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鸿运滔天 第185章 双骄争锋

时间:2018-04-28作者:樟树佬

    “哈哈!揍他,对!就是这样,狠狠的揍他!”

    周鸿运果然没有让二女失望,他依然是那般强大,司徒承武虽然修为高出他一个大境界,但在周鸿运面前不过只是个沙包而已,拳脚如雨,打得司徒承武叫苦连天。

    围观席上,幽若兴奋连连,并且还在手舞足蹈般的大叫着,头顶那支宝贝冲天辫也在猛烈的摇晃着,她知道,这些日子以来,周鸿运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

    “只要你安好,一切便都好!”凤舞则手抚着胸口,轻呼了口气,然后在那默默的祝福着。

    科举武试依然在继续,赢者对赢者、输者对输者,经过他人一轮轮的比斗之后,最终确定了,将由周鸿运对司徒承文,这两位人杰来争夺此次的武斗第一。

    两位天之骄子的交锋,全场都屏气静待、翘首以盼,他们二人都是那么优秀、那么高傲,一位是身份尊崇、修为不知道有多深厚的小文王?另一位则是来历神秘,却文才惊世,虽为筑基期却毫不见其底线的周鸿运。

    大家知道,这必将是一场真正的龙争虎斗!

    司徒承文已经先行站在武斗台上等候了,他依然是那番高傲儒雅之态,而周鸿运也没让大家久等,不多时便现身,一步一步的踏上了武斗台。

    “啪~~~!”

    一只储物袋被周鸿运随手掷在武斗台上,一直很平静的司徒承文见状之后,他的眼皮却不由得稍稍颤动了下,没想到在大庭广众之下,周鸿运居然将这个东西给丢了出来?莫非他想要在这里来败坏自己的名声?

    “你这是何意?”

    司徒承文再也保持不了那种平静之态,终于开口了,他的眼中闪过了一道冰冷的杀意。

    “什么意思难道你还不明白吗?”周鸿运反问道。

    “呵呵,你既然知道我要杀你,在武斗秘境里能脱身而出,你就应该自觉的离开此地,免得小命不保,今日上台挑事,莫不是你以为我真的会很在乎名声,从而不敢对你下杀手?”

    司徒承文的眼睛已然全开,满目杀气的盯着周鸿运,嘴里也缓缓的在说道。

    “挑事?我将储物袋扔出了的意思就是告诉你,杀人者人恒杀之!今日对你,我不会再留手了!”周鸿运也是杀气满身,嘴里强硬的回道。

    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般?司徒承文抑制不住的狂笑起来,一手指着周鸿运,“哈哈!你还想杀我?就凭你这个筑基期?莫要来笑死我了!”

    “行或不行?凭的是本事,而非口舌!”周鸿运淡淡的回道。

    “说的好!那你就给我去死吧!”

    司徒承文疯狂般的大吼了句,随后便见他浑身气息猛然大涨,他居然是……元婴期?

    此次武斗大会所有参赛者里都没有一个元婴期的存在,而他却达到了这般境界,他的对手周鸿运却只是个筑基期。

    “那个文道圣子要完了!”

    这是几乎所有人的想法,能逆伐一大境界的人物在这个世上并不是没有,只不过非常稀少,但是逆伐两大境界的?却从来都没听说过?除非是传说中的妖孽。

    “糟了!司徒承文居然是元婴期,鸿运哥哥危险了。”外围的观战席上,幽若惊得站起身来慌声喊道。

    “列祖列宗们,还请你们保佑鸿运哥哥,我不求他赢,只要没事就好,若能如此,便是用我的命去换都行!”……

    凤舞闻言后,惊得浑身**、脸色苍白,她虽然接触修行不久,但元婴期为何等境界她是知道的,可是就算她知道又能如何?周鸿运已经上场了,她根本就无能为力去阻挡将要发生的一切,只能双手抱拳,闭上双眼祈祷着。

    她怕!她害怕睁开眼后会看到周鸿运发生出什么不测?

    “唉!别害怕,或许鸿运哥哥还有更强的底牌呢?”

    幽若也不知道是在安慰凤舞还是在安慰自己,她紧紧的搂着凤舞,两人依偎在一起,都在为周鸿运的安危祈祷着。

    疯狂的吼叫一声后,司徒承文终于在人前露出了他隐藏已久的底牌,他的修为是元婴期,凶猛的气势骤然爆发出来,随后卷起一道猛烈的狂风,吹得台下之人都快要站不住脚了。

    好强啊!这股气势绝对不是一般的元婴期,好似快要达到了元婴期顶峰的感觉?

    谁能想到,这个常常流连青楼和文人墨客之间的小文王,修为会如此强大?为何他与文王都是如此神秘?明明身怀绝世修为却偏偏不露半点声色,难道他们就这么喜欢一鸣惊人么?

    “周鸿运,你如今在台上连站都要站不稳了,区区筑基期而已,又能拿什么来与我斗?我乃天之骄子,贵胄之后,武斗第一的位置岂容你这等泥腿子来觊觎?”

    不知是否受前日杀戮之文的影响?还是其他?司徒承文的状态明显有些不对?他的眼中有着丝丝红光,而他今日却非常癫狂似得?

    狂叫一阵后,好似想到了什么?司徒承文话音一转道:“我乃皇室嫡系,以后或许都能继承大宛天朝的大宝、称皇做祖,周鸿运!我惜你是个人才,便给你两个选择,一:你跪下向我效忠,我不止饶你性命,更会将你当做臂膀,日后荣华富贵与你同享,二:便是死!给你一炷香时间考虑,我想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何去何从?”

    周鸿运虽然给人的感觉好似修为非常深厚,但他毕竟还只是筑基期,虽然他能与金丹期相抗,但是真正对上元婴期后却明显力有未逮。

    双手交叉于身前做出顶状,身形一退再退,明显无法抗拒司徒承文的威压,周鸿运被那股滔天的气势给逼的都快要退到武斗台的边缘了。

    不过,虽然周鸿运的身形在退,可是他的脸上却没有现出任何惊慌之色,从上台到现在一直都是那么平静,好似司徒承文的修为暴露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所有人的心都随着周鸿运身形的移动而移动着,他们都以为周鸿运遇上司徒承文如此不可抵御的强敌之后,应该服软或是跳下武斗台认输,因为他们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可是,就在周鸿运马上要掉下去的最后一步之处,他猛然发力终于定住了后退的身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