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万维 苍茫山---故园眇何处,归思方悠哉 第六十四章:言语交锋

时间:2019-05-15作者:皇尘

    本站:m..“既如此,李大叔你有什么想问的便问吧。”皇宇辰眼睛微眯,看着李辉,道:“不过我回答一个,大叔你也要回答一个。”

    “呦,你小子和我讲起条件来了?”李辉嘿嘿一笑,道:“你就不怕我什么都不听了,直接将你拉下去砍了吗?”

    “若是换了别人,的确是有这可能。不过李大叔你,却没这可能了。”皇宇辰也嘿嘿一笑,眼神始终未离开李辉面部。

    李辉闻言,却是轻轻点了点头,道:“你小子心思倒是细腻,看来我是诓不住你了。”旋即笑道:“不过若是你问的涉及了帝国机密,我肯定是不会说的。”

    “那是自然。”皇宇辰微笑不改,道:“不过李大叔若是把所有事都弄清楚了,我们二人又当如何?”

    李辉没有说话,收敛笑容,静静的看着皇宇辰。皇宇辰也面带微笑,静静的看着李辉。

    两人互相对视,都没再说话。

    良久,李辉先打破宁静,低声问道:“马小哥,你想怎么样?”

    “现在不是我想怎样。”皇宇辰也低声回道:“我身在李大叔营中,能怎样,无非想活命罢了。”

    “你虽与我认识,但身份不明,这小子。”李辉说着,指了指李忠,道:“他却分明就是清枫寨的人,我是帝国将军,不查清你们两个过往,如何让你们活命。”

    “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能有什么过往?”皇宇辰瞥了一眼李忠,李忠此刻正竖着耳朵听两人说话,看样子有些着急,但又不敢插嘴。

    “法令就是法令,盗匪就是盗匪。这个变不了的。”李辉摇摇头,道。

    “他就是个孤儿,被盗匪捡去养大的,这也是错?”皇宇辰眉头一皱,心中不悦。

    “是不是错,不是我说了算的。”李辉无奈道:“盗匪身份一旦确定,几乎无可转还。”

    “那你就想个转还的办法,你看看他。”皇宇辰说着,一把将身后探头出来的李忠拉道近前,李忠个头不是很高,来到近前,也只到李辉肩膀。他被皇宇辰一把拉过,此刻正怯生生的看着李辉。

    山寨里一直对李忠的教育,他们这样的山寨盗匪,见到官兵就是死路一条。李忠看到李辉,就有一种没来由的恐惧。之前在外面,被军士绑的时候,还没有这恐惧。但从见到李辉开始,自己心里就一直在打鼓。

    “就这么个半大孩子,手无缚鸡之力,他能做过什么恶?你倒是与我说说,把这种孩子杀了,尊的是哪门子法令。我看你们帝国的法令,就是狗屁!”皇宇辰情绪略微有些激动,声音稍微大了些,但还是压制着,不让外面两个兵士听见。

    自己正与李辉讨价还价,若被他属下听见,后面怕是更难做。

    李辉上下仔细的打量李忠,李忠穿着皇宇辰的猎狐背心,此刻已破烂不堪,身上已满是灰尘,脸上还略带稚嫩,一双大眼正怯生生的看着自己,身体还微微有些发抖,不由叹了口气,轻声道:“你说的确在理,但我身为帝国将军,不能不尊法令。”

    “你属下绑我们的时候,我未曾反抗,想着你们是帝国军人,不会不分青红皂白,把事情说清楚了,最少能让我二人活命。现在看来,你们行经,竟还不如一般盗匪,真是让人失望透顶。”皇宇辰说着,暗暗调用斗气,若李辉真的无法让两人安身离去,他立刻就会暴起,无论如何,也要将李忠送出去。

    见到军人,皇宇辰心中自然的亲近,本想给李忠找一个好的前路,却不想竟是羊入虎口,授人以柄。原本心中所想,这帮军士进入苍茫山腹地,定是所图极大,也肯定与盗匪山寨被屠有关,自己两人死活,并非太过重要,所以才安然进入进入营寨,不想李辉字字句句,竟都要将两人逼入绝境。

    “马小哥先别激动。”李辉见皇宇辰有些激动,语气放低,轻声道:“我说了我不能不尊法令,但也没说一定要杀你二人。”皇宇辰闻言,没有说话,仍在暗暗调动斗气,断龙拳已然蓄势待发,若李辉有异动,他便会立刻暴起,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若你说的消息真实可靠,我可上奏长官,给你们平民身份,进到帝国去。马小哥,你与我说了这么多,无非也是想保这孩子平安罢了。”李辉声音很低,这音量,也只有他们三人听的清楚。

    皇宇辰听了李辉所言,心绪飞传,眉头微蹙,道:“你不是说话诓我,为知晓全部消息吧。”

    “小哥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李辉撇撇嘴,皱着眉头,道:“若是小哥此刻见到的不是我,而是别的将军,你又当如何?别人也会与你这般讨价还价吗?”

    “若遇了别人,怕是早就答应我的要求了。”皇宇辰低声反驳:“你们如此劳师动众,进到这苍茫山腹地来,定与这山寨被屠之事有关,于你们要做的事相比,两个普通小子的死活,真有那么重要?你之前也与我说了这么多,无非就是想告诉我,盗匪身份极难抹去,事情没那么容易。也无非是想让我尽可能的将所知之事告知与你罢了。”

    皇宇辰心思细腻,当李辉说出可以上奏长官,给他们平民身份的一刻起,他心中便知道,这老狐狸从一开始就在演戏,为的就是套出自己的话来。至于他们两人的死活,无非就是李辉一句话的事罢了。

    李辉闻言,哑然失笑,自己计策已被皇宇辰看穿,再装下去,也没有必要了。不过皇宇辰思绪清晰,自己一两句话便被他抓住破绽,却还是让他有些刮目相看。

    “马小哥,你到底是何人。看你身手气质,怎么都不像一个边境之民,到像是门阀世家的公子。”李辉先是冲皇宇辰微微一笑,开口却岔开了话题。

    “我是谁并不重要。”皇宇辰全身斗气仍在暗暗运转,他虽已看破李辉想法,但自己与李忠是否能安然离去,现在还未可知。

    “好吧。”李辉见皇宇辰并不接自己的茬,无奈的耸耸肩,道:“若早知你能看穿,倒是不如开门见山的好。”

    皇宇辰哼了一声,拍拍李忠肩膀,示意他回去坐下。李忠看了一眼李辉,方才两人之间所有谈话他都听得真切,现在才知道,见到军士,皇宇辰并不反抗,原来在心中早已定好计划,如此犯险,却是为了自己。

    李忠走回皇宇辰旁边的座位,心中却是一片暖意。无论如何,皇宇辰能为自己犯险,却是已将他当成自己人了。

    “你所说不错,此次进山,确有帝国命令,不过这命令如何,我是不能与你说的。”李辉嘿嘿一笑,对皇宇辰轻声道:“不过你二人生死,的确不是至关重要之事。”

    “老狐狸。”皇宇辰骂了李辉一句,心中戒备略微放下,李辉能开门见山,想必自己两人安危,应是有所保障。

    “嘿嘿。”李辉讪讪一笑,权当没听到皇宇辰的话,继续道:“若马小哥将我心中疑惑解开,我定会将你二人安全送到镇里去。”

    “送不送回去倒无所谓,你只需给我二人进入帝国的凭证即可。”皇宇辰心绪恢复平静,斗气运转也暗暗放缓,但仍在蓄势待发的边缘。

    “好说,好说。”李辉哈哈一笑,应承下来。

    “但不知这进入凭证长什么样子,我还真没见过呢。”皇宇辰也对李辉咧嘴一笑。

    “这就更好说了。”李辉回了一句,冲门口道:“来人。”

    话音刚落,只听木门“吱呀”一声,两个守在外面的军士一步跨入,单膝跪地,齐声道:“属下在。”

    “你们两个去取两块入城的令牌来。”李辉嗓音厚重,大声令道。

    “尊令!”两名军士齐喊一声,顺势起身,向外退去,临走之前还不忘瞥了皇宇辰一眼,见皇宇辰此刻竟与将军平座,心中略感意外,但却并未开口询问。

    皇宇辰见两名军士退下,看看李忠,又端起桌上的水碗,“咕咚”几声,将剩余的水尽数喝掉,然后将水碗递给李忠,道:“你去在乘些水来,自己也喝一些。”

    李忠接过水碗,先是一愣,看看皇宇辰。皇宇辰面带微笑,轻轻点头,这才起身,向后面放置水壶的桌子走去。

    皇宇辰见李忠离去,猛的回头,一把抓住李辉手臂,全身斗气汹涌而出,直冲李辉经脉而来。斗气汹涌灌入李辉经脉,肆意充斥。

    李辉让皇宇辰这一下弄的有些措手不及,立刻调用斗气阻挡,却发现皇宇辰修为,竟与自己不相上下,还隐隐盖过自己一分。调用斗气抵御,只能勘勘防守,竟不能将皇宇辰斗气逼退丝毫,不由心中大骇。

    皇宇辰忽然变脸,面露狰狞,瞪着李辉,轻声道:“若你再设计陷害于我,我定杀你!”言罢,皇宇辰迅速将斗气从李辉经脉中撤出,平复身心,面色恢复,又是一脸的云淡风轻。

    李辉却是心中骇然,之前已知道皇宇辰修为不浅,但自己已有修士高级修为,对付个少年,应是手到擒来之事,却不想皇宇辰的修为竟还在自己之上,方才若皇宇辰径直使用斗气充斥自己经脉,不出片刻,自己定会经脉断裂,一身修为,怕是也保不住了。

    皇宇辰自见到李辉的一刻起,对当初李辉为何对自己说帝国法令,以及给自己引路之事便已明了。此人颇有城府,笑里藏刀,此刻忽然爆发,对其形成震慑,实数防患未然。

    [搜索本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