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妖凡修仙传 第20章 黑衣人的线索

时间:2018-02-06作者:星躔月

    ,!

    “这么说,万福客栈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居然没有人察觉到一点点线索?”在颜大小姐的询问下,堂口所有人都点了点头,“真是奇怪了,何方高人,有这个身手?要知道,修罗堂可是我血月楼武功最高的堂口,能够对付修罗堂的人,本来就不多见,又何必如此鬼鬼祟祟?”这个结果…让我失望到胸口几乎不能呼吸,“洛长老,你有什么意见吗?”

    “妙妙妙…这画的笔法苍劲有力,基本功真是扎实,视角和布局也很巧妙。”一边的洛长老挠着自己的胡须,好像答非所问。

    “呃,洛长老,这并不是什么画作,而是我这位小兄弟画出的线索,布局和视角也不是构思来的,而是他当时站在的位置,看到的场景。”没错,颜大小姐叫你过来是分析线索的,不是过来欣赏什么画作的!如果不是看起来这个洛长老似乎地位很高,我都忍不住要骂人了。

    我心急如焚,你悠然自得,虽然这事和你没关系,但是也很让人火大。

    “哈哈哈,小友急什么?”能不急吗?我真的要发飙了!“这幅画不是已经给出答案了吗?”

    “嗯?什么?画上有什么答案?”这是我画的,画中什么内容我看都不用看都知道。“还请前辈明示,如果前辈真的喜欢晚辈的拙作,这幅画就斗胆送给前辈了。”

    “好好好,小友果然彬彬有礼,谈吐不凡,衣冠朴素也不妨碍这一份教养,老朽就指点一二,画中这人蜻蜓点水一般越过莲花池而不湿鞋,飞檐走壁踏上高楼却无声无息,这一份轻功,普天之下只有踏雪无痕才做得到,如果老朽没有看错,这个身法正是踏雪无痕中的燕归巢。”

    轻功?对啊,我怎么没想到从这一个方向考虑,虽然我自己的轻功不怎么样,但是也明白清莹小师妹的身法·飞燕霓裳舞属于最顶级的身法轻功,而就算飞燕霓裳舞也比不上黑衣人踏雪无痕的脚步,这么一来,目标的范围就缩小了很多,“这种功夫,何人会使?还请前辈明示!”

    “这老朽就不敢妄言了,踏雪无痕是曾经江湖中代号夜行义贼的一个神偷的功夫,这个人凭借这一身轻功身法,让无数英雄好汉都无可奈何,本来已经消逝多年,想不到现在又重出江湖了。”洛长老收起了画卷,“之所以老朽不敢妄言是因为如果夜行义贼和老朽当年的是同一个人,那么他应该已经超过八十岁了,还有这功夫,那还真是了得,所以很有可能传给了其他人。”

    “就这样的线索…”我应该怎么去找人?摇了摇头,“多谢前辈指点。”别人说的已经够多了,不能得寸进尺。

    “会踏雪无痕的人,如果对方不想见你,小友着急地去找也没有人,因为这一份轻功,世间恐无人追的上,就算小友找到画中之人,对方想要甩开你也应该是很容易的事情。”这番话让我的心情更加沉重了,我的轻功不行,步法比清莹小师妹都不如。

    “那,晚辈请问洛长老,踏雪无痕的轻功必然身轻如燕,有没有可能带走一个人?”

    “带走一个人?夜行义贼每次作案都是以名贵珠宝字画下手,怎么会去带走一人呢?”听起来,这个夜行义贼明显是个偷宝贝的小偷,的确没什么道理带走湘澜。

    “原来如此…”真是疑惑重重,茫茫然不知该往哪个方向,“不知道前辈对于万福客栈的命案有没有什么见解?夜行义贼似乎并不取人性命。”既然像红衣姐姐那样明显和夜行义贼不是一伙的人也出现了,那么说不定还有其他人。

    “嗯…这倒是一个很费解的事情,万福客栈这么多人,却唯独来头最大的两个人出了事,摆明了是故意警告血月楼和流神道的,可是血月楼和流神道是天下两大门派,无人不知无人不服,天下四杰中,谪仙·星玄公一心归隐,鬼才·鬼蚩子虽然也创立了尘云谷,但是很少出入江湖,只有杀神·千殇刀和真人·道天风建立起了真真切切的大门派,也就是血月楼和流神道,非要说和江湖有什么过节的话…恐怕只有一心想要堕入妖道的魔教中人有这个理由对血月楼和流神道出手了。”魔教中人?“可是魔教中人又大闹了宴会现场,就凭横行霸道那种四大恶人的功夫也不可能在众多高手之中直取两人的性命。”

    原来红衣姐姐是魔教中人?四大恶人中的横行霸道都似乎以她为主,看来地位还不低,我竟然把这种人带上了星月峰念归门,虽然她似乎并没有做什么,但是不免也有些害怕,“也就是说,事情依然扑朔迷离…”心中还有一个线索——月下公主和她动听到摄人心魄的旋律,不过不准备把这个说出来,那如梦又似幻的月下公主,我甚至分不清她到底是真实存在还是我心中的幻想。“踏雪无痕…夜行义贼…”现在最大的目标只有这一个了。

    “多谢洛长老这么晚还来参加堂口的议会,大家散伙吧,不早了,是时候休息了。”颜大小姐对着这位洛长老鞠了一躬。

    “无妨无妨,老朽收到一幅功利颇深的画作,心情好得很。不过,能提供的信息也就只有这些了,小友莫慌,有些事情机缘一到自然而然就解决了。”

    绑架这种事情还要看什么机缘再救人!?“多谢前辈指点迷津,晚辈记住了。”但是表面上不能把现在心中的愤怒发泄出来,并且洛前辈的确已经给了很大的帮助。

    等到众人散伙之后,心中的沉重并没有因此减轻一些,有些迷茫地抬头看着陌生的天空。在星月峰念归门里,每天仰慕着大师姐的日子真是让人怀念。

    “至少有了一点点头绪了不是吗?”颜大小姐试图安慰我,她能有这样的心思,倒是让我也有几分感动。

    “与其说是有了头绪,不如说…”是强迫自己相信,湘澜就在夜行义贼的手里,至少有了明确的线索,不愿意多想,如果这个线索也和湘澜没有关系的话,我接下来该怎么办,“无论如何…”我对着认识了没有超过一天的美少女点了点头,“多谢大小姐帮助,只要找到了湘澜,你的任何要求我都照做。”

    “好!一言为定,能够有星玄公的传人辅助我的话,我霹雳堂成为血月楼第一堂口指日可待,我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回到…”回到什么?“咳咳咳…不提了,好好去休息吧,再怎么担心,也要有充足的精力和体力才能去应付眼前的事情。”

    “我知道了,我会处理好的。”怎么可能睡得着,告别了颜大小姐之后,漫无目的地在天京城里游荡,心中幻想着也许…也许下一个拐角,我就看到湘澜在那里等我了,恍恍惚惚之中,变成了漫无目的地乱闯,害怕见到笔直宽阔的道路,因为尽头没有湘澜在等我,无止境地往角落里钻,紫陌交错间,彻底忘记了原来的方向。

    从这个角度来看,万福客栈真是高大,无论在何方,抬头都能看到这一座灯火辉煌的亭台楼阁,“可恶可恶可恶!”让我眼不见心为净都不行吗?看到这一座没有白天黑夜之分的不夜客栈,我就觉得心烦意乱,早知道这样,我一个人来就好了,为何要带上湘澜?她有个三长两短,这一辈子再也没有办法安心了。

    也许她现在就在什么地方忍受着折磨…

    “可恶啊!”砰的一拳打出去的时候,心里才暗道不好,把情绪没有意义地对着一堵民居的墙发泄,实在是才不冷静了,房间里的人一定被我吵到了,虽然现在拔腿就跑是来得及的,毕竟夜已深,就算被吵醒了,也不会这么快出来骂街。

    算了,一人做事一人当,如果真的有人出来骂街的话,我还是要主动承认错误的。

    出乎意料的是,民居里的动静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快,谁这么晚了还不睡觉吗?明明里面没有灯火的说,还是说黑灯瞎火的,在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看起来这一座四合院似的民居虽然不是什么大户人家,但应该也不是什么穷人,大门被推开之后,伸出了一个战战兢兢的脑袋,走进了才看清竟然是一个美丽的少女,梳着齐刘海的短发,面容非常精致可爱,甚至与湘澜不相上下,“呃,这位姑娘你不用这么害怕,我不是什么坏人…”好像一般坏人也都这么说…“我刚刚就是…不小心——”不小心用拳头给了你家的墙壁势大力沉的一击?说出来我自己都不信啊。

    “你是谁?”显然,她的眼神里充满了怀疑,尤其是我抓着脑袋在斟酌着用什么话解释的样子,明显不是什么好人。

    深呼吸,与其想谎话,不如说实话,“其实是这样的,我一个很重要的妹妹走失了,在寻找她的时候我心烦意乱,所以把怒气发泄在了你家的墙壁上,打出去的时候就后悔了,但是来不及收回,所以只好在这里等人出来,亲自道歉一番。”不管你信不信,我已经说了大实话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