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摄政王的医品狂妃 第七百八十八章 疼 吗

时间:2018-03-20作者:六月

    山下,有一辆青色的马车等着,是苏青得了命令来接。品書網

    但是,一直等到晚亥时,都没有等到子安下山,他开始觉得不妥,便着人山去找。

    在半山,他看到伶俐倒在了血泊,已经昏迷了。

    “伶俐,伶俐!”他轻轻地拍着她的脸,然后迅速查看她的伤势。

    伶俐的伤势很重,小腹和胸口手臂都有伤,他马抱着伶俐了寒山。

    安然老王爷见情况严重,什么都没问,便让苏青抱着伶俐进房间,然后施救。

    差不多半个时辰,安然老王爷才出来。

    苏青着急地问道:“如何?”

    安然老王爷让缺牙胖子去开药,然后沉声道:“伤势很重,胸口那一剑,几乎致命,所幸的是她昏迷之前,为自己封穴止血,不然的话,也撑不住你来救她,如今一时半会醒不来,且看明日吧。”

    听得没有生命危险,苏青才放心。

    “我姐姐呢?”夏霖担心地问。

    众人心一沉,是的,伶俐是和子安一同下山的,伶俐出事了,那子安呢?

    “请老王爷代为照顾伶俐,我马下山。”苏青拱手,马转身而去。

    他下山之后,直奔陈府,让陈太君的十二位将军去帮忙,再命人通知萧枭和萧拓,调动王府府兵,开展地毯式的搜索。

    一晚无果。

    直到第二天午,萧枭兄弟,苏青三人碰面,交换了消息,竟是毫无头绪。

    “到底会是什么人?”萧拓怒道。

    萧枭冷静地分析了一下,“不会是皇,如今太皇太后回宫,他不可能再对王妃下手。”

    “那还会是谁?南怀王吗?”萧拓想到南怀王那张奸佞的脸,来气,总觉得是那孙子做的。

    “除他不做第二人想。”苏青道。

    “找他去!”萧拓耐不住怒气,“王妃现在有孕,落在他的手,还能有命吗?”

    萧枭觉得,这也是唯一的办法。

    南怀王也失踪了。

    萧枭立刻奔向城门,问了城门的守卫,说昨天晚南怀王确实出城了。

    “一定是他,他抓了王妃走了。”萧拓怒道。

    萧枭想了一下,道:“苏青,你马去安亲王府,让安亲王派人在京找,还有,守着他的贼窝,我和萧拓马出城追。”

    “好!”苏青翻身马,飞快去了安亲王府。

    子安失踪的消息,太皇太后也知道了。

    她苦笑,“瞧,所有人都没把哀家放在眼里了。”

    “是老八做的吧?”阿蛇姑姑蹙眉道,“他要闹什么?事到如今,他还看不清楚局势吗?还心存妄想?”

    “清楚,肯信吗?”太皇太后缓缓地靠在贵妃榻,真累啊,真累啊,最该死的人,其实是她,死了,一了百了,何必烦心?

    “告知皇帝,子安失踪了,他死定了。”太皇太后道。

    阿蛇姑姑正想去,她又忽然抬起头,“不,哀家亲自去。”

    她站起来,走了两步,又回头,摆摆手,“罢了。”

    阿蛇姑姑笑了,“算了吧,你还跟他置气么?你有这时间,起个卦,看看子安那丫头是死是活吧。”

    阿蛇姑姑转身出去了。

    回来之后,太皇太后道:“你去告知苏青一声,往东追。”

    “活着?”

    “嗯!”太皇太后淡淡地抬眸,“他说什么了没有?”

    “能说什么?吓得脸色都变了,只说早该杀了老八。”

    太皇太后冷笑,“看来,人只有和自己切身相关的,才会知道害怕。”

    “老七有消息了吗?卦象可有显示?”阿蛇姑姑问道。

    “无妨,现在暂时有险,但是,会化险为夷,不必担心。”她也松了一口气。

    阿蛇姑姑坐下来,看着她,“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

    “什么都不做!”

    “在这里干等着?”

    “哀家已经不问朝政,因此,朝政之事不过问,至于后宫,有一件事可以做做,筹备一下,把梅妃的册封礼办了吧。”太皇太后道。

    阿蛇姑姑道:“其实我们都回来了,很多事情可以做的。”

    阿蛇姑姑的意思是,何必留下些麻烦给老七,分明她都能做的。太皇太后想了一下,缓缓地摇头,“不,阿蛇,哀家还能管多久?始终是要交下去的,当初见大局已定,他们兄弟也十分和睦,哀家才能安心地以死避世,没想到啊,哀家始终是缺乏危机意识,真以为亲情

    能稳固一辈子。”

    “别想那么多了,一切都会好的。”阿蛇姑姑知道她是真的伤心了,皇所做的那些事情,和她当年的教导大相径庭,她便把责任揽在了自己的身。

    “对了,”阿蛇姑姑忽然问道:“你卦象显示,老七如今在哪里?”

    “在这宫里,难怪外面找不到!”太皇太后苦笑一声,“慕容家,净出好苗子啊!”

    “嗯?”阿蛇姑姑眸色一冷,“又是哪位慕容家的子孙啊?”

    “你猜!”

    阿蛇姑姑想了一下,在宫姓慕容的,除了皇帝,还有谁?那几个小屁孩?

    “该不是……”阿蛇姑姑想到一个人。

    “是他!”

    “要不要去把老七带回来?”

    太皇太后缓缓地摇头,“不,也该让那孩子吃点苦头了,不然,他会以为,小小年纪便无不能掌握的事情。”

    冷宫!

    冷宫是整个皇城里最死气沉沉地方,残败的建筑,褪色的大门,荒芜一片的院子。

    “痛吗?”

    一个少年脸带着天真无邪的笑容,看着躺在冰冷地的男人。

    此人,正是那夜失踪的慕容桀。

    他伤重,逃出去的时候,被追兵的箭射,躲藏冷宫,人也昏了过去,当他醒来的时候,已经被绑得严严实实。

    眼前坐着一个小男孩,他的好侄子。

    “我最佩服皇叔,皇叔在侄儿心,是英雄。”他半蹲着身子,笑容越发天真,然而,他手里却拿着一把锋利的匕首,匕首染了鲜血,而慕容桀的手臂,已经有数刀血痕。

    “疼?”慕容桀脸头发都是干了的血迹,显得一张脸特别的狰狞,“小子,真不愧是慕容家的子孙,够狠!”七皇子干脆坐在地,神情有些傲然,“皇叔难道不知道,你是输在不够狠吗?你若狠一点,杀了父皇,你是皇帝,也不至于落得如斯田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