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251章 第251 血脉相像

时间:2017-11-01作者:夕风冉冉

    杨博康这次从前线被调回来,面临着两个分配方向。一个是留在青城与欧阳昆搭档一起筹建潜艇学院,一个是到临市人民银行担任行长之职。

    其实这两个方向,他都不怎么喜欢,前一个虽然还能当兵,却是换了兵种,从他所熟悉的陆军改成了陌生的海军,而且是去干搞政治工作的党委书记。

    后一个独揽大权,各种待遇肯定比前者更好一些,可却要永远离开軍队。这也让他有些不能接受。

    他现在住在青城陆军疗养院,今天正同警卫员一起出来散步,却没想着会在这家家常饺子馆里遇上江米姐弟。

    眼前这个小姑娘,与zhao pian上的女儿极为相像。不过他的女儿今年应该都三十五六岁了吧长得这么像,会不会是他未见过面的外孙女呢?

    杨博康心里潜伏着某种热烈的渴望,却又不敢透出声色,怕惊吓了几个孩子,一边强压着急迫的心情小心翼翼试探着询问,一边心里默默念叨,希望老天有眼,真让他撞见几个外孙。

    杨博康从江米等人进入这家店里就开始注意上了这几个孩子。

    尤其注意上了江米。杨博康那双阅人无数的眼睛轻易就观察出,江米才是几个孩子的主心骨。

    而那个大一些的姐姐,却是三个孩子中最无能的存在。貌似还未婚先孕?想到这个,他就觉得闹心。

    这仨孩子要真是他亲外孙外孙女,他该把那叫江朵的丫头怎么办才好呐?嗯,首先得狠狠处置那个惹祸的小子。

    会是这俩小子中的一个?看着聂卫平对待江米的言行举止,杨博康就把怀疑目光对准了聂卫东。

    “是啊,我们是,莱县的。”

    江米这会儿已经彻底缓过神来了。

    缓过神来的江米,漂亮的大眼睛中笑波荡溢,笑得跟只小狐狸一样。

    两世为人,江米还从未算计过谁。但这个自动撞shang men来的“亲戚”,她却不想就让他这么轻巧去过自己的高官日子。

    见杨博康的目光在聂卫平和聂卫东身上划过,似乎有些神色不善,急忙不动声色地将手从聂卫平掌心中挣脱出来。

    “莱县哪的啊?我有亲戚就是莱县的,咱们啊说不好还是老乡嘞。”杨博康徐徐善诱。有着鱼尾纹的眼睛笑眯眯的,像一只要诱拐别家孩子的老狐狸。

    聂卫平这个时候显然也看出这一老一小神态上的肖像。坐在一边心里诧异不已。

    那种奇异来源自血脉的相像,不但让聂卫平诧异,也让熟悉首长情况的警卫员李加航诧异不已。

    他要不是知道首长未曾娶妻,都会误以为,眼前那个笑得跟小狐狸一样可爱的小丫头是首长的孙女了。

    几句话的功夫,聂卫东已经跟小鱼儿陷入胶着状态。

    杨博康开始以为聂卫东是故意让着小鱼儿,等他注意到聂卫东额角的汗滴,和脖子上得青筋,方才觉出,聂卫东也使了全力。

    难道咝!小孩子天赋异禀!

    这会儿他顾不上询问江米了。他热切地想要试探一下,对面的小豆芽到底是不是那种传说中的练武奇才。

    “来,跟爷爷掰下手腕如何?”杨博康无视聂卫东,或者这老爷子心里已经把聂卫东吊打无数遍。

    聂卫东正感觉掰得吃力。感觉自己可能要输。听到有人要接替自己赶紧,用左手握住小鱼儿的小手,道:“停!咱俩暂时算是平手。这位解放军爷爷想试试你呐。你赢了他才算是真本事。”

    说着还向小鱼儿挤了挤眼。

    这时候因为受宣传影响,几乎所有的男孩子都对军有着发自灵魂的憧憬和向往。江小渔自然也不能例外。

    “爷爷,您真要跟我掰手腕吗?”江小渔一张小脸蛋激动得红扑扑的,声音里都带着颤抖。

    “当然,来爷爷也用一只手让你两只手,嗯,还是右手吧,爷爷左手刚受过伤,不能用力气。”杨博康解释了一句。

    江米这会才觉出,杨博康的左手还打着石膏。这是从前线带着战伤回来了?

    饶是如此,江米还是不觉得自己应该轻易就放过这个人。假如,这个人不是外公,那就另当别论。

    眼看江小渔用上了力气,两只小手使劲掰住杨博康的大手,江米嘴角忽然翘起,若有意若无意道:“我家是莱县梨树镇兰溪村的,不过我娘是李家夼人,她叫李腊梅,据我妈说,家里有个亲戚也在南边当兵。”

    杨博康神色间果然瞬间慌乱。一个失神就被小鱼儿给把右手按趴在桌子上。

    “欧呀!我赢了!我赢了!我赢了军爷爷!”

    小鱼儿欢喜地蹦下了椅子。两只小手敲鼓一样砰砰砰地拍打着桌子,引得店里的客人一下子望了过来。

    杨博康却并没有因为败给一个不足十岁的小孩儿而恼羞成怒。

    反而感慨万千地身手摸了摸小鱼儿的头,满脸和蔼地点头赞道,“对,你赢了!”

    转身看向江米时,眼睛中却有着些许疑问。

    “丫头,你知道我是谁?”

    杨博康这一问,警卫员小李瞬间警惕起来。右手甚至伸向了腰间的shou qiang。

    杨博康赶紧摆了摆手,示意小李放松。

    李加航收回手,长长呼了一口气。从前线下来不过一个月,他还是未能从那种危机四伏的感觉中解脱出来,总觉得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都有可能对首长造成伤害。

    尤其是首长左手上的伤,就是让一个南国的小孩子给砍伤的。当时首长明明是想把那个跌倒的孩子搀扶起来,却没料到,一个孩子也能是潜伏的凶手。若非他心有警惕,及时踢飞了那把刀,首长伤到的只怕就不仅仅是左手了。

    从那次起,李加航就把所有在别人眼里无害的人,包括耄耋老人和病弱孩童,通通视着自己的必须戒备的对像。

    李加航的防备,让江米有瞬间的炸毛。误会李加航是在狐假虎威,故意吓唬人。

    所以翻了个白眼后,忽然起身拉起江小渔就走。根本就不给杨博康套话的机会。
小说推荐