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摄政王的医品狂妃 第十六章 梁王再发作

时间:2017-10-05作者:六月

    子安脸色苍白地笑了起来,不无讽刺地看着老夫人,“有什么办法?我这个相府的嫡女。却不得不以这点小聪明抵抗自己的厄运,而我的厄运,是我的至亲带给我的。”

    夏婉儿冷冷地道:“你休要埋怨谁。在这个府中,你已经享受了十六年的荣华富贵。若不是你拒婚。也不至于落得这个下场。”

    子安冷眼看她,“是吗?这十六年的荣华富贵里夹着多少你们母女对我的辱打与伤害?”

    这本是最凄凉的控诉,但是。在场无人动容,就连她的生身父亲,都只带着厌恶的眼光看她。更不要说那位老太太了。

    夏婉儿哼了一声。“没有人虐待过你,是你不存感恩之心,母亲对你不好么?在这相府里。你吃得饱。穿得暖。你该知足了。”

    “好一句知足,有这样的家人。夏子安要认命!”子安别有所指,只可惜无人听得出。

    她伸手接过玲珑夫人手中的毒酒。毒酒只有清水般的颜色,跟随杨教授学习中医之外,她还曾帮国际头号杀手毒黄蜂研制毒液。所以,只消看一眼,便可知道杯中的是鸩毒,毒性很强,入口封喉,是绝无生还的余地。

    夺魄环有一种功能,能把毒性散发出去,但是,只能散尽大半,并不能全然散尽,所以,只要她喝下这杯酒,她还是会中毒,只是不会要命。

    宫中。

    梁王自从病倒以后,加上之前子安悔婚,让他丢尽了面子,一直留在宫中没有回府。

    休养了三日,病情算是稳定,前两天有些头痛,但是服用了御医开的药后,慢慢地好转,到了第三天,头痛几乎没有,只是行走间,仍然感觉有些眩晕。

    皇后见他心情不好,便与他到御花园散心。

    他拖着一瘸一拐的脚步走在御花园里,心情糟透了。

    窝囊,窝囊得很,就连夏子安这样的女人都看不上他,可想而知,他是有多窝囊。

    “鑫儿,别多想,这个夏子安配不上你,母后一定会为你找一个高门贵女,比这个夏子安好一百倍的。”

    “母后,”梁王眼底有阴郁之气,“以后不要再张罗,我谁都不想娶。”

    皇后着实恼怒夏子安,若不是她悔婚,也不至于让自己的儿子变成这般颓废。

    她是真后悔没杀了她,不过,把她指给慕容桀也是一件美事,恶心了慕容桀,也惩罚了那小贱人。

    而且,那天她胡言乱语抛出一大堆关于针灸的理论,事后她跟太医院院判了解过,针灸之术,非同一般,民间少有针灸的高手,即便太医院,能应用针灸的人也不多。

    至于她那一套理论,院判说,原则上可行,稍有不慎,便是要命的。

    皇后为自己犹豫过片刻想要相信夏子安而感到侮辱与愤怒。

    “为了那么一个不知羞耻不识抬举的女人颓废,你还有点亲王的气度吗?”太子从小石子路走过来,鄙视地说。

    梁王冷眼睨着太子,“你来做什么?还嫌看不够我的笑话吗?”

    太子哼了一声,“皇兄,不是本宫说你,就夏子安这样的货色,便是白送本宫都不要,你还为她伤神,值得么?这天下高贵的女子多了去了,随便挑一个都比她好。”

    梁王眉心隐隐跳动着怒气,“本王什么时候说过为她伤神?”

    太子毫不留情地戳过去,“你一直躲在宫里不出去,不就是不敢面对吗?被人悔婚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是她不识抬举,你还要为她的过错惩罚自己吗?”

    梁王盯着他,眸子阴郁,“本王还没问你,你与那夏婉儿是不是有私情?夏丞相那老狐狸本来是要把夏婉儿嫁给本王的,但是他前来找本王,说夏子安思慕本王已久,又是嫡女身份,本王才同意换人,如今想想,竟是你从中动了手脚,你与那夏婉儿勾搭在先,硬逼着夏子安嫁给本王,本王会这般丢脸,多亏了你了。”

    太子被他揭穿,恼羞成怒,当下便铁青着脸怒道:“什么私情不私情的?本宫与夏婉儿本就不太熟悉,充其量是见了几次面,你还相信夏子安的话?这个女人把你戏弄在掌心之上,你不迁怒与她反而为她说话推搪,你是腿残疾了,又不是脑子残疾,怎就这般窝囊?简直就是一个废物!”

    “够了!”皇后勃然大怒,容颜笼霜,她的命怎就这么苦呢?身为皇后,母仪天下何等的尊贵,且又为皇上诞下一双皇子,宠绝后宫,旁人欣羡不已,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其中的苦况。

    他们兄弟二人,从小就不投缘,聚在一起总是吵架,如今这档子事,皇后心中有内情,但是,不愿意深究下去,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

    太子见母后大怒,悻悻地道:“母后您便宠着他吧,这样下去,他迟早窝囊死。”

    说完,冷冷地走了。

    梁王气得头皮一阵阵发麻,眩晕的感觉更甚了,他伸手扶住旁边的银杏树,手脚便有些颤抖。

    “鑫儿,怎么了?”皇后首先发现他的不对劲,面容大变,急喊了一声,“桥儿,快传御医!”

    太子回头瞧了一眼,只见梁王已经倒在了地上,四肢抽搐并且开始痉挛。

    他皱着眉头,呸了一声,低低地道:“怎么不去死?”

    冷眼旁观了好一会儿,看到宫女太监都冲了过去抢救,他才吐了唾沫,厌恶地吩咐身边的人,“去传御医过来!”

    御医来到的时候,梁王的情况已经很严重。

    在场的宫女太监都不知道如何处理癫痫,梁王发作的时候,四肢痉挛,皇后虽命太监用手放入梁王的口中防止他咬伤舌头,但是,因着她急乱之中,忘记了子安那日说的话,命人强行掰直梁王的四肢,导致骨折,且梁王的口腔分泌物未能及时排出,咽入了呼吸道,阻塞了呼吸,脖子也有骨折的情况发生。

    御医看到梁王已经奄奄一息,连呼吸都不能顺畅,嘴唇发紫脸色发黑了的时候,心里大骇,急忙施救,算是抢救回一口气,但是情况还是很严重。

    梁王移送回到皇后的宫中,因没诊断到脖子的骨折,导致伤势更加的严重,影响了呼吸。

    “皇后娘娘,梁王殿下的情况很是严重……”御医嘴巴蠕动了几下,愣是说不出后面的内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