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万维 第二百七十七章:生而为军

时间:2019-07-20作者:皇尘

    三日之后,皇宇辰跟随东王府的补给队,从王府出发,前往平金城。

    因车队中有许多辎重大车,此次速度不会太快。皇宇辰此次并未化妆成一名副将,而是穿起了普通军士的铠甲,就这么混入队伍中,向平金城方向进发。

    东王府外,还是一片郁郁葱葱的田地,数名农夫正在劳作,一片欣欣向荣,和之前,好似没有任何改变。

    再一次走在这条路上,行进缓慢,皇宇辰的心情,和上一次想必,要沉重的多,心中却也清明的多。

    此次前往平金城,需要耗费五日左右的时间,期间会路过东宣城,容宝城区域。

    补给队,由一整个大队军士护送,越有一千多人,在东王府官道上缓慢向前行进,好似一条向前爬行的蚯蚓,又好似一群得到命令的兵蚁。

    到东宣城之前,整条路上,还是一片祥和景象,好似并未因为东王府的风雨飘摇而真正改变什么。

    皇宇辰混在军士之中,一路前行,却是一路在想。

    他不知要如何去面对肖一搏,肖一搏若是真的暴走,他要如何做,也并不清楚。

    皇宇辰并不想用大哥给的方法来对付这个王府的前辈,但却又想不到其他更好的方法。

    这一路胡思乱想,傍晚时分,补给队到达了东宣城。

    东宣城的城外,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人声鼎沸。路边叫卖之声滔滔不绝,商贩遍地。

    但皇宇辰这次却没了看热闹的心情,随着大部队,默不作声的进入东宣城中,驻扎在武府之内。

    隔了不长的时间,皇宇辰再次来到东宣城武府,看着那熟悉的大殿和殿前广场,一时有些怅然若失。

    “不知道肖叔叔抓到那些奸细没有。”皇宇辰心中想着,不由看向大殿之内。就是在这武府的大殿,皇元武被人用设置好的阵法隔绝,被人千里传音警告。

    从那之后,皇宇辰感觉自己大哥有些变了,变得谨慎了许多,变得处处小心,如履薄冰。

    但他却没有真正能帮到大哥的能力,只能看着这大殿,暗暗感叹。

    “干什么呢?”正在皇宇辰愣神的功夫,身后一声大喝传来,吓了他一跳,赶忙回过头去,只见一名将军打扮的大汉,正站在自己身后,一脸威严的看着自己。

    见皇宇辰看过来,这大汉眉头一皱,怒声道:“这是你该来的地方吗?回你的驻地去,东宣城武府重地,不得乱闯。”

    皇宇辰闻言先是一愣,随即立刻回过神来,自己现在身穿士兵甲胄,又是一个少年,这将军模样的大汉肯定是以为自己乱闯武府了。

    “是,属下知错,这就回去。”皇宇辰低声道,双手抱拳向这将军大汉行了一礼,转身,顺着广场一旁的小道,回道驻地去了。

    武府内留给补给队的驻地并不算大,但容纳他们这一千多人,也绰绰有余。

    东王府的军队一般以七人为一小队,现在每个小队都有一处自己的帐篷,皇宇辰既然伴做军士,也不可能有什么特殊优待,他脚步不停,撩开自己驻地的帐篷,钻了进去。

    “你小子,去哪里了?”

    皇宇辰刚一进帐篷,一声高亢的声音便立刻在耳边响起,皇宇辰抬头一看,站在面前的是自己的小队长,这汉子生的膀大腰圆,一副孔武有力的样子,此刻正瞪着一双大眼,盯着皇宇辰,看样子有些气恼。

    “没去哪里,想见识一下东宣城的武府,却被守备的将军呵斥回来了。”皇宇辰站在原地,微微低头,他这个小队长一路上对自己颇为照顾,虽然皇宇辰并不需要,但心中对此人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印象。

    “你第一次随军就敢乱跑?”队长闻言眼睛一瞪,道:“守备将军问没问你的名字?”

    “那倒没有。”皇宇辰如实回答。

    “算你走运。”队长横了皇宇辰一眼,道:“如果让将军知道了你的名字,就这随便乱闯一条,就能打你十棍子。”言罢,队长在一旁拿起一个大碗,递给皇宇辰,没好气道:“你回来晚了,放饭时间都过了,这是我给你带回的饭食,赶紧吃了。”

    皇宇辰闻言一怔,看向队长递过来的大碗,下意识拿了回来,抱在怀里,轻声道:“谢过队长。”

    “谢个屁。”队长见皇宇辰有些木讷的样子,上前一步,踢腿在皇宇辰屁股上踹了一脚,道:“赶紧去吃,磨磨唧唧的。”

    猝不及防下,皇宇辰被队长踢了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但他却并未说什么,只是再次谢过这队长,捧着自己的大碗,走到卧榻之前,盘膝坐下,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你看,挨揍了吧。”这时,坐在皇宇辰旁边的一个军士看着皇宇辰,笑道:“早就跟你说过,别触队长的眉头,不然没你好果子吃。”

    “是啊。”皇宇辰口齿不清的回道:“早知道就听大哥你的,不出去乱逛了。”

    这军士闻言,瞥了一眼队长和其他人,见所有人都没再注意这里,这才悄声对皇宇辰道:“一看你就是新兵,哪有一进城就立刻四处闲逛的,怎么也要等到当值的将军将人数清点完毕,入了文书,才能悄悄的出去看看。”

    皇宇辰闻言,赶忙将口中吃一半的饭食咽下,轻声问道:“大哥,你以前常来东宣城吗?”

    “也不算常来。”那军士回道:“不过一年之内轮值,怎么也能过来个两三趟,我在东宣城也认识几个兄弟,每次轮值过来都相互交换一些东西,彼此多相处,多一个朋友,以后战场之上,就多一分保命的机会。”

    这军士的一番话,立刻引起了皇宇辰的兴趣,他之前从未和一个普通军士这么直面的聊过天,不由开口问道:“和东宣城的兄弟之间交换东西?交换什么?他们是东宣城守军?”

    “嗨,也没什么之前的玩意。”说着,这军士煞有其事的在怀中取出一个小包裹,轻轻的打开,皇宇辰定睛一看,却见这包裹中居然是几块普通的鹅卵石,但明显被不止一次的清洗过,石头的表面看起来十分光滑。

    “这不就是普通的石头吗?值得这么老远的带过来交换?”皇宇辰看清包裹里的东西有些不解。

    这军士微微一笑,翻手将包裹包好,再次揣回怀中,轻声道:“你新入伍,不懂也正常。我是容宝城人,这些石头,都是容宝城的鹅卵石。容宝城外的河里,这东西多得是,但在这东宣城,可就没有了。”

    闻言,皇宇辰略微想了一下,大概就清楚这东西是做什么用的了。

    果然,这军士继续道:“我们容宝城,也有很多人在东宣城任职,轻易回不去家,我就利用这轮值的机会,给他们带点城外河中的石头,寄托思乡之苦吧。”

    皇宇辰闻言沉默,他知道东王府的规矩。新入伍的军士,经过三月的新兵期,便会直接派遣到各个岗位之上,一般三年之后才会有省亲的假期。如此长的时间无法回家,有些思乡之情,再所难免。

    “况且,咱们帝国的骚乱,不知什么时候就烧到咱们东王府了。”军士说着,脸上勾起了一丝回忆,轻声道:“若是开战了,我们就更回不去家了,有这一颗石头带在身上,就好像自己就在家中一样。”

    皇宇辰没再答话,随即他看了一眼坐在帐篷中的其他几名军士,他们每个人,入伍时间都不短,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又有多少时间,真正的去陪陪自己的家人呢。

    当夜,皇宇辰这这军士大哥真的混出了驻地,和几名东宣城的守军相会,彼此寒暄。军士大哥将怀中视若珍宝的鹅卵石交给这几人,而每个军士拿过,眼中都闪烁这晶莹的光彩。

    皇宇辰默默的看着,心思却好似被什么触动,自己的眼眶也湿润起来。

    脑海中,浮现出自己父王的音容笑貌,皇宇辰轻轻闭上双眼,任两行清泪划下。

    这一夜,十分平静。

    和几名东宣城守军相聚之后,皇宇辰和这军士大哥一通回来。这军士大哥脸上,明显带着一丝满足的笑容。

    人的情感很是奇妙,这么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便能让人满足。

    而皇宇辰,也真正的,第一次融入到军队之中去,深切的明白了身边这些军士心中所想,心中所念。

    这一夜,皇宇辰没有修炼,而是静静的盘坐在自己的卧榻上,看着当空清冷的月,想了很多。

    次日清晨,补给队再次启程,皇宇辰背上自己的装备,跨上战马,融入到队伍中,好似一个真正的士兵,又好似大海中的一滴水。

    ……

    飞地,乌凤城。

    皇永宁率领大军,进入了乌凤城地区,不过这次,叶观留了一条后路,并未将所有军士带入乌凤城盆地,而是在外面的两座城池中,各驻扎了两万军士,以防申屠炎忽然发难,再出现一次洼城之事。

    柳元见到皇永宁,自然十分开心,几人寒暄过后,坐在乌凤城临时的议事厅内,讨论大军之后的动向。

    之前,柳元已经将乌凤城大阵的所有事宜尽数说给三人,也正如柳元所想一样,叶观也并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左右现在这阵法并没有显现出什么特殊的用途来,叶观也相信,这阵法肯定不是用来残害乌凤城百姓的。因为对于尊者而言,普通的黎民百姓,和蝼蚁的区别,并不太大。

    只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之后,叶观心中的那种不安的感觉却越来越强了,他不知这感觉来源于何处。可能是后面即将到来的丘昌城战斗,也可能是来源于申屠炎背后之人。叶观理不清楚,也只能按部就班。

    “我不管。”柳元看着叶观,一脸的不愿意,道:“我在这乌凤城都快闲出鸟来了,这次咱们大军进入,无论如何也要让我打先锋,叶前辈,你再给我安排什么闲活,我可不干!”

    柳元的一句话大乱了叶观的思绪,他看了一眼皇永宁,二人相视一笑。

    “丘昌城之战,劳烦柳城主和余大哥,你二人各带一万人马,先摸清申屠炎的底细。”皇永宁脸上挂笑,轻声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