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北宋大丈夫 第746章 沈法师

时间:2019-07-16作者:迪巴拉爵士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汴梁下雪了。

    沈安顶着一头雪出现在了榆林巷里。

    “快跑!”

    一群孩子在玩闹,见到沈安后,有人喊道:“待诏回来了。”

    孩子们顿时就停止了奔跑,仰头看着他,眼中有些盼望的神色。

    沈安大方,以往经常请街坊吃酒,孩子们更是得了许多好处。

    此次他出门办事去了那么久,孩子们一时不见他,竟然有些想念。

    沈安下马,回身吩咐道;“那边的羊肉干拿出来些。”

    “是。”

    闻种解开一个包袱,拿出了大块大块的羊肉干,然后叫了孩子们过来,一人掰一块。

    “多谢待诏!”

    “吃吧吃吧。”

    沈安笑眯眯的,有家长出来见了就拱手道:“却是偏了待诏的东西。”

    沈家在这里住着,榆林巷经常就会有些贵人往来,这是第一重好处;第二就是沈安很大方,经常给些好处,以至于邻居卖房都舍不得,临别时会什么‘这里和沈待诏是邻居,本该多收你些钱才是’这类遗憾的话。

    ——某和沈安是邻居!

    这话是榆林巷百姓出去时经常的,并深感自豪。

    “孩子们很可爱。”沈安有些怀念家中的妻子和妹妹,就赶紧往里走。

    “果果……你哥哥回来啦!”

    有孩子觉得这样更威风些,就提早报了信。

    沈家大门打开,庄老实迎了出来。

    “郎君辛苦。”

    进了大门,果果一溜烟就跑来了,见到哥哥就欢喜的道:“哥哥回来了。”

    “是啊!你可乖吗?”

    沈安摸摸妹妹的头顶,抬头看向后面。

    杨卓雪缓步走来,身边是不时偏头看她一眼的花花。沈安看到她的肚子微微凸起,赶紧吩咐道:“慢些走。”

    他觉得那孩子此刻定然非常娇嫩,一点颠簸都会让他(她)疼痛。

    杨卓雪缓缓过来,福身道:“官人辛苦。”

    沈安赶紧扶住她,道:“不算辛苦,只是赶路罢了。”

    果果过来扶着杨卓雪的另一边,“要积雪了呢,嫂子下午就不能出来了。”

    杨卓雪笑道:“好,不过等积雪了再。”

    姑嫂二人在沈安走后就住在一起,感情深厚。

    沈安洗了澡,出来时酒菜已经摆好了。

    “哥哥,这是昨晚做的扣肉,二梅你该到家了,就做了放着,没想到今日就能吃了。”

    果果最喜欢扣肉的肥美,此刻迫不及待的想吃了。

    沈安坐下,笑道:“开动吧。”

    他给杨卓雪夹了一筷蔬菜,道:“你现在不能偏食,否则那孩子长得不好。”

    “还有这个法吗?”

    此时的医学发展很缓慢,后世的观点显得格外的新奇。

    “对。”沈安道:“菜蔬里有许多人体必需的东西,每日多吃些,对身体好。”

    杨卓雪对自己官人的话深信不疑,“官人竟然还懂这个?”

    “多少懂一些。”

    沈安觉得自己随口出来的东西都是这个时代不知道的知识点,顿时就有些莫名的抑郁。

    这是要成神的节奏吗?

    杨卓雪笑道:“官人的本事多的让妾身有些吃惊呢。只是这菜蔬是温养出来的,价钱贵,二梅是做出来给果果吃的……”

    沈安以前要求妹妹每天都要吃蔬菜,为此到了冬季也花大价钱去采买,家中这才养成了这个习惯。

    此次出去时间不短,一路没什么好吃的,所以沈安连吃了三大碗米饭,这才心满意足的停住了。

    “哥哥,浅予给了好些东西,我该还礼。”

    沈安不在家,宫中也不时会送些东西来。可沈家却不好还礼。

    杨卓雪毕竟和宫中不熟悉,把握不住还礼的分寸,所以就等沈安回来再做决断。

    “以后你做主就是了。”

    沈安很是随意的吩咐道。

    “这个……”杨卓雪有些紧张,“官人,那是宫中的贵人呢?”

    对皇族的敬畏几乎被镌刻进了骨髓里,所以杨卓雪的反应再正常不过了。

    不过沈安并不准备让自家老婆变成个标准的贵妇,所以他道:“什么贵人?皇子经常来咱们家,还叫你嫂子。以前的时候,果果也时常去宫外的郡王府,和那些公主玩的极好,所以你别在意这些,就和普通人家礼尚往来一个模子就是了。”

    他来自于后世,在他的眼中皇族也就是这么一回事,敬畏是万万没有的,有的只是合作罢了。

    可杨卓雪却觉得很是震惊。

    “别担心这个。”

    沈安起身道:“你只管照做,慢慢的就会知道,皇族也是普通人,并无什么奇异之处。”

    杨卓雪觉得自家夫君的观点真是与众不同,但却让她倍感安心。

    别人家都把皇族当做宝,我家把皇族当做草。

    这样的人家还有谁?

    她幸福满满,沈安却瞌睡满满,一觉睡到天黑才起来。

    “安北兄,出门喝酒了。”

    王雱来了。他上次惹恼了王安石,在沈家住了一阵子才回去。今天老王回家起了市舶司的岁入很高,言语间很是欣慰,王雱就趁机溜了。

    “那个……安北呢?”

    苏轼也来了,只有折克行没办法,军中的规矩大,不能随时出来。

    “哥哥我也要去。”

    沈安没回来,果果也没法出去玩耍。

    王雱目光游离的道:“明日吧,明日某带你去玩耍。”

    “对对对,明日带你去。”

    苏轼道貌岸然的道,同时冲着过来的沈安挑挑眉。

    这两个坑货!

    沈安一本正经的道:“哥哥出去有事,明日啊!明日带你和你嫂子出去转悠。”

    果果噘嘴不乐,沈安轻笑道:“天黑了,外面有拐子,孩子可不好出门。”

    “好吧。”果果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可在哥哥的眼中却还是个孩子,这让她很不服气。

    她去后院找到了嫂子,沮丧的道:“嫂子,我是大人了。”

    杨卓雪正在做衣裳。从怀孕开始,她觉得许多东西一夜之间就从自己的身上暂时消失了,心中全是腹中的那个孩子。

    她的手艺有些生疏,这得怪沈安。从嫁过来之后,沈安就经常让她别做什么衣裳,只管去买就是。几次三番下来,她的手艺越发的不好了。

    “这衣裳还行吧?”

    她有些心虚的拿起一件婴儿的衣裳对比了一下,然后觉得还行。

    “嫂子……”果果很不满的嚷道:“你我是不是大人了?”

    “是是是。”杨卓雪觉得姑子就是个孩子,然后她就想起了肚子里的孩子。

    “果果,你这个孩子是男的还是女的?”

    果果被这个问题吸引住了,“男的好,会帮打架……”

    ……

    汴梁是当世第一繁华的城市,哪怕是冬季,夜间依旧是繁花似锦,一片灯火通明。

    “你是故意在这个时候回来的。”

    王雱低声和沈安道:“宫门关闭,你就可以先回家,明日再进宫……”

    “没有的事,想某忠肝义胆,这一路快马疾驰,恨不能插翅飞到汴梁……”沈安唏嘘道:“可紧赶慢赶,最终还是晚了一步,宫门关了……”

    “你伤心的样子真假。”苏轼毫不犹豫的批评了沈安的演技,然后嘴角微微下撇,双目无神的看着前方,“看到没?要这样!”

    三人一路到了一家酒楼里,掌柜热情的迎了过来,“见过王郎君,见过……哦……”,他满脸欢喜的道:“竟然是待诏……店蓬荜生辉,蓬荜生辉呐!今晚不收钱,那个……待诏请。”

    竟然不收钱?

    沈安当然不会占这种便宜,不过心情却非常好。

    等到了楼上,推开房门,沈安就看到一个男子背身坐着,气度俨然。

    “你来了?”

    这声音……

    沈安发誓这声音有些熟悉,不过却忘记了。

    等转到侧面时,这人才抬头,微笑道:“某脸上的淤青总算是好了,否则也没法出来玩耍。”

    “国舅?”

    曹佾点头,“今夜某请客为你接风,可感动了吗?”

    “不敢动……感动。”

    沈安有些担忧被下药,所以笑眯眯的坐下后,就问道:“今年风调雨顺的,国舅看着多了许多福气,果然是福气满满,福气满满啊!”

    他上次坑了曹佾,害他被暴打一顿,此刻有些心虚。

    曹佾低下头,有些沉痛的道:“某本来想报复你的……”

    “预料中事。”沈安一脸大义凛然的道:“尽管来吧。”

    “可受伤后的第三日,有人灌醉了某……”

    曹佾看着有些愤怒,“然后那人派人来色诱某,幸好啊!幸好那女子一见到某的脸上青紫,就惊呼了一声,某的随从才被惊动,否则……”

    卧槽!

    我竟然立功了?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沈安觉得自己有成为法师的潜质,不,是转运师。

    他对苏轼道:“子瞻,某打你一顿如何?”

    苏轼思考了一下。

    这货竟然真的思考了一下此举的可能性,让王雱不禁离他远了些。

    “算了吧。”苏轼想想还是放弃了这个转运的打算,“某还是做御史挺好。”

    沈安插诨打科一番,目的只是让曹佾冷静下来。

    “国舅,谁干的?”

    酒过三巡之后,苏轼的豪爽发作了。

    他挽起袖子,目光俾睨的道:“某今日就弄死他!”

    这个大话精!

    沈安有些头痛。

    曹佾沉声道:“那人是某的好友,以前某落魄时经常在一起饮酒。”

    偷香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北宋大丈夫》,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