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摄政王的医品狂妃 第六百九十六章 赏赐下来

时间:2018-01-30作者:六月

    ,!

    子安刚回到府中不到半个时辰,宫中的赏赐就来了。

    这不是皇太后的赏赐,而是皇上的赏赐。

    因为,慕容桀已经先一步着人快马加鞭回京,禀报了此次从北漠带回来的好消息。

    北漠和大周,正式停战,这对皇帝而言,真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而以此同时,也收到了安亲王的捷报,大军以摧枯拉朽之势,对鲜卑夺得了压倒性的胜利。

    鲜卑投降,且上了投降国书,以后成为大周的附属国,每年进贡,永远不敢再言兵。

    鲜卑人狡猾,说什么永远不敢言兵,皇帝自然不信,但是,解决掉鲜卑,确实值得开心。

    鲜卑这一次大败,是败在了军心散涣上。因为之前鲜卑是和北漠联手要攻下大周,只是,楚敬玩了一手好把戏,之前也没跟鲜卑通气,鲜卑以为楚敬真的大败,再无法抵挡大周,他们想到,北漠丧失战斗能力,大周必定倾尽全力去对付鲜卑,鲜

    卑只是一个小国,哪里抵挡得住大周铁骑?

    心理上先输了一层,加上安亲王用兵如神,竟然比预期提前了五天的时间,抵达战线逼得鲜卑步步败退,最后,安亲王兵临城下,鲜卑国王和朝臣们用了半个时辰去商议,迅速投降。

    鲜卑也是一个能屈能伸的民族,有空子可钻,打几枪,打不过,投降,横竖没吃亏。若说楚敬率领的主战派是一头恶狼,那么,鲜卑就是一只狡猾的黄鼠狼,偶尔来偷只鸡,也不大闹,之前一直都是这样,大周丢了一只鸡,觉得事儿不大,也没有大张旗鼓地去抓捕黄鼠狼,可总那样便像

    狗皮膏药那样,怎么都甩不掉,这一次,安亲王当场把这只黄鼠狼拿住,至少,大周的鸡舍,这两年是安全了。

    皇帝得两个天大的好消息,龙颜大悦,不等慕容桀回京,便先赏赐了一批下来。

    自然,也给安亲王府赏赐了一批,安亲王不在府中,便先压下来,等他回来再送过去。

    皇帝此举,也鼓舞了百姓,都纷纷称赞皇上有功必赏的主政方式,且对皇家一片和乐表示了极大的信心。自然也平息了前阵子的流言,前阵子民间便有所谓的先见之明人士在说,若这一次慕容桀立功回朝,皇上必定惧他功高震主,会想方设法削弱他的威望,那时候,百姓便隐隐担心,怕外乱止息,内乱又起

    。

    如今,皇帝这个举动,安定了许多人的心,也安定了一些原本就支持摄政王的朝臣的心。

    只是,有看得透彻的人,还是隐隐担心。

    担心皇上此举,是先行麻痹王爷,等王爷骄矜自大,再挑其错处。

    立功回来,又得这般泼天恩宠,谁不会膨胀?

    皇上的赏赐下来没多久,皇太后的赏赐也来了。

    皇太后的赏赐倒是有些精彩。

    三匹素锦绸缎,说是如今还在服丧期间,王妃的衣饰过于色彩斑斓,特赐了素淡的绸缎让王妃做几身衣裳。

    三根银点翠镶白玉簪子,说是王妃的头面太过华贵,不适合服丧期间佩戴,特赐了几款简单的饰物给王妃出席各大诚。

    三本佛经,一本金刚经,一本心经,一本地藏王菩萨本愿经,且特意嘱咐王妃多念地藏王菩萨本愿经,用以救赎父亲和祖母,因为,他们死得惨。另外,还有两位罪臣之女,个个长得花容月貌,说在宫中教导过,懂得规矩,且本就出身大家,性子贤淑,能帮忙持家,更是断文识字,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以后也可以陪着王爷出席宴会。且,因本身涵

    养极好,日后若诞下孩儿,也不至于会举止粗鄙。

    因是罪臣之女,所以,原本的名字已经被夺去,皇太后还特意赐了新名字,让她们好生伺候王爷……和王妃。

    皇太后赐了一个叫婉慧,一个叫婉静,赐了林姓,让她们双木成林,日后为王府诞下一片树林。如容略带了嚣张的神色颁布了旨意,然后对子安道:“王妃,皇太后对您可是一番的良苦用心,希望您不要辜负了她的好意,这两位美人如今还没位分,且等王爷回来,皇太后会跟王爷说晋她们侧妃之位。

    ”

    言下之意,这两人日后都是有位分的,你可不要欺负人家啊。

    子安看向两人,容貌确实是出色,尤其那叫婉慧的女子,容貌细致,皮肤白皙细腻,柳叶眉下的丹凤眼那么悄悄一飞,便是说不出的风情万种。

    至于那位婉静,眉目端正,姿色比不上婉慧,却也是个美女。

    “两位小主,上前见过王妃!”如容道。

    两人便莲步上前,在子安面前矮了一矮身子,“奴婢参见王妃。”

    “妾参见王妃。”

    见礼的时候两人的自称不一样,婉静说的是奴婢,而婉慧则自称妾。

    子安淡淡地应了一声,吩咐小荪,“带她们下去,回头再带来见我。”

    “是!”小荪应声,敌意地看着两人,道:“两位,请跟我来。”

    小荪没有自称奴婢,她可不愿意把这两个女人当做主子,分明就是敌人。

    如容冷冷地笑了一声,“王府的规矩确实不严格,看来,王妃该好好拾掇拾掇了。”

    子安微微一笑,眸色却冷漠似刀锋,“是么?皇太后宫中的规矩都不严格,我怎敢严格?”

    如容依旧冷笑,反驳道:“王妃此言差矣,皇太后治理后宫……”

    子安打断她的话,冷冷地道:“严吗?一个宫女也敢肆意指责本妃,这是哪里来的规矩?改天本妃倒是要好好地问问皇太后,她宫里的规矩是不是这样?做奴才的,可以随便挑剔主子。”

    如容一怔,还想辩解,子安却已经一扬袖子,“不送!”

    转身就率人走了回去。

    如容气得牙痒痒,恨声道:“难怪都说这个摄政王妃嚣张,果真如此。”

    她也气呼呼地带着送礼的人回去了。

    子安知道她回去必定得编派一番,但是也不打紧,得罪不得罪她,她都没打算给自己好日子过。

    两个婉被安置在蓝婼阁,子安把皇太后赏赐的那四个奴婢春夏秋冬都分了过去伺候她们两人。安置好了之后,两人去找给子安请安,但是子安没见,只是吩咐她们先行回去休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