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妖凡修仙传 第124章 神堂理事会

时间:2018-02-06作者:星躔月

    ,!

    “你为什么确定他是神堂理事会的人?”算上第一次出现的那个拳刃羊刀的家伙,我发现了,神堂理事会的确不简单,随便出来一个人都是相当厉害的角色。

    除了实力恐怖之外,神堂理事会的人好像也都个性十足,和江湖武林中人有很大的区别。

    “神堂理事会不是什么一般的江湖门派,我曾经跟着师父领教过他们中的一些人,他们的风格让我印象深刻,你也应该注意到了,神堂理事会的每个人好像都很特别,所以我虽然没有明确的证据,但是心中很肯定这家伙就是神堂理事会的人。”幽兰和我一同在古墓中狂奔,因为记着来时的路,所以只要原路返回就能逃出古墓,至于那个神堂理事会的人,他的目标是那一块主星级星曜石·七杀,所以只要远离那个怪胎,就应该没事了吧?

    “神堂理事会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不是一般的江湖门派,看样子也完全不把杀神·千殇刀放在眼里,难道它会比血月楼还要厉害,难道他们的幕后大佬能比杀神·千殇刀或者真人·道天风这样的天下四杰还要厉害?我是拒绝相信的。

    “我也不是很清楚,我的师父可能知道得更多一些,不过我可以确定的是,神堂理事会超脱于江湖武林,他们了解整个世界的秘密,也了解上百年前玄冥界一战的诸多事实,星曜石在他们手中有另外的作用。”这么说的话,看样子幽兰没有骗人,神堂理事会的确大有来头,我上一次还把那个用拳刃羊刀,擎羊主命的人给打死了,万一对方追究起来,我不是死定了?

    “这么厉害的组织,也要过来抢星曜石,要是杀神·千殇刀还活着就好了,他肯定能对付这个神堂理事会的疯子。”弑神刀和鸣鸿刀对比子午鸳鸯钺,简直就是碾压。

    “你错了,根据师父的说话,江湖武林的所有人,包括天下四杰。”幽兰放慢了脚步,“包括所谓的天下四杰,其实都不过是神堂理事会的手下罢了,他们代表了最初的最高权力议会。”

    “真的假的啊…”摇了摇头,我对于幽兰的话难以理解,也半信半疑,“这么厉害的组织,为什么听都没听说过,而他们还会需要星曜石这种东西?”

    “所以说星曜石在神堂理事会手中有特殊的作用,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反正,不要去招惹他们就对了。”虽然心中还是很困惑,不过幽兰这么认真的话,我还是听她的话好了,反正我和这个神堂理事会也不会有什么交集。

    可惜了,师父不在了,要不然,问一问师父就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看到阳光了!快走,重见天日的感觉真好!”一直在昏暗潮湿的墓室里活动,感觉整个人都要发霉了,星曜石的光芒虽然恒久远,但是实在太微弱了,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一闪一闪,根本不足以照亮整个墓室。

    “等一等,有一个人影在前面——”刺眼的光芒让幽兰和我都有些目眩,需要一段时间才能适应重见天日的感觉,不过幽兰说得没错,我也的确在光芒中看到了一个人影,笔直地站在墓穴门口。

    “幽兰你靠后,我打头阵。”不敢怠慢,能够站在血月楼的墓室门前的,肯定不是普通人,我直接拔出了鬼煞剑,虽然我根本没有办法发挥出鬼煞剑的威力,不过鬼煞剑的材料是和传说中的夏禹轩辕剑一样的首山之铜,虽然做不到无坚不摧,但是鬼煞剑自身不会因为任何世间的压力而折断,没有刀刃能够切开首山之铜,有这样的一点,就足够了!配合脚下的速度,跳起来就给他一剑,我管你是谁呢!

    “怎么了?没有砍下去?”

    不过我手中的鬼煞剑在马上就要砍到这个人影的时候戛然而止,我收住了剑,“幽兰…这个人…”不是我突然手软了,而是发现,“他已经死了,是看墓老人。”能够在死后还保持屹立不倒的姿势,“果然是个高手,从伤口来判断,是那个神堂理事会的人下的手。”无数细小的伤口,虽然伤口都不大,但是很深,刀刀入肉,“子午鸳鸯钺的锐气直接划破了五脏六腑,没救了,肌肉都已经僵硬了。”

    “他也算是看守墓穴到了最后一刻,我们别管他了,就保持这个模样,等血月楼的人来,让他们认为是神堂理事会的人下的手反而是好事。”幽兰的话有些残忍,不过她的主意是对的,“真正的高层肯定知道神堂理事会的存在。”

    “老人家,抱歉了,我和幽兰只是溜进墓穴看了看而已,冤有头债有主,你可别找错人。”对着看墓老人双手合十拜了拜,他和子午鸳鸯钺的对决肯定很精彩,错过了一趁戏。

    “嗬,你还挺善良的,怪不得在江湖上混得这么艰难。”

    “要你管…”我只是运气有点差而已,和善良不善良没什么关系,没了我的话,艳梅和孤儿院的孩子怎么办?流苏会记得接济一下他们吗?好吧,这是不可能的事情…“那个,幽兰,我们需要小心一点,这里离血月楼不远,肯定有很多人在找我…”而且都是江湖上成名的高手,我现在的处境比过街老鼠还要惨。

    “把面罩带上吧。”

    “那样不就更加可疑了吗?”

    “听我的话,重要的伪装不是这个面罩,而是我,跟在我身边,没人会怀疑你的。”

    “这…好吧,谢谢你了,幽兰。”我终于从流苏的小弟变成了幽兰的小弟了吗?眺望远方看了一眼血月楼的高山,回想起了山上的铁索木板桥,脚下就是万丈深渊,血月楼不需要过桥的这点本事都没有的人上山,还真是天下第一武门,“大小姐…”手里握着发簪和画像,“不知道何时才能再相见…”

    “别感叹了,快点赶路吧,我可不希望被神堂理事会的人抓住,也不希望在这里遇到血月楼的人。”

    “说起来,我上次不还打败过神堂理事会的一个家伙吗?就是那个两把长长的拳刃羊刀的家伙。”所以他们的人,也没有那么恐怖,毕竟都是肉体凡胎,又不是神仙。

    “看来上一次,他们的人也是盯上了古墓中的星曜石,幸好这件事情没什么人知道,否则如果神堂理事会也通缉你的话,那就真的惨了。”

    “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哼,怕什么。”我也就是逞个强而已…

    跟在幽兰身后,发现她走的方向居然还是血月楼的大路,往山下的客栈去,“放心,搜查的人昨晚早就找过了,现在肯定去更远的地方了。”

    “话是这么说,不过此时此刻我觉得我的胆子真是大。”幽兰说得没错,到客栈暂时落脚的时候,还真没什么人注意到跟在她身边的我,毕竟,幽兰虽然装扮诡异,但是气耻强大,在她身边,我就是一个普通的跟班。“江湖百晓生?”遇到熟人了,“走,我刚好要过去和他聊一聊。”

    “你疯了,现在主动去接触别人的话,我也罩不住你。”

    “放心,江湖百晓生那小子只是一个用笔记事的人,现在我掌握着最大的真相,他感激我还来不及呢,不会出卖我的。”否则人云亦云,我真的变成了他笔下的那个弑君之人就悲剧了,我可不想这口锅一直背在身上。

    “好吧,随便你,不要连累我就行了。”为了掩护我,幽兰还是选择了和我一起行动。

    “兄台,我这里有许多有趣的秘密,不知道是否可以去角落聊一聊?”

    “哦,阁下想聊的话,在这里不就——”白面书生看到了我对他眨啊眨的眼睛,“兄台,在下是个直男…并无龙阳之好…”

    “滚…”我翻了一个白眼,左顾右盼没人注意之后,把面罩摘下了一瞬间,“快跟我过来!”然后拉着江湖百晓生这小子就坐到了客栈的角落里,“你过来是因为杀神的寿宴所以赶来的吧?山上的事情听说没有?”

    书生愣了半天之后,“愿闻其详。”

    “你听着,杀神·千殇刀驾崩了,梦貘一族的末裔下的手,但是梦貘一族拥有让所有人都沉浸在鬼畏·梦魇的幻觉世界中的能力,所以我成了那个背锅侠,大家都看到我把剑贯穿了杀神的胸膛,你很快就会听到这些传言,不过,切不可记录在史书中,这不是事实,我之所以告诉你,不是希望你卷入这件事情替我说话,而是希望你能够记录下真实的史实。”说得这个白面书生一愣一愣的,不过他也算是听明白了,点了点头。

    “多谢兄台,我回去之后会立刻整理,不过,既然是梦貘一族的末裔,兄台又怎会知道呢?”没错,这里有一个最大的可疑之处,为什么我没有中梦魇。

    “我说不清楚,但是反正梦魇对我的效果比较差,所以我看到了事实…”

    “好,兄台冒险告诉我这些,我当然相信,只不过这样的话,真相恐怕真的很难大白于天下了。”因为除了我以外,没有人知道是梦貘的末裔下的手,甚至没有人知道她上过山。

    “唉…无妨,船到桥头自然直,作为交换,你告诉我一些关于神堂理事会的消息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