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万维 第四百四十六章:赴宴

时间:2019-12-03作者:皇尘

    “回小王爷,刘天养自从跟随大军出征,一直安分守己,未有任何出格之事传出,每日安营也只是在他自己的帐篷内休息,没有和任何之前的部下联络。目前来看,没有问题。”丁姜凑近了一步,在皇元武身侧,轻声回道。

    皇元武闻言轻轻点头,而后低声道:“此番前往皇正初处,你觉得,带上他如何?”

    丁姜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略想了一下,才回道:“如果小王爷要带上刘天养,还请务必带一个得力的将领陪同,如此,一旦发生不可预测之事,也有变通的可能。”而后丁姜稍微迟疑了一下,而后又道:“我看刘仪就可以,他跟随小王爷时间不短且忠心耿耿,文韬武略都在上乘,而且有一幅莽夫的面孔,足以迷惑敌人。”

    皇元武闻言,轻轻笑着摇了摇头,道:“怕是我身边有什么将领,他们都有什么本领,相貌如何,这些都逃不出皇正初的眼线,他现在应该已经十分清楚了,迷惑肯定谈不上。但刘仪确实是一个不错的人选,你将他找来,将事情说清楚,在帐外等我。”

    “尊令。”丁姜轻声应是,慢慢退下。

    整个大帐之内,再次只剩下了皇元武一个人,他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头脑之中再次出现父王的音容笑貌,让其一阵心酸。随后皇元武甩了甩头,单手指尖轻轻捏了捏鼻梁,而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端起一旁的茶杯,轻轻的喝了起来。

    对于皇正初的邀请,他已经决定要去了,但却并不着急,因为此刻,肯定有人比他还要着急。而这个人,一定会想办法阻止自己前往。

    皇元武在等的,就是帝都的消息。

    片刻之后,丁姜回报,皇元武的近卫队已经准备完毕,将领刘仪也已经甲胄在身,此刻就再帐外听命,至于飞地的降将刘天养,自然也在其中。

    说起刘天养,不得不多说几句。不管当时他是抱着什么目的带领四万精锐投降的东王府,现在大概也都打了水漂。飞地和东王府之间的屏障被拆除,只留下了东王府一方的城墙,这并不是什么秘密,刘天养也早就知道了。至于之前天清城对东王府的袭击,救住在王府之内的刘天养自然也清楚。不过最后皇元武化解了这次危机,从那次之后,天清城就再也没有了动作。

    现在无论刘天养的投降是真是假,都已经不重要了。他带来的四万精锐已经被打散安排在东王府各个军团之中,其中一部分被柳元和皇阳辉带去了北境和南境,剩下的一部分留守东王府,此刻随军出征的,只有为数不多的飞地降卒,即便刘天养像做什么也无能为力。不过就目前来讲,此人一直表现的都十分合作,也没有任何非分之想的意思。

    皇元武随即下令,命令近卫队和将领刘仪在大殿之外修整,等候命令。之后,皇元武便坐在座位上,闭目养神,一言不发。

    丁姜自然明白皇元武的意思,领命退下。皇元武的百人护卫队就在他的大帐之外就地修整,每个军士都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包括刘仪在内。只是刘天养,好似有些坐立不安。

    时间就这么慢慢的过去,转眼,已是初夜。

    朦胧的夜色笼罩了这片并不茂盛的丛

    林,经过半日紧锣密鼓的动作,东王府军队的防御工事已经出具规模,阵营之中灯火通明,按照皇元武的命令,防御工事要在最快的时间内搭建完毕,众军士也都做好了持久作战的准备。七道关隘已经打通,东王府的补给可以源源不断的供给过来。

    不过,皇元武要等的消息,确还没有来。

    他不由的考虑起来,是不是自己的判断有什么问题,杨勤其实根本就不在乎东王府的死活。但左思右想,还是觉得这根本不可能,除非杨勤真的不想活了。杨勤依靠举族之力才完成了这些事,他绝对不是为了和祈天皇帝玉石俱焚的,此人一定有诸多后续的计划,而且杨勤这个人,恐怕所图不小。

    诸多猜测划过脑海,皇元武最终确定,杨勤绝对不会坐视自己去找皇正初送死,但也不能轻易的接触自己。毕竟,杨勤和东王府是死敌,如果此事处理不当,东王府一旦和北王府达成了某种一致,那杨勤将死无葬身之地。而且,在明面上来看,这个事情并非是不可能的。

    东王府和北王府之间并没有彻骨的仇恨,有的只是利益之争。皇正初的目标是做祈天的皇帝,而他登上皇位之后绝对会对东王府下手,东王府此刻看似处于被动,实则完全可能左右现在的形势。

    这中诡异的平衡,却不知能维持多久。

    杨勤的消息不会来了。皇元武现在确信这一点,他不会贸然的要求皇元武不去赴皇正初的宴,以他和东王府的仇恨,很可能事与愿违。若想和东王府形成一个阵线,杨勤怕是只有一个机会。那就是当皇元武只身赴宴,被北王皇正初威胁,又了性命之忧的时候突然出现,救下皇元武,事情才能有所缓和。

    而想要达成这一切,还需皇元武亲自配合才行。

    想到此处,皇元武的嘴角挂上了一个狡黠的微笑,而后径直起身,将自己的头盔带上,拿起佩刀,大步流星的出了大帐。

    “走!”出了大帐,皇元武低喝一声,随即,立刻有仆从牵来了皇元武的战马。皇元武翻身上马转头看去,他的百人护卫队此刻也同时上马,动作整齐划一,此刻正面无表情的看着皇元武,等待他下一步的命令。

    “此去,若有战,皆死战!”皇元武骑在战马之上,双目之中射出两道精芒,而后他看了队伍之中的刘仪一眼,调转马头,径直出了营寨。

    皇元武的贴身侍卫和百人护卫队随后跟上,这些人没有任何一人说话,也没有回复皇元武方才的话语,但每个人心中都清楚,这次去,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回来。

    大军详细的布放在之前已经布置妥当,由丁姜将军负责总体部署,此刻他站在营寨的塔楼之上,看这皇元武的一行人,慢慢的消失在夜色之中。

    帝都附近有两座城池,分别为:和东城、水南城。两城何帝都成掎角之势,当初在帝都平原上修建这两座城池,目的就是为了当帝都有难,两个城池之内的守军一拥而上,可解帝都之围。但自从两座城池修成以来,百年的光阴,帝都也从未发生任何战乱,直到最近发生的这一次,而就是这一次,两边的城池还未等有任何动作,帝都已经被杨勤占领了。

    不

    得不说,杨勤拥有抓住稍纵即逝机会的能力。当初三王围城,彼此之间也并不信任,谁都没有立刻攻城,在帝都附近和东王府的部队僵持。和东城和水南城的守军一直在关注战场的局势,确没想到杨勤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发难,在他们反映过来之前,已经将帝都占领了。

    后面的事情就十分简单了,三王的混战开始,三王之中,南王势力最弱,南王本人的能力也最弱,最终两座城池分别被西王和北王占据,如此形成了拉锯战。

    后面因为许风的缘故,北王府战力大涨,几乎将南王在帝都面前的部队打散,南王不得已,向西王投诚,两王兵合一处,占据一座城池,继续和北王对峙。

    直到最近,北王依靠强大的军队和武力,一举击败了两王占据的水南城,西王兵败撤离,而南王做了皇正初的俘虏,被按上了反贼的名头。

    北王皇正初占据了水南城之后,更是如日中天,狂妄无比,甚至在水南城中开始建造府邸,并将相对富庶的水南城,当成了他的前沿阵地。现在皇元武要去的,就是水南城。

    百余人的队伍骑在战马之上,再平原上驰骋。水南城并不太远,并未过太长时间,城池的影子已出现在远处。

    到了这里,皇元武下令众人将速度慢了下来,开始缓慢的向前方挺近。

    越是这样的时候,越要谨慎。如果此刻丛一旁杀出一队人马,将皇元武斩杀当场,这事情就成了无头账,无论是皇正初还是杨勤,都不会认的。

    队伍谨慎的向前行进,所有人的精神都紧绷着,生怕会出什么问题,不过好在,直到看到了水南城城头之上的火光,预想之中的敌人也没有出现。

    皇元武轻轻的拉了拉战马的缰绳,将马匹停下,一行人战在水南城城下,空出一箭的距离整齐列阵。不用皇元武吩咐,立刻有一命军士打马上前,冲城墙之上的守军喊道:“东王府皇元武小王爷受北王之邀,前来赴宴,快开城门。”

    军士的声音极大,城头之上立刻就人头攒动,纷纷向下观望,但却没人回声,片刻过后,水南城的城门缓缓被打开,丛里面出来一队骑士,人数应有二百余人,快速的列在城门之前,这队骑士的将领是一名银盔银甲之人,因为天色已晚光线不强,皇元武看不清此人的容貌。

    一旁的军士询问皇元武的意思,看是不是现在就入城,皇元武却轻轻摇头,目光看向城头。此刻城头之上人头攒动,让皇元武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来者何人?”为首的那名将领手握长枪,径直指向皇元武一方,大声问道。

    方才上前叫门的军士此刻已经归队,听闻对面发问,立刻回道:“东王府皇元武小王爷的亲卫队,应北王邀请前来赴宴,还不快点让开!”

    “东王府皇元武小王爷?”那守将听闻这句话,先是一愣,而后仰天哈哈大笑,道:“我听闻皇元武和我们王爷年龄想当,不日之前死了父亲,怎么到现在还自称小王爷?真是笑煞旁人!”

    皇元武身侧之人听闻此人如此说话,目光均是一寒。皇元武的目光也变得冰冷,此刻他看眼前的这个将领,如同看一个死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