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妖凡修仙传 第94章 一首情诗

时间:2018-02-06作者:星躔月

    ,!

    虽然有了大致上的计划,但是也不见得就可以这么乐观了,万一暴露的话,真的是插翅也难逃,不过,为了素心也算是为了自己,因为我和铸剑谷矛盾不小,虽然还没有到需要你死我活的地步,如果算上素心的那一份的话,那就不好说了,“看来…只好斩草除根,省得你再来找我麻烦了,姜门主…”不经意间,嘴角微笑了起来,也许是因为我想到了姜云鹤跪地求饶的模样?素心和绯凛已经睡下了,但是我有点失眠。

    随手碰到了我送给娟儿姑娘的美人画像,本来以为是天京书院会有什么认可画技的证书,可以用来向我的两位老师妙丹青前辈和文先生前辈有个交代,结果原来只是丽春院办的活动,他们经常这样推出吸引文人墨客名门公子的才女吗?

    “嗯?”当我打开这一幅画的时候,发现比我之前送给娟儿姑娘的时候多出了几行字,“她写的?”这一手漂亮的字,的确把我镇住了,文先生前辈教我的字总是苍劲有力,入木三分,娟儿姑娘的字虽然风格完全不同,但是灵动秀气,充满了别样的韵味,“黛眉蕤,髻鬟乱,两鬓鬅鬙胭脂泪,泪眼望天边。花钿黯,玉簪碎,裙裾参差长相思,思君千百回。”这…这样细腻的一首情诗?看来我不是像江湖百晓生那样直接被拒绝了啊。“糟了,这么说的话,她恐怕还在等我。”这是委婉的邀请的意思,虽然我对这个才貌出众的烟花女子没有什么想法,但是那女人等待的男人总是不对的。看了一眼熟睡中的绯凛和素心之后,小心翼翼地离开了房间。

    这一次该说说清楚了,如果她真的是对我有什么想法的话,之前只是臭美了一下,也许是看我太帅了,稍微冷静冷静就会明白,这天下帅哥多了去了,尤其是丽春院这种每天各种各样的男人不断出入的地方,所以,这个娟儿姑娘究竟为什么缠着我呢?

    “我上一次带过去的黄金?”可是现在好大一部分都拿去锻造九爪金龙了,我也没多少钱,剩下的基本都是流苏的。“又或者觉得我很有才华?”省省吧,这和觉得我很帅有什么区别?虽然这是事实,但是也不靠谱,因为烟花女子,绝对不会如此知性,不管怎么包装,她们都不是什么优雅的大小姐出生。

    那么,我只要告诉她,我已经没什么钱了,这是不是就可以解决问题了?

    “恐怕没那么简单…”我相信绯凛的判断很少出差错,这是她作为丛林狼之少女的本能,她觉得有问题的对象…往往都有些我不了解的问题,之所以没有顺着她的意思问下去,只是不希望在必要的事情上越陷越深而已。

    赶到丽春院的时候,虽然时间已经晚了,但是丽春院还是灯火通明,毕竟这种风月场所,越晚越有情调,烛光月色下,谈情说爱更有味道。

    “哎呀,公子,这么晚了才来,您真有雅兴——”在这个凤娘继续说到天花乱坠之前,果然伸手阻止了她继续吹下去。

    “凤娘,不用介绍了,我是来找娟儿姑娘的。”因为每天来来往往的人太多,所以凤娘没有认出我也是很正常的,换个角度想,我也不希望被丽春院的老板娘一眼就认出来…这应该是很丢人的事情吧?

    “找娟儿…哦…是你啊!快来快来…这一次可以给娟儿赎身了对吧?”凤娘提着灯笼看清我的模样之后,还是把我认了出来,“唉…我在丽春院多年,看遍了无数的人情冷暖,是是非非,有些姑娘还是很希望她能有个好结局的,娟儿还是黄花大闺女,只是家族破产了才沦落风尘的,公子你就给她赎身了吧,讨个才貌双全的小妾也不吃亏吧?”

    “这…凤娘你误会了,我并不是什么名门公子,我只是一个暂住在万福客栈的乡巴佬而已…”我的故乡在遥远的星月峰上,现在的念归门只剩下一片废墟,也就是说我连家都没有。

    “公子你就别骗我了,你这样风度翩翩一表人才,又出手阔绰,口袋里都是纯金,怎么可能是个乡巴佬啊,就算不是住在天京城本地也没有关系啊,天京城人多混杂,有些公子哥的确喜欢更加安静的地方,真的,替娟儿赎身吧,这丽春院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如果娟儿再拿不出钱的话,就要开始接客了,第一次,会半公开地拍卖的,你也不希望她走到那一天吧?”凤娘苦口婆心,死活不相信我是个乡巴佬,没有办法,师父教出来的气场在那里,的确不像乡巴佬。

    我忍不住整理了一下发型。

    “公开拍卖?”这天京城暗地里黑暗的事情也真是多,不过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这就是江湖,“好吧,让我和她谈一谈吧。”

    “好嘞,她正在等你呢,我还以为你今天不会出现了呢。”

    多亏了我翻开了我自己的画像,看到了娟儿姑娘写上去的情诗…不得不说,这写得也的确很有才情,这样的女子沦落风尘是很可惜。

    来到熟悉的房间,少女并没有起身迎接我,也许这么晚了,她也有些累了,“你来了。”这么淡淡地打了声招呼,就算是见面了。

    “是啊,娟儿姑娘,如果你缺钱的话,我这里还有一些,不知道够不够你赎身。”虽然剩下的不多,但是反正我也没什么用,如果针对铸剑谷的计划顺利进行的话,此后也必须过一段时间再来天京城,风头过去才可以,毕竟铸剑谷如果翻了天,在江湖上也足够大家议论上十天半个月的了。

    “你是准备买我回去了吗?”双手抚琴,琴声在指尖开始流淌。

    “不,这些钱之后我就没什么钱了,也养不起你,姑娘还是另谋出路吧,至少不用沦落风尘了不是吗?”看在你的字和你的情诗的份上,我就再帮你一次吧,不过今后就是永别了。

    琴声戛然而止,“公子究竟在害怕什么?小女子沦落风尘,不管身体有多清白,这一个污点都是洗不掉的,所以,小女子只要一个妾室的身份就足够了,又不会打扰公子和你的正妻,难道多一个人服侍还不好吗?”

    “啊,不,你误会了,我不是什么可以三妻四妾的名门公子,我只是路过天京城而已,你看我现在,只是暂居在万福客栈罢了,这个天京城里,根本没有我的落脚之地。”也许韩艳梅那里能算一个落脚之地,不过,那里的条件还不如丽春院呢…

    “小女子岂是贪图荣华富贵之人?只是想离开这烟花之地,找一个安稳的依靠而已,只要公子有心,这些都不是困难。”指尖的旋律再次响起,伴随着一声轻唱,“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现在的情况算什么鬼?“既然事已至此…那我也斗胆问姑娘一句。”

    “公子请问,小女子没什么不能对公子说的。”

    “我想问的就是——”我的脑子还是清醒的,“你究竟是谁?从何而来?目的是什么?”这一次,琴声没有中止我就上前抬起了她的下巴,“说什么爱上我这种话,我是不会相信的,我虽然涉世不深,但不是傻子,丽春院每天来来往往这么多人,如果我拒绝了你的话,那么你只需要再等下一个人好了。”

    两个人对视了很久,突然安静的房间里,空气开始凝固,直到一颗眼泪落在地面上,“公子难道真的不相信爱情吗?既然无心,又何必过来看望小女子呢?就当一个绝情的人不是更好吗?”

    “这…”看起来真的没有什么破绽的样子,难道是我想错了?“总而言之,你真心想要离开的话,这些钱已经够赎身了,但是我们真的不合适,之后就不要再有什么瓜葛了。”

    “公子不想碰小女子,又何必为我赎身?奴家真是想不明白,奴家难道不能像公子身边的女孩一样,当一个侍女?”娟儿指的应该是绯凛,但是绯凛并不是侍女啊,她的武功在江湖可以横着走,如果使出鬼畏的话,恐怕需要数名高手才能胜过她。

    果然还是很可疑,“这么说吧,你的身上,带着一些特殊的味道,不是香水,而是…”既然是绯凛怀疑的对象,那么就是,“而是一种妖怪的味道…”

    “公子真是幽默,不过为了公子,我倒是可以化成一个美艳的妖精,只求能让公子多看一眼。”

    真的是我想错了吗?该死的,没有把绯凛带在身边真是个错误,但是她已经睡着了,我并不想打扰她啊。“咳咳咳,当我没说,总之,这些钱足够你赎身了…”

    “公子莫非是什么道门中人,过来降妖除魔来了?”娟儿姑娘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发簪,“需要小女子过一遍照妖镜吗?”

    “不不不,刚刚是我胡言乱语了,我也不是什么道门中人。”念归门的确不算道门,虽然修仙的本性可能差不多。“你先离开丽春院再说吧,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我要先逃了,气氛有些尴尬。

    “公子——”

    “还有什么事?”

    “那一幅画,我可不是还给你了,你可要替我保存好,我会去取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