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妖凡修仙传 第89章 拆线

时间:2018-02-06作者:星躔月

    ,!

    在薇薇大小姐和绯凛的监视下,这茶也没有喝成,娟儿姑娘告诉了我一声,她很快就可以离开丽春院了,因为凑够了给自己赎身的钱。

    “你高兴个什么?别人恢复自由身那是她的事情!”大小姐冷哼一声。

    “我没有高兴吧…但是表面上说一声‘恭喜’总是需要的吧…”娟儿姑娘能够给自己赎身离开丽春院的话,最开心的应该是江湖百晓生那小子才对,我应该多劝劝他不要灰心,机会总是有的。

    “我先回去了,绯凛,多看着点他!”

    “放心交给我吧,大小姐。”两个人默契地点了点头。

    “你们究竟在想什么…”唯独我一头雾水…“我得先去给流苏拆线了…她的伤肯定愈合得差不多了。”虽然这之后又发生了很多事情,但是万幸的是,没有让伤口再次裂开,所以已经可以拆线了,我真担心哪天她觉得不爽了,直接把线给扯断。

    “月落少主,你还要给我画画呢。”这件事情真的有这么着急吗?“我觉得我可以表现得比那个女人更有雌性魅力。”其实绯凛和娟儿姑娘相比,从容貌到气质一点也不差,只是娟儿姑娘似乎更懂得怎么俘获人心。

    “绯凛,你不需要去刻意地表现出什么雌性魅力,你在我心中一直都很有魅力。”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见过像绯凛这样的女孩子,呆萌与野性并存,糅合在了她袅娜娉婷的美丽之中,有了别样的气质。

    “是吗?月落少主,那我们刻意直接奔向主题了吗?”绯凛并不会因为赞美而过于害羞,也许在她看来,表现出魅力之后的美少女就应该得到这样的赞美。

    “直奔主题…你是说画画吗…”好像不是,但是有意识地避开了这个‘主题’。

    “不是画画呀,是阴阳合欢。”咔嚓一声,绯凛非常干脆地就把我小心翼翼护着的纸窗给捅破了。

    “我刚刚才故意避开这个话题的说!你为什么又一脸淡定地说了出来!”我就知道,她还是没有一点自觉,美少女主动求爱,这么直接地说出这种话实在太奇怪了。

    “月落少主,我觉得很奇怪,一般来说,雄性得到雌性的青睐是一件很值得炫耀的事情,你为什么一直回避呢?”看着绯凛认真的眼神,我反而左顾右盼,游离回避了。

    “怎么说呢…大概…凡人都是稍微有一点点矜持的吧…啊,不,也有可能只是我胆子有点小而已…不不不,也不是胆子小,只是没有经历过而已…啊啊啊啊——我要疯了,总而言之,在见到清莹小师妹和婷月大师姐之前不要提这件事情。”如果和绯凛的感情越来越深的话,我还真的担心自己会把持不住。

    听到我的这个要求之后,绯凛没有直接回应,以她的角度来看,应该是理解的吧?

    一个狼群,一个领袖,并不只有一个配偶,我虽然希望我是这个狼群的领袖,但是现在来看好像还需要更加努力才行…

    回到客房之后,第一反应就是从这个大烟的味道判断出,流苏的身体和心情恢复得都不坏,烟雾缭绕之中,女人躺在床上抽着大烟,如果不是这一股烟味和手里的烟枪有点碍眼的话,还以为这里是什么仙气飘飘的仙境呢。

    “流苏…”这个女人就没有什么其他的爱好了吗?成天就知道抽大烟,虽然肯定不指望流苏会什么琴棋书画这种事情,这一幅场面都没有办法脑补,因为不管怎么想流苏的模样,手里总是拿着一个大烟枪。不过,不喜欢琴棋书画,行事作风这么男人的话,也可以去地下打拳场看看打拳不是吗?成天吸大烟肯定不是好事。

    “什么事啊…”流苏慢悠悠地吐出了一个烟圈,“我想接个活干干,但是还是感觉浑身没多少气力…”

    “大伤未愈,接什么活啊…”我知道她的身份是赏金猎人,专业拿钱办事的人,上可保护名门大户,下可挖掘千年古墓,反正有机会挣到真金白银或者宝贝的事情都会去做,这是她的生存之道,但是好像也不止于如此,因为哪怕铸剑谷这一次给了很多钱,流苏也没想停下脚步。“躺着不要动,我要给你拆线了。”

    “老娘从刚刚躺着抽烟开始,浑身就没有动过。”说得这么理直气壮,然而这并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情吧…“自己过来脱老娘的衣服吧,反正老娘就当你不存在。”

    “这…我是替你拆线来的,你为什么说得好像我要做什么奇怪的事情一样?”当我坐在流苏身边的时候,终于知道为什么她可以当我不存在了,因为浓烟滚滚,又仰面朝天的话,确实看不到身边有什么人来了。

    医者父母心,流苏的伤口在腹部,所以我很干脆地就把她的衣服撩了上去,她的肌肤相对偏向于小麦色一些,大概是因为在江湖上跑得比较多,“你凑这么近干什么?吐气在老娘的肚皮上好痒,想让我怀孕吗?”

    “噗——”差点一口老血没吐出来,“谁告诉你在肚子上吐气会怀孕的?你以为是气囊吗,越吹越大…”更何况我凑这么近只是因为,“烟雾太浓了,我必须靠近了才能看清,这事不能马虎,伤口也要注意消毒。”绯凛是因为在丛林生活太久,自己处理伤口习惯了,所以没有让我拆线,幸好也没出什么大问题。

    “反正你看着办吧,老娘也不管了。”流苏也真是个人才,受了这么严重的伤,那一把刀都把身体给捅穿了,居然本人完全没当回事,以她的粗神经大概也不知道怎么当回事,关键是完全没把伤势放在心上,大烟照抽不误,该怎么过就怎么过,结果伤口居然愈合得很好,这叫什么来着?

    “傻人自有傻福?”没错,像流苏这样神经大条,扛着一把火铳,带着几张符咒,就能横行江湖还赚到大钱的人,的确是傻人有傻福啊。

    “嗯?你在说什么东西?”

    “啊,不,我没说什么,我说你的伤口愈合得很好,都没怎么留下痕迹。”这让我情不自禁地又想到了师姐脸上的刀伤,简直惨不忍睹,我可以很坦然地面对师姐的伤势,完全是因为她在我心中的地位是不可代替的而已,平心而论的话,面对这种程度的毁容,心中的恐惧还是有的,整张脸都被划成了不规则的模样,眼角迸裂,嘴唇都合不上,曾经婷月师姐是何等的花容月貌?她本人肯定比我更加痛苦,就算如此,我也能接受这样的婷月师姐,而她自己却未必能接受自己。

    “好痒啊!你特么是不是在故意挠痒痒?小心老娘踹你。”比起踹人更加可怕的是,坐起上半身观察我的行动的流苏,直接就来了一口浓烟吐息,熏得我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

    “我才没时间故意挠痒痒呢!拆线是这样的呀!”在我被熏到之前,果断抢过了流苏的大烟枪,“好了,你也先别抽了!转过身去,背后还有缝着的伤口呢。”

    “好啊,你替我抽了吧,我也的确抽得有些醉了,体力没有恢复,我一直躺在床上也很无聊啊。”流苏没有听我的话翻过身去,而是盯着我手里的烟枪,“快点抽,不然就还给我!”

    “你究竟是有多喜欢烟草啊…根据医书上的记载,抽大烟没有任何好处,除了心理上觉得爽之外,大凡有人说什么抽烟的好处和坏处,都是胡扯,因为它就没一点好处。”话是这么说,但是劝流苏戒烟是不可能的,我盯着烟枪的滤嘴犹豫了几轮眨眼的功夫之后,果断塞到了嘴里,猛吸一口,感觉自己法力无边,天下我有,“好了,快点转过身去吧,这剩下的我抽了。”

    “这还差不多。”看到烟草没有浪费,流苏才心满意足地转过了身,“动作快一点,嘴里没烟之后就觉得肚子饿了。”

    “不是抽烟就是暴饮暴食…”你能够活到现在,真是一个奇迹,赶紧让我抽一口大烟压压惊。

    “月落少主,还没有好吗?我洗澡都洗好了。”在燃烧的烟草产生的烟雾中,看到了绯凛的轮廓。

    “你洗澡干什么?”

    “准备让你画画啊?”

    “我又不在你身上画…”反正一直以来,绯凛的脑回路都和正常人不太一样。

    “诶?不要脱吗?不用仔细研究吗?少主,你让我怎么打扮就怎么打扮。”

    “绝对不用脱!我的画里什么时候出现过不穿衣服的女人?”至于衣服嘛,“普通的衣服就行了,反正也都不差。”以绯凛的靡颜腻理,怎么穿都不会太差。

    “喂,你给老娘快点!屁股上都快凉了!”一时间没有拆掉流苏的伤口上缝着的线,她就着急了起来,真是没有一点耐心。

    “这…我又没有脱你裤子,怎么就屁股着凉了…”

    “少主,烟味好难闻啊,别抽了。”绯凛从我手里抢过烟枪,然后扔到了一边。

    “我的烟枪啊!”看到这一幕的流苏直接跳了起来,吓了我一跳,结果她也没站稳,脸朝着我的方向,直接倒了过来,看到这张嘴的时候,我就想起了被浓烟吐息支配的恐惧。

    “哇呀呀呀——”然后感觉惨叫的嘴巴被另一张嘴巴盖上了,嗯?意外地没有什么味道,看来这百草堂的烟草确实有点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