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摄政王的医品狂妃 第872章 暗涌

时间:2018-04-22作者:六月

    !

    孙大人领命而去之后,皇帝看着路公公。

    “你跟在朕身边的日子最久,朕心里想什么,你知道吗?”

    路公公道:“奴才不敢揣测圣意。”

    “说吧,朕允许你说。”皇帝把披风拢紧了一些,身子微微侧向旁边的雕龙圆柱上。

    路公公略一沉思,道:“皇上是想用同命蛊来对付王爷?”

    “朕的心思,一点都不难猜,你能猜到,老七也能猜到,你觉得,他会把老八藏在哪里?”

    路公公的心,**了一下,“这个……奴才真猜不出来。”

    “是很难猜,”皇帝的声音,悠悠地带着一丝惬意,“但是,他身边总有人知道,你觉得,谁会知道啊?”

    “这个……奴才也不知道。”路公公的额头渗出了细碎的汗珠,这春日分明还有些微寒,他却觉得局促不已。

    皇帝的唇角勾起,“你不知道?跟摄政王来往过密的,且又能让他这般信赖的,不外乎是那几个人。苏青离了京城,便只有萧拓和倪荣萧枭三人,萧枭是不会办这些事情,那就只有倪荣和萧拓。”

    “皇上……皇上分析得有道理。”路公公心底越发的**。

    “嗯,你去活动活动,看能不能从萧拓的嘴里撬出点什么来。”

    路公公跪下来,“皇上,您的心思,奴才都明白,但是,您不是让诸位大人好好配合摄政王的施政吗?这个节骨眼上,奴才怕得罪了王妃,您的病情……”

    皇帝笑了一声,瞥了路公公一眼,“你紧张什么?只是让你去打听打听,朕有点东西在手里,不比什么都没有强吗?”

    路公公硬着头皮道:“但是,皇上不是很欣赏王爷呈上来的那些政……”

    “你也看过,是吗?”皇帝打断了他的话。

    “奴才听到您说过几次。”

    “你觉得如何?”

    路公公迟疑了一下,“奴才觉得还行。”

    皇帝冷笑一声,“不是还行,是很好,比朕的想法要好上许多。”

    “既然如此,”路公公不解地抬头,“皇上为何还要怀疑摄政王?他不是都决定还政于您了吗?”皇帝的眼光越过了他,静静地看向他身后的一株梨花木,“朕想起父皇曾说过一句话,他说老七真的是治国良才,是皇帝的不二人选,朕那时候听了这话,只觉得欣慰,因为他再有能力,也将只是朕的臣子

    。”

    路公公急道:“皇上,一切还是如旧的。”

    皇帝收回视线,缓缓地摇头,“不一样了,他说得对,是朕改变了,朕不能再留着一个如此强悍的对手,即便他不是对手。”

    路公公不甘心,继续道:“皇上,王爷说要去南国,您何不就成全了他呢?”

    “朕的几个皇子里,谁能堪比摄政王?”皇帝问他。

    “这个……”“没有,”皇帝又摇摇头,一脸的悲凉,“废太子无德无能,梁王心思不在朝政上,其余几个皇子,除了太子如今有些出息之外,再没有了,但是太子是慕容桀一手提拔起来的,且又偏了重情重义,哪里是摄

    政王的对手?朕这身体便是痊愈,可长久吃药又加上中过蛊毒反噬,怕是撑不住了多少年,朕能眼睁睁看着江山被他夺走吗?”

    “皇上,”路公公悲戚地喊了一声,“他如今不夺,日后也不会夺。”“不,不,”皇帝摆摆手,一脸疲惫的样子,“时候未到,时候未到啊,时候一到,他的心思就会改变,尤其,当有了子嗣,看着自己的儿子一天比一天聪明伶俐,做父亲的便会想把天下间最好的东西给他,

    朕第一次做父亲,便有这样的心思,只可惜,阿鑫当时伤了根子,哎,阿鑫却宁可信他也不信朕……”

    风掠过御花园地上,春日并无什么落叶,这阵风刮过,几乎不扬任何尘埃。

    子安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但是却远不如柳柳的大,柳柳开始觉得行动困难,大夫都说,她可能像她娘亲一样,是个高产的母亲。

    萧拓压力很大,子安的压力也很大,因为,嬷嬷还在坚持说她才是怀着双胞胎的。

    三月,清明。

    前几天便开始飘起了毛毛雨,这春日湿润,是从外面一直湿到内里的,孕中多思,子安也开始心神不宁起来。

    清明祭祀,慕容桀拜祭了祖先,便把祭祀大典交回给皇帝。

    他现在情况已经大好,子安认为,再有一两个月的疗程,他大概就痊愈了。相比起皇帝的进步神速,孙芳儿的进步着实缓慢,虽然上个月已经开始浸泡药水,但是,她的毒素排得很慢,副作用也很大,晕倒过好几次,梁汉文认为,她是心理压力太大,所以,要把疗程再减慢一些

    。

    子安虽然心急,却也没有表现出来,她知道孙芳儿真的是尽力了。

    祭祀之后,伶俐回来了,是和苏青一同回来的。

    两人在刺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吏部那边去告知慕容桀,刺州知府急病身亡,他的那位夫人也被传染,也跟着死去,吏部把新任知府名单给慕容桀过目,慕容桀让吏部自己考察。

    伶俐回来的那天,雨便停止了,她看到子安的肚子,惊奇地瞪大眼睛,“竟然这么大了?”

    “你这一去,便是三个月。”嬷嬷笑道,“若再迟一些回来,王妃都要生了。”

    “我没在的日子,一切都还顺利吧?”伶俐问道。

    子安眉眼浅笑,“很好,你都安排好了,能出什么事?”

    她努努嘴,示意嬷嬷出去,然后拉着伶俐的手问道:“能告诉我在刺州发生了什么事吗?”

    伶俐轻轻叹息,“也没什么事,就是把失去的都拿了回来。”

    “我知道,刺州知府夫妇死了,我是问你和苏青。”子安笑道。

    伶俐脸色有些羞赧,“没什么,他说做人要遵守诺言,我既然与他有婚约,就该履行婚约。”

    “噢!”子安笑了,“真是个守信的人啊。”

    “他是。”

    “我说你。”子安打趣地道。

    伶俐扭身,嗔怒道:“我伶俐做人虽不说光明磊落,却也不能叫人拿了把柄,说我不守信诺。”

    “是啊,咱们伶俐姑娘是最信守承诺的。”子安是真真的高兴,因为伶俐回来之前,梁王也来了信,说大梁的皇帝很喜欢他,这婚事要定下来了。只是,一切顺利,子安心里也开始不安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