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凌霄战帝 第030章.试探

时间:2018-02-21作者:环游世界的阳光

    四周静悄悄的,山林里的夜,竟连一只虫叫都没有。

    山风有点冷,宋遥一点点的靠近河神庙。

    原来那一丝冰冷的感觉却似乎一下子消失了一般,而笼罩在河神庙上面的淡淡血红色雾气也消失不见。

    宋遥心里隐隐有一种感觉,但是那感觉又不那么明显,他似乎能抓住,但是又每每在他快要抓住的时候溜走不见。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一切的源头,应该都是眼前的这种河神庙,只要搞清楚了它,问题也就解决了。

    走到河神庙的庙门前,大门是打开的,里面黑漆漆的一片,仿佛连天上的月光都被这庙门阻挡在了外面。

    看着这幽深的庙门,一丝淡淡的凉意涌上宋遥的心头,他突然想起了白天的那个少女。

    她在河神庙里干什么,又为什么会哭?

    是遇上了什么难事,来求河神?

    龙象村的人或许不知道,但是宋遥的心里却有一个更加接近真相的猜测。

    所谓“河神”,或许只是一只成了精的妖兽。

    所有的凶兽,无论是开启了灵智还是没有开启,都有一个固定的,源自本能意识,那就是领地意识。

    从孔老六告诉宋遥,自从河神来了之后,爆熊就很少侵袭村子的时候,宋遥就猜测所谓“河神”应该就是一只比较厉害的凶兽。

    爆熊之所以不敢来,只是应为村子变成了“河神”的领地,而爆熊不是“河神”的对手,所以自然就不敢来了。

    但是爆熊还能够在村子周围肆虐,就说明,这位“河神”要么修为并不高,爆熊虽然怕,但是还不到仓皇逃走的地步,要么就是这位“河神”因为某种特殊的原因没有办法离开村子的范围。

    显然,后者应该更加符合实际的情况。

    但是这样以来,“河神”对于宋遥的威胁就急剧上升。

    无法估算“河神”的修为,就没有办法估计和它只见力量的对比。

    但是显然,宋遥出现在村子里,对于“河神”来说已经是入侵了它的领地,它肯定不会这么任由宋遥在村子里待下去。

    那一股冰冷的寒意,以及那一双眼睛,应该就是“河神”给他的警告。

    它没有直接进攻,要么是因为它实际的实力与宋遥相差无几,它没有必胜的把握,自然不会冒然出手,通过警告的方式,既能探一探宋遥的虚实,如果能够就此把宋遥惊走,自然是最好。

    要么,就是它修炼到了极为重要的时刻,不愿意多生枝节,就像之前在小岛上的那条化龙渡劫失败的巨蟒,如果不是应为宋遥,它或许就成功了。

    这一次,宋遥偏向于前面。

    因为宋遥在收到了“河神”的警告之后,非但没有立即离开,反而直冲冲的朝它的老巢走了过来。

    如果是修炼到了关键时刻,这个时候应该悍然出手,以雷霆手段解决掉宋遥,然后在安心修炼,而不是任由宋遥在外面试探捣乱。

    这只凶兽的智商之高,简直骇人听闻,宋遥感觉,这家伙甚至比大部分的人还要精明。

    只是不知道,如此精明的一只凶兽,怎么会来到这么一个穷乡僻壤的地方。

    村名的祭祀行为显然应该也是来自这只凶兽的示意,它让这些村名祭拜它的目地,又是什么?

    宋遥突然发现,随着他来到这个村子,围绕在这个河神庙上面的谜团似乎变得越来越多。

    那个关于仙人的传说,“龙象”两字的名字,“河神”这个妖怪,以及能够把灵力放到普通人身上的神奇手段。

    一切的一切,似乎都颠覆了宋遥来到这个新世界所接触到的,认知到的一切东西。

    作为前世的生物学家,对于探索未知秘密的冲动几乎是无法克制的本能,就和吃饭喝水一样。

    所以即使站在这庙门前面,能够明显的感觉到里面的危险,宋遥还是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

    他倒要看看,这所谓的“河神”到底是那一路的神仙!

    进了庙门之后,周围的光线变得更加的暗淡,几乎没有任何的光线,而从庙门里面往外面看,依旧一片漆黑。

    似乎,庙门里面,和庙门外面,是两个世界一般,一扇简单的庙门,竟将光芒完全隔绝在了外面。

    宋遥扬了扬手,一道白光从指尖亮起,周围的一切这才隐约能够看得见。

    庙堂非常的简单,看起来就和普通的小寺庙没有什么区别。

    在庙堂的正中间,放置着一个大约两人来高石像,那石像尖面獠牙的,看起来就和一般的凶神没有太大的区别。

    身子也和一般的凶神的身子一样,但是宋遥不管怎么看,都觉得这个石像不管是样子还是身子都透着一股子诡异的感觉。

    总是觉得,它不像是照着一个人的样子来塑造的,反而,反而是,更像,一条不长,但是很粗的蛇。

    如果是蛇的话,刚好也符合为什么要叫“河神”而不是山神的问题,同样,蛇性偏阴冷,但凡是成精了的蛇,也异常的诡异。

    宋遥突然想起了小岛上的那一只巨蟒,如果不是因为他捣乱,那条巨蟒说不定渡劫成功,从此走上化龙的康庄大道。

    甚至,如果不是他利用巨蟒害死了司空白,最后导致它被鬼影所杀,慢慢的养伤,过了千百年,也许还能从头再来。

    但是天地间没有那么多的也许,修炼艰难,天地人劫,一步一行,走的都是万丈深渊的独木桥。

    兽类妖物,比之于人,路更难走。

    宋遥忽然有点动了恻隐之心,或许,这“河神”只是想借一块安静点的土地,安安心心的修炼,它没有招惹谁,也不愿意被谁招惹。

    那一刻,宋遥甚至想转身便走,自此与这位“河神”井水不犯河水,但是下一刻,从石像上那一双狰狞的巨眼上射出来的刺目红光打破了宋遥所有的幻想。

    既成妖,说不上都是恶,但十有八九,何况这红光中的杀意,阴冷,绝非善类会散发出来的。

    既然那妖物已经露出了獠牙,宋遥也不妨碍和它斗上一斗,正好,宋遥从开启了灵力以来,除了和鬼影那一场算不上战斗的战斗之外,还没有正儿八经的打一场。

    所谓实践出真知,总归还是要在战斗中,去体会如何战斗,去成长。

    要想颠覆天蛊门,总不能一路都靠下毒吧,那天蛊门的人得蠢到什么地步,才会被他药死满门上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