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妖凡修仙传 第97章 大小姐的心意

时间:2018-02-06作者:星躔月

    ,!

    不能给老师丢人…不能给老师丢人…

    “不能给老师丢人!”

    “你在干什么啊…不用这么紧张吧。”大小姐替我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呃,不好意思,不小心把心声给说出来了,我的确有点紧张…”虽然夸下海口说出了要画一幅半米宽十米长的《天京梦华录》,但是显然,这事情难度很大,不是一天两天可以完成的,但是这展会总共也超过十天,要是没完成,妙丹青前辈和文先生前辈画圣与书圣的名声就要受损了,教出来的学生这么不靠谱。

    “其实也没有这么严重吧,毕竟,大家也不是很清楚你是书圣和画圣的徒弟。”大小姐又替我擦了擦汗水,万一汗水落在画纸上,这事情就严重了。

    “我代替两位老师出场,怎么样也得把天京城的头名给拿下啊。”多亏了曾经夜以继日的闭关修炼,所以体力上不成问题,效率也不差,第一时间就把万福客栈先画好了,“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这方面我也帮不了你什么忙了,我自幼习武,虽然血月楼里也有很多老先生才华横溢,但那也只是教我读书识字而已,我爹爹一直认为,文人不入流,认得字就行了,一个男人如果不会舞刀弄剑,只会舞文弄墨的话,那在血月楼就是一个下人。”大小姐的说法,显然我是不可能赞成的,不过也没有反驳,血月楼有血月楼的存在方式,“所以,受此影响,我也是习武的时间远远大于读书的时间,其实我还是很羡慕有才气的读书人的。”

    “大小姐你还这么年轻,现在开始学也来得及啊?”像我这样从小就开始练习的,只是机缘巧合,忘忧谷八仙刚好在星月峰的山脚下而已,而大小姐其实也就二八年华…稍微多出二年,根本不算晚。

    只不过算起来,好像已经到了可以出嫁的年纪了,以薇薇大小姐的身份,那肯定是择婿入赘血月楼了吧。

    “霹雳堂的事情很多,我的武功也没有学到家,如果我想证明自己,回到血月楼的总坛的话,霹雳堂的强盛和我的武功缺一不可,所以,没有时间去管这些了。”大小姐说的也对,血月楼是一个非常重武的门派,不兴儒学,不问修仙,不执笔墨,一心求武,练的武功也以体术和外家功夫为主,所以才会有霹雳堂这样的火器分部,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以体术为主的门派随身带一把刀剑或者火器总不是坏事,毕竟不是人人都能靠外家功夫成为一等一的高手的。

    相比之下,流神道这样的修仙门派似乎更加适合我一些。

    “大小姐如果需要帮忙的话,随时都可以告诉我。”老实说,在我看来,薇薇大小姐的武功底子不算出众,想要走体术这条路线的话,恐怕很难变成一等一的高手,当然要是能算上火器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你真的愿意帮我吗?”这一声倒是让我觉得很奇怪,不知道大小姐什么意思。

    “当然了,我现在不是不能回到霹雳堂吗?否则作为大小姐的总护法,当然听您的吩咐。”尽管莺歌老板娘对我也不差,但是这天京城里对我最好的肯定还是薇薇大小姐,莺歌老板娘不知道她怀着什么样的目的,而薇薇大小姐就要单纯多了,纯粹是觉得我是个可用之人。

    “我相信你了,对了,你说有事要和我商量,是什么事?现在反正有空,不妨直接说出来吧,总不能真的晚上到房间里说吧?”少女双手叉腰,“你该不会在想什么不好的事情吧?”

    我想了想,我希望大小姐出面糊弄住铸剑谷的人,让他们押运半个九爪金龙作为杀神·千殇刀的寿礼,在我看来,现在铸剑谷非常窘迫,没有理由拒绝这个邀请,然后借机混入铸剑谷内部,找机会对姜天雄和姜云鹤父子下手。

    的确是不好的事情,于是我点了点头,“没错,我是在想不好的事情,但是对我很重要。”虽然我和姜云鹤之间还不至于不死不休,他也只是把我当成一个讨厌的苍蝇,算不上什么正式的对手,但是素心和姜云鹤之间就是不共戴天之仇了。

    “你——”大小姐在听到我肯定的答复之后,迅速双手护住心口,脚下和我拉开了距离,不知道怎么地,脸上也有点红,是我的错觉吗?“你果然是个笨蛋!就算真…真的在想那种事情,你也不能这么直接地就说出来吧?”

    “这…可是已经等不了了——”杀神的寿宴就在眼前了吧?除了这种理由,姜天雄很难出现啊,他自己的寿辰都只是在万福客栈办的而已,不像现在,从天京城到血月楼,虽然不算是路途遥远,但却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机会。“大小姐,这事只有你才可以…”专心作画的笔都停下了,一旦心里不安静,就没有办法下手。

    “只…只有我才可以?你的那个侍女那么漂亮,难道不行吗?”

    绯凛刚好不在,我让她给我找一些颜料去了,她也许不是很清楚,但是反正统统拿过来就行了。

    “绯凛?当然不行了…”这面对铸剑谷的事情,她能干什么?让她去糊弄姜云鹤,且不说能不能见到铸剑谷的掌门人,就算见到了,以绯凛的演技和常识还不分分钟就露出破绽?“大小姐,我真的很需要你…你究竟是怎么想的?能不能给一个明确的答复?”要是没有大小姐的帮忙,这个计划就泡汤了,但是这次机会不能不把握,恐怕只能设好陷阱,正面硬怼铸剑谷了。

    “我知道了,你是想在我爹爹的寿宴之前,把不好的事情给做了?”少女捂着自己的心口,“让我先冷静一下…”

    的确应该在杀神的寿宴之前,把这件不好的事情给做了,“虽然听上去好像没毛病,但是我怎么隐隐地感觉我们在聊的不是同一件事情?”这是我的错觉吧?“大小姐…”

    “这种事情哪有你这么逼问的!听好了,你真的想这么做,要是让我爹爹知道的话,可能他会打死你,害怕了吗?”

    “什么鬼…”难道血月楼罩着铸剑谷?不会吧?杀神·千殇刀和姜云鹤的关系很铁?那我还玩个蛋啊,看来只能拼个鱼死网破,然后亡命天涯了吗?“好吧,大小姐,我不勉强你,不管杀神怎么看,但是我是不会放弃的,这件事情真的很重要。”我既然答应了素心替她报仇,就没有退路,偶尔会想到,我帮助一个蛇女对付武林中人,是不是和师父教给我的初衷不同了?不过很快就想明白了,妖和人不是划分善与恶的标准,不同的所作所为才是。

    “真的这么坚决?”大小姐伸出手指绕着自己的头发,眼神也飘向了别处,没有盯着我,平时的气势,不知道为什么一点都不见了。

    “是啊,大小姐请你原谅。”

    “好吧,晚上我等你,我们在好好地…聊一聊…”

    峰回路转?“大小姐?”说完这句话之后,大小姐就自顾自地离开了,然后我才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我完全没有和大小姐说过是铸剑谷的事情啊?我们这个对话是怎么进行下去的?”难道大小姐和我心有灵犀,也想对付铸剑谷?“那样就最好不过了,然而好像不是那么一回事情…”算了,晚上再详细地聊一聊吧。

    “月落少主——”大小姐离开之后,绯凛刚好回来,“你和那个女人说了什么?为什么我觉得她一脸发姣的模样?”

    “为什么你能看出一脸发姣的模样?我只是和她很严肃地讨论了对付铸剑谷的问题而已!”绯凛难道脑子也热晕了吗?

    “是吗…”绯凛还是一副不相信的表情,但是碍于我的话,她可能不会直接提出怀疑。“那么,讨论出什么结果了吗?”

    “还没有,但是晚上会详细地聊一聊,如果大小姐肯出面的话,以霹雳堂的地位本来就不输给铸剑谷,我们只要做不到神不知鬼不觉就行了。”如果算上霹雳堂背后的血月楼的话,铸剑谷根本就是个二流门派而已。

    “那少主,晚上我也要跟着去讨论讨论。”

    “没有问题啊,反正这件事情也不可能瞒着你,我们可能要经历一场恶战了。”没有和绯凛的鬼缠的话,就算潜入到了姜云鹤面前,可能还不一定是他的对手,作为江湖豪杰,他总是有一些底牌的。

    “我们联手的话,那个什么铸剑谷的人不可能是我们的对手,比上一次古墓外遇到的那个盗墓贼都要弱多了。”遇到的那个盗墓贼?绯凛是说,我和她第一次鬼缠的时候,遇到的那个拳刃羊刀的杀手吧?虽然他也有可能是冲着古墓和星曜石去的,但那一股气势,肯定不是普通的盗墓贼。

    “虽然实力上的确有差距,但是铸剑谷毕竟人多,而且每一个供奉堂的人都不弱,对付一群人可比对付一个人难多了。”这事就不告诉流苏了,我和素心之间的问题,不要让流苏莫名其妙地参与到这个纷争中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