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摄政王的医品狂妃 第504章 是梅妃捣鬼

时间:2017-11-30作者:六月

    陈太君道:“王妃不适,在轿子里?她们是乘坐马车来的。”

    “马车难上山,因此一般香客若不善行走,会用轿子让轿夫抬上来。”

    “如今都找过什么地方?”老太君暂时还不好下判断,但是镇国寺名声很好,按理说不可能会跟某党派合作,绑走子安的。

    “镇国寺上下都找过了,如今派了弟子沿着山下去找,但是,镇国寺是麟山峰顶,麟山一带,都是密林,且连绵数百里,若真是在麟山出事,光找就很难了。”住持大师叹息道。

    陈太君知道麟山的复杂,取在这里建造镇国寺,本就是取天地灵秀之气,麟山山脉连绵百里,密林处处,山脉最高处,高耸入云。

    “梅妃娘娘和王妃来这里,是上香还是做什么?”陈太君问道。

    “事实上,老衲只见到了梅妃娘娘,梅妃娘娘来上香,抄写佛经,然后给本寺捐了香油银,逗留了大约两个时辰,就走了。”

    “大师是说,你压根没见到王妃?”

    “没见到,王妃来的时候一直在轿子里休息,梅妃娘娘说王妃身子不适,老衲便让人请王妃到厢房里休息,轿子是一直抬到门口,老衲没有跟随过去,至于走的时候,梅妃娘娘让人抬着轿子到门口,接了王妃出来。”

    “那你听到王妃的声音了吗?”

    陈太君怀疑,子安压根没能到山上来,许是在上山的途中,就出事了。

    她却故意带着子安上来故弄玄虚,掩人耳目,做出一副子安来过的样子。

    如今探究太多也无用,若是在上山的途中子安遇害,那么,这大山还真的难找。

    “算了,先去找找吧。”老太君也是没了办法,只盼着壮壮能从梅妃那边套出点什么来,最好,是子安就在梅妃的马车上。

    壮壮很快就来到了,进门,她就问住持大师,“梅妃说王妃自己要留在镇国寺住两天,有这事儿吗?”

    住持大师摇头,“公主,王妃没有自请留在寺中,甚至,老衲都没见过王妃。”

    陈太君把方才住持大师说的话告知了壮壮,又道:“梅妃说子安自己要留在这里住两天?”

    “是的,她说三皇子病了,她得回宫,但是子安不愿意走。”壮壮气愤极了,“早知道我就带着她过来,逼问她说出子安的下落。”

    “她若说,就不会害子安。”陈太君沉思了一下,“先派人四处找找,飞鸽传书给夜王,让他逼问梅妃。”

    “你带了信鸽?”

    “带了,出门怎么能不带信鸽?”老太君转身出去。

    夜王收到飞鸽传书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日了。

    他直接便去了乐清宫,梅妃身边的掌事宫女小青拦着他,“王爷,梅妃娘娘患了风寒,谁都不见。”

    “滚开!”夜王厉声道。

    “对不住,娘娘有旨,谁都不见。”小青丝毫不害怕,挡在夜王的面前。

    夜王皱着眉头,直接就闯进去,梅妃宫中的人阻拦不得,跟着跑进去。

    梅妃其实早就起来了,看到夜王来势汹汹,她扬手,让宫人出去,淡淡地道:“夜王是没把本宫放在眼里啊,这乐清宫,说闯便闯了。”

    “七嫂呢?”夜王不废话,直接问道。

    “本宫早就跟公主说了,子安自己留在了镇国寺,她让本宫先回来的。”

    “七嫂没在镇国寺,住持大师压根没见过她,是不是在上山的路上,你就对她下手了?”

    “夜王你怎么说话的?本宫为什么要害王妃?”梅妃生气地道。

    “别跟本王打马虎眼,这事,你若不说,便到皇上跟前说个明白。”

    梅妃听得要去面圣,便有些害怕了,口气软下来,但是依旧坚持说不知道,“去皇上面前,本宫也是这句话,王妃自己留在镇国寺,本宫总不能绑她回来吧?住持大师说没见过她,这也不奇怪,因为她在去的路上便说有些不舒服,一路是请了轿夫上山的,到了镇国寺,住持大师听得她不舒服,便让她在厢房里休息,走的时候,她说喜欢镇国寺宁静,想在那里多住两天,本宫便自己回来了。”

    她这话,字面上挑不出任何的问题,但是却全是问题。

    “好,既然如此,便请梅妃陪本王去一趟镇国寺!”夜王说完,扬手,“来人,请梅妃上马车。”

    当下便有两名素衣打扮的女子进来,两名女子走路带风,装束和一般宫女有异,应该是素月楼的人。

    两人拉住梅妃,便往外拖,梅妃惊得大叫,“夜王,你好大的胆子,这在乐清宫就敢掳劫后妃?”

    三皇子听得叫声,从里面跑出来,“皇叔,母妃,这是怎么了?”

    “皇儿,你回去,没你的事!”梅妃连忙道。

    夜王却已经看到了三皇子,脸色微变,“你怎么了?”

    三皇子的嘴唇,竟然变成了紫烟色,而且眼睛泛红,看着挺恐怖的。

    梅妃挣脱了素衣女子,扑过去抱住三皇子,“他病了。”

    夜王走过去,伸手轻轻地刮了一下三皇子的嘴唇,不是染色,像是中毒了。

    “母妃!”三皇子像是忽然知道什么,猛地拉住梅妃的手臂,“你是不是?”

    梅妃脸色苍白,拉着他使劲往里面走,“快回去,不要出来。”

    三皇子挣脱她的手,怒道:“你是不是对皇婶婶下手了?你是不是疯了?”

    夜王听到这里,大概明白了,他扬手,屏退殿中的人,拉着梅妃和三皇子进殿,把门关上。

    “有人对三儿下毒,让你害子安,是不是?”夜王盯着梅妃问道。

    梅妃仓皇摇头,“不,你别胡说,不是的,他不是中毒,他是病了。”

    “病了为什么不请御医?梅妃,是谁下毒?是贵太妃的人?她用三儿来控制你?”夜王扬高声音。

    三皇子噗通一声跪在梅妃的面前,哭着说:“母妃啊,皇婶婶对儿臣很好,且帮过我们多次,您不能恩将仇报啊,您害了她,就是救了儿臣,儿臣又有什么颜面见皇叔?”

    梅妃听了这话也哭了,一把抱住三皇子,绝望地道:“母妃也不愿意这样做,可母妃没有办法,母妃只剩下你了,你若有什么事,母妃也活不下去了。”

    夜王冷冷地道:“好了,你们别哭了,告诉本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七嫂如今在哪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