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凌霄战帝 第526章扑所迷离

时间:2018-09-19作者:环游世界的阳光

    这些诡异的身影像是地狱的恶鬼一般,不仅速度快,而且悍不畏死,宋遥在第一眼见到这些诡异的身影的时候,确实被鬼王的这一招给震惊到了,因为他不敢相信,天道意志的手段,竟然会出现在别的地方,无数的诡异身影蜂拥而下,如同潮水一般涌向了摩崖门的掌门,在这样的威势之下,原本宋遥以为摩崖门的掌门肯定会被瞬间淹没,但是接下来的一幕,再一次让宋遥震惊了。三寸人间

    宋遥的心里非常的清楚,摩崖门掌门的实力本身不如鬼王,再加鬼王施展如此恐怖的秘术,按理说鬼王这一招下来,摩崖门掌门应该直接被那些诡异的身影给吞噬掉才对,然而在这一刻,摩崖门掌门忽然高举了手的石柱,一道璀璨的白光从石柱之亮了起来,像是在一片漆黑的世界之点亮了一盏明灯一般,那光芒划破了鬼王的黑幕,朝着天际蜂拥而来的诡异身影冲了过去。

    而诡异的身影在白光面前,像是纸做的一般,直接便被白光给撕碎了,转眼之间,鬼王遮天盖地的黑幕被摩崖门掌门手石柱散发出来的光芒给完全击散了,而摩崖门掌门的攻击还不只是如此,白光过后,摩崖门掌门直接手持着石柱,朝着鬼王飞了过去,一柱子当头便朝着鬼王的头顶打了下去,那一瞬间,宋遥甚至有一种错觉,好像天地之间的力量,都被摩崖门掌门的这一击给带动了起来。

    以一击之力,引动天地大势的变化,这是非常困难且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的强者,算修炼到极高的境界,无非也是对世界的理解,对法则的理解,借由此,更好的发挥自己体内聚集的能量而已,让那些能量,能够爆发出更大的威力来,但是不管施展的力量有多么的庞大,残生的威力有多么的巨大,都是来自施展者本身,它最终的效果,必然会受到本身能量多少和强度的影响。

    但是摩崖门掌门的这一击不一样,他相当于是用自己的力量作为一个牵引,使得整个天地之间的力量和大势都站在了他这一面,相当于这一击不是他发出来的,而是这一片天地发出来的,如此一来,这一击的力量和威力完全超过了他本身实力的极限,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而宋遥的目光,则是更多的落在了石柱面。

    显然如此恐怖的一击,并非是摩崖门掌门自己施展出来的,他本身也没有达到能够调动天地能量和大势的地步,一切都是石柱的功劳,如果说他自己的能量只是一个引子的话,那么那石柱是这个引子的放大器和桥梁,正是因为有石柱的存在,引子的能量才会发挥作用,而且石柱并不是单纯的将引子的力量牵动到了天地力量之,在这个过程之,它还放大了这力量。

    放大的作用并非是简单的扩大引子的能量而已,它真正的作用在于,提高了引子的力量能够牵动的天地力量的线,引子的力量好像是一粒盐,而天地的力量好像是水,原本摩崖门掌门自己算将全身所有的力量都用作了引子,最多也是能够让一碗水便咸,但是经过了石柱的放大之后,这引子的力量能够让一个湖泊的水变咸。

    这已经不是一件法宝,一种秘术能够达到的层次了,这简直是逆天而行,宋遥拥有诸多的神器,在龙切诞生之前,他有过龙骨短刀和空界刀,还有丹鼎,甚至连龙象天尊的《天意龙象诀》,从某一种程度来说,也算是一件法宝,《天意龙象诀》不用说了,它的出现本身是天道意志出现裂痕,旧世界走向毁灭的导火索,不过《天意龙象诀》的作用,更多的是在修炼,而不是战斗。

    但是龙骨短刀和空界刀,甚至现在的龙切,都是用于战斗之绝对的神器,宋遥也正是因为有龙切在手,才能够做到那么多不可思议的战斗,可以说,龙切的威力,已经走到了兵器的极限,宋遥曾经一度以为,天地之间不会再有龙切更加厉害的兵器了,但是这石柱的出现,彻底的打破了宋遥的这个想法,显然石柱的威力,远在龙切之。

    所以宋遥才非常的好,这个石柱到底是什么来头,要知道龙切可是龙象天尊亲自留下来的东西,龙象天尊是什么样的存在?他可能是过去现在未来三者之最为强大的存在,而那石柱,不过是新世界一个仙人级别的存在用来封印镇压某个魔头的东西,如果说新世界之这样的东西,都能够超越龙象天尊留下来的宝贝的话,那不是说,新世界之还有很多这样的东西。

    这完全不符合逻辑道理,因为算把龙象天尊放到新世界之,他也绝对是最伟大的存在,宋遥现在越来越了解龙象天尊到底是谁,所以对龙象天尊的实力也有更加准确的认识,他或许早已经预见了新世界的诞生,也正是因为此,宋遥才对这个石柱如此的好,他很想知道,在石柱之到底有什么秘密,竟然能够让它做到可以调动天地大势的力量,而宋遥想要知道这一点,必须把石柱拿到手。

    可是石柱现在在摩崖门掌门的手,而摩崖门掌门的对手刚好又是鬼王,双方之间的战斗极为恐怖,算宋遥的力量没有被天道意志封印,他也还远远没有达到能够插手到这样的战斗之的地步,所以这一根石柱,他注定是拿不到手的,不管最终鬼王和摩崖门掌门之间的战斗谁取胜了,石柱对于他们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谁也不会轻易的放弃这么一个神器的。

    如此电光火石之间,宋遥的脑海之虽然转过了无数的念头,但是鬼王和摩崖门掌门之间的战斗却还在继续着,面对摩崖门掌门如此恐怖的一击,即使是强如鬼王,自然也不敢硬接,而鬼王先前或许是因为对自己的实力太过自信,或许是因为摩崖门掌门的实力确实远远不如它,所以从一开始没有将摩崖门掌门放在眼里,对于摩崖门掌门的攻击也是有些不屑一顾。

    而到了这个时候,当它反应过来这一击它接不下来的时候却已经晚了,如此当头的一击,根本不可能躲过去,宋遥虽然没有达到他们战斗的级别,但是只是看,宋遥还是能够看出来战斗天平的倾向的,所以这个时候宋遥的心里当然还是高兴的,因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摩崖门掌门这一棍子下去,鬼王是不死也得重伤,最开始想的迹发生的场景,竟然真的这么出现在了宋遥的眼前。

    可是在下一刻,鬼王的身躯却忽然变得模糊扭曲了起来,宋遥看到摩崖门掌门双手拿着棍子,一棍子砸下来,却失去了目标,那恐怖的天地大势也一下子没有了施展的余地,一击落空,那些力量也随即消散,而鬼王的身影,却忽然出现在了摩崖门掌门的身后,与一开始它一出来的那种霸道与强横相,这个时候的鬼王显得有些狼狈了。

    首先它整个看起来像是刚刚桃花女回来的一样,身躯下都变得非常的破烂,其次在它的面颊和胸口的位置,各有一个伤口,脸的伤口较小,并无太大的影响,真正恐怖的是它胸口的伤,虽然宋遥只是站在较远的地方抬头观望,但是还是能够看到一点点,鬼王的胸口,出现了一个洞,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击穿了一样。

    而且还不是一剑刺穿的那种,而是被生生挖下来了一个碗口大的贯通身体的洞一样,鬼王最终还是没有完全躲过摩崖门掌门的那一击,受了如此重的伤,按理说鬼王应该没有了继续一战之力,而是应该尽快离开才是,但是鬼王并没有离开,它出现在摩崖门掌门的身后,凌空虚指,一道乌黑的光柱直接便朝着摩崖门掌门打了过去。

    那乌黑的光柱来得极快,而鬼王又是突兀的出现在了摩崖门掌门的身后,所以他并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直接被这一道乌光击,身形一晃,从天坠落了下来,掉到一半的时候,摩崖门掌门似乎才终于挡住了那一道乌光的威力,生生的停了下来,他手紧紧的握着石柱,抬头望着恍如九天魔神一半的鬼王,眼神之没有任何的恐惧,反而是带着汹涌的战意。

    宋遥在下面能够看出来,鬼王确实是受了重伤,但是它以某种秘法,强行压制住了伤势,然后和摩崖门掌门硬拼,这种强行压制伤势的方式,绝对是不能够持久的,而且因为伤势被强制压制的过程之鬼王和摩崖门掌门还有更加激烈的战斗要打,所以不出意外的话,鬼王压制伤势的时间会因此变得更短,而且伤势最终爆发之后,也会更加的厉害。

    双方都清楚这一点,对于鬼王来说,这个时候最应该做的,是尽快的结束战斗,只有速战速决,才能够让他在伤势无法压制之前,解决所有的问题,而对于摩崖门掌门来说,他必须要抗住鬼王的所有的攻击,直到鬼王压制不住伤势为止,别看刚才摩崖门掌门借着石柱的那一棍子的威力如此恐怖,但是摩崖门掌门的实力确实有限。

    能够发出那一棍子的攻击,恐怕已经是他的极限了,再想来一次,不知道得多久之后才行,这一点从刚才鬼王的那一道乌光,他过了那么久才能够承受下来,并且勉强支撑柱可以看出来了,原本胜负已定的战局到了这个时候,一下子又变得扑所迷离了起来,一开始鬼王出现的时候,宋遥觉得摩崖门没有希望了,但是之后摩崖门掌门拿出了石柱,宋遥心里又燃起了一些希望。

    摩崖门掌门攻击的时候,胜利天平无限的向着摩崖门掌门在倾斜,可是现在,一切又回到了原点,而且到了这个时候,鬼王的攻击已经变得异常的凌厉迅速了起来,它的身形异常的飘忽,根本捕捉不到,它出手也非常的简单,是一道乌光射出,打向摩崖门掌门,没有了之前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宋遥知道,这从一方面来说是它身受重伤,大部分的力量都要用来压制伤势的原因,而另外一方面,这个时候它也已经没有了再动大招的必要。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