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摄政王的医品狂妃 第366章 累死太傅

时间:2017-10-30作者:六月

    太子正在东宫养伤,梁王那三十八剑对他没有造成很大的伤害,倒是命根子比较严重一些,如今敷药卧床休息。

    梁树林已经回来禀报,“殿下,血羚羊角已经拿到,且已经丢下了深渊,无人能找到。”

    太子咬牙切齿地道:“好,他伤了本宫,本宫要他的命。”

    梁树林眼底闪过一抹狡猾的光芒,“是的,没了血羚羊角,梁王再也活不了了。”

    正是他无意中告知太子,梁王需要血羚羊角救命。

    其实,外面很多人都知道血羚羊角是用来救大长公主的,可太子之前并不关心大长公主的情况,加上受伤在东宫与外界没有接触,所以竟不知道,梁树林这么一说,他便相信了。

    “殿下,太傅命人过来,说是有话要问太子殿下。”宫人走进来道。

    “传!”

    太子想坐起来一些,但是伤口痛,一动就撕扯得厉害,他冲梁树林怒道:“还不赶紧过来扶本宫起来?像木头那样站在做什么?猪头猪脑的东西!”

    “是!”梁树林连忙上前,扶着他坐起来,且在他后腰上塞了一个垫子。

    太傅的侍从疾步进来,跪在地上,“奴才参见太子殿下。”

    “什么事?”太子问道。

    “殿下,摄政王召集百官和皇室宗亲,说是有要事商议,太傅让奴才来问问殿下,这些日子可有发生过特别的事情。”

    太子听得摄政王召集百官和宗亲,十分紧张,“慕容桀是要干什么?为什么要召集宗亲?”

    侍从道:“回殿下的话,太傅也不知道,但是太傅猜测是针对太子而来的,所以让奴才前来问问太子,最近可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他是不知道的,太傅必须要全部知道,才可有应对之策。”

    太子怒道:“针对本宫?他凭什么针对本宫?本宫被那废人得成这样也没见他来看本宫一眼?本宫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你回去禀报太傅,如果他纠缠不休,反议他一条祸害太子之罪便是。”

    侍从知道这位太子难缠且不知道天高地厚,这反议摄政王一条罪名岂是这么容易的?

    他耐着性子道:“殿下,此事非同小可,您若有隐瞒一定要告知太傅,太傅猜测,摄政王此举大有可能是要废黜殿下。”

    “他敢?”太子暴怒,“他有什么权力废黜本宫?父皇还没死呢,他就敢这么大胆妄为?他眼里可还有祖宗法制?”

    侍从提醒道:“殿下,皇上确实有口谕,只要证实殿下有大过,经朝臣和皇室宗亲商议,摄政王是有权废黜太子的。”

    “只有口谕又没有明旨,谁知道他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太子嗤道。

    “殿下,不管真假,此事还是做好万全的准备为宜。”

    梁树林也劝道:“对,殿下,太傅明智,他若这样交代定有原因的,还是听太傅的话为妙。”

    太子心里其实也是戚戚然的,他知道慕容桀不好对付,只是碍于自己的威严,不想露出惊惧之色叫人笑话。

    听得梁树林这样说,他沉思了一下,道:“也没什么了,就是那天抓走那废人的心上人一事,还有……”

    他沉默了一下,宜妃的事情不知道该不该交代一下,那夏子安是知道此事的,如果把这件事情在朝堂上公开,太傅又不事先知道,怕无法应对,细想之下,他招呼侍从过来,在他耳边把与宜妃的事情也告知了侍从。

    侍从大骇,“您是说,这件事情,摄政王妃是知道的?”

    “她撞过进来,亲眼见到,且那天在皇寺里,本宫正办着好事,她也闯了进来,亲眼所见。”

    “那除她之外,还有什么人见到?”侍从问道。

    太子想了一下,“还有那民女的母亲,叫劳什子流月的,皇寺的僧人也知道,宜妃宫里的两个宫女知道,本宫身边也有几个人知道。”

    侍从真没想到太子会做出这种事情,这事一旦公开,都无需商议,直接可废了。

    他是银乱宫闱,偷自己父亲的妃子,大逆不道,哪里还需要商议?最重要的是此事还被摄政王妃知道了,难怪,慕容桀今天会大张旗鼓召集百官和宗亲,他是有实证啊。

    “除此之外,还有吗?”侍从问道。

    太子摆摆手,“哪里还有?没了。”

    今天偷血羚羊角的事情是万不能说的,否则传到母后的耳中,母后会恨死他的。

    “那奴才先行告退!”侍从施礼,匆匆而去。

    侍从回去把太子交代的事情告知太傅,太傅气得脸都青了,“他不死也没用了,身为太子,正事不做,净干这些男盗女娼的事情,外面那多女人,为什么偏偷到他父皇的头上?这件事情万不能公开,你马上去一趟宜妃宫里,让她严防死守她那边的人,一个字不可外泄,必要时候,把知情,人全部灭口。”

    “那皇后娘娘那边如何交代?”

    “此事不能告知皇后娘娘,只说是夏子安诬陷,若让皇后知道,她必定会除掉宜妃,在这个节骨眼上,万不能再出任何差错。”太傅严声吩咐后又压低声音交代了几句,让他转告皇后。

    “是!”

    太傅深呼吸一口,他心里明白,这是一场大战了。

    如果真的废掉太子,他便无可扶植的人,没有扶植的人,梁家的万年大计也无从实施。

    他心底再次咒骂,真是个废物。

    侍从们分头行事,一人去了宜妃宫中,宜妃得知此事要被掀开,竟一点都不担心,对侍从道:“此事是无中生有,你告知太傅,不必紧张。”

    侍从疑惑地看着宜妃,“娘娘,此事非同小可,摄政王妃是亲眼所见的。”

    “那又如何?她与本宫早有积怨,且她不喜太子,所以栽赃诬陷,说不过去吗?”

    “那娘娘屋中的人?”

    宜妃妩媚一笑,竟有说不出的风情和冷冽,“放心吧,本宫这里的人,知道的都是死人。”

    侍从心中一震,“是,那奴才告退。”

    侍从走后,宜妃招来两个贴身宫女,“你们出宫一趟,帮本宫去买些东西。”

    “是!”贴身宫女道。

    两人刚出宫,宜妃便传来侍卫,“跟上她们,带到无人之地解决了。”

    “是!”侍卫领命而去。

    皇后那边,先是有人来问明白情况,继而便有侍从前来告知,“娘娘,摄政王那边打算诬陷太子殿下与宜妃娘娘有私情,用这个大罪来废黜太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