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万维 苍茫山---故园眇何处,归思方悠哉 第二十章:苍空商会【求收藏】

时间:2019-05-15作者:皇尘

    赵斌趴在皇宇辰前面不远,身下死死按着西及寨的人,也透过草丛,看到了前面一行人。

    这一行人数不少,约有十六七人,四周护卫着马车,谨慎前行。赵斌见此情景,忙回头去看皇宇辰,只见皇宇辰此刻眼中精芒四射,眉头紧皱,整个人正在爆发的边缘。忙低声道:“马小哥不要冲动,这些不是苍茫山里的人。”

    皇宇辰心情激动,他才不管眼前是什么人,总归不是盗匪,既然他们能从外面进来,自然也有办法出去,自己不如此刻爆发,抓个人来问清楚,也省了很多麻烦。听见赵斌低声与自己说话,便轻声回道:“我自然能看出来,这倒是个好机会。”

    “马小哥。”赵斌见皇宇辰这样,手下用力,将西及寨的人打晕,放在原地,自己匍匐来到皇宇辰附近,有些焦急,道:“这些人与盗匪可不同,若是得罪了他们,别说出苍茫山,就是活命都难了。”皇宇辰一听,微微一愣,道:“你知道他们是什么人?”

    “自然知道。”赵斌赶紧道:“你看他们马车上插的棋子。”说着,悄悄指向一行人带着的马车,只见马车左右,均插着五彩大旗,林中无风,此刻大旗整个蜷着,看不清上面字迹。马车满载,马匹毛色很纯,一看便知不是普通牲畜。

    “看不清楚,不过拉车的,却是好马。”皇宇辰看了看,低声道。

    “这是湛蓝帝国,苍空商会的车队。”赵斌道:“之前在易市,见过他们的马车。”赵斌不再看车队,而是看着皇宇辰道:“并不是每次易市都能见到,此次进来,怕是有事要发生。”

    “一个商会罢了。”皇宇辰嗤之以鼻,按他的想法,区区一个商会,能有什么势力,左右不过有些关系,能得到帝国的首肯,进入苍茫山做做生意罢了,这些人身上定有凭证,若能将凭证抢来,自己便能轻易出苍茫山去了。

    “马小哥,看来你对这些事了解的不太清楚。”赵斌轻声解释道:“这可不是一般的商会,苍空商会是湛蓝帝国第一大商会,为皇家服务,旗下高手如云,你仔细看。”说着赵斌指向一行人最前方几名领路者,道:“这些人,修为怕都不在你之下,可能还比你高出许多。你若贸然动手,非但不能达到目的,自己可能也折进去了。”

    皇宇辰不为所动,心中暗暗定下计划,这群人虽人数众多,自己若全力出手,用最快速度掳一人,还是有可能的。

    “马小哥。”赵斌见皇宇辰不为所动,更加焦急,语气有些急促,道:“若是马小哥在这动手,将会引动所有山寨倾尽全力清缴,到时候这山里道路不通,你要怎么出去?”

    赵斌说这些话时,皇宇辰已暗中凝聚斗气,全身紧绷,做好一击必中的准备了。但听赵斌这样说,眉头紧皱,没有说话,只是看向赵斌,一脸疑问。

    “牵一发动全身,苍空商会与苍茫山大多高等山寨都有往来,传说与苍茫城城主还有交情。马小哥你想想,若是普通商会,怎么敢进苍茫山做生意,不是找死吗?”赵斌看出皇宇辰蓄势待发,赶忙解释。

    “师父。”这时李忠在身后低声道:“苍空商会的人不能动,真的不能动。”皇宇辰回头看看李忠,有看看车队,此刻整个车队已快通过眼前,皇宇辰细细数了,整个车队共有马车四辆,其中三辆满载货物,另外一辆却是坐人的,只是马车上遮挡很严,看不到里面做的是什么人。所有人均步伐稳定,没有闲语,闷声赶路,看似松散,却未发现明显破绽。

    显然,这群人,没一个是庸手。

    “机会就在眼前,放弃太可惜了。”皇宇辰这么说,但的确没找到明显破绽,只是机会在眼前流走,不免有些遗憾。

    “小哥你别急。”赵斌闻言,便知皇宇辰放弃偷袭车队的想法,暗松口气,道:“易市便有苍空商会的拍卖行,若想打探消息,到了易市也有机会。”说着,又看看车队,此刻整个车队已渐行渐远,快要消失在丛林中了,又道:“这车队一看就是押送了重要物品,没那么好偷袭的。既然敢在山中行走,自有底牌。”

    “拍卖行……”皇宇辰心中默念,之前李忠偷令牌,也是为了去这

    拍卖行。转头看看李忠,李忠正对自己偷偷咧嘴,他要去拍卖行的事,不想让赵斌知道。

    “这易市拍卖行,到底有什么玄机。”皇宇辰皱着眉头,心中暗想,此刻车队已经消失,几人也不再趴着,纷纷站起,皇宇辰看着车队消失的地方,微微叹气。

    “等到了易市,交完月供,我便带你去拍卖行,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消息。”赵斌见皇宇辰样子,张口道:“不过动苍空商会的人,小哥还是别想了,这商会势力庞大,不是我们轻易就能撼动的。”

    “师父……”李忠在一旁也道:“这苍空商会,百林寨也要给他们面子,邪门的很。”

    皇宇辰回头看看李忠,没有说话,既然放弃偷袭,也没什么可说的了。只是见赵斌李忠两人对苍空商会忌讳很深,心中不由有些嘀咕:区区一个商会,倒地能有什么神通,让常年刀口舔血的盗匪如此顾忌。不过竟能如此大张旗鼓进入苍茫山,其背后势力,可见一斑。

    “好了,别再说了,赶路吧。”皇宇辰微微一笑,看看赵斌李忠,将包裹从地上捡起,又指了指被赵斌打昏的西及寨领路人,问道:“这人都让赵大哥打晕了,怎么办。”

    “好办。”赵斌见皇宇辰将此事放下了,哈哈一笑,上前一步,一把将已晕倒的西及寨之人拎起,冲着他小腹就是一拳。只听这人“哇”的一声,吐了出来,赵斌将人扔在地上,此人疼的岣嵝着身子,蜷缩在地上,赵斌这下可是用了些力气。

    “别装死,起来。”过了片刻,赵斌上去踢了那人一脚。那人赶忙从地上爬起,连连鞠躬。皇宇辰从此人脸上,却能看见掩饰不住的痛苦,方才赵斌那一拳,着实将他打的不清。不由心中有些不忍,转过头去,不再看他。

    “继续赶路。”赵斌吩咐,那人赶忙头前带路,皇宇辰几人身后跟着,很快便来到刚才车队经过的地方。皇宇辰低头看去,原本的草地上此刻出现几道很深的车辙,看样拉着的东西,分量不轻。

    几人并未停留,穿过车辙印,向远处走去。越往前走,山路越是崎岖,之前相对平坦的草地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葱葱山林,丘陵丛生,行走起来像是爬山,十分费力。皇宇辰几人皱着眉头,跟着西及寨人身后,李忠已经累得气喘吁吁,西及寨的领路人虽未背着包裹,但却也汗流浃背。

    “娘的,这还要走多久?”赵斌低声骂道,之前一直没有走过找条路,这个引路人与自己说路线的时候,看似是在西及寨的边缘绕圈子,争取避开眼线,却不想这条路这么难走,越走越是心烦。

    “哪个……”引路人回过头,看看赵斌,见赵斌脸色还行,并未怒火中烧,便小心解释道:“首领大人,翻过这片丘陵地带,就出了西及寨的地盘了。”赵斌闻言并未回话,只是摆摆手,示意这人继续带路,李忠有些唉声叹气,但也无可奈何,继续跟着向上行走。

    在崎岖山路上又行进了一个时辰,此时已是日过西山,黄昏时分。一行人行至丘陵边缘,眼前出现一片平坦草地,约有一亩见方。领路人停住脚步,回头对赵斌等人道:“首领大人,已经出了西及寨的地盘了,这里,是百林寨的地盘。”

    赵斌并未说话,看着眼前平地,眉头微皱,并未踏上去。转头看看皇宇辰,皇宇辰此刻也站在当场,没有行动。这突兀出现的平坦草地,怎么看都觉得有些怪异。

    “你,走前面,既已出了西及寨,我们找地方歇息。”赵斌看看领路人,开口道。领路人点了点头,转身便走,赵斌等人跟着他,缓步向草坪上走。领路人踏上草地,回头观望,见赵斌等人已然上了草地,脸上忽然露出诡异微笑,猛的向前跑起来。

    “糟!快退!”皇宇辰见状,顿感不妙,连忙拉着身后李忠猛的向后一跃,左右两人刚踏上草地,只向前走了很短距离。赵斌闻言,也是一惊,连忙回头,却离得远了些。在赵斌即将踏出草地的刹那,异变突起。

    整个草地忽然下降,整体塌陷下去,赵斌只觉脚下一空,人整个就往下摔,皇宇辰手疾眼快,一把拉住赵斌身体。赵斌被皇宇辰一拉,停止下坠,下意识向下一看,只见整个地面完

    全塌陷,看不清下面到底有多深,方才的草坪,此刻放佛一片深渊,深不见底。西及寨领路人此刻却见不得踪影,想必已然坠落下去。

    赵斌单手用力,借着皇宇辰力气,翻身上去,站在深渊边缘,长长出了一口气,怒骂道:“妈的,没想到在这被人摆了一道,差点没了命。”皇宇辰并未起身,扔半蹲在地上,仔细查看面前深渊,这黑洞深不见底,却不知是怎么形成的。

    “这深渊,看来不是人为……赵大哥小心!”皇宇辰正要与赵斌攀谈,却见洞中寒芒一闪,赶忙提醒赵斌,一只手猛然向赵斌抓去,却为时已晚,只见一道银光划过,瞬间射向赵斌。赵斌被皇宇辰拉的一个趔趄,这道银光透体而过,赵斌哎呀一声,倒在地上。

    “首领!”李忠见状,心急如焚,忙从地上爬起,三步并两步,来到赵斌身旁,只见赵斌肩上一个血洞,约有小指粗细,此刻正涓涓流血,疼的赵斌咬牙切齿,却并未伤及性命。

    “还有,快闪!”皇宇辰并未去看赵斌,眼神死死盯着深渊,只见里面又射出数道银光,直直向自己几人射来,赶忙向后一闪,手臂一伸,将李忠也拍的倒在地上。瞬时间,几道银光穿过洞壁砂石,呼啸而过,正擦着皇宇辰皮肤穿过,险之又险。

    “快走!”皇宇辰见状,赶忙起身,一把拽起重伤的赵斌,另一手提起两人包裹,斗气翻涌,瞬间爆发。皇宇辰扛着赵斌,猛的几个翻越,淡黄色斗气弥漫半空,只几个腾挪,便窜出数丈,来到不远处丛林边缘,将赵斌放下,又要起身去找李忠,只见李忠一溜小跑,身后拖着包裹,也已跑到近前了。皇宇辰见状,松了口气,附身查看赵斌伤势。

    一个小指粗细的原型伤口,贯穿了赵斌的肩膀,皇宇辰微微皱眉,从包裹中取出一张猎狐皮,用力撕成布条,将赵斌伤口盖住,疼的赵斌又是一阵呲牙咧嘴,但却并未出声。李忠跑到近前,刚要说话,皇宇辰忙抬手制止,轻声道:“此地不宜再留,首领伤势已简单包扎,我们赶紧走。”说着,扶起赵斌,另一手提起包裹,转身便走,李忠在身后跟随。

    皇宇辰凭着记忆,向山下摸索,此刻天色已晚,又在林中,光线不足,一路走的跌跌撞撞,但速度确实不慢。一直前行了有小半时辰,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皇宇辰寻了一处丘陵角落,将赵斌放下,卸了包裹,坐到一块石头上,长长出了一口气。李忠走过去,询问赵斌伤势,赵斌微微一笑,摆了摆手。

    “娘的。”赵斌低声骂道:“真不想这么个小子,能找到这样的地方算计我们。这一路上竟装孙子,真是心思歹毒。”

    “你也不用骂了。”皇宇辰悄声道:“你杀了人家那么多人,人家只是算计你,好在你福大命大,没要了你性命。”说着,又取出一张猎狐皮,用力撕成布条,上去查看赵斌伤口,此刻伤口已与猎狐皮毛粘在一起,不再流血了,但看着还是不妥。皇宇辰帮赵斌脱掉上衣,放在一旁。

    “嘿嘿。”赵斌看看皇宇辰,嘿嘿一笑,道:“想要我赵斌的命,还差得远呢,嘶……”赵斌正说着,皇宇辰试着动了一下猎狐皮,疼的赵斌又是呲牙咧嘴。皇宇辰摇摇头,对边上李忠道:“把水壶拿出来,这伤口若是不处理,怕是麻烦的很。”李忠赶忙将水囊拿出,递给皇宇辰。皇宇辰接过,左右看了看,眉头微皱,低声问赵斌道:“赵大哥,一会借你大刀一用。”赵斌闻言微微一愣,问道;“用刀做什么?”

    皇宇辰一边用水洗了洗手,一边道:“你这伤口,若是不处理,会很麻烦,此刻咱们无医无药,只有一个办法了。”说着,应清水浸湿包扎赵斌伤口的毛皮,自己小心翼翼的将毛皮摘下,疼的赵斌浑身乱颤,紧咬牙关,未发出一点声响。待得皇宇辰做完这些,赵斌才道:“我知道马小哥意思,但这还是西及寨地盘,要在此地生火,让人见了,怕也是麻烦的很。”

    “这深山老林,我们不生明火,应该不是大问题。”皇宇辰说着,又回头吩咐李忠道:“你去找些干柴,再折些新柴来。”李忠闻言立刻去办,皇宇辰继续用清水清洗赵斌伤口,这伤口看着不大,却紧贴心脉,若是处理不当,赵斌小命怕是完了。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