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摄政王的医品狂妃 第七百二十七章 成功救出夏霖

时间:2018-02-14作者:六月

    ,!

    慕容桀惊疑地道:“他说的可是夏霖?夏霖怎么了?”

    皇帝本想掩饰,但是夏霖对他很重要,若真的出事了,他必须要马上宣御医过去。

    因此,也顾不得其他了,道:“摆驾!”

    慕容桀和梁王夜王交换了一个眼神,也都跟着过去。

    安亲王也站起来要跟过去,他知道,丹青县主如今在熹微宫里,他要见她。

    因夏霖是慕容桀的妻弟,皇帝不可能阻止慕容桀过去的。

    但是,因着秦舟在,他吩咐夜王和梁王两人照顾宾客,他去去就回来。

    他心中着急,一时也没探究夏霖怎么会忽然出事,銮驾起的时候,他下令道:“去传御医,所有的御医,都给朕叫过去。”

    一行人到了熹微宫的门口,便听得丹青县主的哭声,皇帝心中一沉,马上道:“把昭贵妃也叫过来。”

    “是!”路公公急忙使人去请。

    进得夏霖的寝室,便见丹青县主一双眼已经哭肿了,夏霖躺在床上,闭上眼睛,没了声息,嘴唇边上,有擦拭过的血液痕迹,床边,也是有一滩殷红的鲜血。

    袁翠语见皇帝进来,哭着跪下来,“皇上,求您救救霖儿。”

    皇帝见她哭得凄惨,心中一沉,嘴唇竟也有些哆嗦了,走过去,夏霖面容苍白得没有一点血色。

    “御医呢?御医呢?”皇帝疾声喊道,心中已经乱了分寸。

    御医几乎是禁军提着过来的,所有的御医都来了,院判也在,上前一诊治,都白了脸。

    院判嘴唇哆嗦了一下,道:“皇上,夏公子已经……已经断气了。”

    袁翠语闻言,又掩面痛哭。

    皇帝脸上的肌肉抖动了几下,眼底狂怒顿生,“一群废物,你们之前不是说他无恙,只需要休息几日吗?怎么忽然就没了?”

    “这……这之前夏公子确实是气血亏损,将养数日便会好,脉象……脉象显示,他是并无大碍的,不曾想……”院判额头渗出细碎的汗珠,在皇帝狂怒的眸光之下,他的声音越发的小。

    孙芳儿及时来到,她疾步过去,瞧见此情此景,也是面容陡变,声音都哆嗦了,“怎么会这样的?”

    她摸着夏霖的脸颊,嘴唇,鼻息,再扣脉,大惊失色,“天啊,皇上,快找夜王来。”

    “夜王?”皇帝一怔。

    孙芳儿道:“唯有夜王能找到安然老王爷。”

    安然老王爷的医术已经是出神入化,有人传他可起死回生。

    皇帝精神一振,连忙道:“请夜王。”

    那边,安亲王扶起袁翠语,袁翠语仍兀自痛哭,好不伤心。

    夜王迅速赶到。

    “九弟,那安然老王爷如今何在?能否请他马上入宫?”皇帝的声音已经掩不着乱了。

    “回皇上,安然老王爷如今在寒山,来回一趟请他,花费时辰,还不如,直接把夏霖送到寒山上,或许能抢回一条命。”夜王道。

    皇帝略一犹豫,“送到寒山上?”

    “是,安然老王爷确实有起死回生的能力,但是,也是有讲究的,先前听他说过,若死亡超过六个时辰,则神仙难救。”

    “此去寒山,若快马加鞭,再命几名武功高强的禁军送上山,应该来得及。”慕容桀道。

    寒山路途不算遥远,只是攀登上山耗费需时。

    皇帝听得是由禁军送上去,便沉思了一下。

    夜王急道:“皇上,需早做决定,耗费多一刻,夏霖便少一分活下去的希望。”

    皇帝还是做不出决定,片刻,他问道:“若派人去请,一来一回,大概需要多少时辰?”

    夜王道:“一来一回,就算赶得及,但是,若没有寒山的寒池,怕也是白行一次。”

    “寒池?”

    “对,寒山上的寒池,池水千年积雪滴下而成,老王爷说,这池水集天地灵气,日月精华,是起死回生的关键。”

    “安然老王爷,真能起死回生?但是他对朕的病,并没有办法。”皇帝不禁心存怀疑。

    夜王轻声道:“皇上乃地上帝君,岂容一个王爷更改命数?安然老王爷并非是没有办法,只是不敢。”

    皇帝便有些不悦了,“莫非,上天的旨意是要朕死么?”

    “皇上,您的命数,是由上苍和您自己决定的,您能改变,旁人却未必能改。”

    夜王这一番神棍理论,看似荒唐,但是却入了皇帝的心。

    孙芳儿见他似有动容,便福身道:“皇上,能否移步说话?”

    皇帝墨色的眸珠定定地看着孙芳儿,眼底,有着复杂难言的情绪。

    片刻,他转身出去,孙芳儿急忙跟着出去。

    出了殿外,孙芳儿屏退左右,凑上去道:“皇上,夏霖的血至关重要,若他死了,皇上纵然能用蛊毒去病,但是终究会被蛊毒反噬。”

    “便无其他办法么?”皇帝问道。

    “臣妾不力,着实想不到其他办法。”孙芳儿一脸无奈。

    皇帝瞧着廊前羊角风灯,眼底的火焰也是一明一灭地跳跃。

    终于,他松了口,“送上去之前,能否再叫神虫吸一次他的血?”

    孙芳儿身体慢慢地放松,但是完美的掩饰过去,“可以!”

    “你去办,办好之后,让夜王迅速带走。”皇帝道。

    “是!”孙芳儿福身告退。

    屏退了所有人,孙芳儿迅速拿出蛊虫,瞧着夏霖那张苍白的脸,轻声道:“这是最后一次了,这一次之后,你要好好地活下去。”

    他真的只是个孩子。

    孙芳儿心里,竟有些不舍,夏霖是她在熹微宫唯一的一丝温暖,他走了之后,这熹微宫纵是在夏日,也叫人觉得寒冷无比。

    夏霖被夜王迅速送出了宫,皇帝派了禁军跟随,所以,人是必须要送到寒山上的。

    所幸,路上便可给解药,因为,夜王的人行得较快一些,禁军只是跟着,并不能见到马车里的夏霖。

    上山的时候,夜王亲自背他,禁军是跟不上的。

    到了山中,他会告知禁军,老王爷不许任何人进入寒山地界,他们要么回去,要么在寒山下等着。

    人只要救了出去,便再不可能送回去的。要从他夜王手中抢人,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行,除非,胡欢喜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