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万维 第三百八十五章:火炬

时间:2019-10-05作者:皇尘

    傍晚,竹安城前,烈火焚烧过后的青烟已经散去,焦糊的气味和血腥气,也略微的淡化了一些。

    敌军营地,整整一日没有一点动静,不知在酝酿什么。

    丁姜将军昏迷了一整天,到现在也没有情形,还在沉睡之中,城头之上,负责守备的两个大队军士,严阵以待,随时准备应对敌军的进攻。

    城外,寇龙负责的左右山脉防御,昨夜并未受到太严重的进攻,敌军只是骚扰,被击退了几次之后,也没再出现。在这个过程中,寇龙按住埋伏在附近的军士,并未让他们出击,负责击退敌军的,是他们能看到的岗哨和简易阵地。

    屠兴平带领的两大队军士早已抵达简易木墙处,利用一日的时间巩固了城防,确保撤退之时不会有问题,同时也做好了准备,若敌军出现在附近,将会受到雷霆之击。

    任子晋在昨夜的战斗中一直没登上城头,这是丁姜的命令,他们两人负责防守,且敌军的推进迅猛装备精良,必然会发生城头争夺战,两位将军同时出现,很有可能会同时受伤或战死,如此调换开,能保证城墙之上一直有人指挥防御。

    任子晋和丁姜两人配合多年,他自然知道丁姜如此安排的用意,只是昨夜战况惨烈,命令却让他原地不动,这让他心急如焚。

    战斗结束之后,他第一时间去看了丁姜,见他面色惨白,身上伤口无数,心中更是压抑。叶观的计策他们几人都清楚,一直用两千人来防御城墙,是为了在后面敌军全面进攻的时候,手中还有余力,而且这样战斗也会给敌军错觉,让他们很容易判断错局势。但话是这么说,却不能抵消任子晋心中的焦躁和愤怒。

    这种感觉不光是他有,包括所有还未登上城头的军士心中多少都会有这样的感觉。他们无法理解丁姜的军令,只让两个大队在城头上血战,哪怕战斗进行到白热化阶段,也没有命令让他们出击。

    昨夜,听着城头之上不断传来的喊杀声,每个人都是心急如焚。这样眼看自己战友在前方血战自己却无动于衷的感觉,让所有人心中都不舒服。这样的感觉压抑了一夜,任子晋只能不断的巡视驻地,尽量安抚所有军士,消除这种情绪带来的负面影响。

    事情都有两面性,众多军士心中有这样的感觉,自然会对士气有些影响,也会让他们心中多少有些疑惑,不过这次随叶观来竹安城的东王府将士都是百战雄兵,心中虽有情绪,却绝对遵从军令。第三批的两个大队登上城墙之后,每个军士胸中都燃着一团火。看着城下焦黑的战场和无数敌军尸体,他们心中更多的是愤死一战。

    任子晋接过丁姜的指挥权,登上城头,检查了所有防御器械,包括丁姜临时安排的简易投石机。在检查了投石机之后,任子晋下令将几台投石机再次加固,尽量让其在战斗中能起到关键作用。

    竹安城的城墙十分宽阔,安放了几台投石机之后,剩下的空间也足够和敌军

    正面厮杀的。

    除却正常的驻防以外,任子晋还特别安排了几队人马保护投石机,他知道,敌军一旦进攻,推城塔是不可避免的接近城墙的,己方简易投石机拥有摧毁敌人攻城器械的能力,会是敌军的第一目标。

    与此同时,他还安排城内的军士再次制造同样规格的投石机,将器械放置在城墙之下,以免敌军进攻猛烈摧毁了投石机,立刻便有补充。

    时间过的很快,将这一切都准备妥当,夜色已然笼罩下来,斑驳的月光覆盖了大地,让一切变的朦胧。

    城墙上没有任何火把燃起,任子晋命令军士将塔楼的烛灯燃起,城墙之上,不要有任何火光。这样,利用夜色的掩护,敌军不能立刻看到城头的防御情况。

    不知为何,今日一天,敌军远处的大型投石机并未投掷火球进攻,可能是意料到了这种进攻对竹安城守军的杀伤有限。

    经过几日的激战竹安城城墙被投石机火球攻击,早已出现细密的裂痕,这裂痕在昨夜的进攻中再次蔓延,已有要皲裂的趋势。

    对于这一点,无论是丁姜还是任子晋,都无可奈何,他们没有足够的力量冲出城去摧毁敌军的远程投石机,只能让军士利用城墙躲避远处袭来的火球。如此猛烈的轰击,若不是竹安城城墙被生铁浇灌过,怕早就坍塌了。

    城墙出现裂痕,若不及时修补,再遭受猛烈进攻之后,很可能会出现裂缝,裂缝越来越大,最终城墙会出现缺口,而缺口一旦出现,敌军必然会针对这缺口发动猛烈的进攻,到那时,才是战斗最关键的时刻。

    对于竹安城的了解,敌军肯定比己方要了解的透彻,无论是城中的物资器械还是城防,都是申屠炎亲自安排督造的,竹安城城墙有多坚固,城中的物资能用多久,他心知肚明。这也是为什么他敢贸然发动进攻,意图将东王府的这波部队全歼的理由。

    入夜,周围的空气也慢慢清冷下来,不像白天那么燥热。

    众多军士或停或靠,在城垛之后,以小队为基础,分散防御,整个城墙之上,守备森严。

    很少有人说话,大家都知道,敌人整整一个白天没有进攻,晚上,一定会发起更猛烈的冲击,今夜的战斗,会很惨烈。

    任子晋在城墙之上来回巡视,查看防御工事,做的十分仔细。他将城墙裂痕比较紧密的地方都记在心中,并安排更多的军士防御,且已经提前告知,若城墙出现裂痕,立刻避开,敌军若对裂缝发起猛烈攻击,他们可以借助左右的掩护,击杀敌军。

    城墙的破损有可能是敌军的机会,但也是己方大量杀伤敌军的机会。战场之上形势瞬息万变,做了再精密的计划,也可能出现纰漏,这对双方,都是一样的。

    城头之上,没有人说话,夜色的清冷笼罩了一切,刺鼻的味道稍稍减退,所有人都不再觉得这气味难以忍受,而是慢慢的习惯了。

    城中,安静异常,

    待命的军士都十分沉默,只有少数几人在轻声交谈,聊些闲话。

    平常时候,东王府的军士打攻城战,都是进攻方,因为祈天帝国一直在扩张,周边小国没有一合之敌,少有能和东王府正面相抗的部队,更别说进攻城池了。这场城池防御战,是许久以来的第一次,虽平时训练经常模拟攻城战斗,但真正参与却并不太多。

    像现在这般惨烈的攻城战,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一场考验,无论是城外的新兵,还是城内的老兵。

    叶观静静的坐在屋内,一日未动,打坐调息,等待即将到来的他的考验。他心中明白,这考验必将到来,整个军中,也只有他,有能力抗下。

    神秘的黑袍人,诡异的手段,牵扯了几十年前的隐秘,这一切,都好似一团迷雾,笼罩在叶观的心头。他隐隐觉得,这全部的事情,好似都和当年自己进入的神秘.洞穴有关,当年的事情发生的太快,他根本就没弄清是怎么回事,便遭遇攻击昏迷不醒。醒来之后,身体已然被那种诡异的能量侵蚀,使自己战力大减,无法在担当东王的护卫,只能退居幕后,做了城主。

    他本以为自己会这样了却残生,即便这次随军出征征讨飞地,也是报了必死的信念,直到接触到了那神秘的黑袍人,体内的神秘力量诡异消失,从那之后,后面再发生的事情,就朝着自己无法掌控的方向发展了。

    飞地,天清城,神秘的黑袍人,城主田舜,乌凤城被布置的阵法,综丘山上的神秘大阵,山脚下的诡异洞穴,这些事,都无法一下理清,无论叶观怎么想,事情都好像陷入了一个漩涡,他越想弄清楚,却发现越弄不清楚。这样的感觉让人抓狂,但却无可奈何。

    看着透过门窗钻进屋内的冷光,叶观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他没有点燃蜡烛,屋内被银白的夜光映照,一切都变得朦胧起来,就好像自己现在的心情,一团迷雾。

    对于正在进行的攻城战,他没有丝毫担心,此次带来的四位将领,都是百战名将,即便现在的情形看似危急,他们也一定有办法解决。他自己要做的,就是等待,等待全军有机会反攻并撤退的时候,那神秘的黑袍人一定会出现,他现在还不明白,那人找自己,到底要做什么。

    丁姜受伤沉睡,叶观也清楚,但他没去看,因为他心中知道,以丁姜的修为,这点伤根本不算什么,稍加调养便能痊愈,关于现在的城战,他也没有再颁布任何命令。按照现在的势头发展下去,不出两日,敌军一定会发现东王府防御的破绽,从而大举进攻,那一直潜藏在城内的八个大队,便有了用武之地。

    同时左右两处伏击一同出击,将敌军包围在竹安城前,大事可成。

    “呼……”

    就在叶观思绪万千的时候,耳畔忽然传来巨大的声响,有什么巨.物从天空划过,随后,一团硕大的火焰出现在天际,将天空点亮。

    敌军的进攻,又开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