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252章 第252 异样好感

时间:2017-11-03作者:夕风冉冉

    一见江米要走,躲在一边的江朵也赶紧站起身来,慌里慌张跟在江米身后往外走,生怕被江米丢下不管。

    聂卫东和聂卫平却对视了一眼,并没有跟着一起往外走。显然他们不以为江米真能一走了之。

    果然,见江米要走,杨博康顿时急了。

    这小丫头刚刚明明说自己是莱县梨树镇兰溪村人,母亲是李家夼的李腊梅,这些信息跟李淦在信中所说一模一样。而且小丫头的长相跟照片上的梅子极为相像。

    经历九死一生,世上再没有比找到亲生骨肉更让杨博康感到激动的事情了。

    所以,一见江米要走,杨博康赶紧上前几步扯住小鱼儿的另一只小手。

    “别走啊,爷爷还有话没说完呢。”

    “爷爷,您要说啥?”江小渔对杨博康却有着异样好感。因为这是个讲信用的军人爷爷呐。

    江小渔站住脚,且被杨博康扯住了另一只手,江米自然不肯硬去拽弟弟走。也跟着很不情愿地站住了脚。

    “你叫江小渔对吧?你妈妈叫李腊梅,你爸爸是不是叫江远明?”杨博康拉着江小渔的小手,蹲下身,目光与站着的江小渔平视。

    江小渔惊讶地点了点头,“是啊,爷爷,我妈妈叫李腊梅,我爸爸叫江远明。”继而又有些沮丧地低下头,小嘴叹了口气,嘟囊着道:“不过我爸爸不是我爸爸了。”

    “咋了?”小孩儿这话信息量太大了!杨博康温和的目光瞬间变得有若实质。

    “我爸爸把妈妈打坏了,不想要妈妈了。”江小渔到底是个心无城府的小孩子。杨博康一问,江小渔直接兜了底。

    江米冷眼旁观,也没有阻止。她想看看眼前这个“亲戚”到底会是什么反应。

    杨博康脸色瞬间冷了下来。控制不住激动的心情,上前一把抓住小鱼儿的两条胳膊,紧紧盯着小鱼儿的眼睛,厉声问:“你说你爸把你妈妈打坏了?”

    “呜呜,姐,姐!”小鱼儿被杨博康身上散发的煞气给吓坏了。

    江米见杨博康吓哭了小鱼儿,立时不乐意了,上前猛地把小鱼儿从对方的掌控中拽了出来。“你干嘛呐?你把我弟弟都吓哭了!”

    “哦,哦,对不起啊,小鱼儿,爷爷错了,是爷爷不好……”

    杨博康眼中的凶光,身上的煞气瞬间收敛的一干二净,重新变回那个慈祥的爷爷样子。还从兜里掏出白手绢,要给江小渔擦眼泪。

    江小渔却不肯再搭理他。一边抽泣,一边拉着江米的手往饭店外面走。

    “姐,咱回家吧。妈妈看不到咱们会想的。”

    其实是小孩儿想妈妈了。

    江米一边走,一边从口袋里掏出手帕,给弟弟擦干了脸上的泪痕。外面天还冷着呢。这样盯着泪出去,小孩儿会被吹裂皮肤的。

    聂卫平和聂卫东这会儿神色复杂地对视了一眼,也跟着往饭店外面走。

    杨博康却在聂氏兄弟经过身边时,低喝了一声:“站住!”

    聂卫平当即站住了脚。聂卫东却在站住之后,继而抬脚想往外走,却被一边的李加航一把拽了回来。

    “首长让你站住,你没听见?”

    “我又不是兵,干嘛要听?”聂卫东斜着眼很不服气地瞟了杨博康一眼。

    聂卫平却谨慎地扯了扯他弟的大衣袖子。咳了一声道:“不知道首长喊我们兄弟俩有何事?”

    “你们也是梨树镇的?”杨博康拉了张凳子坐了下来。

    杨博康腰腿均有不轻的旧伤,不耐久站,这也是上面之所以让他离开作战部队的根本原因。

    被安排回来疗养,他心里原本很不舒服,如今因为遇上江米姐弟,却觉得万分庆幸。

    通过小鱼儿话里透露的消息,和三姐弟的情形来看,他女儿李腊梅的婚姻只怕并非如李淦信里说的那样“夫妻和美,家庭幸福。”

    “是的首长,我们是梨树镇的。这次到青城来,是陪江米和她姐到医院看病。现在看完了,正打算找车回去。”

    聂卫平神态表现的毕恭毕敬,语气上却不卑不亢。

    眼前这小子的表现倒让杨博康有几分刮目相看。不过陪江米姐俩看病什么的,倒让他想起先头听到的江朵孕吐之类的话。不由狠狠瞪了聂卫东一眼。

    杨博康对聂卫东神色不善,李加航紧跟首长后面,也狠狠瞪着聂卫东。

    聂卫东被李加航瞪的心里有些发毛。

    心想,什么毛病?小爷招你惹你了啊?

    杨博康自己腿脚不便,担心江米姐弟几个走远,急忙示意李加航出去看看。歇了片刻后,便紧跟着走了出去。

    “别乱说话。”聂卫平担心自家弟弟疯病发作,得罪了杨博康,在走出饭店之前小声叮嘱了一声。

    “哥,这人谁啊你知道?”聂卫东心里一直各种猜测,却猜不出杨博康和江家到底有什么关系。

    “不知道。”聂卫平摇了摇头,望着杨博康的背影目有所思道:“但肯定是江米家长辈。”

    “切,哪有这样的长辈,吹胡子瞪眼的,谁欠他三百万似的……”聂卫东自知不讨江米喜欢,如今又被人家长辈给厌了,心里怎么也欢喜不起来。不过一如既往的嘴欠。

    对于杨博康对聂卫东的不喜,聂卫平也觉察出来了。他低头思索了一会,出门后刚一抬头就望见蹲在树下喔喔吐着的江朵。

    不由心头一跳,暗道,刚刚那位首长可别是怀疑他弟是造成江朵怀孕的罪魁祸首吧?

    想着给他弟解释几句,却又不知从何说起。闹不好如今连自己也被列入了防范名单了呢。

    因为江朵孕吐,江米不得不走过去,给江朵拍打后背。

    杨博康的脸色此时烟的跟锅贴一个样。撑着树喘息了一会后,拒绝李加航搀扶,反倒让他去找辆车来。他打算跟着几个孩子走一趟莱县,去亲眼看看李腊梅到底过得什么日子。

    江小渔这会已经从饭店里要来了热水给江朵漱口。

    江朵吐得苦胆水都要冒出来了。吃进肚子里的好饭更是一点不剩,全给吐了出来。

    瞅着江朵虚弱不堪的样子,江米心里十分不得劲。觉得她姐落得这般下场,她也难辞其咎。

    因为歉疚,江米就想让江朵得到更好的照顾,逐回头问聂卫东:“聂卫东,这附近有没有出租的房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