狠的西夏人,不是青楼里妩媚的女人。

    这伙人就像是嫖了一把西夏人,施施然的打着饱嗝出来了。

    他觉得这事儿真的是憋屈,于是就看了沈安一眼。

    沈安依旧一脸纯良,老实本分的模样让人一见就欢喜,若非是知道他的底细,殿内的宰辅们怕都想招他做女婿。

    赵祯叹息一声,说道:“此事……李谅祚的处境这般艰难吗?”

    韩正在消化邙山军打探到了消息,闻言说道:“陛下,西夏主少国疑,大臣未附,百姓不信,李谅祚很难稳住朝局……”

    这个分析让沈安心中大为赞同。曾公亮接着说道:“他若是不动,那就是坐以待毙,若是运气不好……西夏以后怕就不会姓李了。”

    “那是大宋的地方!”

    赵祯依旧固执的认为西北那块地方并未从自己的手中丢失。

    曾公亮干笑道:“是啊!那叛逆如今定然是坐立不安。他需要立威。”

    “拿谁来立威?大宋?!”

    赵祯脑门子上的青筋崩了一下。

    “咳咳!”

    这事有些尴尬了啊!

    宰辅们不说话,准备把事情丢给赵祯自己消化。

    沈安也不想说话。

    李谅祚绝对会和大宋开战,然后借此机会重新整合国内的势力。

    那个少年真的够厉害啊!

    还有他的那个女人梁氏,后来更是疯狂的冲着大宋撒野。

    “沈安……”

    沈安一个激灵,应道:“陛下,臣在。”

    赵祯问道:“你以为李谅祚会如何?”

    你都知道的,何必问我呢?

    “他会来袭扰。”

    李谅祚绝对会来,来一次就得意一次,然后渐渐稳固自己的地位。

    “会是哪里?”

    赵祯问话时看向了张昇。

    枢密使就是干这活的。

    张昇沉声道:“陛下,西夏人上次在府州碰壁,此次应当会换个地方,比如说环庆,或是陕西路。”

    赵祯闭上眼睛,喃喃的道:“敌军四处可来,大宋如何?”

    众人心中忧郁,都觉得这是一次挑衅和麻烦。

    没有谁喜欢麻烦,可怎么消弭此事?

    众人面面相觑,沈安却走了出来。

    “陛下,来了就来了,大宋和西夏这一战是迟早的事,既然不可避免,那何不如早早准备?”

    “说的容易,可西夏人哪有那么好对付?”

    韩的话里带着些沮丧,一提到西夏他就是这模样。

    “打了就是。”

    沈安不喜欢这种颓废的气息,朗声道:“陛下,府州一战西夏人留下了京观,他们若是不怕,那臣愿意再作冯妇!”

    他愿意再为西夏人筑几个京观。

    这话他说的铿锵有力,让人不禁瞩目。

    韩心中的沮丧渐渐消散,说道:“是了,大宋终究要和西夏人一战,不,不止一战。惧了也无用,何不如早早准备。”

    他的精神一下就提振了起来,说道:“陛下,若是西夏人来袭,臣……愿往!”

    曾公亮的眼睛一亮,想起上次在西南的战事,就说道:“韩相要统领朝局,却是不可轻离。陛下,臣愿往。”

    他在西南经历了战阵,回来后得了个知兵的名头,离名将也不远了。

    “陛下,臣还能挥刀呢!”

    伴随着这个声音,老欧阳出来了。

    他老眼昏花的看着上面,说道:“陛下,臣最近闻鸡起舞,每日操练不辍,若是能亲历战阵,定然能为大宋斩杀敌酋。”

    三位宰辅都奋勇争先,张昇觉得自己也可以争一下,“陛下,臣最近对西夏那边多有探究……”

    你们都是业余的,俺才是专家!

    赵祯笑眯眯的道:“诸卿奋勇争先,朕心甚慰呐!只是韩卿,朕这里却离不得你……”

    韩心中失望,但知道首相出战不大妥当,除非是倾国之战,否则他只能在京城待着。

    赵祯继续说道:“此事尚早,且等皇城司去西夏打探了消息来再说。”

    宰辅们躬身应命,沈安却出来说道:“陛下,臣想去西北看看。”

    赵祯笑眯眯的道:“你把邙山军带的极好……不过,到时再说。”

    哥愈发的有名将风范了啊!

    沈安挑衅的看了韩一眼,把韩气得眼睛发红,眼瞅着脑血管就要炸裂了。

    赵祯见了也觉得好笑,就说道:“散了吧。”

    再不散去,他担心沈安会进一步刺激韩,两人会当着他上演全武行。

    随后就散了,出了大殿后,韩只觉得胸中的那股子邪火烧的越发的旺盛了,就问道:“若是趁着西夏国中混乱的时机……可否大举进攻?”

    沈安摇头道:“不妥。”

    “为何不妥?”

    韩念念不忘的就是西夏,沈安相信若是赵祯同意,他会率领大军从西北出发,和李谅祚来个不死不休。

    可大宋军队目前这个模样,沈安觉得进攻怕是挨揍的可能性会更高一些。

    “禁军可能击败西夏人吗?”

    沈安拱拱手,扬长而去。

    韩呆立原地,喃喃的道:“怕是不行啊!”

    他做过枢密使,自然知道大宋军队的尿性。

    “那就操练。”

    韩一拍脑门,找到了张昇。

    “禁军要操练起来,三年之内能否练成精兵?”

    张昇觉得这人听风就是雨,这话问的突兀,就说道:“难。”

    韩怒了,喝道:“为何难?你身为枢密使,一提练兵就推诿,要你何用?”

    张昇愕然看着他,说道:“此事还得要问三衙啊!”

    老夫这里是枢密院,只管调动,操练和具体细节都是三衙的事儿,关我屁事!

    韩是急切了,所以忙中出错。

    但要他道歉是不可能的。

    “让李璋来!”

    他甚至都不屑于把三衙长官叫齐,只是让李璋来问话。

    李璋是国戚,是官家的表兄弟,他在三衙能做大半个主。

    “京城的禁军可堪一战?”

    韩杀气腾腾的盯着李璋,若是回答不满意,他不介意把官家的表兄弟骂个狗血淋头。

    李璋皱眉道:“京城的禁军……多年未曾厮杀,下官多次巡查,觉着花架子多。若是开战,不容乐观。”

    这话说的很是实在,没有半点掩盖的意思。

    韩只觉得心中一松,一点力气都提不起来了。

    “韩相……韩相……”

    韩虚弱的摆摆手,“无碍,只是觉着虚,动都不想动。”

    李璋看着他的模样,不禁想起了几年的韩。

    那时候的韩风度翩翩,身姿挺拔,堪称是翩然美大叔。

    可现在的韩……那脸白白胖胖的,原先的大眼睛被肥肉挤成了细眼;手臂粗壮,胸背宽阔的让人想到一个词:虎背熊腰。

    可再往下看去,就能看到那挺着的肚腩,就像是一个孕妇。

    真是一胖毁所有啊!

    李璋心中唏嘘着,“韩相,恕下官直言,京中怕是没人懂练兵了。若是要寻练兵人,还得要去西北,那边和西夏人时有冲突,至少不是纸上谈兵。”

    韩觉得头晕好了些,就赞许的道:“这话实诚。京中的将领都是看门狗,拉出去最多能叫唤几声,撕咬却是不敢的。”

    “西北……”

    北方的敌人是辽国,可大宋和辽国多年和平,边境地带的将领早就懈怠了。

    唯有西北!

    “西北两家将门。”

    李璋扳着手指头数着:“种家自种世衡去了之后,种谔和种谊颇为不错。折家目前就是折继祖,下面的……殿前司有折克行,不过他多半是厮混,主要是在城外操练邙山军,韩相可斟酌用之。”

    韩皱眉道:“将门不可倚重,否则就是祸害。折克行……找他来,老夫问问。”

    李璋赞道:“邙山军几次出战都得胜而归,折克行功莫大焉。正该问问他。”

    折克行满头雾水的来了政事堂,一见面韩就喝问道:“邙山军是谁操练的?”

    折克行下意识的道:“是沈安。”

    嗯?

    韩冷笑道:“沈安每日在家偷懒,何时去了城外?魂魄去了?”

    李璋的脸颊抽搐着,觉得韩做人不厚道,竟然这般刻薄。若是被沈安知道了,说不得会寻机报复回来。

    折克行正色道:“操练之法大抵都相似,韩相从禁军之中随意拉出些将领来问问,不管是步卒还是骑兵,操练的法子都是差不多的。再说祖宗传下阵法……”

    “咳咳咳!”

    韩咳嗽了几声,打断了这里的话头。

    那个狗屁阵法也就是忽悠忽悠皇帝和那些文官,但凡经历过战阵的人都知道不靠谱。若是全盘按照阵图来排兵布阵,那就是送死。

    折克行说道:“沈安提出了几条,下官照着在邙山军中操练,果然厉害。”

    “哪几条?”

    韩觉得折克行这话里怕是有吹嘘的成分。

    折克行说道:“从实战出发,往死里操练!”

    “实战?”

    韩的眼中多了些沉郁,“是了,太平日久,军中的操练渐渐流于形式,沈安此言正中其弊。老夫这就去求见官家。”

    不知道韩和赵祯说了些什么,出来的时候眼睛竟然有些红。

    他站在政事堂的大门外,恶狠狠的道:“操练起来!从今日起,京中禁军全部操练起来。”

    有人不解的道:“相公,禁军每日都在操练。”

    韩咆哮道:“从实战出发,往死里操练!”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