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253章 第253 护犊子的

时间:2017-11-03作者:夕风冉冉

    聂卫东看了一眼江朵,瞬间就明白了江米的打算。

    “你想租房子?不回去了?”

    见江米点头,聂卫平忽然开口道:“你等我一下,我去打个电话问问。不成你们就到我姥爷家去住。他家房子大,房间多。有的是住的地方。”

    “不,不想到你姥爷家去。你们还是帮我找个离医院近的地方吧。最好有独立的厨房和厕所。一居室就成。”

    要是安排江朵在青城住,就得做长期打算,江米手里虽然带了些钱出来,但是这些钱是全家的生活费,不能都花费在江朵一个人身上。自然能节约一点就节约一点。

    聂卫平见江米神态坚决,点了点头,拉了聂卫东就走。

    俩兄弟刚走,杨博康就神色不悦地走了过来。

    “小孩子家家的,租什么房子租房子?”

    杨博康急着到莱县去看李腊梅,自然心里不乐意几个孩子抛下李腊梅在城里住下。

    “我姐这情况您觉得能回去?”江米此时已经肯定了杨博康的身份,自然不觉得还有隐瞒的必要。

    “你姐到底是怎么了?”杨博康走了过来,压低声音问。

    “被坏蛋给欺负了,怀孕了。”江米不顾江朵扯她衣袖,自管说了出来。

    江朵本来就有些畏惧杨博康,被江米说破后,禁不住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江米将她从地上扶起来道:“快别哭了。哭有什么用。你自己不想流掉他,那就只能好好养着。”

    “那坏蛋在哪里?”杨博康剑眉倒竖,鼻子中几乎要喷出火来。饶是他历经多年血火锤炼,自认已经钢筋铁骨,却架不住心底还是有柔软可伤的弱处。

    “坏蛋死了,让我打死了。”江米冷静而平和的神气,仿佛说着与己无关的话。

    杨博康一侧眉头却蓦地跳了跳。“死了?你打死的?”

    他显然是不信。

    “首长,这孩子的确打死过人。”欧尚不知何时突然出现在旁边,恰好接过话头。

    杨博康神色一凛。目光若刀锋般刺向欧尚。

    “您好首长,我是欧阳昆的侄儿欧尚。现任莱县刑警队长。”欧尚很郑重地向杨博康介绍自己。

    若他所料不错,这位有着硝烟气息的老军人只怕身份不简单。他可是听说,最近青城军区疗养院来了个前线退下来的大人物。

    “欧阳昆的侄儿?莱县刑警队长?”杨博康眉头拧起,瞬间之后又复归平静。

    这人显然是个护犊子的,闭口不谈江米打死人的事,反而笑着对欧尚伸出手道:“我是d师的杨博康,过几天正要去欧家拜访,没想到在这遇上欧家的后人。欧警官真是年轻有为啊,如此年轻就是一县的刑警队长了,可喜可贺。”

    “哪里哪里。杨伯伯实在是太客气了。”欧尚瞬间就把首长俩字给用更有亲切感的“杨伯伯”仨字代替。感觉今天这趟差事并非如想象中一般无聊,似乎能有意外收获。

    “杨伯伯与江米姐弟认识?”欧尚主动将话题拉回江米身上。

    “哦,也不算认识。不过我认识她们的外公,和,妈妈。也算是她们家亲戚。怎么,欧警官这是来青城办案子?”杨博康神色警惕起来。仿佛护雏鸟的老鹰一般,将江米姐弟挡在身后。

    欧尚忍不住笑了,知道被杨博康误会,赶紧解释道:“今儿不是来办什么案子。就是受人之托,开车送江米姐弟几个到青城来的。江米的那个案子现在已经了结了。因为江米是自卫,所以没有留什么案底。”

    “江米自卫?”杨博康心里顿时疑惑起来,刚刚江米不是说坏蛋欺负了她姐江朵了吗?

    不过既然欧尚这个刑警队长说江米是自卫,那就是自卫。杨博康显然不会蠢到去给自家外孙女找麻烦。

    “欧警官,我们今天不打算回家去了。真是不好意思。麻烦您在这里等这么长时间。”因为先前那案子内有隐情,万不得已,江米不乐意跟这个叫着欧尚的警察多有来往。

    “没事,没事,我正好暂时今天也不打算回去。你们明儿回去吗?今晚有地方住吗?要不要我帮忙?”欧尚热情的有些不像话。

    江米感觉,这位原本冷硬的刑警,此时有向牛皮糖方向发展的趋势。

    怕他黏上自己,江米便赶紧摇头道:“不用了。不用了。聂卫东和聂卫平已经去找住的地方了。”

    “哦,那需要的话随时给我打电话。”虽然被江米毫不留情的拒绝,欧尚脸上依然保留着风度翩翩的微笑,并从裤兜里掏出一张写着电话号码的纸片,递给江米。显然人家这是早有准备。

    江米接过纸片,装着很郑重的样子装进裤子口袋里。

    回头扶着她姐,道:“要不你再回去吃点?”

    江朵一听,赶紧摇头,“我不要吃饺子,我想喝粥,小米粥。”

    江米抬头四下一扫,除了身后这家饺子馆,周围并没见有能够买到粥的地方。

    便劝江朵,“姐,要不你忍一忍,等找着地方我再给你熬粥喝。”

    “你想把我饿死咋地?我不过就是想喝碗粥,也花不了几个钱,你咋这么刻薄呢!”江朵吐得难受,胃里又饿,对江米便没了好声气。

    江米懒得跟她生气,只好扶着人回到了饺子馆。江朵连续在人家店门前吐,吐出来的脏污气味难闻,让饺子馆进出的客人都皱了眉。

    饺子馆的老板无奈之下拿了笤帚和一搓子煤灰出来,打算打扫下卫生。见江米又扶着江朵往店里来走,不由吓得赶紧堵在门口道:“你姐俩行行好,换家店吃吧。我这店门面小,可禁不住这么折腾。”

    “老板,真是对不住了。我来,我来打扫。”江米赶紧伸手去拿店老板手中的工具。

    老板正懒得去清扫那些脏污。见江米要去,赶紧顺水推舟将手里的家伙事递了过去。

    抬头却依然拒绝卖米粥给江朵。而且振振有词,“我们是饺子馆,不卖别的。”

    “店家,十元一碗米粥您卖不?”杨博康忽然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张大团结来。

    其实杨博康兜里也就剩下不多的几张大团结了。数十年军旅生涯积存下来的钱都让他邮寄给李淦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