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妖凡修仙传 第100章 薇薇视角:龙尾的计划

时间:2018-02-06作者:星躔月

    ,!

    “听闻霹雳堂堂主大驾光临,姜某有失远迎,还请见谅。”

    “我怎么这么简单地就答应他晚上共处一室了…”而且还准备好了发生些什么,实在太草率了…不过说起来,我不适合过分纠结儿女情长,如果月落真的能够成为我的左臂右膀的话,就这么成亲也不错。

    “呃…颜堂主,您说什么?”

    “啊,不,姜门主,刚刚走神了,请见谅。”明明天京书院里的书画展会热火朝天,他也说今天可以把《天京梦华录》画完了,我却要在这里对着姜云鹤这只老狐狸,也真是有点惨。“姜门主,我是来和你商量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的,和我父亲的寿宴有关。”血月楼是江湖武林的一座顶峰,天下四杰都是江湖中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传说级别的存在。

    不过除了我父亲杀神·千殇刀之外,就只有流神道的掌门真人·道天风还在江湖中露面了,谪仙·星玄公究竟在什么地方归隐,恐怕只有月落知道,而另一个尘云谷的鬼才·鬼蚩子更是一个神鬼莫测的怪人。

    “啊…杀神大人的寿宴,我铸剑谷当然也是万分重视,除了给杀神大人祝寿之外,这也是江湖豪杰聚集的一次大舞台,我铸剑谷准备了十把龙泉圣水打造的好剑赠送给杀神大人,不知道杀神大人会不会喜欢…”姜云鹤取出了铸剑谷打造的好剑,寒光闪闪,锐气逼人,的确是上品。

    “姜门主,你不是在说笑话吧?家父不是打拳就是挥刀,天下无人不知,你却偏偏送剑?更何况,剑虽好剑,但是血月楼怎么可能会缺剑?看门的护卫都是比这更好的剑,哦…姜门主不要误会,我不是嫌弃你的礼物,只是提醒一下而已,血月楼的事情,暂时和我还没有关系,我只管经营好霹雳堂而已。”虽然贬低得有些过分,但是也和事实差不多,血月楼围绕整座血池山而建,整个山莊巍峨壮丽,雕梁画栋,金碧辉煌,山莊里的武器更是件件精品,集尽天下能工巧匠之手,姜云鹤手里拿出的铸剑谷的精品虽然的确不差,但是用来当成父亲寿宴的礼物的话,也实在有些寒酸。

    铸剑谷果然已经这么惨了吗?让你们拿这么多黄金去买星曜石,月落说得没错,想要依靠什么星曜石的星辰之力和群妖的妖力来修行的人,都是旁门左道,不会有好下场的。

    “这…这可如何是好啊!”一句话说中了铸剑谷的难处,姜云鹤愁眉苦脸,“不知道颜堂主有何高见?我铸剑谷近来的确诸事不顺,本来八十万两黄金买来的星曜石,是打算锻造出绝世好剑,壮大我铸剑谷的声誉,确立我铸剑谷江湖武林第一剑门的地位的,想不到受奸人所害,这星曜石居然是假的石头…导致现在,门中的资金和事业都陷入了停顿…”

    受奸人所害?哼…真会推卸责任,“星曜石原本就是神秘莫测之物,天下没有人能够彻底掌握星曜石的秘密,就像当年天下四杰带领江湖好汉与妖界之主玄冥界大战之后,群妖无首,从此,了解妖界秘密的人也越来越少了。”像我这样的,从来没见过什么妖魔鬼怪,只是知道不断地往远离天京城的方向走的话,有可能走到传说中的妖界,不过那已经是偏僻到荒无人烟的地方了。“姜门主,所以,少依靠一些难以掌握的东西,脚踏实地运营门派才是最正确的。”

    “是是是,颜堂主说得对,颜堂主年纪轻轻就能把霹雳堂经营得如此有声有色,姜某人实在是敬佩不已。”如果不是因为知道面前的人是姜云鹤的话,这表情这语气,这恭维的话我差点就信了。

    “既然贵派有困难,那我霹雳堂也应该帮一手,姜门主,是这样的,为了迎接家父的寿宴,我打造了一个纯金制作的九爪金龙,有十吨重,以我霹雳堂的人手和工匠虽然能够打造出这么一个庞然大物,但是运送有困难,所以想把龙尾交给贵派护送,当成贵派和我霹雳堂联手打造的大礼也未尝不可。”为了能够最大程度地降低月落的风险,“一定要让贵派的供奉堂的人严加看护,此事不容有失。”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情啊…这当然没有问题,颜堂主放心,我铸剑谷供奉堂的都是江湖一流的高手,又有我铸剑谷精心打造的佩剑,护送这种小事不可能出差错。”姜云鹤喜笑颜开,但是语气还不声不响,像是帮了我大忙一样,“霹雳堂的工艺打造的九爪金龙,真是让人万分期待啊!”

    “实不相瞒,这一次能够打造出九爪金龙还多亏了贵派帮忙。”

    “哦?此话怎讲?”姜云鹤收敛了脸上的笑容。

    “因为这一次的九爪金龙所用的黄金真是铸剑谷的金砖,贵派收买星曜石的那个赏金猎人刚好是我霹雳堂的贵客,所以对方听到九爪金龙的计划后,无偿捐出了那几箱黄金。”说完之后,我仔细地盯着姜云鹤的表情,阴晴不定之间,极力压抑着内心的不爽,看得我暗自好笑。

    “原来如此…”不过,别人毕竟是江湖豪杰,所以很快就调整了过来,语气有些低沉,“那能够间接地为这样的一件足以流芳百世的杰作贡献一份力量,姜某人也是荣幸之至…”

    “那好吧,姜门主,你的剑可以收起来了,也不需要拿去血月楼了,希望我们合作愉快。”和这种江湖老狐狸打交道,怎么可能愉快嘛!不过反正我也没安什么好心,彼此彼此吧。

    没有在铸剑谷的天京城分部多做停留,说完之后我就离开了,和血月楼一样,铸剑谷的总坛也离天京城比较远,大多数门派的总坛都离得不近,因为天京城就是大家自发地聚集交流的一个地方发展而来的,没有理由会特别靠近哪一个门派,非要说的话,天京城的位置大概就在血月楼和流神道的中间点上,这两个门派的威望是最高的。

    从时间点上来看,天京书院的书画展应该快要结束了,那么也就是说,他的《天京梦华录》应该画好了吧?我霹雳堂也能在这样的诚出人头地一次,隐隐地有些兴奋。

    不过遗憾的是,最先见到的不是《天京梦华录》也不是他,而是…

    “又是你这个女人,嗅觉倒是挺敏锐的,总能找到少主的位置。”绯凛…既然喊他少主,那么应该就是侍女差不多的定位吧?不同别人武功高强,所以地位比侍女要高很多,我估摸着应该是他的助手这个级别。

    然而同为女儿身,我当然明白她对他抱着什么样的心思。

    “他在这里我当然知道,而且月落将来是要入赘我血月楼的,我来找他不也很正常吗?”这个呆子,一上来就直接告诉我想在晚上和我在客房中做‘坏事’,哪有人这么直接的,不过,对于我来说,这样也好,因为我的身份和地位不适合像个邻家小女孩一样扭扭捏捏地去你侬我侬地恋爱,终生大事也不能由着性子看上谁就是谁,必须是武功高强、才学过人又敢作敢为的人,否则如何振兴霹雳堂?最好还要有一点点帅气…“为什么我感觉好像他有点符合?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想的话,心里又有点不爽。”这个呆子有这么优秀?没有吧,还是我比较优秀一点…

    “你这个为了求偶不择手段的雌性又在自言自语什么东西?”如果不是已经习惯了这个叫绯凛的少女的语气,我真的会觉得这家伙是不知道从哪儿的山区深处来的,说话用词一点常识也没有。

    “我自言自语关你什么事情?他人呢?”懒得和她再聊下去了,虽然绯凛这个少女有点缺乏常识,常常语不惊人死不休,但是不得不承认她的确很漂亮很漂亮,皮肤细腻光滑,身材也让人汗颜,如果算上一身好武艺的话,绯凛的确是个很可怕的对手。

    真是奇怪了,我自认天赋不算是特别笨的,从小就开始习武,练到现在也只是勉强在同龄人中够看而已,绯凛看上去年纪也很小,这么细腻的皮肤大概也就和我差不多大,这功夫是怎么练出来的?

    我可不相信天下有什么捷径和神功,血月楼的内功心法不可能比其他门派的要差。

    “这一次书画大展最佳的作品,是画圣妙丹青和书圣文先生的高徒,霹雳堂月未明所做的《天京梦华录》,画出了天京城的十里繁华,让人惊叹!”

    当我第一眼看到这一幅《天京梦华录》的时候,竟然有了一股心动的感觉,对一幅画心动,还是第一次,“好厉害…”不得不惊叹,这家伙的确是个人才,明明也和我差不多大而已,“原来…我是那种天赋比较差的人吗…”稍微有点打击,不过想来他再厉害也是待在我身边的我的总护法,心里就平衡了。“哼哼哼,谁还敢说我霹雳堂都是一群五大三粗的粗人,玩火器舞刀弄剑的门派,也可以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不过想来,好像我琴棋书画样样都不会…该死的,我该不会算是一个五大三粗的粗人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