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妖凡修仙传 第209章 婷月视角:紫苑的化身

时间:2018-03-04作者:星躔月

    “落儿……”双手紧紧地握着自己的衣角,真希望能够告诉他自己的身份,真希望能够和他更紧密地拥抱,真希望……再来一次甜蜜的接吻,忍不住抚摸着自己的嘴唇,初吻的感觉又来到了此时此刻,久久不散。

    不过,我现在的身份是占星教的紫苑,他依然惦记着我的伤势,告诉了他又怎么样?我的伤是不会好的,这不是普通的伤,而是妖族的诅咒,紫苑的身份反而可以让我更轻松地和他接触。

    也许……他已经有所察觉了……

    “怎么样?再一次看到自己的心上人,内心的激动难以抑制了吧?”

    “啊,血舞大人!”我甚至都没有察觉到她的到来,因为她说的不错,我的确沉浸在了对落儿的思念之中,我很想摘下面具,问一问他,在你眼里,究竟看不看得到我的伤痕,心心相印的话,是可以突破妖族鬼畏的幻象的。

    可是我害怕得到否定的答案,那样也就是说,落儿并没有真的爱上我,只是在安慰我而已,如果是这样,还有什么信念可以支撑我走下去?

    “你不用急着去看他,千年肉佛膏的效果也没有那么快,而且,如果你去和他摊牌的话,一定会大失所望的。”血舞的话已经让我大失所望了,但是心中又很不甘心。

    “为什么?你怎么知道?难道你比我还了解落儿?我和他可是青梅竹马!”我知道我的语气里夹杂着不悦,但是血舞护法的话确实让我很生气。

    “不要紧张,也别着急,我不是说你可爱的青梅竹马对你的感情有什么问题,而是,他自己都在迷茫着,一个连自己都开始怀疑的人,怎么可能拥有坚定的心智看穿鬼畏?也就是说,他和你一样,也是鬼畏,甚至是心魔的奴隶。”这一番话,让我心头的怒火和委屈都消失了,沉默了很久,其实我的内心深处也有一样的判断,落儿涉世不深,身世离奇,这么久的时间里,江湖上又举目无亲,这么久的时间里,肯定发生了许许多多超出他认知范围的事情,造成了各种各样的迷茫和困惑。

    “那么……我应该怎么做?”不可以就想着自己得到救赎,那样太自私了,我需要落儿来安慰我,给我勇气,而他也需要我的支撑才能渡过难关,“血舞大人,落儿的伤势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我知道爷爷把鬼煞剑交给了落儿,也把对所有人都不曾提起的星躔令一起教给了落儿,我知道,在爷爷心中,月落才是真正的继承人。

    为什么?爷爷肯定知道我们不知道的,并且他把这个秘密永远地保留住了,身为天下四杰之首的谪仙·星玄公,爷爷竟然从来都不愿意告诉我们落儿的身世?他这么隐瞒的目的究竟是为何?

    “鬼煞剑的伤口是不会彻底痊愈的,千年肉佛膏并不是治愈他的伤口,而是在伤口的基础上把伤口用血肉填上而已,而鬼煞剑的煞气更不会消失,他只能选择与煞气共存,以新的模样挥舞鬼煞剑,我想,以他的悟性渡过这个难关并不难,不过,万一接受不了,他就成为鬼煞剑下新的亡魂了。”这么说,情况其实非常非常地危险?

    “那么我们盲目地信任他,会不会太乐观了?”这可是稍有闪失,就会造成无法挽回的结局,我根本不敢想象这一点。

    “我们也没有什么能做的事情,关心则乱,你在生活上照顾好他就行了,他还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做,怎么可能倒在一把过时的魔剑上。”称鬼煞剑为过时的魔剑,也真够心大的。

    “血舞大人,你对落儿……究竟知道多少我不知道的?”她又是怎么知道这些我所不知道的内幕?落儿的身世又怎么会和这么遥远的占星教有什么关系?

    “与其在意这些,不如好好地陪在他身边,有些事情不是早晚就会知道了吗?”果然不愿意和我多说,虽然心中不悦,但是碍于血舞护法是我的上级,我也不能表露什么。

    了解到落儿的现状之后,心中可以更加坦然地面对他了,我不能一味地希望自己在他身上得到自己想要的幸福,他的情况比我更加糟糕,我的伤只是鬼魅的幻象,只是心中的恐惧所化,他的伤,是真真切切有可能致命的。

    走到门前,开门的时候先清了一下嗓子,毕竟要伪装一下,尽量不让他看出破绽,现在可不是什么相见的好时机,他也不会意识到我居然出现在这里。

    “我来了。”嗯,这个声音就没有问题了。

    我以为他此刻正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又百无聊赖,然而推开房门之后……

    “你是……占星教的那个女人?之前谢谢你照顾落儿了。”推开房门之后,才发现我大错特错了,这家伙的身边能缺漂亮的美少女吗?!你行走江湖都走到什么地方去了?!

    你还真是想我啊,落儿!

    “我是紫苑,不是什么占星教的那个女人!我记得你上一次就在落儿身边,你们关系很不错呀?”恨不得把躺在那里好像很无辜的那个绷带人,拎起来狠狠地训一顿。

    “嘘——小声一点,落儿睡下了,他真的很累。”这一副关心的表情没有让我觉得舒服一些,反而更加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就你关心落儿?我比你在意多了!需要你来提醒我吗?

    “要换药了!别妨碍我,你可以走了。”逐客令!虽然我知道这个女人也许对于落儿很重要,行走江湖,认识一些江湖女侠也不奇怪,只是,女人的战争里,没有那么多讲道理的时候,跟你讲道理,那我算什么?

    “嗯?你当我不知道吗?千年肉佛膏哪里需要这么频繁地换药的?你想干什么?我是不会走的。”这人居然还知道千年肉佛膏?看样子不好忽悠,我需要冷静一下。

    “那好吧,你先告诉我,你究竟是什么来历?不要忘了,这里可是我占星教的地盘!”虽然我也是不久之前才加入占星教血舞护法的名下,根据我的观察,占星教的人不多,并且各个护法之间好像也没有什么联系,各自为战,很难想象这样的组织竟然是让整个江湖武林都束手无策的魔教,可见占星教的护法是极其了不起的。

    “我是霹雳堂的堂主,颜思薇,也许你没听过霹雳堂,我可以向你介绍一下,霹雳堂是血月楼门下的堂口,江湖第一火器营,生产的火器天下无敌,武功再高的人也要防着一手,明白了吧?”说到这些的时候,表情还很得意,言语之间一点也没有寄人篱下的畏惧感,觉得待在这里是理所当然的吗?

    “我不管你是什么霹雳堂的堂主,这里没有霹雳堂,更没有人在意你这个堂主。”年纪这么轻,居然会是一个大堂口的堂主?何以服众?难道霹雳堂里都是一群只看脸的色狼吗?

    “真是奇怪呢,你这个女人怎么感觉很想把我从落儿身边支开,然后一个人和他独处?”虽然隔着面罩,但是总有一种我被看穿了的感觉,因为自己脸上有伤,一时间不敢直面这个霹雳堂的漂亮堂主,“你看上了我家落儿?那真是不好意思,看上落儿的太多,没时间一个个去回应,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我死心?你还真敢说啊……”我和落儿在一起的时候,你是个什么东西都还不知道呢!竟然仗着落儿涉世不深,江湖上流荡的这段时间就敢叫我死心,“你——”

    “好了,两个人都不要斗嘴了!”威严的声音响起,一时间的确让我放弃了争辩,因为这个人是血舞大人都要忌惮三分的从不以真面目示人的铁面护法无名,不以真面目示人这一点好像和我现在的状态一样,但是我是因为脸上的伤没有办法见人,这人就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了。“除了休息和恢复之外,他确实还需要一些修炼,你们在这里吵能吵出什么结果吗?”

    “对不起,无名大人,我们不是在吵架,只是处理一些分歧而已……”女孩子的吵架不叫吵架,当然,和这种戴着铁面具的家伙说这种话是多余的,儿女情长你能懂吗?

    “我明白你们在吵些什么,这家伙还真是有人气啊,你们说一说,你们觉得这个家伙哪一点比较吸引人?”

    “啊?”谁也不会想到神秘到让人有些敬畏的铁面护法无名竟然会问出这种问题,说起来,他也是非常关心落儿的一个人,难道他和落儿有什么特殊的关系?这一副铁面具下,到底是什么样的脸呢?“才没有什么特别的吸引人的地方,只是一个单纯的呆子而已。”

    “落儿刚到天京城的时候,就机缘巧合和我相遇了,要我说的话,因为落儿是一个很可靠的人,总能在你需要依靠的时候给你依靠,所以,我和他在一起没什么奇怪的吧?”

    刚到天京城就相遇了?真是令人万分不爽的孽缘,这家伙可靠我当然知道,心思缜密又一往无前,常常能给人最大的安全感,同时还很懂得讨人开心,所以,这个女孩愿意和他在一起确实没什么奇怪的,但是,她愿意你就同意啊?你给我等着,这事没完,可惜统一战线的清莹不在这里,我们允许的后宫只有湘澜而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