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摄政王的医品狂妃 第二十三章 梁王死了

时间:2017-10-05作者:六月

    殿中这么多人,却寂静得一点声音都没有,除了大家急促紧张的呼吸声。

    但是。大家都在极力控制,怕这点声音会影响了施针。

    皇后整个心都悬在了嗓子眼上,双手转动佛珠。口中默默地念着佛经。

    刘御医选了华盖和鸩尾两个穴位,这两个穴位都可以缓解呼吸困难的。

    他果断地落针。落针很顺利。且穴位很正,刘御医松了一口气。

    皇后与摄政王都站在床边,紧张地看着梁王的反应。

    梁王喘了一口气。意识竟是有些回缓,睫毛跳动了几下,却没有睁开眼睛。

    不过。情况并未缓解。梁王的呼吸还是很困难。

    刘御医有些慌乱了,手忙脚乱地摸向膻中穴,并在膻中穴再落一针。

    效果还是没有出来。梁王的嘴唇越发的绀紫。嘴巴张开。依旧气若游丝。

    “怎么没效果啊?”皇后颤声问道。

    刘御医一额头的汗,心中却暗自疑惑。不会啊,按理说这三个穴位都可以缓解梁王的症状。怎么会没有效果呢?

    他选穴很多,且下针神速,直接刺通穴位的。他下针的时候就能感觉到。

    情急之下,他把针拔起,在攒竹穴与地仓穴连下了两针。

    这一下针,可不得了,梁王陡然睁开眼睛,定着有数秒,皇后见状,以为他好转,大喜,“皇儿,你觉得怎么样?”

    梁王却只是定定地瞪大眼睛,看似是毫无意识的。

    摄政王首先发现了不对劲,见他嘴唇开始颤抖,四肢也开始抖动,脸上的皮肤开始痉挛。

    摄政王叫了一声,“不好,发作了。”

    果然,梁王的四肢开始强直,痉挛,他的头像是有一股力量拽起来般,使劲往后拗,痉挛逐渐加强,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摄政王情急之下,拿起旁边的毛巾便塞进他的嘴巴里。

    自从梁王第一次发作之后,他见子安把手塞进梁王的嘴巴里,他就回去问了大夫,大夫说这是预防咬伤舌头的做法。

    他也因此断定,夏子安懂得医术。

    “天啊,天啊!”皇后全身发软,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哭着道:“怎么会这样的?怎么会这样的?”

    手里的佛珠散落一地,一颗颗地在地上打旋,她一口气几乎提不上来,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御医急忙上前揉着人中,救醒她。

    刘御医也要晕了,他额头渗出大滴大滴的汗珠,面容白得厉害,双手不断地颤抖,嘴里喃喃地道:“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院判推开他,一手拉开梁王头上的枕头,轻轻托住他的头颅,让他尽可能地不要把头后仰得厉害,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已经不敢再轻易施针,一旦施针再度刺激,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

    太子在床边看着,唇瓣缓缓地勾起来,眼底有痛快的笑意,快死去吧,你这个残废,不死还有什么用?

    这一次大发作,梁王原本就绀紫的脸直接转变成黑色,痉挛得也比之前厉害,仿佛一口气就要断过去一般。

    这一次的发作,没有持续太久就停下来了。

    但是,在停下来之后,梁王忽然睁开眼睛,看着摄政王,眼泪竟流出了泪水,嘴巴微微张开,似乎有话想说。

    摄政王松开手,呼唤了两声,“鑫,鑫……”

    梁王忽然直起了脖子,大口大口呼吸,气管发出奇怪的咯咯声,眼睛瞪大很大,眼珠突出,脸色愈发涨黑。

    只见他大口喘气之后,忽地一切都停下来了,眼睛也缓缓闭上,嘴里再没有入的气。

    “皇儿!”皇后痛叫一声,扑了上去,嚎啕大哭。

    摄政王简直不能相信,面容震痛无比,退后两步,一代英明的战将,竟不知所措地站在自己侄子的床榻边上。

    院判扣脉,然后一脸惨白地跪在地上,“皇后娘娘,请节哀!”

    殿中除摄政王与太子之外,都跪下来了,太子笑容收敛,换上一脸的悲伤上前拖开皇后,故作哽咽地道:“母后,就让皇兄安然地去吧。”

    皇后哪里肯走?扑在梁王是身上,哭得特别凄惨。

    子安刚到殿外,听得皇后的哭声,她心中一沉,不,不能,梁王可别死啊,梁王一死,她就没翻身的机会了。

    情急之下,竟不顾规矩,直奔进去。

    “你站住!”杨嬷嬷急忙叫住了她。

    子安却已经冲了进去,看到梁王闭着眼睛躺在床上,紫黑未褪,却是已经没了气息。

    太子见到她,憎恨地盯着她,若她能早来一步,就要跟着这残废去死了。

    真是可惜!

    子安震惊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梁王真的死了?不,不能死,治愈梁王,她才有翻身的机会。

    她很快就冷静下来,发现梁王面容的异色,走上前去,却听得太子一声令下,“来啊,把夏子安抓起来。”

    子安却一个箭步上前,一手拖开皇后,她已经顾不得了,若梁王真的没救,她的计划将彻底落空。

    “你想做什么?不许碰本宫的皇儿!”皇后冲她惊怒道。

    子安脑袋嗡嗡作响,残留的毒性还在撕裂她的神智和身体,她撑着爬在床上,摁住梁王的心脏,回头冲皇后道:“还有救!”

    皇后一怔,退后两步,竟站在了摄政王的身边,有些不相信地看着子安。

    摄政王眼底生出一丝希望,但是很快又觉得自己的这一丝希望很无稽,人都走了,她又能做什么?

    子安见没有人阻拦,便开始做心脏复苏,梁王不是死了,而是休克,但是情况也是很严重的。

    她一边做心脏复苏,一边人工呼吸,一个女子这样做是惊世骇俗的,在场的人都看呆了眼。

    太子甚至冷笑一声,“这哪里是救人?分明就是在卖弄风。骚,竟有此等无耻的人。”

    说完,他看了看摄政王慕容桀,扬起讽刺的笑道:“皇叔,听闻母后已经为你们指婚,这未来皇婶婶,还真是特别啊。”

    慕容桀侧头瞧了他一眼,神色阴暗未明,但是并不言一句,便转头看着子安。

    人工呼吸和心脏复苏都没有用,子安深呼吸一口,擦了额头大滴大滴的汗珠,从袖袋里取出针包,在他的人中落针,再封住颈部动脉与大脑附近的穴位,免得电击再对脑部神经造成进一步的伤害。

    然后,她弯曲手指,对准心脏,在摁下去的时候转动指环放电,一下,两下,三下……

    梁王的身体被电击弹起,又落下,反复几次。

    在场是真的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连呼吸声都似乎被刻意压抑住,皇后更是紧张得站立不稳,要由宫女扶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