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万鬼吞噬系统 第三百九十三章 要一撮撮拔

时间:2018-09-21作者:木汤

    空中血刀会众多修士被余波震倒飞而去,囚笼中的三大家族更是苦不堪言。

    不少人被强大冲击力击飞撞在灵磁笼壁上,立刻鼻青脸肿。

    距离最近的胡灵儿也不得不支撑起护体罡气才勉强抵挡住。

    所有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有血猿王一人瞪着一双同仁眼看着一名横空出世的年轻人将李天阳瞬间救出巨坑。

    当余波渐渐散去,不久前还是破旧平房错落林立的贫民窟已经化为一片焦土之地。

    空旷的焦土上,李道冲搀扶着李天阳落在数十米开外一处残亘之上。

    “李,李道冲。”牢笼之中有人结巴道。

    其他人则表情惊疑的看着李道冲,虽说是夜晚,但没有一片云彩的夜幕之中,一轮巨大的半圆月挂在上面,寒淡的月光照射在大地上,一切都看的清晰分明。

    白痴都能看出李道冲跟之前不一样了。

    “不,不可能。”紧接着又有人发声。

    这一声道出了三大家族所有人的心声,他们都感应到李道冲身上的气息出现了质的变化。

    金丹期。

    可是这怎么可能?

    碧辉酒店时的李道冲虽说已经强得离谱,但那时的他分明只是筑基后期。

    这才十天过去,就凝结金丹了?

    不要说联邦,只怕三大修真帝国之中也凤毛麟角吧,有没有还另说。

    可事实摆在面前,由不得他们不信。

    血刀会的人同样露出几分惊诧之色,只不过他们惊的不是李道冲跃升的修为,而是抵挡住血猿王的必杀技。

    胡灵儿美眸闪烁不定,那张绝色容颜上浮现出几分错愕,她此时所在位置只能看见李道冲的侧面。

    这个陌生年轻人让她感到畏惧,发自内心的畏惧。

    三十多年来,胡灵儿第二次出现这样的感觉,上一次并不久远,就在三年前联邦中央星域,见到那个人时产生。

    不过两次稍微有些不同,与那人面对面时,胡灵儿感到的是一种无法阻挡的威势。

    而眼前这个年轻人让她感觉到的却是一种难以捉摸的未知感。

    前者霸道凛冽,后者虽柔和,但却让你心底发寒。

    “如果本王没猜错,你就是杀了我血刀会四名骨干成员的李道冲喽?”血猿王心中虽然震惊这个年轻人竟能挡下自己的血月轮斩,但在探视对方修为之后,便也释然。

    金丹初期而已,再强也不会是自己的对手,刚刚那刀芒多半是有什么特殊加持,或法宝达到上品通玄灵宝级别,又或是携带着十级以上的能量灵符。

    否则金丹初期修士怎会发出威力如此巨大的攻击。

    “爸,你没事吧?”李道冲无视血猿王的问话,搀扶着李天阳问道。

    “哈哈,当然没事,老子我还能再打三百回合,咳咳……”李天阳放声大笑豪迈说道,只是说道后面剧烈咳嗽起来,所受内伤着实不轻。

    一股纯净灵气输入李天阳体内,顿时让他舒服不少,咳嗽也止住。

    “爸,你先站远点,看我怎么将那毛猴子身上杂毛一根根拔下来。”李道冲稳住李天阳的伤势后平静道。

    “好,记得别一根根拔,要一撮撮的拔,那样才过瘾。”李天阳应声道。

    父子二人完全无视其他人,几句对话也无半分掩饰。

    最后一句听在其他人耳中颇有几分滑稽。

    这父子俩莫不是脑子坏掉了,当血猿王是什么?真的毛猴子吗?那可是金丹巅峰修士,还是妖族。

    即使血猿王还只是刚刚踏入金丹巅峰的修士,实力也已经达到骇人地步。

    在整个联邦也属于中游位置了,再往上就是元婴大修士,那便是真正的仙人灵域。

    “血刀会的上仙,冤有头债有主,真凶到场,是不是可以将小的们放了啊。”一名古家修为较弱的供奉哭丧着脸对悬浮在牢笼跟前的血刀会执法堂堂主战狮查得烈说道。

    一头蓬松金发的查得烈连看都没看那名修士,手一伸,如钢般黑色指甲直接将那名修士脑门穿透。

    囚笼之中的其他修士,个个面露惊恐之色,这帮妖族完全不按常理出牌,说下杀手就下杀手。

    “你们血刀会如此霸道真以为联邦不会追究你们?”有人看不过去厉声道。

    噌,一把长剑射入牢笼之中,噗呲,那名发话的修士心脏被洞穿,瞪着一双眼不甘倒下。

    “王叔叔。”奥森大吼双目发红,冲上去将那名修士抱住。

    王叔是奥家供奉,年轻时候就待在奥家,专门教导奥家未成年子弟,看着奥森长大,由于奥森很对王叔胃口,经常开小灶,交给奥森许多战斗技巧。

    奥森能有今日成就,这位王叔功不可没,在家族中,奥森除了几位血亲之外,最喜欢的就是王叔。

    此刻王叔只因说了一句话就被杀掉,奥森的怒火不可抑制的喷发出来。

    奥森刚要发作,后腰被人一点,奥家老祖奥富海看出奥森情绪失控,瞬间出手将其控制住。

    以奥森的性子绝对会破口大骂,以血刀会的作风,下一刻便会将他给击杀。

    奥森定在原地双目布满血丝,只恨自己实力不够。

    “再有人胡乱吠,就把你们都杀了。”一名血刀会修士怒斥道。

    牢笼之中,一众蓝湾星修士再无人敢吱声人人自危,就连三大家族的金丹老祖也沉默不语。

    “杂碎你这是什么眼神?”那名血刀会修士话落看见奥森瞪着自己怒骂道。

    说着手中长剑就要祭出。

    奥家老祖奥富海急声道,“上仙息怒……”

    只是话未说全,那名血刀会修士已经出手,长剑如电般射向奥森。

    唆!

    就在这时,一道苍墨光华一闪而来,将那飞射而出的长剑击得粉碎,嗞的一声,苍墨刀由下而上,从那名血刀会修士的下巴刺入,天灵盖穿出。

    半秒之前还威势逼人的血刀会修士,此刻瞪着一双眼睛不可置信看着下方。

    蓬,脑袋炸裂,一具无头尸从空中掉落。

    苍墨刀是李道冲的,但却没人看见他是什么时候出手的。

    就连血猿王也没看清楚,敢当着他面杀血刀会的核心成员,赤-裸-裸挑衅,不,是对血刀会的羞辱。

    “找死。”血猿王震怒,手中天妖血刀嗡的一声,化作一道血光射向李道冲。

    先前俯视下方只摆出看好戏的一众血刀会修士当看见那名执法堂副堂主被秒了之后。

    一个个脸上神情明显变得不一样,目光里警惕之色大起,生怕自己也着了道。

    甚至有人悄悄飞开,拉开距离。

    战狮查得烈眉头一皱,“你们怕什么?谁后退一步,死,血刀会不要懦夫。”

    噌!

    查得烈的话音刚落,一道刀芒闪过,就在他身边不足十米空中,一名血刀会修士被劈成两半,血雨从空中洒下,分成两半的尸体坠向地面。

    李道冲出现在距离查得烈十米之外的虚空之中。

    下方血猿王一刀劈出,哪里还有李道冲的身影,除了空气还是空气。

    查得烈刚说完狠话,李道冲就出现在他面前,脑后一颗豆大汗珠滴落而下。

    李道冲却是看都没看查得烈一眼,再次消失。

    虚空中闪过几道苍墨光华,数名血刀会修士连反应都来不及就被斩杀。

    剩下的血刀会修士再也把持不住,四散而逃。

    李道冲再次出现时,距离查得烈不过五米之距,淡淡道,“他们逃了,都是懦夫,你可以去杀他们了。”

    这话差点没让查得烈气出一口老血。

    “哦,对了,追杀之前,将牢笼打开,给你十秒时间,否则,死。”李道冲丢下一句话,反身就是一刀。

    血猿王一击扑空,愣了下才反应过来,抬头一看,李道冲已经将打开杀戒。

    血猿王七窍生烟,怒火滔天,血刀会何时被人这般戏弄过,脚下猛踏射向空中。

    当!

    苍墨与血刀对拼在一起,发出刺耳响声。

    声波响彻夜空,数十公里之外都能清晰听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