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摄政王的医品狂妃 第582章 我要和你谈一下

时间:2017-12-16作者:六月

    木寨的人在迅速撤离,撤离是艰辛的,因为有几百的病人无法行走,只能是抬着走。

    高凤天几乎出动了他自己所有的人,也动用了一些江湖的朋友力量,大规模的撤离,让木寨的村民很不安。

    他们经历了地震,疫症,神经很脆弱敏感,大家一直在问情况,苏沐跟他们说,是因为木寨水源被鼠疫感染,必须要撤离。

    但是,瞒不住多久的,大家都不傻。

    几千人,没有地方可安置得下,所以,他们不是往山下去,而是往山上走。

    木寨偏西走大概二十里地,便有几座比较隐蔽的山头,叫狼尾巴山,可掩人耳目,因为,那边没什么人烟,曹集一时半会找不到。

    高凤天的人,已经备下了粮食在狼尾巴山,且提前搭建一部分的帐篷,撤离的时候,衣裳和被子和日常用品如锅碗瓢盆都是背着走的,因此,去到狼尾巴山的时候,便可开锅煮食。

    村民看到竟然是来大山里居住,心里多少有些明白了,如果说木寨的水源染了,那朝廷应该会为他们安排住处,但是,朝廷的人没有出现,一直是高凤天给他们张罗的。

    再愚蠢,再与世隔绝,他们都能基本猜到,朝廷不要他们了,再往深处,便谁也不敢想。

    “王妃,下官能和您说两句吗?”

    安顿好村民之后,苏沐上前对子安道。

    子安也是刚坐下来喝一口水,这二十几里地,从早走到晚,从晚走到深夜,因为有病人,路上必定是要被耽搁的。

    “说。”子安的心情很坏,看着这满山的村民,说不出的愤怒。

    苏沐席地而坐,病愈后的他,显得很瘦,脸色苍白,“皇上这一次赶尽杀绝,我等要怎么做,才能保住这些百姓的性命?”

    苏沐的神情十分凝重,这个军人,自打地震之后进入木寨至极,为了木寨的人,可以说呕心沥血,他救了很多人,从烂砖瓦砾底下,从乱石杂木底下,他一直以为,自己是朝廷派往灾区的正义之师,因为地震发生的时候,上级马上就调派他来了。

    但是,没有想到,所有人都停止了救援,唯独是他,还傻乎乎地带着大家在救灾治病,而他做的那些,对朝廷而言,一点用处都没有,他救回来的人,皇上如今要杀掉。

    这些事情,超出了他的接受范围,今天迁移,他一句话不说,怕百姓心里难受,如今安顿好,他才忍不住来找子安。

    他不想骂皇上,因为毫无意义,他只想救大家,地震至今,一个多月,他已经是木寨的一份子。

    子安沉默了一下,道:“苏沐,你看好大家,我得下山一趟。”

    “您去哪里?”苏沐急了,“您去找秦大将军吗?可千万不要去,秦大将军就是主战派的人,她就盼着打仗。”

    “苏沐,看看身后的这些人,曹集迟早能找到这里的,他们无处可去了,我只能放手一搏。”子安眼底,尽然是激愤的怒气。

    她前世今生经历了很多事情,从特工军医到相府嫡女,种种争斗,她觉得自己的性子真的沉淀了许多。

    已经许久没有这样愤怒过,是一种恨不得去杀人的愤怒。

    伶俐从身后走上来,道:“王妃,我陪你去。”

    子安道:“不,伶俐,你留在这里,安抚好村民,还有,想个法子联系老王爷,让他从大周或者大梁运送金钥匙过来,一定要快,抓紧时间。”

    “好!”伶俐干脆地回答,她是服从惯命令的,所以,子安吩咐,她便照着做。

    子安让伶俐帮忙看着,她到附近的山涧洗澡沐浴,换了一身衣服,虽然不能保证不带病毒下山,但是,干净一些总没错。

    苏沐派了一个士兵带她下山,子安不认识北漠的路,所以,必须有人带着。

    子安下山之后,就直奔秦大将军府。

    到了府门口,子安吩咐那士兵,“你先回去帮忙,我这里不需要人了。”

    “那王妃一切小心。”士兵说。

    “嗯,我知道了。”子安翻身下马。

    门房走上来,打量着子安,“你找谁?”

    “秦大将军在吗?”子安把马栓好,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小人进去通报一声。”门房说。

    “夏子安!”子安拱手。

    门房一怔,“夏子安?大周摄政王妃?”

    “是!”子安不卑不亢。

    门房躬身,“王妃请稍后,小人马上去通报。”

    说完,便转身进去。

    门房并未太重视这个摄政王妃,不然的话,便是先请她进去,不必她站在门口等着。

    子安也不以为意,坦然地站着。

    片刻之后,秦舟亲自出来,她本来是打算去木寨的,但是因为祖父的病耽搁了。

    “你来做什么?”秦舟今日着一身宽袖描金长袍,发冠束起,簪一根白色和田玉素簪,眉目清朗,面容意味疏淡,薄唇抿起,眼底冷峻。

    “我想和你谈一下。”子安直视她。

    秦舟冷笑,“本将想不出和你有什么好谈的。”

    “北漠的百姓,你真的不关心了吗?”子安移步走上石阶,眸子熠熠生光,敛住了怒气,尽可能地平和,“我在大周的时候,便听过你的名声,你战功赫赫,手握兵权,势力直逼皇帝,北漠的百姓,把你当做英雄,甚至有些地方,只知道有你秦舟而不知道有皇帝。”

    秦舟眼底薄怒,“你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是想挑拨本将与皇上的关系吗?”

    “不需要我挑拨,你和北漠的皇帝,本就该有嫌隙才对,因为,北漠的皇帝,眼里只有疆土,只有野心,没有百姓,你秦舟不是。”

    “可笑!”秦舟冷笑,眉目笼着一层愠怒,“如果你来是为了跟本将说这些荒诞可笑的话,那你来错了,你散播流言,谎称疫症的严重性,闹到灾民涌入京中,秩序大乱,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你还想来蒙骗本将?你真仗着自己有几分小聪明,便可把我北漠戏弄在你掌心之上?可笑!”

    “秦舟!”子安沉声道:“到现在,你还觉得我说的话是假的吗?你是眼睛瞎了还是心瞎了?你也看到城门口的灾民,若只是我随口一说,他们会涌进京城吗?若皇上对他们好,积极配合灾后重建或者派大夫进入疫区治疗,他们会走?他们是看不到希望,等不到救援的人,才逼进京城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