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万维 第四百一十三章:“不速”之客【卷终】

时间:2019-11-01作者:皇尘

    此人一袭长袍,整个身影被挡在长袍之中,只留在外面一双眼睛,那目光看着渗人,散着浓浓的寒意。

    “何人!”巡视的兵丁第一时间看到了这个长袍人,随后高喊一声,一个小队立刻将这黑衣人包围,刀剑出鞘,将此人围在中间。

    长袍人默不作声,只是静静的站着,看着东王府的牌匾,上面有龙飞凤舞的三个烫金大字,好似能看出戏来。

    “来者报上名来!”转瞬的功夫,在东王府前集结的军士已有上百人,皇元武下令全军进入战备状态,所有军士都处在精神紧绷的状态之中,现在忽然出现一个神秘人,这个消息很快便传播来开,有更多的军士正在向此处赶。

    长袍人好似没听到这军士的问话,只是这么静静的站着,微微吹动的清风鼓动他的长袍,咧咧轻响。

    “拿下!”一名将领见此人一言不发,立刻下令将此人拿下,随即数名军士提刀上前,伸手就要去抓这人的长袍。

    就在此时,长袍人忽然举起一只手,手中拿着一块令牌,伸向他面前。这令牌通体金黄,上面隐隐刻有字迹。为首的将领不敢怠慢,看到令牌之后,立刻制止军士向前,而自己上前几步,想要看清这令牌的样子。

    还未等这将领看清令牌上的字迹,忽绝全身一轻,整个世界快速旋转起来,而后忽然停下,一个令人惊骇的画面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一具没有头颅的身体,正向外喷洒鲜血,而那身体的样子,像极了自己的身躯。那首领想叫,但却已经来不及了,随后,漫天的黑暗笼罩而来,所有的思想立刻消失。

    长袍人左手微微抖动,左右的军士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自己的将领已是身首异处,而这黑袍人没有任何动作,好像发生的一切,都和他没有关系。

    方才要上来抓这黑袍人的军士最先反应过来,大吼一声,双目通红,提刀便砍,但只感觉全身一凉,和方才一模一样的情形再次出现,一具喷血的身躯轰然倒地,又一人,立死当场。

    此刻,所有的军士都反应过来,这是敌袭。围拢的军士立刻拔刀上前,后方的军士随即吹向紧急号角,通知左右的军士。

    黑袍人,双目一直没有离开东王府的牌匾,面对冲上来的东王府军士,他只是左臂轻挥,几道寒芒快速显现,又快速消失,每一次出现,都带走一条人命。训练有素的东王府军士在这黑袍人面前,根本就不是对手。

    面对强敌,东王府军士没有一人退缩,悍不畏死,纷纷提刀上前,勇猛冲锋,却被这黑袍人无情的收割生命,百余人的小队,竟无一人冲到黑袍人近前,头颅却已系数被削去。

    鲜血,染红了东王府门前的空地,百余具无头的尸首散落一地,都保持着向前冲锋的姿态,远处,是他们的头颅,安静的停在空地之上。

    血液在空地上形成了溪流,却诡异的绕开了黑袍人的位置,流向远处。

    “当”……

    黑袍人将手中的令牌扔

    在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下一刻,此人在原地消失,没了踪影。

    前后,怕只有几个瞬间,等待左右支援的东王府军士赶到的时候,只看到一地无头的尸身,以及一片血海,在血海的正中,出现一块没有被鲜血浸染的地面,那地面上,放着一块金光色的令牌。

    守备将领心中大骇,立刻派人通知所有守卫,有人来袭,而且绝对是超级高手,不然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杀掉上百精锐军士,还没留下任何痕迹。

    随后,这将领上前,将地上扔着的令牌拿在手中,他细细的看去,令牌上的字迹已有些模糊,看不真切,但能确定一点,这令牌绝对是东王府高层所持有,是仅次于东王令的城主令。

    此事事关重大,将领第一时间将令牌抓在手中,下令手下军士清理现场,而自己,火急火燎的进了王府,揣着这令牌,面见皇元武。

    发生这件事情的时候,皇元武正将自己完全沉寂在黑暗之中,思绪飘向了远方,想着一切后面可能发生的事情,便意义做了安排。

    这几乎是他最近以来每天必做的事情,想到后面可能出现的所有事情,并悉数做好预案,以备出现之时被打的措手不及。

    正在皇元武沉思的时候,书房的门忽然被敲响,只听外面道:“小王爷,紧急军情。”

    皇元武立刻精神紧张起来,随即召见来人。进来的将领将门外之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皇元武,不过因其最初并不在现场,只说了王府的损失,随后,他将凶手留下的令牌双手呈上,放在皇元武的书桌之上。

    皇元武眉头紧皱,看着书桌上的令牌,随机道:“所有岗哨均加派人手,三班换两班,枕戈待旦,不得有误。”

    “尊令!”那将领得了皇元武的命令,立刻退了下去,将书房的门关好。

    在书房门关闭的瞬间,皇元武一把将桌上的令牌拿起,放在手心之中仔细查看,心中一阵愕然。

    这……分明就是叶观的令牌!

    这是一块由赤金打造的令牌,上刻三个大字“城主令”。在东王府,只有四城主有这样的令牌,而每一块城主令,在铸造的时候都会刻有专门的记号,这块令牌,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刻了一个小小的记号,好似一团小型气团,这是叶观风斗气的标志。

    皇元武手中拖着这令牌,眉头紧皱,心中骇然。令牌被磨损的十分严重,上面的花纹和字迹已经,十分不清晰。这样的痕迹,应是经过极长的时间,才有可能出现,再看这令牌的纹理,明显不是有人故意做成这样的。

    东王府的门口,发生了恶性.事件,一个神秘的高手出现,用极快的速度斩杀了上百名东王府军士,杀人之后,此人飘然离去,只留下了这块令牌。

    皇元武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叶观可能在天清城出事了,而出事的原因,很可能和东王府有直接关系。

    “难道叶前辈为东王府着想,引起天清城不满,故此才有高

    手前来警告吗?”皇元武坐在书房的椅子上,借着桌上的烛火,仔细的去看手中的令牌,令牌不会错,绝对是叶观的。

    越想,他越为叶观担忧。叶观只身前往天清城,无依无靠,到现在,也没有任何消息传回来。天清城龙潭虎穴,叶观即便修为高深,怕是在天清城也寸步难行。现在,叶观的东王府城主令被送了回来,这可能在预示着某种凶险。

    转念,皇元武想到了此次前来的高手,他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前门的军士悉数斩杀。此人,定是天清城之人,若这种高手有要屠戮东王府的心,怕也不会费太大力气。

    虽说负责门外警戒的大多都是普通军士,没有什么修为在身,但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上百人的头颅削下,还不留痕迹的,皇元武自问绝对无法做到。此刻在东王府中,皇元武的修为已算是顶尖,负责王府警戒的众多修士,应无一人是此人对手。如果此人进入王府,怕是只有忽然到来的许风,能和他一较高下了。

    想到这,皇元武的眉头皱的更紧了。自从知道天清城的事情之后,他就一直为这件事烦心,但也一直无可奈何,在天清城的绝对武力面前,自己做的这些事情,都好似儿戏一般。

    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面对这样的事情,皇元武没有一点办法,能做的他都做了,若是天清城真的派出高手来肃清东王府,他也只能听之任之,只是不知道东王府的九名暗卫,是否有能力挡住天清城的进攻。

    夜,越来越深。

    东王府门前的尸首和血迹,在最快的时间内被清扫,只留下了渗入土地中的一片殷红。

    周边的巡视继续,但每个负责警戒和巡视的军士都精神紧绷。方才发生的事情实在骇人,百名战友,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死于非命。面对这样的敌人,要让他们说心中不担忧惧怕,那是不可能的。

    巡逻队的巡视频率变得更密集了,依照皇元武的命令,所有军士三班换两班,原本在休息的众多军士也投入了巡视之中。这使得东王府附近的防护变得异常森严,若那神秘的高手再次出现,他瞬间面对的,将不是一百名军士,而是几百名。

    东王府附近,山脉之上。

    从山顶看向东王府,能看到点点火光,此地距离东王府有些距离,东王府也不会将防护圈扩大到几里之外。

    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色长袍中的神秘人,安静的站在树枝之上,他的手中拿着一个卷轴,目光深邃,看向远处的东王府。

    他身侧的树枝上,还站着一个人,那人一身火红色长袍,一双眸子,透着精光。

    “你,决定好了吗?”红色长袍之人,轻声的问出了这句话。

    黑袍人默不作声,站在树梢之上,将手中的卷轴打开,借着月光,查看上面的内容。

    那赫然是皇宇辰的画像。

    看了许久,黑袍人将画卷合拢,看向远处的东王府,轻声道:“东王府,不需要存在了。”

    《卷二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