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摄政王的医品狂妃 第四十六章 请罪

时间:2017-10-05作者:六月

    玲珑夫人跪前一步,嘤嘤地哭道:“太后明鉴,其实子安也是无辜的。她只是被生母利用啊,还请太后看在她年幼无知的份上,饶恕了她这一遭。若有什么罪责,就由妾身来承担吧。”

    皇太后看了看玲珑夫人。开始有些摸不准了。

    她在深宫多年。见过嫔妃间的各种争斗,但是她算幸运,无人可撼动她的后位。因先帝对她极为尊重,连带嫔妃也不敢与她争锋,所以她还是冷眼旁观争斗。

    她觉得玲珑夫人与袁氏之间不是那么简单的。自然。因为她对袁氏没好感,所以,对玲珑夫人的表哀之情就信了几分。

    她想了一下。对孙公公道:“你去叫皇后过来吧。她是梁王的母后。哀家也得问问她这个事情如何处理。”

    皇太后之前压根没想过要去追究相府的责任,这件事情已经够丢人了。为了遏制外界的传言,最好是什么都不做。

    所以。最初的打算,是惩处了夏子安便算了,可如今夏子安治好梁王。她宠信有加都来不及,怎还会处理?

    梅妃听得皇太后吩咐,与夏丞相交换了一个眼神。

    夏丞相也看了玲珑夫人一眼,玲珑夫人以手绢拭去眼泪,又故作哀戚起来。

    皇后本就心烦意乱,听得孙公公来传,说是夏丞相到皇太后面前请罪,她便冷下了脸,当场怒道:“本宫已经不追究此事了,他巴巴地把头递上来,是什么意思啊?真想让本宫砍他的头吗?”

    孙公公压低声音道:“皇后娘娘,息怒啊,先过去吧,梅妃娘娘与丞相都说,悔婚一事,是袁氏指使的。”

    子安听到了这句话,唇瓣绽开一抹冷笑,果然是入宫撇清来了,只是,能撇清吗?

    皇后听到孙公公的话,抬起头,看着子安道:“子安你过来。”

    子安把艾灸递给院判,依言走过去,“皇后娘娘有何吩咐?”

    皇后看着她,正色地道:“你悔婚一事,终究是要解决的,本宫不降罪你,梁王也原谅了你,但是,你把这件事情的前后始末,都告诉本宫。”

    皇后对这件事情,知晓甚多,也听夏子安说过,但是,她需要了解全部,前后始末,好做出应对梅妃与夏丞相。

    她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夏丞相与梅妃把夏子安再度卷入此事,至少,在现在不可以。

    “娘娘,这事为何在现在提起?臣女如今心思只在……”

    皇后打断她的话,“本宫知道你如今只想治好梁王,但是,有人不让你省心,你就必须应对。”

    子安下意识地抬头瞧了慕容桀一眼,慕容桀翘起二郎腿,神情悠闲地坐在靠床的椅子上,与梁王说话。

    一切仿佛与他无关,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子安觉得和他有关系。

    看到子安望过来,他也侧头瞧了一眼子安,神情竟是无比的无辜,但是,那大写的俊脸上,还是挂着一抹顽皮。

    子安低头,敛住锋芒,如果是摄政王安排的,那么,这场戏肯定不简单,很好,本以为他们会等到她回府再出击,既然不等,那就在宫里撕一场吧。

    子安正打算回皇后的话时,慕容桀忽然淡淡地说了一声,“对了,本王方才入宫的时候,听到外面的百姓在传,说夏子安因悔婚梁王的事情被打入了暴室,不知道丞相是不是因此事而来呢?”

    皇后神色一变,“什么?是谁在胡言乱语?”

    “这就不得而知了,皇后可命人彻查!”慕容桀一脸的正气。

    子安差点笑出声来,他竟这般无辜,分明就是他散播出去的,难怪会入宫来了,原来以为她在宫中被问罪,怕是巴巴地来撇清了吧?

    皇后脸色阴沉,“子安,你与本宫去一趟,那日悔婚的前后也不需要再说了,本宫心中有数。”

    子安应道:“是!”不说便好,否则的话,不管她说得多么的委屈苦衷满怀,始终都难逃被皇后发现私心。

    杨嬷嬷已经第一时间准备好了肩舆,子安出门,看到明晃晃的太阳,有些眩晕。

    她要迫切地养好身子,否则,回府之后,她没有办法应对那一群恶狼。

    皇后出去之后,梁王遣走院判和伺候的宫人,看着慕容桀道:“皇叔,是你传出去的吧?”

    慕容桀扬起下巴,“你说呢?”

    “是你!”梁王轻轻叹息,“这夏丞相如此威逼自己的女儿,本王当时真是瞎眼了。”

    “你没瞎眼,他一直都谦谦君子的模样,谁知道他一肚子的坏水?”

    梁王笑笑,“你自从执政之后,便一直排挤他,当时我还觉得你是嫉才,如今回想起来,你是太有先见之明了。”

    慕容桀不语,眸色却异常冷冽,他执政,怎可能嫉妒贤才?广纳贤能还差不多,朝武百官,他全部都私下暗中做过考核,对于夏丞相的人品,他从一开始就知道。

    否则,也不会一再地提点,但是,所有人都以为,他是忌惮夏丞相的地位。

    来到寿安宫外,皇后吩咐子安,“你在这里候着,本宫传你的时候,你才进来。”

    子安垂下手站立一旁,“是!”

    孙公公出来迎接,高喊道:“皇后娘娘驾到。”

    皇后大步进去,显得有些来势汹汹,夏丞相与玲珑见到,都禁不住心中一凛,果然,皇后是在盛怒之中,难怪方才不肯接见。

    梅妃上前,“皇后娘娘来了?”

    皇后连答应都不答应,径直走过去给皇太后请安,“参见母后。”

    皇太后道:“皇后来了就好,这事儿还是得你亲自处理一下。”

    皇后走到皇太后身侧坐下来,扬起讽刺的脸看着夏丞相,“相爷来了寿安宫啊?方才不是在长生殿外说要见本宫吗?本宫出去,人也不见了,原来是来了寿安宫,相爷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啊。”

    夏丞相已经做好了直面皇后怒气的准备,他伏地道:“娘娘恕罪,臣方才确实在长生殿外等着娘娘,只是,娘娘事务繁忙,臣便先过来给皇太后请安。”

    孙公公亲自奉茶上来,皇后接过,慢慢地饮了一口,才又看着夏丞相道:“你们在长生殿求见到现在,已经有些时辰了,怎还跪在地上?”

    梅妃见皇后语气不好,也知道她必定是怀着怨怒,便上前打圆场,“皇后娘娘,相爷他们自知有罪,所以跪在这里给皇太后与皇后娘娘请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