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摄政王的医品狂妃 第二章 利刃

时间:2017-10-05作者:六月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耳边响起哭泣的声音。

    她缓缓地睁开眼睛,眼前是一张青肿难分的圆脸。她知道眼前的人是谁。“小荪?”

    原主的丫鬟,小荪。

    “小姐,奴婢没能保护您。对不起!”小荪哭得好生凄惨。

    子安忍住全身火辣辣的疼痛,缓缓地站起来。艰难地一步步走向方才玲珑夫人坐的椅子上。她的双腿和背上伤得厉害,这样坐在椅子上,便等同坐在针毡上。但是,这样尖锐的疼痛,可以让她的大脑保持清醒。

    脑子里有一道声音凄厉地响起:“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

    她知道。那是属于原主的声音。

    双手握成拳。触及中指一道冰冷的金属,她一怔,迅速低头。夺魄环?夺魄环竟然也跟了过来?

    夺魄环是她在特工组的时候。科学家研制出来的一种武器。里面有一块芯片,可以自动吸附阳光与空气中的电。变成攻击人的武器。

    “婚礼定在什么时候?”子安眸色阴寒地转动夺魄环,问哭得正伤心的小荪。

    小荪哭着回答:“小姐。就是明日。”

    明日!

    子安缓缓地闭上眼睛,方才在这里发生的一切,如同电影一般在脑子里反复播放。

    每播放一次。她心中的愤怒便多增一分,为原主复仇的心便迫切一分。

    “母亲呢?”子安声音沙哑地问。

    小荪咬牙切齿地道:“夫人在玲珑夫人抓住您的时候,到老夫人屋中闹了一场,老夫人一怒之下,把夫人关在了暗室中。”

    老夫人?子安脑子里闪过一张衰老但威严的脸,一个为了家族荣耀可以六亲不认的老女人。

    “去告诉老夫人和相爷,说我愿意上花轿,但是前提是要他放了母亲。”子安声音平和地说。

    小荪听到这里,哭得更是伤心,她知道小姐已经没有法子了,若不嫁,必定就是死路一条。

    小荪去了不到半个时辰,袁氏便回来了。

    她是被抬进来的,老夫人治府严厉,自然容不得袁氏大闹,命人痛打了一顿,打得半死。

    玲珑夫人亲自送袁氏回来,她得意地看着子安,“早晚是要答应的,早一些答应,便可少受一些皮肉之苦,何必呢?真是贱骨头!”

    子安盯着这张得意洋洋的脸,玲珑夫人的资料在她脑子里形成。

    玲珑夫人,陈玲珑,以寡。妇的身份嫁入相府,入府后生了龙凤胎,女儿夏婉儿,儿子夏霖,自此便深得夏丞相宠爱,明明是妾的位分,却对外宣称玲珑夫人,直接褫夺了袁氏当家主母的位子。

    而方才,便是她手执刑罚,对原主和她都痛打了一顿。

    子安阴鸷地盯着她,忽地扬起手,用尽全身的力气,狠狠地打了玲珑夫人一记耳光。

    玲珑夫人一怔,几乎不能相信夏子安打了她。

    “你不要命了?”狂怒随即涌上她阴狠的眸子,几乎要把子安活剥生吞了一样。

    子安冷冷地道:“这一巴掌,是利息,你欠夏子安的,我会一笔一笔地讨回来。”

    “好啊,造反了你,来啊……”玲珑夫人正欲唤人,子安一手拔下头上的簪子,快如闪电般以簪子抵住玲珑夫人的脖子。

    “你敢?”玲珑夫人倒抽一口冷气,不敢置信地看着子安。

    子安狞笑起来,“横竖不过一死,夫人要不要拿你尊贵的命来与我下贱的命相博?”

    玲珑夫人神情有些退缩,“你想怎么样?”

    “请个大夫来,为我母亲医治,否则,我就是死,也不会上花轿!”说完,她撤下发簪,缓缓地把散落肩膀的秀发盘起,挽成一个干脆利落的发髻。

    玲珑夫人眼底生出怨毒,恨不得把子安千刀万剐,但是她也知道如今不宜再激怒她,否则她真的拒绝上花轿,婉儿做太子妃美梦就要破碎了。

    她哼了一声,“等着吧!”等她真的嫁到了梁王府,等待她的就是猪狗不如的生活了。

    说完,冷冷地拂袖而去。

    玲珑夫人确实为袁氏雇请了大夫,子安自然也取了一些白药和内伤药服下,大夫药箱里有针包,她给了三两银子,把针包买下来。

    大夫看到子安身上的伤,有些诧异她为何还能站起来,这样的伤势,起码要在床上趴上半个月。

    看来,这相府大小姐,倒是个意志十分坚毅的人。

    大夫走后,袁氏缓缓转醒,看到自己的女儿满脸满身的伤,她不禁悲从中来,“是母亲害了你。”

    子安握住她的手,泪意涌上,她从来就不是一个容易掉泪的人,但是看到袁氏眼底深深的疼惜,没享受过母爱的她也忍不住心头颤动。

    耳边,不断响起一道声音:我不甘心,我好恨,若有人为我报仇,我下辈子做牛做马报答……

    她知道是原主夏子安的怨气不散,在脑子里回荡。

    她伏在袁氏的耳边,轻声道:“母亲,不要怕,我们来得及筹谋。”

    袁氏一怔,静静地看着她,“筹谋?”

    子安唇瓣勾起一抹残毒的冷笑,“没错,筹谋,把害我们母女的人,一个个地送入地狱。”

    她在特工组是军医,但是偶尔也要出任务,在现代,她的手也染满了鲜血,所杀之人,都是罪大恶极的人。

    袁氏缓缓地坐起来,眸子已经锁住子安。

    她心头有些不安,但是这种不安,慢慢地变成了一种奇怪的兴奋,一种即将复仇的兴奋。

    为了确保子安会顺利上花轿,当夜,夏丞相来了。

    子安服了药,昏昏沉沉,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她几乎是立刻便睁开了眼睛。

    “你若乖乖听话,父亲自然不会亏待你母亲,但是若你明日耍什么花样,就休怪我翻脸无情!”

    说完,丢下一纸休书,再冷冷地道:“你若上了花轿,这休书便自行销毁,若不上,这休书便要公告天下。”

    说完,连看都没看袁氏一眼,转身出去。

    袁氏捡起那张休书,一个字一个字地看清楚,休书以她淫。荡勾搭下人的罪名,公诸天下,休出门去,生死各不相干。

    她缓缓地闭上眼睛,想起十八年前,那容貌俊美的男子痴情地对她说,这一辈子,只爱你一人,永不分离。

    他死缠烂打,才得了她的芳心,然而,她嫁给他不过一年,便全部都变了模样。

    她要撕了那休书,子安却一手夺过来,放在袖袋中,对袁氏道:“这封休书,是一把利刃,你要握住这把利刃,捅进害你的人心脏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