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万维 第二百六十五章:屠城之事

时间:2019-07-16作者:皇尘

    每日安静的修炼,皇宇辰摒弃了其他一切繁杂的思绪,一心沉寂在修炼之中。

    他十分明白,皇元武会给自己找一条后路,归根结底,是觉得他没办法完全保护自己。唯有自己的实力增长,才能永远的打消这顾虑。

    但修炼之事却非一日之功,皇宇辰的修炼速度已是极快了,同龄的修炼者,最多也就修炼到修士初级,而皇宇辰却已是修士高级级别,隐隐有要突破武者的感觉。

    这种感觉不断加强,在不停的修炼中,经脉也在不断变薄,好似突破在即,但感觉却总是差那么一点。

    这几日,皇宇辰并未进入混元洞中修炼,而是一直留在宗祠之中,盘膝坐在蒲团上,闻着宗祠中清淡的香火气息,静静修炼。

    皇元武什么都没和他说,没有任何信息,也无法准确的分析。

    皇宇辰好像再次进入了与世隔绝的环境,不问世事,一心修炼。

    他心中一直存有一丝幻想,若能真正弄清混元阵的运转规则,可能真的可以回到过去,救下父王。

    而这几日,除却修炼之外,他一直在研究混元阵法。

    此刻刻在皇宇辰前胸的混元阵,疤痕的痕迹已十分暗淡,如果不仔细看,无法看到皇宇辰前胸还有疤痕,而身后自行刻画的混元阵,却还是原本的样子。

    皇宇辰微闭双眼,他能清晰的感觉到斗气在自己经脉中穿梭,经过混元阵的整个过程,但奇异的是,他却无法感觉到混元阵内部的情形。

    在之前,阵法还能在他前胸清晰看到的时候,每次运转功法,他都能感觉到混元阵有轻微的变化,好似在吸收他的斗气,这种感觉并不强烈,但却一直都有。

    但自从体内出现了两条经脉,并经过混元阵连为一体之后,这种感觉却消失了。

    通过转化自然之力形成的斗气,进入经脉之后,流经混元阵,流向另外一条经脉,就这样在体内运转一周,这是皇宇辰的一个周天,比起别人来,相当于在体内循环两圈。

    这变化带给皇宇辰的好处自然极大,但皇宇辰现在的思绪却并不在这上面,他想弄清混元阵的运转方式,但一直以来,混元阵在他体内好似隐去了一般,无法在想以前一样能只见观察到了。

    运转阵法的口诀他自然知道,可现在他绝对不会运转混元阵的。因为之前苍茫城主曾和他说过,开启混元阵,阵法便会自然运转,他可能会再次穿梭。

    对于苍茫城主的话,皇宇辰是十分相信的,尤其是后面有了猜测,这混元阵很可能是苍茫城主刻画的,并利用他穿梭时空,将阵法留在了东王府。

    皇宇辰回想之前苍茫城主和自己的对话,他很想让自己开启阵法,而开启阵法穿梭而去的时空,很可能就是苍茫山。他不知道苍茫城主为何如此和他说,但对于他来说,没有任何地方,比的上东王府。这里有他的家人,有他的羁绊。

    在那之后,苍茫城主再也没有联系过自己,可能混元阵的开启,需要耗费极大心神,即便对于苍茫城主来说,也是不小压力吧。

    内视经脉,两条经脉的连接处大概在即的胸口正中位置,本来那里刻画了混元阵,而现在,却是一片氤氲的雾气,看不真切,皇宇辰只能感觉自己的斗气进入这团雾气之中,然后再从另外一条经脉出现,而他们进入雾气之后是如何运转的,混元阵在这个过程中起到了什么作用,皇元武完全无法知晓。

    “可能要弄清这个秘密,必须要开启阵法才行。”

    而现在开启阵法,结果却是未知的,如果再带他穿梭而去,远离东王府,远离自己的家园和兄长,这是皇宇辰万万不能接受的结果。

    “看来,等到一切都尘埃落定之后,还是要尝试开启一次。”皇宇辰暗道:“不过此时却是无法这么做,一旦阵法开启,穿梭时空,会去到什么地方不得而知。”

    皇宇辰轻轻叹了一口气,心中虽有希望,却不能立刻去探索。这混元阵实在玄妙,而自己离掌控这阵法,还差的太远。

    皇宇辰索性放弃了探索混元阵的想法,而是一心沉寂在修炼之中,争取早日突破武者级别,以后开启混元阵的时候,也能有更多把握。

    飞地,乌凤城。

    三日以来,柳元寸步不离,一直站在大殿之下,感受着一点点建立起来的阵法。

    自从三名尊者进入大殿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刘天逸和他的家眷被迁到不远处的另外一处府邸,这府邸虽比不上主殿,但也还算合适,乌凤城的日常事务,也尽数挪到府邸内处理。

    随着时间的推移,大殿之中弥漫出的气息也越来越浓烈,正如田舜所说,布置的这个阵法,是汇聚自然之力的阵法。柳元能明显的感觉到周围的自然之力在快速汇聚,周围自然之力的浓度也越来越高了。

    即便这样,柳元也并未掉以轻心。

    正午时分,随着大殿之内自然之力聚拢越来越快,空气中甚至能看到点点晶莹的光辉,随着奔涌的气流汇入大殿之中,那晶莹的光辉,便是凝结成实质的自然之力。

    周围空气流动的越来越快,在柳元的身旁,隐隐间好似形成了一阵微风,裹挟大量自然之力,汇入大殿之内,而此时大殿之内传来的气息,也达到了一个顶峰。

    忽然,周围清风停滞,自然之力也停止向大殿内汇聚,大殿之内,忽然传出一阵沧桑古朴的气息,犹如狂风扑面,直冲柳元而来,柳元心中猛然一跳,刚要凝聚斗气抵御,却发现这狂风之势只是一股气势,并未形成真正的狂风。

    乌凤城大殿大门忽然打开,三名尊者陆续走出,为首的田舜,看着柳元,面带微笑。

    而柳元,心中一动。

    ……

    一日前,出去送信的斥候陆续归来,叶观与柳元,互通了消息。

    此刻皇永宁和叶观等人已在乌凤城外集结,但却并未进入乌凤城盆地之中,只因柳元传出的消息,让叶观有所犹豫。

    之前到天清城的时候,那天清城主并未与叶观说过要布置大阵之事,而现在却突然前来,着手布置阵法,这让叶观不得不怀疑。

    但面对三位尊者,即便是叶观,也必须怀有敬畏之心,故此他让大军集结,等待乌凤城阵法布置完成,再进入,这是现在他能想到的最稳妥的方法。

    天清城超然整个飞地之上,而且天清城底蕴深厚,可能拥有不止三位尊者大能,这样的势力不能轻易得罪。无奈之下,皇永宁和叶观余生等三人,只能等在乌凤城盆地之外。

    不过在等待的过程中,也不是全然没有收获。

    余生选择的路线,刻意再次选择了长乡城道洼城的这条,路过了之前征战的地区。

    长乡城已被大火夷为平地,不过此城本来就已被清空,到没有太大损失,但到了洼城之后,余生的怒火,却被再次点燃。

    洼城,也在一片大火中焚毁,这大火之中,还有众多百姓的尸首,已被烧成焦炭。

    洼城中,男女老幼,无一人生还。

    而余生带领部队撤退的时候,洼城还是一片祥和。

    不用问,也无需求证,这些事肯定是跟在余生部队之后的申屠炎做的。看到洼城的残垣断壁和满地尸体,余生感觉出离的愤恨。

    在燃烧过后的洼城之中,余生看到了一个并未被大火碰触的幼小尸首,这是一名至多三岁孩童的尸首,满脸血污,脸色煞白,早已没了气息。

    而所有的尸首之中,也只有这孩童的尸首,没有外伤。

    他是被生生饿死的。

    余生站在这孩童尸首面前,钢牙紧咬,怒发冲冠。整个人爆发出一阵强烈的煞气,让站在他周围的军士都感觉有些不寒而栗。

    最终,余生压下了所有怒火,下令将所有百姓尸首埋葬,再次骑上战马,离开了洼城,与叶观等人汇合。

    而这一路攻陷的城池,百姓看东王府军士的眼神,从之前的躲闪,变成了浓浓的恐惧,这一切的根源,余生也都知道了。

    在距离乌凤城盆地很近的一座城池中,叶观,皇永宁和余生,坐在一间茶室内,气氛有些低沉。

    余生的脸上,面无表情,但任谁都能在他身上感觉到强烈的杀气,他已经愤怒到了极致,整个人都有些冰寒。

    叶观眉头紧皱,他听闻了洼城之事,再加上这一路征战所得到的消息,他已经有了十足的把握,做这件事的,定是申屠炎无疑。

    “申屠炎此人,强征百姓为军士,扣押他们的家眷,此次又冒充我东王府,做出屠城这样的事来,真是罪该万死。”皇永宁怒容满面,开口怒道。

    “进入乌凤城之后,下一个目标,便要先将丘昌城拿下,不然整个飞地前半段,有这个一颗钉子,对日后的攻伐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叶观悠悠开口,他并未因此事怒火中烧,虽心中恼怒,但能保持头脑清明:“只是有一点我不太明白,我们进入飞地以来,从未碰到任何拼死征战的城池,更没有遇到像申屠炎这样丧心病狂的城主,此事有些蹊跷,他的所作所为,好像全都是冲我东王府来的。”

    “有什么难明白的。”余生怒道:“这种人,在之前肯定也是坏事做尽,如今我东王府进入飞地,他怕战败之后被清算,自然要拼命的阻碍我们,不管是他强征百姓,还是冒着我东王府的名号屠城,都是为了不让我们顺利进驻飞地罢了!此贼,若让我见了,定让他生不如死!”

    叶观微微皱眉,却没说什么,他觉得此事好像有些不大和常理,如果申屠炎真的只是为了一己私利做出这样的事,有些说不过去,除非他有完全能击败东王府的把握,不然不会这么丧心病狂。

    如果一旦战败,那他肯定是死无葬身之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