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北宋大丈夫 第307章 炼钢铁如何?

时间:2019-05-09作者:迪巴拉爵士

    赵祯此刻看着就像是个普通的老汉,可当他的嘴唇抿紧时,一种莫名的威严就散发开来。

    他微微点头,然后拍拍赵仲鍼的肩膀。

    沈安心中欢喜,随后赵祯就扬长而去,人群中有几人面色难看。

    赵仲鍼有些傻眼了。

    “进来!”

    沈安担心他的异常被人看到,就把他叫了进去。

    两人漫步在太学内,那些流民见了他们就笑。

    王雱好不容易主持完了工作,满头大汗的过来,说道:“先前见到官家进来,可稳妥?”

    这厮的脑子太好用了,一直在憋着,直至赵祯走了之后才来问话。

    赵仲鍼点点头,王雱就得意的道:“你平时跟着某,肯定能学到许多东西,官家哪会……”

    沈安作势要抽,王雱躲了开来,然后笑道:“玩笑玩笑,不过官家来此是个意外,那些人大概要疯了,稍后太学这边肯定会财源广进,安北兄,可得请算账的来了。”

    沈安点点头,但是却不准备叫人。

    赵祯出现在这里视察流民,那些权贵不是傻子,随即就会作出表态。

    该出钱的出钱,该出粮食的出粮食。

    一句话,今天的汴梁没有寒冷和饥饿。

    “不行了!”

    一群学生从厨房里挑着热水出来,看他们龇牙咧嘴的模样,分明在家就没挑过东西。

    挑东西不是有力气就行,得有技巧。

    不懂技巧的,肩膀没几下就痛的受不了。

    见到沈安后,这些学生都面露哀求之色,可沈安只当是没看见。

    而苏晏依旧在忙碌着,谁叫他都去。

    稍后太学就被堵住了,各家权贵的大车堵满了整条街,那些管事大声的说着自己的主人是谁,然后又说自家是如何的慈善……

    “……听到有流民,我家郎君心如刀绞,心如刀绞啊!恨不能马上赶来,只是家中还得要筹措钱粮,所以只能让某来送钱,千万别客气,客气就是看不起我家郎君。”

    “我家阿郎听了消息一下就冲出了家门,只是忘记了穿鞋,好家伙,回去就倒下了,如今郎中说这是寒从脚下起,弄不好这个春天怕是……”

    “……”

    “沈待诏……小人在此,小人的主人乃是……”

    “待诏,小人上次和您说过话……”

    “……”

    沈安马上就变成了香饽饽,那些管事热情洋溢的仿佛和他是多年的交情。

    “你认识他们?”

    王雱好奇的问道。

    他是很聪慧,可人情世故却不是聪慧就能解决的,否则他也不会得一个慧极必伤,不,是慧极早亡的命。

    沈安摇头,赵仲鍼说道:“都是套近乎的,习惯而已,我家的管事,见到人也会这么说,不过背后他可能会骂那人是蠢货。”

    王雱讶然道:“你比某还小,你怎么知道这些?”

    赵仲鍼微微昂首看着虚空,含笑道:“这不是好事。”

    他在郡王府里没少遭遇冷眼,连管家都给过他脸色。

    少年遭遇这些,说句实话,会给以后带来阴影。

    很快太学就成了一个庞大的仓库,各种物资齐备,对付那点流民绰绰有余。

    沈安回到家中,果果还问了那些流民里孩子的情况,这让沈安极为欣慰。

    ……

    “仲鍼!”

    赵仲鍼才回到家中,就见到了许多笑脸。

    “仲鍼,这天冷,你怎么不多穿些。哎!没个人照应就大意了,回头……”

    “仲鍼,你弟弟在家等着你玩耍呢!”

    “仲鍼,告诉你爹爹,晚些某带着好酒去,他若是没有好菜某可是不依的。”

    “……”

    一群叔伯或是亲热,或是佯怒。他们的姿态不同,但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眼神。

    那是什么样的眼神啊!

    赵仲鍼觉得那眼神中充满了一种……略微有些卑微?

    是的!

    他可以确认就是卑微。

    这是怎么来的?

    他微笑着,轻声道:“多谢各位叔伯。”

    他知道自己无需多说些什么,只要保持得体的微笑就好了。

    安北兄果然是对的,这些人就是贱皮子,你强他就弱,你弱他就强。

    这等人你可以说他们是见风使舵,也可以说他们是墙头草。

    一个家族内部会有各种各样的人,见风使舵会让人难过和愤怒,但这是人性。

    你得去接受,并消化掉这些难过和愤怒,否则这就是第二重伤害。

    为了不相干的人纠结痛苦,这是最大的愚蠢。

    赵仲鍼此刻理解了这句话的意思。

    他和这些叔伯说着话,直至高滔滔出现。

    高滔滔的脸色冷冰冰的,强笑道:“仲鍼,你叔伯他们事多,你怎可缠着他们……”

    这是对付小孩子的口吻,可赵仲鍼却却歉然道:“是,孩儿错了。”

    可这是他们主动凑过来的啊!

    赶都赶不走!

    一群叔伯老脸一红,又赞了赵仲鍼几句,这才悻悻然的走了。

    等他们一走,高滔滔就呸了一口,说道:“都是些墙头草!幸好你爹爹不知道。”

    一转眼她又欢喜的道:“仲鍼,官家真的拍你的肩膀了?是哪只手?拍的可重?他笑没笑?”

    赵仲鍼微微皱眉,可见到母亲眉开眼笑的模样,心中的那种不舒服又压了下去。

    “娘,真拍了……”

    “呀!这是夸赞啊!你是做了什么?赶紧给娘说说……”

    等到了家里,赵宗实听了今日之事,然后黯然道:“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等赵仲鍼出去后,高滔滔微微低头问道:“官人,您是说官家他……”

    她明眸微眯,却炯炯然的盯住了自己的夫君。

    赵宗实深吸一口气,说道:“说英雄,道帝王,终究自古一场空……邙山……邙山……”

    邙山?

    高滔滔微微皱眉,那秀眉看着多了些英气。

    赵宗实坐在圈椅上,略一抬头,就笑了,眸色清冷。

    “邙山埋葬了多少帝王将相……”

    ……

    官家拍了赵仲鍼的肩膀!

    这个消息引爆的分外的快。

    就在沈安到家时,据说有人要辟谷,有人喝的烂醉。

    “这些都是虚的,不过谁能进宫,也就是这两三年之内就定下了。”

    庄老实激动的不行,觉得自家弄不好就会得个从龙之功。

    古往今来的功劳很多种,功大莫过于从龙。

    赵祯的身体还是不行了。

    沈安没问,但从宫中有人怀孕的情况来看,这位大抵是又用了丹药。

    想起这个,他就带着人去了出云观。

    门外人很少,看门的道士也是没精打采的,就蹲在小炉子边上烤火。

    “找谁?”

    沈安看了一眼里面,觉得很是萧条。

    “舍情舍慧,随便。”

    “你这口气倒是不小……咦!待诏。”

    道士见到沈安,那神色就像是见了鬼。

    “贫道马上去。”

    道士慌慌张张的往里跑,沈安不明就里,也就哂然一笑,然后步入道观。

    初春的道观里还少见绿色,连树木都没精打采的耷拉着枝叶。

    “见过待诏。”

    舍情来了,看着有些憔悴。

    “这是……”

    沈安指指冷清的大殿,问道:“人呢?”

    以往的出云观可是人头攒动,那些信徒们嘀咕的声音让潜心炼丹的舍慧很是不满。

    可现在喧哗都没了。

    出云观冷清的就像是一个废弃的道观。

    舍情苦笑道:“师兄不肯再炼丹,那些人也就不肯再来了。”

    卧槽!

    这是我造的孽啊!

    沈安有些心虚的道:“不会没饭吃吧?”

    方外人要么种地养活自己,要么就是靠着信徒的施舍来度日。

    种地的话,那算是最虔诚的方外人。

    靠信徒的施舍,更像是做生意。

    舍情摇头道:“还有些积蓄,只是观里的道人们有些……”

    “坐吃山空?”

    “是。”

    舍情愁眉苦脸的道:“师兄不肯再炼丹,那些信徒就渐渐的散了,观里的人心也要散了,若非是大伙儿没有谋生之技,估摸着这观里的人都要跑光了。”

    沈安负手看着这片萧条之色,淡淡的道:“因食而聚,因食而散,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道兄……”

    沈安侧身,就见到了舍慧。

    舍慧原先茫然的神色渐渐消散,竟然全是淡然。

    他稽首道:“因食而聚,因食而散,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道兄一番话让贫道大彻大悟,福生无量天尊。”

    “那个……天尊。”

    沈安发现这厮竟然白胖了不少。

    要长寿,得没肉啊!

    你这样白白胖胖的铁定短命。

    瞬间慈悲之心再度充斥在沈安的心中。

    他觉得舍慧这是在谦逊,可当油滑的舍情宝相庄严的稽首时,他有些慌。

    哥不会度化了你们俩吧?

    可天道无凭啊!

    而且那话竟然能如醍醐灌顶吗?前面一句是沈安自己胡诌的,后面的是曹公在红楼梦里的话。

    “因食而来,因食而去,道兄,这句话道尽了人间无情,贫道却是悟了。”

    他觉得这个气氛不对。

    我是来度化你们的,可却不是往方外度化,而是……

    “舍慧……可想过重开丹炉吗?”

    舍慧摇头,颓然道:“一场空,一场空啊!再去炼丹,那便是骗人骗己。”

    这道人很耿直啊!

    耿直的沈安觉得需要挽救一下。

    他微微一笑,很是莫测高深的道:“不是炼制丹药……”

    “炼什么?原先贫道以为世间万物皆可入炉,如今……哎!”

    “炼钢铁如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