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摄政王的医品狂妃 第442章 接近孙芳儿

时间:2017-11-11作者:六月

    孙芳儿看着她起身,脸色阴沉得厉害,没错,如果她用了两张脸皮,里面的那层有皮肤的温度保湿,外面又有一张防风,确实可以再抵御多一个时辰,这么简单的方法,她怎么会想不到呢?

    她心头很不舒服,她自诩聪明,也自恃聪明,当知道有另外一个女人比自己更聪明,这种滋味真不好受。

    她为什么处处都比不上夏子安?安排得那么妥帖的计划,就坏在夏子安一个轻而易举的后招上。

    还连累她被王爷责骂了许久。

    至于那名刺客的死,她是想得明白的,刺客不是死在南怀王的手中,一定是死在夏子安的手中,因为她不可能让刺客供出南怀王。

    回到清宁阁之后,孙芳儿把两层脸皮的事情告知贵太妃和南怀王,南怀王当场就耻笑她,“孙芳儿,你自以为聪明,可你连夏子安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难怪你会被孙家赶出家门。”

    孙芳儿似乎对南怀王这类辱骂已经习以为常,她没有反驳,只是默默地承受各种刺耳难听的辱骂。

    倒是贵太妃出声帮孙芳儿,“行了,芳儿怎知道那夏子安如此狡猾?她已经做得很好了。”

    贵太妃其实也不满意孙芳儿这一次的失算,她认为孙芳儿应该把这一层都想到,如今白白浪费了两个死士。

    但是,她不能帮着南怀王责备她,恩威并施的道理,她还是懂得的。

    南怀王冷然起身,“算了,本王也不想说你太多,你掂量着办吧,再有下一次失误,本王便留不得你在身边。”

    说完,冷冷地拂袖而去。

    孙芳儿站起来福身,“姑母,芳儿告退。”

    “芳儿!”贵太妃拉着她的手,温和地道:“你不要怪王爷,事情这么久都没眉目,他心情自然焦躁,你是他身边的人,多体谅他。”

    孙芳儿点头,脸上淡然若素,“芳儿知道,芳儿理解。”

    “你是好孩子,去吧,去买些首饰,装扮一下,瞧你马上就要成为南怀王妃了,却比一个侍女都要素净。”贵太妃说着,给了她一张银票。

    孙芳儿谢过,拿着银票出去。

    到了院子,她展开银票,五十两。

    她讽刺地笑了,五十两,可以买什么属于王妃位分该有的首饰?不外是打发侍女的手笔。

    “天下之大,便没我孙芳儿可容身之所吗?”孙芳儿喃喃地说着,北风吹乱了额发,心头的思绪越发混乱,不知道自己做的到底是对还是错。

    她一直想出息,想让孙家和慕容桀看看,她孙芳儿不是一个庸才。

    但是跟了南怀王这么多年,他虽重用她,却从不善待她。

    她不知道是否应该继续跟着他。

    嫁给他之后,最大的成就,只能是一个不受宠的王妃,就算日后他夺得江山,他都不会册封她为皇后,他心里,始终只有柔瑶,哪怕柔瑶嫁过一次。

    满腹心事无从说,她没有朋友。

    独自一人出去,寻了个小酒馆,想喝个烂醉如泥,但是,她不敢,身为一个谋士,她要时刻保持清醒。

    即便痛苦,也要清醒。

    点了一壶桂花陈酿,闻着酒香味,闻了一下,轻轻地抿了一口,看着窗外热闹的大街。

    有熟悉的人影走过,是柔瑶,她抱着很多东西,和她走在一起的,是苏家的公子苏青。

    她其实很羡慕柔瑶,不是羡慕她在府中受宠,柔瑶是嫡女,肯定会比她受宠,她羡慕柔瑶的是她可以轻易爱一个人,却又可以轻易忘记一个人。

    为什么,她要那么难?该忘记的人,忘记不了。

    他们两人站在门口,似乎是要进来,但是,柔瑶看到了她,拉着苏青走,脸上很厌恶。

    孙芳儿冷笑,你不认我这个姐姐,我就一定要认你吗?

    “我可以坐下来吗?孙小姐!”

    一道清越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孙芳儿回头,只见一个笑容明朗的女子站在身后,她认得她,虽没打过什么交道,但是,她却是名声显赫的人。

    “胡掌柜,坐吧!”孙芳儿淡淡地道。

    来人正是胡欢喜,她刚见完客户,从楼上的雅座下来,看见孙芳儿独自一人坐在靠窗的位置,她也看到柔瑶和苏青走过。

    胡欢喜坐下来,拿过酒壶闻了一下,笑道:“桂花酿?我还以为,孙小姐会喜欢比较烈的酒。”

    “我不喜欢酒!”孙芳儿一副拒人千里的态度,但是,却又没有反对胡欢喜坐下来,她心头模糊地想着,或许,有一个人坐在身边也好,无论男女,有个人就很好。

    “偶尔喝一点吧。”胡欢喜让人取来一只杯子,倒了一杯出来,桂花陈酿的酒色呈黄褐色,比较浑浊,不是上品。

    她饮了一口,道:“我自己做了些葡萄酒,改天请孙小姐到我府中喝两杯吧。”

    孙芳儿冷笑,“你知道我是谁吧?”

    “知道,孙芳儿,南怀王身边的谋士。”胡欢喜直言道。

    “那你应该知道我和夏子安是敌对的。”孙芳儿声音依旧冰冷,绝美的脸上如笼了一层寒霜。

    胡欢喜笑了,“我不过问那些事情。”

    “那你坐下来有什么目的?”孙芳儿直接问了。

    胡欢喜又喝了一杯酒,神色不若之前明朗,反而有些雾霾,“不知道,或许是想找个人陪着吧。”

    “你要找人陪,多少人可以陪你?何必找我?”孙芳儿压根不信,“你接近我的目的我很清楚,如果你希望从我嘴里套点什么出来,你要失望的,而且,所有人都知道我懂得巫蛊之术,你不怕我对你下蛊吗?”

    胡欢喜摇摇头,“我不知道,怕吧,谁不怕呢?巫蛊之术,人人都怕,都厌恶,正如我胡欢喜,胡家谁不厌恶我?谁敢亲近我?我朋友虽多,子安,公主,柳柳,柔瑶,包括萧拓苏青夜王都是我的朋友。”

    她说着,又苦笑,“但是,有些话,是可以和他们那些体面人说的吗?心里的话,唯有自己知道罢了。”

    孙芳儿抬起头看着胡欢喜,眼光研判着,似乎在探究她话中的真伪。

    胡欢喜也抬头看她,“你不必看我,我和你没有利益冲突,政事我从不参与,你们争个你死我活,是你们的事情。”

    “那你实在没有必要坐下来,坐在我的身边,你的那些朋友看到了,会认为你和我之间有什么勾结。”孙芳儿缓缓地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