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摄政王的医品狂妃 第434章 见到皇帝了

时间:2017-11-11作者:六月

    张御史对慕容桀的态度很不满,上前道:“摄政王,你休要张口闭口说造反两个字,我们入宫不是要造反,一则是探望皇上,二则是要证实皇上是否患了鬼面疮。”

    慕容桀斜睨了他一眼,“张御史,听闻你有一个别号叫张刀子,你这把刀是很锋利,只是,仔细被人借刀杀人。”

    梁太傅冷笑道:“慕容桀,你何必指桑骂槐?直说便是,到如今,还有需要拐弯抹角吗?”

    “本王已经很直接了,说的就是你,你的这群党羽啊,路公公今晚都记下来了,皇上会知道你们有多忠心的。”慕容桀说完,也不跟他们废话,直接就回了殿中。

    梁太傅等人面面相窥,走不得,留不是,都不知道怎么办好。

    众人围了上来,“太傅,如今如何是好啊?如今宫门被锁,外面的人进不来,我们也出不去,这就是困兽斗,斗得过慕容桀吗?”

    梁太傅心头也很乱,一时也没了主意。

    “你们都确定皇上是鬼面疮?”他再问太子和梁嫔,但是,其实他知道问了也没有意义,只是让自己的心安一些。

    梁嫔和太子点头,“没错,我们都看见了。”

    “是鬼面疮,他能隐瞒多久?”梁太傅是真心不解了,慕容桀摆下这个悬疑阵,到底想做什么?

    现在已经过去快两个时辰了,他几乎笃定皇帝不会见他们,因为,鬼面疮无法掩饰,就算掩饰得了手臂,脸上的红斑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但是,他心里头同时也明白,如果今晚见不到皇上,以后谁也见不到,等到驾崩,皇家的人自己办理大丧之事,就不可能公开,如此,皇上的颜面便算是保住了。

    众人见太傅拿不了主意,都慌了,心里头都埋怨太傅的急进。

    就在这个时候,路公公走出来,道:“皇上召诸位大人入寝殿觐见。”

    梁太傅心头微惊,皇上很的要见他们?

    “太傅,请!”路公公特意上前一步,躬身请他。

    太子这个无脑生物面容一喜,道:“好,既然父皇召见我们,我们进去便是。”

    这么多人进去,父皇总不能杀人灭口吧?这些可都是朝廷的重臣啊。

    梁太傅看着欢天喜地的太子,心里头更是沉重。

    只是,如今也只得进去了。

    众人跟着路公公进入内殿,殿内点着十几根婴儿手臂粗的蜡烛,照得寝殿光亮如白昼。

    龙榻前,帐幔曳地,夏子安就在帐幔外站着,至于慕容桀坐在殿中的椅子上,连皇太后都在。

    梁太傅首先便上去跪在地上,痛哭失声,“皇上,臣可算见到皇上了,皇上您可安好?”

    他心底却是冷笑,就这样召见?他躲在帐幔后,谁能看见他?

    众臣也上前跪叩,“皇上,臣等都十分想念您啊!”

    太子冲上去,便要掀开帐幔,口中说道:“父皇,您让大家瞧瞧您吧,大家伙都盼着见您圣颜。”

    包公公一步上前,拉开太子,“殿下,奴才们来便是。”

    太子退后一步,脸有得色,“好,有劳包公公了。”

    包公公慢慢地把帐幔拢起来,拢在两边八个鎏金流苏蚊帐钩子上,一个人半坐在床榻上,慢慢地转过脸,看着众臣。

    梁太傅几乎是马上就抬头看过去,看到皇帝的脸,他整个人如遭电击。

    皇上除了苍白一些之外,脸上哪里有红斑?

    太子和梁嫔也惊呆了,这怎么可能?他们分明看到皇上的脸上有红斑,手臂上有鬼面疮的。

    “不,不是这样的!”太子惊骇之下,大叫出声。

    皇帝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盯着失态的太子,“什么不是这样?”

    太子竟冲过去,一把拉起皇上的手臂,那手臂上,哪里还有什么鬼面疮?

    “大胆!”皇帝勃然大怒,纵然在病中,雷霆之怒也非同小可,太子噗通一声就瘫软在地上。

    “不可能的,我和母妃都亲眼看见的。”他喃喃地说。

    皇帝举起手,用尽全身的力气,狠狠地打在太子的脸上,喘着粗气破口大骂道:“畜生,畜生!”

    “父皇,父皇……”太子哭着爬上去,整个人吓得瑟瑟发抖,“儿臣不是故意冒犯,只是大家都说担心父皇的病情,所以要入宫探望,儿臣什么都没有说。”

    “滚!”皇帝怒不可遏,“来啊,拉他出去,先重打五十大板,打入天牢,听侯处置!”

    皇帝自打知道他们逼宫之后,一直处于狂怒的状态,但是,尚且可以忍耐住,但是见了太子,满心的悲愤便都涌了上来,他怎么就生了一个畜生啊!

    他和梁嫔进来见过他的鬼面疮,当时,他心里还想着给他一个机会,如果太子看过而不出去告知其他人,那么他还有救。

    但是如今看来,真是无可救药了,白费了这么多年的心血,最可恶的,还玷污了慕容家的名声。

    这畜生,有奶便是娘,太傅扶持他,他便连老子都能出卖。

    梁嫔双腿一软,跪上前来,哀声道:“皇上,饶了他吧。”

    皇帝一记冷眼扫过来,厉声道:“你已经被降为梁嫔,却还不思悔改?今日之事,你难辞其咎,若没有你的纵容教唆,他不至于数典忘祖,来啊,一并拉下去,打入天牢。”

    侍卫当下就上来,把太子和梁嫔拖出去,太子哭得撕心裂肺,他知道这一次和上次上上次都不一样,父皇是真的要废他了。

    众人见皇帝一说话便把梁嫔和太子都打入了天牢,他们自知罪恶难逃,都纷纷跪地求饶。

    唯有梁太傅,却缓缓地站了起来,脸上表情木然,他没必要求饶了,因为,皇帝不会放过他的。

    皇帝扫过太傅的脸,对众臣道:“你们今天入宫所为何来,朕心里很清楚,不外乎是外间传言朕得了鬼面疮,是什么人传出去的,朕心里也有数,你们心里也应该有数,没错,最初确实是从摄政王府传出去的,但是,真的是摄政王妃传的吗?如今大概你们都明白,王妃是冤枉的,造谣的,是另有其人。”

    消息是从摄政王府传出去的,不是摄政王妃,那还能是谁?

    淮南王!

    他本和大家一起逼宫,但是临阵逃脱,所以,这压根就是南怀王设下的陷阱,要除掉太子和太傅一党。

    张御史是个直肠子,当下就出声了,“皇上,臣知罪,不该受南怀王那恶贼的教唆,臣今日不是逼宫,臣只想求证皇上的病情,如今知道皇上不是鬼面疮,臣心大安,臣也心甘情愿接受皇上的降罪!”

    皇帝冷道:“你们先出去,朕与太傅说几句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