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256章 杞人忧天

时间:2017-11-04作者:夕风冉冉

    江米知道,在前世比较出名的“湾仔码头”就是一个名震国内外的速冻食品品牌,其创始人臧健和女士最初是在香港湾仔码头边摆地摊卖水饺起家的。

    据说最初臧女士只是湾仔码头边的一个无牌小贩。家庭变故让她在陌生无助的香江,靠着勤奋和聪明,最终成就身家数亿的水饺皇后。

    江米觉着,若是她姐真不想念书,开家饭店也是不错的选择。

    江朵自己做不了花样繁多的饭菜还可以雇人做嘛。反正这里是黄金地脚,不怕赚不了钱。说不定过个十年八年,她姐就能成为名镇青城的大富婆加饮食业巨头。

    不过她就是担心江朵性情不定,吃不了苦。这开饭店的事一时半会还不敢轻易张罗。

    老蒋一家一走,立时把前面整个小二楼给腾了出来。

    聂卫平原本跟江小渔住在后院正房的西间屋,江米跟江朵住在东间屋。见小二楼腾出来了,就主动搬去了二楼居住。江小渔觉得住楼很稀奇,也跟着搬了去。

    二楼一共有一间主卧,两间客房,一间杂物间。聂卫平选了最东边的客房,江小渔近挨着他住了主卧。

    聂卫东因为答应了晚上要接受丑爷训练,故而没有选择住在这里。帮着收拾了会卫生后就提前离开了。

    江小渔在二楼各个房间跑进跑出,左右比较了一下,知道自己选了最大的房间,开始还挺欢腾,跑里跑外的跟着聂卫平积极打扫卫生,自以为得了大便宜,可等到兴奋劲儿过去,却又开始愁眉苦脸起来。

    主要是在陌生的地方,在夜晚,独自睡在这么大一个房间里,他觉得自己肯定会害怕。

    可是又不好意思再去赖着卫平哥。毕竟当初从后院搬过来的时候,他就对他二姐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说,自己长大了,要一个人睡。

    幸亏杨博康傍晚过来,得知小家伙搬去了前楼,便声称今天晚上跟他一起睡。江小渔这才开始重新活蹦乱跳起来。

    江米没想到杨博康会过来。

    因为白天打扫卫生,实在太累,晚上只让江朵用白菜心合着猪肉剁了肉馅,做了锅馄饨。根本就没有炒菜。也累的懒得再去炒菜。

    杨博康倒是不挑食,也没架子,见馄饨出了锅,自己动手舀了一碗,给小鱼儿舀了一碗后,爷俩端着大碗就去了前面的饭馆里吃去了。

    杨博康这两天除了安排江米这边的事,也忙着落实了自己的工作。再过几天想来上面的任命就会正式下达下来。

    趁着这几天还有空闲,他想去莱县看看自己的女儿。

    江小渔虽然不知道对面这位爷爷就是自己的亲外公,却也没有任何拘束和隔阂。对于老人家的问话几乎有问必答。

    “小鱼儿,你在家平时都干什么啊?上学了没有啊?”

    “爷爷,我还没上学呐,不过我已经开始读书了。二姐教我,大姐教我,还有卫平哥教我。卫平哥说,我都可以直接上二年级了呀。”

    “你卫平哥常到你家啊?”老干部显然对聂卫平不是一般关注。一边吃馄饨一边从小鱼儿嘴里套话。

    小鱼儿一边给馄饨吹气,一边嘟着小嘴道:“常来呐。卫平哥还帮我姐做饭,帮我妈妈洗尿布,村里人都说他会是我姐夫呐。可我不想让他把我姐娶走,我姐走了我就没人管了。”

    “给你妈洗尿布?你妈怎么了?”老干部的关注点显然有了转移。立时从聂卫平身上跳到自家闺女李腊梅身上。

    “我妈被我爸打了,打在脑袋上。好可怕!出了那么多血!然后躺炕上闭着眼,不说话,叫她也不理我,也不起来吃饭。我姐找柳阿姨给我妈从鼻子里插了根管子,用针管往里打饭,我当时吓死了,以为会把我妈呛坏了。可是,没有呛坏,我妈现在终于可以自己吃饭了。不过还是躺在炕上。爷爷,你说人吃饭怎么能用鼻子吃啊?”

    小鱼儿显然到现在也不明白,那胃管是插进胃里的。他只知道鼻子里如果呛了饭会很难受。

    杨博康的脸色却瞬间铁青。

    他从江小渔的描叙中,意识到,他所以为的不认回女儿以报答李淦养育之恩根本就是个伪命题。

    因为他的女儿已经被丈夫打得瘫痪在床,不但照顾不了别人,还需要别人照顾。

    “丫头,明儿个回莱县去接你妈过来吧。正好我这边有空,也跟你们一起回去看看。”

    杨博康去厨房准备盛第二碗馄饨的时候,见江米、江朵跟聂卫平围坐在厨房餐桌四周,自己也把空了饭碗放到了桌子上。

    聂卫平赶紧起身给他重新盛了一碗,帮小鱼儿盛了一碗,并把位置让出来。自己又去寻了个马扎坐在下首。

    杨博康原本以为他坐上桌吃饭,聂卫平会不自在,没想到少年除了会来事,还很沉得住气。微笑点头之后,继续没事人一样吃着自己碗里的馄饨。

    杨博康不由暗自点了点头。通过这几日观察,他倒是对聂卫平这个少年十分满意。

    至于聂卫东,这小子虽然滑头了点,可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脑瓜子极为聪明,若是用在正道上,将来前途不可限量。

    只是这俩少年貌似看上的都是二丫头江米,这就让他有些头疼了。

    不过想着江米年纪虽然还小,却是个极为有主见的孩子,杨博康便觉得自己的头疼实在是有些杞人忧天。

    江米原本计划在青城寻找下合作伙伴,却没想着会遇上杨博康,更没想到会在对方帮助下置办下这么大一处房产。

    现在杨博康提出来想回莱县去。江米觉得自己根本没法拒绝,便点了点头。

    算起来聂卫平因为自家的事,已经有三天没有上学了。也实在该着回去了。

    至于聂卫东,江米直接忽视,反正那家伙本来就是个吊儿郎当的,上学从来就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而且聂卫东在青城貌似正在接受什么训练,人家有外公和舅舅照顾,根本用不着自己去瞎操心。

    “你们都回去,我怎么办?”江朵怯怯地小声提出抗议。

    江米皱了皱眉,觉得她姐经历这么多事怎么还跟个长不大的孩子似的?

    “你要不嫌辛苦,你就跟着一起回去。”

    江米话刚说完,江朵眼里又开始泪水打转。

    抽抽噎噎,饭也不吃了,好像吃了多大憋屈似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