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妖凡修仙传 第24章 见不到的湘澜

时间:2018-02-06作者:星躔月

    ,!

    虽然当初颜大小姐追杀的霹雳堂的叛徒再次出现在天京城的事情很有必要第一时间告诉霹雳堂里的颜大小姐,但是我还是选择了先回到万福客栈。

    看到湘澜失踪之后因为心乱如麻,根本没有来得及仔仔细细地做一些推敲和判断,当时我本人都离万福客栈很近,只有潜入莲花池的时候看不到客栈的样子,我不相信有人轻功如此了得,能够在这么多人来来往往的天京城中心来无影去无踪,要知道,就算是那个拥有踏雪无痕轻功的夜行义贼,也不可能带着一个人跑这么快。

    轻功除了需要脚力、姿态和特殊的技巧之外,还需要身体身轻如燕才能让行动足够迅速,我就是吃了身体太重的亏,因为一拳一脚练出的肌肉太重了,霹雳堂颜大小姐请来的洛长老说得对,以我的轻功,就算我找到了夜行义贼,也不可能追的上那踏雪无痕的身法。

    单单比较脚力和韧性的话,我很有信心,可是速度上就差远了,别人都跑得没影子了,我脚步坚持得再长远一些又能怎么样?

    “哦呵呵呵,欢迎回来,小哥昨晚为何没在客栈里睡?是本客栈的客房不合公子的眼吗?”莺歌老板娘还是一如既往的妩媚动人。

    “不,当然不是,客栈里的房间如此豪华,简直让我这个从乡下来的乡巴佬大开眼界,不过除此之外,莺歌大小姐没有什么别的想说的了吗?”我已经打定了主意一定要搜查万福客栈,但是恐怕遇到的阻力绝对不会小,万福客栈虽然鱼龙混杂,但是的的确确是天京城的中心地带,并且是天京城最大最豪华的客栈,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得罪到什么大人物。

    “哦呀哦呀,小哥想知道什么呢?妾身一定知无不答,包括内衣什么颜色都告诉你。”莲花小扇遮住了女人诱人的嘴唇,但是只露出金绿色的眼眸之后,反而觉得她更加邪魅了。

    “我对内衣什么的没有兴趣,我就想知道…和我一起来的那个姑娘去哪儿了?”冷静地观察她的表情,希望能看出一些破绽。

    “哦呵呵呵…妾身还以为什么事情呢,来到万福客栈的都是客人,当然会照顾得好,比如说,送去一间贵宾才能享受的房间…”

    我激动地靠近了莺歌老板娘,“你是说,湘澜真的还在这里!?”不对,如果真的只是换了一个房间的话,为什么要做出湘澜被人拐走了的假象?

    “诶…不过呢,人家小妹妹暂时不想见你,为了表达她的意思,她让我把这些交给你。”接过了莺歌老板娘递过来的信物。

    “不想见我?”为什么?搞了半天,我这么担惊受怕,结果是湘澜自己不想见我?打开信物之后,一幅协和…“湘澜的发簪…这幅协…”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收了起来,“我知道了,多谢老板娘,我以后还会过来的。”既然湘澜在这里,那我不可能不回来万福客栈。

    “哎呀哎呀,那真是太好了,我早就说过了,万福客栈随时都欢迎你过来,我会给你留好贵宾专属的房间的…”

    莺歌老板娘的态度很明显非常奇怪而可疑,但是我现在也没有理由和心情去反驳她了,我需要赶去霹雳堂,向颜大小姐报告霹雳堂的叛徒的事情,顺便回归到来天京城的初衷,有没有毁容之伤的灵丹妙药。

    颜大小姐成天舞刀弄枪的,肯定不免受伤,应该会有一些好药吧。

    “哦?你说和你一起来的那个姑娘找到了?但是为什么你看起来一点也不高兴?”

    “没有,其实心里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的,然后就感觉到无尽的疲惫涌上来了,精神从湘澜消失的那一刻起就一直紧绷着一刻也没有放松。”蜷缩在庭院的墙角里打个盹也没超过两个时辰,真的有点累了。

    “那就好,但是,为什么没有见到那位姑娘?来到霹雳堂就是客人。”颜大小姐朝着户外看了看,不过很明显没有什么陌生人的身影。

    “不用找了,大小姐,她不肯过来见我。”

    “为什么?你们吵架了吗?还有,不要叫我大小姐了,我叫颜思薇,没人的时候…叫我薇薇吧。”薇薇…这两个字用在一个挥舞着大刀,雷厉风行的霹雳堂堂主身上真的好吗…

    “呃…她留给我一幅画和她头上的发簪,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星空…和月亮?什么意思?”对于一般人来说,是不会明白画中的意思。

    “这是星月峰上才能看到的夜空,她希望我能够在星月峰上替她插上发簪,那里是我生长的地方…”虽然我也清楚,记忆中的那个念归门,再也回不来了。

    “在故乡的夜空替她插上发簪?那不就和求亲差不多吗?”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这个意思,湘澜喜欢我吗?也许湘澜只是因为没怎么和我以外的男孩子接触过吧,“无论如何,知道她安全,我就可以放心了,薇薇——”虽然觉得有些别扭,但我还是叫出了口,在天京城里,和颜思薇这样的人打好交情绝对没有错,“我在居民区的胡同里找到了霹雳堂那个叛徒的下落,他正借着霹雳堂的名号狐假虎威,欺行霸市,收取保护费,逼良为娼。”

    “你说什么?”大小姐拍案而起,“岂有此理,他居然还敢自己回来?”

    “冷静,不要急着去抓人,薇薇,这个人明明已经完全暴露了,为什么还敢回来呢?”我拦住了背上大刀就要出发的大小姐,以她的性格,绝对抓不到人誓不罢休。

    “狂妄之徒,不把我血月楼霹雳堂放在眼里!”

    “当然不是,这种宵小之辈其实非常怕死,怎么可能敢不把血月楼三个字放在眼里?我觉得,他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浑身都在发抖,那么,既然这样,他回来肯定是逼不得已才回来的,要不然的话,上次逃跑之后肯定不会再踏足天京城,至少,不敢这么快就回来。”一番话让大小姐回到了座位上,“你说,最近有什么大事,让一个怕死的宵小之辈不得不回来呢?”

    “霹雳堂内部并没有什么大事,至于可能有点点关系的事情,非要说的话…就只有万福客栈的那次晚宴了…对了!七星龙渊剑,四大恶人中的横行霸道抢走了他们以为装着七星龙渊剑的剑匣,但是里面什么也没有…这个家伙是投靠了四大恶人?所以只好继续回来打听七星龙渊剑的下落了?”这一番推理,也许差不多接近真相了,既然是叛徒,总要有一个叛逃的对象的,“以我霹雳堂的名义,的确可以更快地打听到很多消息。”

    “横行霸道虽然武功不差,身法诡异,但是他们的地位似乎比不上那天出现过一瞬的那个红衣女子,你知道她是谁吗?”那个被我背上星月峰的红衣姐姐,让我明白了,女人想要骗人的话,可以伪装到天衣无缝。

    就像莺歌一样,她如果想要迷惑一个人的话,绝对可以让对方神魂颠倒,如果不是那一副协,我也不会相信她说的任何一句话。

    “红衣女子…我没怎么注意到,江湖上也没怎么听过这一号人物,既然和四大恶人有关系,那肯定和妖界的魔教有关,传言横行霸道,飞扬跋扈四大恶人就出自魔教。”横行霸道,飞扬跋扈…这四个人的名字还真是有够霸气的…“等一等…如果我霹雳堂里都有人串通了魔教的话…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我们走,赶紧把他抓回来,我需要知道还有没有人当了魔教的奸细。”

    “那血月楼修罗堂的人是魔教中人杀害的吗?”是红衣姐姐做的吗?可是,如果整件事情就只是如此的话…那么,吸引我出去的那一段旋律又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按理说,四大恶人的功夫虽然不差,但是想要一招打败修罗堂和流神道的人还是不可能的,他们的死因很奇怪,几乎是在没有反抗的情况下被人一击致命。”没有反抗…如果不是被什么药物弄到昏迷不醒,就只有可能…

    像我那天在星月峰赶山路的时候遇到的解释不清楚的幻觉一样…

    “但是魔教依然是最大的嫌疑。”我不了解什么魔教,但是既然是由一群在妖界的人组成的帮派,总是有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否则谁会呆在妖界那种危险的地方?“薇薇,最后我问一下,有没有什么可以治疗脸上完全毁容了的刀伤的灵丹妙药?”

    “用金创药和跌打散不行吗?”

    “呃,这种传统的药只能让伤口愈合不再流血,我是说怎么样去掉毁容的疤痕。”看大小姐的表情,我就知道她根本不知道有什么灵丹妙药了。

    “受点伤怕什么?”说完,颜大小姐撸起了自己的袖子,上面布满了许多刀剑的伤痕,虽然已经结疤了,但是看起来还是让人有些心惊,我仿佛看到了整条胳膊上都淌满了鲜血。

    “可是…如果美少女毁容了…总是不好的吧?总是要想办法的吧?”你就没有担心过脸上有伤怎么办吗?

    “就算是女孩子也可以不靠脸吃饭,为什么男人脸上有刀疤,大家就觉得是有男子气概而显得酷帅呢?”

    “你说得如此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可以,我继续往别处想办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